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蔡长运:毛泽东教你做老实人——纪念毛主席诞辰124周年

2017-12-22 11:12:46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蔡长运
点击:   评论: (查看)

  一、党内要讲真话,做到“不偷、不装、不吹”。

  二、世界上的事情都是老老实实的。地球绕太阳也是老老实实,是依规矩走的。

  三、如果做事不忠实,那‘知’只是言而无信,仁只是假仁,勇只是白勇。

  四、一切狡猾的人,不照科学态度办事的人,自以为得计,自以为很聪明,其实都是最蠢的,都是没有好结果的。

  五、老实人,虽然历经磨难,只要敢于坚持实事求是,坚持原则,敢于斗争,问题终会弄清,冤案终能昭雪。

  六、对讲假话的人要针锋相对,不能让其占便宜;对讲真话的人,要给予照顾和支持。

  七、在党内要造成有话就讲,有缺点就改进的空气,要言者无罪,可以保留自己的意见。

  八、老实人,敢讲真话的人,归根到底,于人民事业有利,于自己也不吃亏。爱讲假话的人,一害人民,二害自己,总是吃亏的。

  九、不说老实话,总有一天要吃亏的。

  十、有了错误,自己不讲,又怕群众讲。越怕,就越有鬼。

  十一、共产党人必须随时准备坚持真理,因为任何真理都是符合于人民利益的;共产党人必须随时准备修正错误,因为任何错误都是不符合于人民利益的。

u=2657642167,1732418248&fm=27&gp=0.jpg

   毛泽东教你做老实人

——纪念毛主席诞辰124周年

 蔡长运

  七十年代时期,笔者住在一个公社(现在叫乡政府)的大院内。当时听大人们在议论人事时常用“这个人不错,是个老实人”这样的用语。那时即使是很强势的人也都自称是“老实人”。随着改革开放,笔者长大走上社会后却发现,“老实人”一词已经逐渐变成批评人、嘲笑人了贬义词了。现在“老实人”也基本上是“僵化”、不开化、不改革、没见识、没创造力……的代名词了。细读下边这些话才知道,当年全党、全国、全军喜欢“老实人”,以“老实人”为荣,其根源正因为那是毛主席提倡的做人的标准。

  一、毛泽东在七大做口头报告时说:党内要讲真话,做到“不偷、不装、不吹”,每个共产党员都应当如此。这个问题解决了,我们党的作风就可以更切实了。

  (《毛泽东传》722页)

  二、1938年8月2日对抗大毕业学员的一次讲话中,毛主席强调:中国历朝以来有正派、不正派两条政治路线和组织路线,明君用人在贤,昏君用人在亲,……要反对“吹牛拍马”、反对“天下第一”。他又说:“要讲老实,有多少讲多少。世界上的事情都是老老实实的。地球绕太阳也是老老实实,是依规矩走的。规矩亦名科学,……这里讲‘规矩’、‘科学’、‘正派路线’,反对历朝来的不正派路线,一句话,就是老老实实”。(见《毛泽东在抗大讲话记录稿介绍》,《党史研究资料》1989年第11期)

  三、1939年谈到儒家的“知仁勇”即所谓“三达德”时,毛主席指出:“还有别的更重要的态度像‘忠实’,如果做事不忠实,那‘知’只是言而无信,仁只是假仁,勇只是白勇。”(《毛泽东文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

  四、闹这类独立性的人,常常跟他们的个人第一主义分不开,他们在个人和党的关系问题上,往往是不正确的。他们在口头上虽然也说尊重党,但他们在实际上却把个人放在第一位,把党放在第二位。刘少奇同志曾经说过,有一种人的手特别长,很会替自己个人打算,至于别人的利益和全党的利益,那是不大关心的。“我的就是我的,你的还是我的”。(大笑)这种人闹什么东西呢?闹名誉,闹地位,闹出风头。在他们掌管一部分事业的时候,就要闹独立性。为了这些,就要拉拢一些人,排挤一些人,在同志中吹吹拍拍,拉拉扯扯,把资产阶级政党的庸俗作风也搬进共产党里来了。这种人的吃亏在于不老实。我想,我们应该是老老实实地办事;在世界上要办成几件事,没有老实态度是根本不行的。什么人是老实人?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是老实人,科学家是老实人。什么人是不老实的人?托洛茨基、布哈林、陈独秀、张国焘是大不老实的人,为个人利益为局部利益闹独立性的人也是不老实的人。一切狡猾的人,不照科学态度办事的人,自以为得计,自以为很聪明,其实都是最蠢的,都是没有好结果的。我们党校的学生一定要注意这个问题。我们一定要建设一个集中的统一的党,一切无原则的派别斗争,都要清除干净。要使我们全党的步调整齐一致,为一个共同目标而奋斗,我们一定要反对个人主义和宗派主义。

  《毛泽东选●第三卷●集整顿党的作风》822页

  五、1957年整风时,毛主席给身边工作人员讲《聊斋志异》里席方平的故事:席方平因父亲被奸人所陷害,到阴间为父伸冤,而阎王、郡司、城隍都被奸人收买,相互勾结,席方平受到严刑拷打,但他毫不屈服,坚持反抗,连对他用刑的鬼吏都肃然起敬,最后沉冤得以昭雪。毛主席说,老实人,虽然历经磨难,只要敢于坚持实事求是,坚持原则,敢于斗争,问题终会弄清,冤案终能昭雪。他还讲,共产党人要有坚持原则的勇气,在大是大非面前要旗帜鲜明。

  (参见林克《在毛泽东身边的岁月片断》,《缅怀毛泽东》下册,中央文献出版社1993年版,第562-564页)

  六、1963年1月,毛主席到湖南视察工作时对在场的干部们说,我们党内有两种人,一种讲真话,一种讲假话。对讲假话的人要针锋相对,不能让其占便宜;对讲真话的人,要给予照顾和支持。

  (参见《毛泽东与他家乡的省委书记》,中央文献出版社2009年版,第293页)

  七、1959年4月2日一5日,中国共产党八届七中全会在上海举行。出席会议的中央委员81人,后补中央委员80人。中央各部门负责同志和各省、市自治区第一书记列席了会议。

  会议除讨论其他问题外,重点检查了农村人民公社的整顿问题,通过了《关于人民公社十八个问题》的文件。文件规定,人民公社的三级所有制中,基本上是生产队所有制;三级核算时,一般是以相当于原来高级社的生产队作为基本核算单位;生产队下面的生产小队也应当有部分的所有制和一定的管理权限。规定要清理账目,“结清旧账”,进行退赔。重申人民公社计算劳动报酬的原则是“按劳分配,多劳多得”。

  毛泽东在会上就工作方法问题讲了话,他号召学习海瑞精神,提倡要“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要敢讲话,在党内要造成有话就讲,有缺点就改进的空气,要言者无罪,可以保留自己的意见。

  八、1959年4月29日,毛泽东为了制止浮夸风,写了一封致六级干部的公开信。其中就有:“老实人,敢讲真话的人,归根到底,于人民事业有利,于自己也不吃亏。爱讲假话的人,一害人民,二害自己,总是吃亏的。”全文如下:

  省级、地级、县级、社级、队级、小队级的同志们:

  我想和同志商量几个问题,都是关于农业的。

  第一个问题,包产问题。南方正在插秧,北方也在春耕。包产一定要落实。根本不要管上级规定的那一套指标。不管这些,只管现实可能。例如,去年亩产只有三百斤,今年能增产一百斤、二百斤,也就很好了。吹上八百斤、一千二百斤,甚至更多,吹牛而己,实际办不到,有何益处呢?又例如,去年亩产五百斤的,今年增加二百斤、三百斤,也就算成绩很大了,再增上去,就一般说,是不可能的。

  第二个问题,密植问题。不可太稀,不可太密,许多年青干部和某些上级机关缺少经验,一个劲儿要密植,有些人竟说愈密愈好。不对,老年人怀疑,中年人也有怀疑的。这三种人开一个会,得出一个适当的密度,那就好了。既然要包产,密植问题就得由生产队、生产小队商量决定。上面死硬的密植命令,不但无用,而且害人不浅。因此,根本不要下这种死硬的命令,省委可以规定一个密植幅度,不当作命令下达,只供下面参考。此外,上面要精心研究,到底密植程度以何为好,积累经验,根据因气气候不同,因地点不同,因土、肥、水、种等条件不同,因各种作物的情况不同,因田间管理水平高低不同,做出一个比较科学的密植程度的规定,几年之内达到一个实际可行的标准那就好了。

  第三个问题,节约粮食问题。要十分抓紧,按人定量。忙时多吃,闲时少吃,闲时半干半稀,杂以蕃薯、青菜、瓜豆、芋头之类。此事一定要十分抓紧。每年一定把收割、保管、吃用三件事(收、管、吃)抓得很紧很紧,而且要抓得及时,机不可失,时不再来。一定要有储备粮,年年储一点,逐年增多,经过十年八年奋斗,粮食问题可能解决。在十年内,一切大话、高调切不可讲,讲就是十分危险的。须知我国是一个有六亿五千万人口的大国,吃饭是一件大事。

  第四个问题,播种面积要多少的问题。少种高产多收的计划,是一个远景计划,是可能的。但在十年内不能全部实行,也不能大部实行。十年内,只能看情况逐步实行。三年以内,大部不可行。三年以内,要力争多种,目前几年的方针是:广种薄收与少种多收的高额丰产田同时进行。

  第五个问题,机械化问题。农业的根本出路在于机械化。要有十年时间,四年以内小解决,七年以内中解决,十年以内大解决。今年;明年、后年,这三年内,主要依靠改良农具,半机械化农具,每省每地每县都要设一个农具研究所,集中一批科学技术人员和农村有经验的铁匠、木匠,收集全省、全地、全县各种比较进步的农具,加以比较,加以实验,加以改进,试制新式农具。试制成功,在田里实验,确实有效,然后才能成批制造,加以推广。提高机械化,用机械制造化学肥料这件事,必须包括在内,逐年增加化学肥料是一件十分重要的事。

  第六个问题,讲真话问题。包产能包多少,就讲能包多少。不讲经过努力实在做不到而又勉强讲做得的假话。各项增产措施,实行八字宪法,每项都不可讲假话。老实人,敢讲真话的人,归根到底,于人民事业有利,于自己也不吃亏。爱讲假话的人,一害人民,二害自己,总是吃亏的。应当说,有许多假话是上面压出来的。上面,一吹,二压,三许愿,使下面很难办。因此,干劲一定要有,假话一定不可讲。

  以上六件事,请同志们研究,可以提出不同意见,以求得真理为目的。我们办农业、工业的经验还很不足。一年一年积累经验,再过十年,客观必然性可能逐步被我们认识,在某种程度上,我们就有自由了。什么叫自由?自由就是对必然的认识。

  同目前流行的一些高调比较起来,我在这里唱的是低调,目的在真正调动积极性,达到增产目的。如果事实不是我讲的那样低,而达到了较高的目的,我变为保守主义者,那就谢天谢地,不胜光荣之至。

  毛泽东

  一九五九年四月二十九日

  九、毛主席曾经教导我们说,共产党人要说老实话、办老实事、做老实人。在1962年的“七千人大会”上,刘少奇讲话时,毛主席插话说,不说老实话,“总有一天要吃亏的”。

  (《刘少奇选集》下卷,人民出版社1985年版,第439页)

  十、哪有马克思列宁主义者怕群众的道理呢?有了错误,自己不讲,又怕群众讲。越怕,就越有鬼。我看不应当怕。有什么可怕的呢?我们的态度是:坚持真理,随时修正错误。

  《在扩大的中央工作会议上的讲话》《毛泽东文集》第8卷,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第291页

  十一、共产党人必须随时准备坚持真理,因为任何真理都是符合于人民利益的;共产党人必须随时准备修正错误,因为任何错误都是不符合于人民利益的。二十四年的经验告诉我们,凡属正确的任务、政策和工作作风,都是和当时当地的群众要求相适合,都是联系群众的;凡属错误的任务、政策和工作作风,都是和当时当地的群众要求不相适合,都是脱离群众的。教条主义、经验主义、命令主义、尾巴主义、宗派主义、官僚主义、骄傲自大的工作态度等项弊病之所以一定不好,一定要不得,如果什么人有了这类弊病一定要改正,就是因为它们脱离群众。

  《毛泽东选集》第3卷,《论联合政府》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1095页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