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张志坤:中国什么时候能在美国面前强起来——评美国拒绝中国市场经济地位

2017-12-05 15:57:00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张志坤
点击:   评论: (查看)

  中美“合作共赢”硕果累累,中国人对此早已耳熟能详、妇孺皆知了,但最新的重大进展仍然令人震惊,那就是,美国已正式向WTO提出,拒绝中国市场经济地位,给中国的市场经济标签进行了一次相当干脆与彻底的撕毁。

  

张志坤:中国什么时候能在美国面前强起来——评美国拒绝中国市场经济地位

  这对中国是一次相当沉重的打击,遭遇打击并造成明显伤害的,不仅仅是经济贸易,也不仅仅是政治,更重要的是精神情感。众所周知,现代中国致力于市场经济改革已经几十年了,已经同美国建立了世界上最紧密的经济联系,成为美国最大的海外债主,号称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谁也离不开谁”,并且每每在关键的时刻中国都要对美国伸出援手,信誓旦旦地要与美国“合作共赢”,绝不搞对抗,以至于一些中国人甚至喊出了中美是“夫妻关系”、“救美国就是救中国”等的豪言壮语。就是这样的一个中国,居然被美国毫无情面贴上了非市场经济的标签,被打入另册、划做另类,这不是十分摧心肝、伤衷情的事情吗?所以,这一打击在情感上对一些中国人造成的伤害尤其严重,因为他们搞的市场经济,在美国看来,到现在也还是一场野狐禅。

  为什么会出现这么滑稽、这么奇怪的事情呢?

  笔者以为,这其实一点都不奇怪。纵观这些年来的中美关系可以发现,这个新型的大国关系具有如下几个突出特点:

  一是美国经常打脸中国。与网络媒体上各种中国打脸美国的喧嚣相反,事实上是多年来美国经常狠抽中国的嘴巴,譬如接见达赖、向台湾出售武器、进入中国南海岛礁十二海里以内等等,中国的战略与政治脸面经常被美国搞得青一块、紫一块,“夫妻关系”中家暴司空见惯;

  二是中国威胁论愈演愈烈

  即便是这样,“中国威胁论”也还是被美国炒作得沸反盈天,在美国的战略语境中,不是美国威胁中国(或者美国威胁中国是完全应该的),而是中国严重地威胁了美国。究竟是中国威胁美国,还是美国威胁中国,美国及其战略拥趸们的说辞就是金科玉律。所以,从目前情形看,中国威胁论已成定论,中国已经无力改变、无法改变。

  基于以美国为首“国际社会”这一战略逻辑,于是,中国国内一些“专家”“学者”就大叫大嚷,说中国不要到处树敌,尤其不要树敌于美国,好像美国这个敌人是中国刻意树立起来的一般,俨然只要中国不与美国为敌,美国就不是中国的敌人了。现在,美国的全球战略总体上围绕中国为重心而展开,这是美国全球战略的核心部分,其它对俄罗斯、对伊朗、对朝鲜等战略属于附属部分或子系统,总体上要服务和服从于核心,彼此之间也是正相关的关系。正是因为看到这一点,所以一些中国人矢志不移地为美国的对朝、对伊朗战略添砖加瓦,冀希望于帮助美国早日解决朝鲜难题、伊朗难题,因为这将极大地助力于美国的全球战略,使之得以顺利推进。

  三是对于美国的公平正义,一些中国人患有严重的颠倒梦想症

  即便在这种情况下,相当一些中国人仍然对美国公平正义抱有强烈的期盼与幻想,他们热望霸权能放弃冷战思维,在对待中国的时候能互相尊重、平等相待,照顾彼此核心利益与重大关切,言外之意,就是想在同美国打交道发生关系的时候平起平坐,不分高低。应该说,这个愿望是好的,但这个愿望实在是颠倒妄想了。须知,霸权就是比特权还要特权,这才称之外霸权,同霸权讲平等,让霸权有尊重,这未免太异想天开了。现在,美国特朗普又向全世界昭告,要把“美国第一”奉为不可动摇的原则,所谓 “美国第一”,就是美国要高人一头,压别人一等,这个时候对美国讲什么平等尊重,如同老虎爪子下的羔羊同老虎讲平等尊重一般。

  中美关系的上述几个特点说明,中美之间表现出鲜明的一强一弱、一软一硬的属性与特征,发展到目前也只有“度”的变化而没有“质”的改变,这给中国“强起来”带来了一个不容忽视的新课题,当然,不能不说明的是,现在中国已经能够对美国打出一些很有意思的太极拳了,这是很大的进步。过去奉行“韬光养晦”,连“太极”都懒得打,或者不敢打,干脆忍辱负重缩头当乌龟,现在的进步弥足珍贵。但这还很不够,君不见,在朝核问题上,中国的一些人仍然祥林嫂一般地絮叨什么中国尽力了,中国能做的都已经做了云云,受尽委屈地进行哭诉,一副自己政策自己都不能做主的可怜相。

  更重要的是,相当一些人仍然把美国的满意与否作为自己的努力方向与目标,而美国现如今认定中国的努力仍然不够,在市场经济上是这样,在朝鲜问题上是这样,在伊朗、俄罗斯等问题上还是这样。这不仅让笔者想起了三国演义中的一则故事:

  吕布据徐州,陈珪陈登父子为谋士,两人暗中通曹操,约为内应。一次,陈登去曹操那里办事,陈登密谏操曰:“吕布,豺狼也,勇而无谋,轻于去就,宜早图之。”操曰:“吾素知吕布狼子野心,诚难久养。非公父子莫能究其情,公当与吾谋之。”登曰:“丞相若有举动,某当为内应。”操喜,表赠陈珪秩中二千石,登为广陵太守。登辞回,操执登手曰:“东方之事,便以相付。”登点头允诺。回徐州见吕布,布问之,登言:“父赠禄,某为太守。”布大怒曰:“汝不为吾求徐州牧,而乃自求爵禄!汝父教我协同曹公,绝婚公路,今吾所求,终无一获;而汝父子俱各显贵,吾为汝父子所卖耳!”遂拔剑欲斩之。登大笑曰:“将军何其不明之甚也!”布曰:“吾何不明?”登曰:“吾见曹公,言养将军譬如养虎,当饱其肉,不饱则将噬人。曹公笑曰:“不如卿言。吾待温侯,如养鹰耳:狐兔未息,不敢先饱,饥则为用,饱则飏去。某问谁为狐兔,曹公曰:“淮南袁术;江东孙策、冀州袁绍、荆襄刘表、益州刘璋、汉中张鲁,皆狐兔也。布掷剑笑曰:“曹公知我也!”

  美国好比当年的那个曹公,袁术孙策袁绍之流譬如伊朗、朝鲜、俄罗斯等,而中国的一些“专家”“学者”,就是当年的陈珪、陈登,他们正合起伙在把中国当吕布来玩弄,要中国向继续朝着美国所要求的方向努力。其实,美国所要求的市场经济很明确,就是要中国也进行当年俄罗斯那种盖达尔——丘拜斯式的经济改革,只要进行了那样的改革,中国的市场经济也就到位了。顺便说一句,美国要求中国政治上也进行俄罗斯叶利钦式的改革,只要进行那样的改革,中国民主国家的地位也就解决了。但是,这样的办法,能够让中国“强起来”吗?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