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鹤龄|116问杨继绳:毛主席是“大跃进”的始作俑者吗

2017-12-04 15:26:38  来源:乌有之乡  作者:贺合林
点击:   评论: (查看)

下载 (4).jpg

  《墓碑·第一章 祸起中原· 一、 信阳事件·9》:

  “应当说,在极权制度下,本来素质不高的农村干部的确干了不少坏事。那些作恶多端的人,也应当承担相应的责任。但是,大饥荒是全国性的事件,是由大跃进以来的一系列方针政策造成的,从更深一层讲,是由经济制度和政治制度造成的,把责任完全推给基层干部,让他们作替罪羊,这显然是不公正的。把中央路线和政策的执行者当成‘反革命’、‘阶级敌人’,而制定政策的中共中央还是‘正确、光荣’,始作俑者毛泽东还是‘英明、伟大’,产生饥荒的制度照样是‘无比优越’,这是一种妇孺都能辨别的低级谎言。”

  毛主席是始作蛹者吗?我们先来看看杨继绳的自答:

  《墓碑·第一章 祸起中原· 一、 信阳事件·9》:

  “毛泽东在1958年3月8日至26日的成都会议上肯定了河南,也肯定了吴芝圃,对河南省的高指标和大跃进起著关键的作用。吴芝圃代表河南参加成都会议,提出完成前述指标的时间,比元月时的省委决定再大大提前。他对毛泽东承诺,河南一年就能够实现四化,四年可变集体所有制为全民所有制。毛泽东在3月20日说:‘河南提出一年实现四、五、八(本书作者按:黄河以北粮食亩产四百斤,以南亩产五百斤,淮河长江以南八百斤,这是毛泽东在农业发展纲要中提出的长远目标,河南说一年就完成),水利化,除四害,消灭文盲,可能有些能做到……可以让河南试验一年。如果河南灵了,明年各省再来一个运动、大跃进,岂不更好。’又说一年内实现四化,‘可能缺点很大,起码是工作粗糙,群众过份紧张’。会议过程中,毛泽东讲到:‘河南的水利就是两条路线的斗争’,‘河南的水利全国第一,达4800万亩’。被毛泽东肯定的数字,已是1957年实际指标的2.4倍。当然,毛泽东也曾几次对河南省的高指标表示担忧,但对吴芝圃还是鼓励多于批评。”

  反反复复的读看这截短文,怎么着也没找到毛主席“肯定了河南,也肯定了吴芝圃”和“对吴芝圃还是鼓励多于批评”,看到的只有批评和担忧。 “河南的水利全国第一” ,是针对吴芝圃报的“达4800万亩”这个计划数字而言,谈何“肯定”!如果对此还有怀疑,再看杨继绳说的:

  《墓碑·第六章、富饶的饥馑·一》:“在1958年3月的成都会议上,毛泽东听各省省委第一书记的汇报,毛泽东一边听江渭清汇报,一边插话。当江渭清讲到江苏今冬明春水利建设准备搞3亿方时,毛插话说:‘吴芝圃讲搞300亿方,我看得死3万人;曾希圣讲搞200亿方,我看得死2万人;渭清讲3亿方,可以一个人不死。他们那是虚夸。’看来毛泽东的头脑还是比较清醒的。但江苏不是搞3亿方,而是搞了43亿方。所以还是死了人”。

  针对吴芝圃讲的水利“搞300亿方”,毛主席的回答是“我看得死3万人”。这是肯定还是否定?这是鼓励还是批评?难道杨继绳连这个也分辨不清!

  总而言之,从杨继绳的上面两段所述来看,针对吴芝圃和曾希圣身上表现出来的浮夸作风,毛主席不但提出了“那是虚夸”的批评,同时还提出了要死人的警告——不是少量的死人,而是“3万、2万”的大量死人!针对吴芝圃的一年实现“四五八”,仅仅是无可奈何的表示可以试试。如果试成了,明年再来一个大跃进!

  这就是大跃进和浮夸风的“始”!用杨继绳提供的材料来分析,毛主席是“始作俑者”吗?不。毛主席是“始捉蛹者”!如果成都会议采纳了毛主席的意见,河南灵了的话,大跃进也将推迟到1959年;如果河南不灵,吴芝圃式的狂热“大跃进”也就没了。

  毛主席要发起的是什么样的大跃进,其实杨继绳非常清楚:

  他在《墓碑·第十六章》中提到:“(在成都会议上,毛泽东)还说,建设速度,是个客观存在的东西,凡是主观、客观能办到的,就要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多、快、好、省,但办不到的不要勉强。”

  这就是毛主席的大跃进原则:量力而行,尽力而为。“量力”是前提,“尽力”为限度。亦即有多大的力,鼓多大的劲。

  杨继绳也非常清楚:

  正因为毛主席坚持的是“量力而行,尽力而为”的原则,所以,他才“较早地发现了1958年的问题,也下达过种种纠正的指示”(《墓碑·前言》)。

  杨继绳更清楚:

  大跃进尚未开始,面对吴芝圃、曾希圣等人的狂热,提出批评的是毛主席!以要死2、3万人发出警示的也是毛主席!

  这不就是毛主席的英明伟大之处嘛!可杨继绳却由他自己搜集到的这些资料得出了完全相反的结论,不知这是什么样的逻辑?

  杨继绳你倒是说说看,为什么对吴、曾的狂热提出批评发出警示、较早发现1958年的问题的,都是毛主席而不是处于一线主持工作的邓小平和刘少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