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鹿野:穆加贝,怎么就走到了这一步?

2017-11-23 14:06:46  来源:察网  作者:鹿野
点击:    评论: (查看)

鹿野:穆加贝,怎么就走到了这一步?

  近来津巴布韦的动荡引发了世界关注。虽然尘埃尚未落定,但毫无疑问,穆加贝这位93岁的老政治家、非洲独立一代最后的领导人正面临着政治生涯中前所未有的危机。西方媒体将其均归咎于所谓的专制与土改,然而这种说法仅仅是一种政治表态,距历史的真实相去甚远。因此,笔者想在这里简单回顾一下穆加贝的生平,和朋友们一起来看一看这位老人为何走到了今天这一步。

  

一、津巴布韦虽大,却容不下一张书桌

 

  回首年轻时的穆加贝,堪称是励志的典范。几乎所有的非洲独立运动领导人都是原来的大酋长等富豪家庭出身,穆加贝却不同,他不仅生于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而且十岁时父亲就抛妻弃子,另组家庭。不久,哥哥也中毒死亡。少年时的穆加贝一方面要帮母亲照顾家庭里弟弟妹妹,另一方面自己又要读书。16岁时,穆加贝就因为家庭困难弃学当了一名小学教师。

  然而,他在教书的同时不放弃学习,在九年之后的25岁时因为成绩优异获得了当时非洲唯一容许黑人就读的高等学府——南非赫尔堡大学的奖学金。穆加贝在大学期间因为表现特别突出,仅仅用了两年时间就提前毕业,获得了文学和历史学学士学位。此后,穆加贝在经济极度困难的情况下又通过半工半读和函授等形式先后取得六个学位。[1]这在教育极端落后的非洲几乎是不可想象的。

  不过,在非洲处于白人殖民者统治下的时代,单纯企图凭借读书改变自身的社会地位仍然是一个近乎奢侈的梦想,更别说改变整个国家与民族的命运了。所以,穆加贝在大学就读期间便开始卷入了当时风起云涌的非洲民族解放运动,并且开始接触的马克思列宁主义。后来,他在回忆这一段经历时多次表示,在南非读书的两年是自己一生中的转折点,使自己“成了一个革命者,具有新的方向,新的思想”。[2]

  

二、独立协议遗留的恶果

 

  1963年,穆加贝创建了津巴布韦非洲民族联盟,提出要建立一个“社会主义和泛非主义的民主共和国”。1964年,穆加贝被捕入狱。在狱中,穆加贝认真学习了毛泽东的著作,并且建议民盟以毛泽东思想为指导。到1973年3月,在莫桑比克召开的民盟中央扩大会议上通过的提案上正式表示,民盟“选定了以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并包括毛泽东思想的一些因素为基础的科学社会主义”。[3]1974年,出狱后的穆加贝又重新领导民盟的武装斗争。到1978年,民盟领导的武装力量已经发展到了25000余人,在津巴布韦80%的领土上开展游击战,也建立起了一些根据地。[4]

  但是,穆加贝领导的游击队尽管逐步发展壮大,可总体较之津巴布韦的白人政府军仍处弱势,更不要说白人种族主义者的政府还得到了更加强大的南非武装力量支持。可预见的时期内无力武装推翻白人殖民者的情况下,穆加贝采取了灵活的态度。1979年底,穆加贝和白人殖民者达成《兰开斯特大厦协定》,主要做出了四个方面的重大让步。第一,十年之内不搞一党制,允许在1990年之前实行多党竞选;第二,在20年内允许私人企业存在,必须进行国有化时也要作价补偿;第三,除了个别涉及国家经济命脉的行业之外,继续鼓励外国资本投资,并且在必要时可以高薪聘用外国专家;第四,20年内不搞无偿的土改,津巴布韦方面将采用有偿收购白人土地的方式解决农民的土地问题,英国也应该在2000年前提供2.5亿英镑援助。[5]

  可以说,这四个方面的让步是非洲独立浪潮之中对于白人殖民者的特权保留最多的。因此,在80年代时西方主流媒体极力吹捧所谓“津巴布韦模式”,认为是“成功实现民族和解的典范”。但是对于非洲人而言,独立后的生活就不那么美好了。仅以土地问题为例,在1980年独立时白人每户平均拥有的土地数量是黑人的109倍,全国可耕地当中白人占91.6%,黑人只占8.4%。到1990年独立十年之后,也仅仅在1/30的土地上进行了土改。[6]

  当然,穆加贝对于这些问题也有清醒的认识。他独立之初就多次表示,所谓“10年20年之内不许搞”,言下之意就是“10年20年之后一定要搞”。可是不管怎么说,雷已经埋下了。

  

三、苏东剧变的巨大冲击

 

  20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社会主义国家出现动荡。1987年1月20日,穆加贝访问刚经历了一场不小风波的中国。一见面,邓小平就握住穆加贝的手说:“我们既是同志,又是老朋友”,随后表示:“最近我们这里发生了一些事情”,“根本上是反映了我们领导上的软弱。我们讲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就需要经常用四项基本原则教育人民。这几年来,一直存在着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潮,但反对不力。尽管我多次强调要注意这个问题,可是在实际工作中我们党的领导不力。”“我们支持你们是一贯的,我们的立场不会有任何改变。”作为时任不结盟运动主席的穆加贝则表示坚决支持中国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前提下的改革开放,但是也流露出对当时国际国内形势的不安。[7]

  回国之后,穆加贝加快了向一党制的转变。1987年12月,民盟和恩科莫领导的人盟合并。合并的协议书明确规定新的民盟“将以马列主义原则为指导,在津巴布韦建立一个一党制的社会主义社会”。1989年东欧剧变时,穆加贝于当年12月召开两党统一后首次全国代表做的报告上表示“东欧剧变是西方资本主义的阴谋”,并把“以马列主义原则为指导”和“建立一党制国家”写入党章。[8]

  但是,东欧剧变终究还是严重冲击到了津巴布韦。1989年4月,穆加贝的老战友特克雷在西方的支持下成立了“津巴布韦统一运动”。此人曾任民盟总书记,但是因为公开反对社会主义和一党制被开除出党。随后此人以“反腐败”和“实现多党民主”为纲领参加了1990年津巴布韦大选。大选的结果是,特克雷的津巴布韦统一运动仅获得两个议席,穆加贝的民盟获得了117个议席。[9]穆加贝打退了西方的第一次攻势。

  更大的危机出现在民盟内部,穆加贝想借大选胜利之机修改宪法建立一党制,没想到被党内的老战友们以会引发西方制裁为由否决。1991年初,穆加贝被迫正式宣布不再制定取缔反对党的法律,也不再追求“党指挥枪”。随后,尽管穆加贝曾表示“社会主义不讲马克思,就像基督徒不讲上帝一样不可思议”,还是在党内多数老干部的强大压力下被迫同意了以“社会民主主义”取代“马列主义”为指导思想的提案。不过经过穆加贝的努力,1994年9月民盟全国代表大会再次将马列主义确立为党的指导思想。[10]然而仅仅过了两年多,1996年的10月28日民盟又再度删除了“以马列主义原则为指导”,改为“建立和保持一个依据我们的历史、文化和社会实际的社会主义社会”。[11]这一提法一直保持到了今天。

  

四、被逼出来的土改

 

  指导思想上的倒退必然会引发行政实践上的倒退,到20世纪90年代末,接受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推行的新自由主义改革的津巴布韦,经济陷入全面崩溃:

  1992年,津巴布韦通过第十四宪法修正案和《土地征收法案》(Land Ac—quisition Act),明确了政府有权强制征收土地,并只按官价以本国货币给予补偿。然而实际上政府在90年代仍不得不依靠少量的国外援助来购买白人农场主自愿出售的土地,国内资金则极为缺乏。……因此,津巴布韦政府转而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寻求指导和援助,于1991年开始实施新自由主义的经济改革方案,称为“经济结构调整计划”(EconomicStructural Ad]ustment Program,ESAP)。然而事实证明,为期五年的ESAP对津巴布韦的经济产生了灾难性影响,其农业政策是一个巨大的失败,也是整体经济形势进一步恶化的最重要因素。……实施这一政策的结果是黑人小农经济的衰退,粮食产量降低和价格飞涨,以及普通城市居民生活水平下降;而白人农场主阶层却能利用对出口的鼓励种植外向型的经济作物获得较大利润,ESAP启动一年后他们在农业生产中所占份额就由75%回升到90%,种族间矛盾因而更加尖锐。到ESAP结束时,失业、通货膨胀和赤字等问题都比以往更为严重,曾被称为非洲“面包篮”的国家每年要花费大量外汇从国外购买粮食。[12]

  这种情况之下,穆加贝要求加快进行土地改革。但是西方国家,特别是原宗主国英国1997年5月布莱尔上台后断然否认保守党1980年在《兰开斯特大厦协定》中所作的承诺,宣布停止为土改提供援助。此时,承诺的2.5亿英镑援助只兑现了1700万英镑。[13]1999年,西方又支持参加过独立运动的原工会领导人茨万吉拉伊成立了所谓“津巴布韦民主变革运动”。此人是著名的“风流工头”,除了借助中医理疗性用品增强自己的性能力以外,还经常使用“费洛蒙”迷情香水让洛丽塔·尼亚希、洛卡迪亚·滕博、伊丽莎白·马切卡等人自动投入他的怀抱。绯闻女友还包括美国籍的津巴布韦裔女医生阿里卡娜·奇霍姆波里,布拉瓦约市富商雅各布·曼迪亚的太太阿奎利娜·卡伊达扎·帕姆贝利等。[14]在政治上,茨万吉拉伊鼓吹进一步推动新自由主义和向西方倾斜,主要纲领是:

  加速私有化进程,反对行政干预。……同时改革国家税收体制,扩大税收基础,增加国家收入,减轻低收入家庭纳税负担。逐步开放资本和货币市场,放宽外汇流通限制,增加金融市场自由度。减少行政开支,压缩财政赤字,争取更多外援。[15]

  显然,这个纲领一但实施,津巴布韦就会完全沦为西方的附庸,独立战争的成果将丧失殆尽。这种情况下,2000年津巴布韦出现了黑人老战士大规模自发夺取土地时,民盟通过了穆加贝支持退伍老兵自发土改的方案,到2003年土地改革基本完成。但是,由于土改中严重的无组织自发性引起的混乱破坏了农业生产,兼之西方制裁,津巴布韦的经济情况直到2009年才逐渐好转。我们所熟知的西方媒体炒作的恶性通货膨胀就从土改前的1997年持续到了2008年。不过,由于津巴布韦是个农业国,普通群众普遍获得了土地后,通货膨胀对于居民实际生活的影响下降。多数人即使在通货膨胀达到顶峰的2008年也比土改前粮食集中在白人地主手里,劳动者没钱又没地那种严重饥荒的状态要好些。到2009年经济走向恢复之后,西方支持的“民革运”影响力也就每况愈下了。

  

五、背叛,背叛

 

  随后,西方再度支持津巴布韦执政党内部的自由派。前面说过,民盟内部亲西方势力一直很大,苏东剧变时他们就阻止了穆加贝坚持马列主义和建立党指挥枪的体制的想法。而且土改以后的津巴布韦又出现了新的情况。赵树理写的第一部合作化小说《三里湾》和习总多次赞扬的柳青所写的《创业史》中都指出,农业合作化的主要阻力并不是旧地主,恰恰是范登高和郭振山一类在土改中发家致富的新干部。津巴布韦的情况也有点类似,有一部分参加独立战争的老干部本身是支持土改的,但是他们在土改后又成了新的黑人地主,因此又转向了同西方合作。这就导致了党内不断出现危机。

  例如,路透社今年获得的情报文件显示,副总统姆南加古瓦计划“允许白人农场主再次拥有土地,同时修复该国与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关系”。[16]这显然是对于2000年以后穆加贝左翼政策的全盘否定。2014年12月被解职的前副总统穆朱鲁也有类似的表态,甚至一度密谋暗杀穆加贝。而这两位前副总统都是曾经长期积极支持穆加贝的“老战友”。

  因此,近几年来90岁高龄的穆加贝积极培养一些40岁左右的年轻干部,希望借此巩固自己的权力,进而保住几十年来的革命成果。但是这种做法引发了参加过独立战争的老一代普遍不满,最终借这次副总统被解职发动了政变。其实,南非前总统曼德拉也有过类似的经历。在当选总统之后,非国大内部的亲西方势力大肆攻击其持左翼思想的妻子温妮·曼德拉涉嫌多起谋杀,曼德拉是通过和妻子离婚来作为给党内亲西方势力的投名状才保住了自己“圣人”的地位。

  现在看来,穆加贝培养的年轻一代干部恐怕是没有机会在政治舞台上展露头角了。不过,我们仍然可以设想,参加过独立战争的老干部们都可以背叛革命,在和平的环境下成长起来的年轻一代是否真的能表现得更加忠诚呢?就这几天的表现来,他们当中绝大多数人在政治上还不如那些老战士坚定。即使没有这件事或者穆加贝最终平稳度过了危机交权给他们,这些人当中也仍然孕育着背叛的风险。

  参考文献:

  [1] 参见陈玉来编著,列国志  津巴布韦,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0.12,第140页

  [2] 蓝瑛,社会主义政治学说史(下编),上海人民出版社,1992年05月第1版,第656页

  [3] 蓝瑛,非洲社会主义小辞典,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1992年09月第1版,第93页

  [4] 蓝瑛,社会主义政治学说史(下编),上海人民出版社,1992年05月第1版,第657页

  [5] 参见王振亚,冯绍雷,王俊栓,当代国际共产主义运1945—1985,甘肃人民出版社,1987年03月第1版,第368页

  [6] 参见钱乘旦主编,姜忠尽等著,中非三国:从部落跃向现代,四川人民出版社,2005年12月第1版,第146页

  [7] 参见陈继安,刘金田著,邓小平与20世纪政治人物,红旗出版社,2016.01,第295页

  [8] 参见周必文主编  王文郁,杨金范,崔清莲副主编,当代国外社会主义研究,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1996年06月第1版,第537页

  [9] 参见世界知识出版社编,世界知识年鉴1993-1994,世界知识出版社,1994年02月第1版,第274页

  [10] 参见陈玉来编著,列国志  津巴布韦,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0.12,第129页

  [11] 王家瑞主编,当代国外政党概览,当代世界出版社,2009.01,第338页

  [12] 周光宏,姜忠尽主编,“走非洲,求发展”论文集,四川人民出版社,2008.3,第97页

  [13] 钱乘旦总主编;李安山主编,世界现代化历程 非洲卷,江苏人民出版社,2013.03,第250页

  [14] 借助性用品玩弄女性 津巴布韦总理也风流

  http://www.chinasexq.com/html/news/industry/20127511355222.shtml

  [15] 王家瑞主编,当代国外政党概览,当代世界出版社,2009.01,第341页

  [16] 亲历津巴布韦乱局的中国人:听到三声巨响http://www.br-cn.com/news/gj_news/20171117/97456.html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