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出口成"脏"的杜特尔特总统竟有如此温情故事

2017-11-19 12:37:37  来源:察网  作者:地球村9号
点击:   评论: (查看)

出口成

  爱爆粗口的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又惹事了。

  出席东盟峰会的加拿大总理特鲁多11月14日在记者会上声称,他就菲律宾禁毒运动所引发的“人权问题”与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进行了会谈,而且杜特尔特听取了他的意见。

  不过,杜特尔特随即回应称特鲁多的话“纯属放屁”,“他应该立即滚蛋”。

  杜特尔特怎能这样呢?人家可是西方大国、七国集团之一的加拿大的总理啊。此事引来国际舆论关注,也引起一场口水仗。

  除了“放屁”,还有“滚蛋”!这事儿只有杜特尔特才干得出来。

A.杜特尔特都骂过谁

 

  杜特尔特“出口成脏”。有媒体评价说,被杜特尔特骂过的人加起来能绕地球三圈。

  骂过奥巴马。

  2016年9月5日,杜特尔特在回答“反毒风暴”话题时突然发飙,用禄语大骂奥巴马“你个婊子养的”,警告美方不要对他主导的反毒行动“指手画脚”,强调菲律宾“不再是殖民地”。次日,美国宣布取消奥巴马同杜特尔特原定在东盟峰会期间举行的会晤。

  当然,这家伙会耍赖的。当杜特尔特在东盟峰会和奥巴马短暂会面时,他说,“我从没那么说过,你查查看。”找白纸黑字,你真查不出来。奥巴马拿他没办法。

  其实,杜特尔特爆粗口更多是在表达对美国干涉菲律宾人权的愤怒。在这次峰会上,杜特尔特说,“美方那些疯子在人权问题上所做的威胁让我很生气。”情绪激动的杜特尔特还拿出两张大屠杀照片,细数美国对菲律宾的侵略历史。会场鸦雀无声,奥巴马也始终“保持沉默”。

  骂过美国驻菲律宾大使。

  2015年8月,杜特尔特在一次讲话中对美国驻马尼拉大使戈德伯格表达不满。后者批评杜特尔特曾对一名澳大利亚女传教士在他任市长的达沃市遭强奸并被杀害,进行粗俗调侃。

  杜特尔特很生气:“我在跟美国大使干仗。这个同性恋大使,婊子养的。他敢冒犯我,想在我头上撒尿。”

  其实,早在2002年杜特尔特任市长时,美国CIA将一名达沃市爆炸案嫌犯带回了美国审问,没有经过他的同意。风水轮流转,忙着国内缉毒的杜特尔特已经成为总统,骂一骂美国大使管得太宽,对他来说很正常。

  骂过天主教主教。

  菲律宾天主教会不时公开批评杜特尔特的扫毒政策,并列入讲道内容。杜特尔特则回敬教会“假冒伪善”,说一套做一套,许多神父都有情人。

  2017年1月24日,杜特尔特在慰问殉职特警的家属时说:“我现在挑战天主教,他们全都是屎,臭气冲天,非常腐败。”

  他还点名批评一位菲律宾天主教主教,称他是个“狗娘养的”,因为他曾要求政府为他提供一辆车。杜特尔特对此感到愤怒,“这么多人填不饱肚子,你却要我给你一辆昂贵的车?你应该感到无地自容。”

  杜特尔特还打趣道,“主教也跟我一样有两个老婆,骂起人来却像个圣人似的。”

  骂过教皇。

  菲律宾民众多数信奉天主教,政治人物过去为了选票多半不敢得罪教会。在2015年1月16日,罗马天主教教皇方济各就曾对菲律宾展开为期5天的访问,教皇的来访使得马尼拉万人空巷,严重堵车,使杜特尔特被堵了5个小时。

  愤怒的杜特尔特骂道:“我们从饭店到机场花了5个小时。我问这是谁来了?他们说是教宗。我想要告诉他:教皇,婊子养的,快回去吧,别再来了。”

  骂过新加坡。

  对新加坡跟着美国当“马仔”,杜特尔特看不顺眼。2015年11月在一次讲话中,杜特尔特回忆自己1995年焚烧新加坡国旗,抗议一名菲律宾籍女佣在新加坡被处以死刑。

  杜特尔特说:"我要烧了新加坡国旗。我说,去你妈的……你们不过是个被占领的地方,却假充是个国家。"

  骂过潘基文。

  2016年8月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上指责联合国时任秘书长。此前,潘基文对菲律宾法外处决刑事犯罪嫌疑人发出了谴责。

  杜特尔特回应:“潘基文,他该给我写信。我会告诉他:你什么也没干,成千上万的人被屠杀,你没能阻止土耳其和叙利亚的战争。一个没鸟用的家伙。”他还大骂联合国人权高级专员办公室的专家“全是蠢货”,还考虑“退出联合国”。

  不过,这一切并没有影响杜特尔特以39%的得票率当选菲律宾总统。

  回头看看,这些人和事谁遇上,都会在心里去骂。但真正有勇气高调骂出来的,只有杜特尔特大爷了。

B.反思骂人是因“父母管教不够”

 

  菲律宾社会气象站的民调显示杜特尔特经常口出恶语的习惯令许多菲律宾民众反感。

  杜特尔特有时也为他经常咒骂他人的习惯道歉。有时,他也会真诚反思。

  《菲律宾商报》2016年12月22日报道称,杜特尔特在总统府对国内商业大亨发表讲话时说:“对不起,我说了许多不好的话。我父母对我的管教还不够。”

  杜特尔特也表示过要“痛改前非”。

  据菲律宾《每日问询者报》报道,2016年10月27日,杜特尔特曾表示,在从日本飞回菲律宾的航班上,所有人都在打瞌睡,他突然听到一个声音——“如果你不停止爆粗,我就让飞机坠落”。杜特尔特随后就问:“是谁在说话?当然,是上帝。”于是他就对上帝承诺,再也不说脏话。杜特尔特还对台下人说,“你们没听错,对上帝的承诺就是对菲律宾人民的承诺”。

  不过,谁信杜特尔特今后会“不骂人了”,那谁就是傻子。因为性格使然。

  果然,忍了没一周,因为美国叫停对菲军售案,他又在11月2日破口大骂美国人是“猴子”和“狗娘养的”。

  杜特尔特自上任以来,因其极其铁血的禁毒政策,没少招致西方的激烈批评。他就不断地用粗口来回敬西方的指责,有时他还竖起中指。也多次表示不再爆粗,却又总是不断继续爆粗。

  也有较真的媒体问他为什么食言。杜特尔特对此辩解道:“听见上帝警告”只是玩笑。 “这居然都有人信,谁信谁傻!”

  当然,菲律宾总统府新闻联络部门一片恾乱。总统府新闻部门建议媒体记者要向达沃市的同行们好好学习。“学学如何分辨总统什么时候是开玩笑,什么时候又是在说正事儿。”

  其实,应该骂谁、应该不骂谁,杜特尔特门儿清。杜大爷不糊涂!

C.杜特尔特明确反对“南海冲突”

 

  在地球村9号看来,杜特尔特立场鲜明个性独特。

  针对“亲美”的菲律宾最高法院大法官卡皮奥指责“中国入侵菲律宾”,杜特尔特2017年8月21日晚反驳说,“中国没有侵犯我们,卡皮奥说的并非事实”。

  卡皮奥此前宣称,中国违背承诺,正在慢慢占领中业岛附近的铁线礁,并妄称“中国侵犯菲律宾”。杜特尔特并不认同,中国船舰只是停在那里,并没有声索任何东西。他说,中国无意占领铁线礁或是在铁线礁上兴造建筑物。杜特尔特还澄清说,中方并没有阻挠菲渔民前往铁线礁附近海域捕鱼。

  《菲律宾星报》报道称,依照杜特尔特的指示,菲律宾海岸警卫队正着手与中国海岸警卫队联合开展海上执法行动。

  菲国内个别人对中方妄加指责,无非就是企图挑起中菲之间的矛盾,恐怕还有其他不可告人的目的。

  可以说,杜特尔特回应很有力量的,也很及时。

  杜特尔特拒绝煽动南海冲突。

  在11月12日的东盟商务与投资峰会期间,他发言称,世界任何国家都不需要和中国南海冲突。他说:“目前中国是世界头号经济强国。我们应该与他们作朋友,有一些‘头脑发热'的人,他们想让我们与中国或世界其它国家在许多问题上发生冲突。”

  “头脑发热的人”是谁,大家心知肚明。当然,在场的美国总统特朗普假装没听见。

  杜特尔特真怕美国听不明白,他又补充强调:如果不触及南海问题,将会更好。南海冲突毫无益处。我不希望把自己同胞的生命消耗给谁也不会获胜的无益战争。绝对明确的是,解决问题的唯一方法就是合作。

  俄媒称,这暗示包括美国在内的任何国家都无法煽动南海冲突,被视为“力挺中国”的再度表态。

  菲律宾总统发言人哈里·罗克16日证实:杜特尔特11日向中国承诺,菲律宾将“按照双方达成的共识,通过双边渠道,妥善处理好海上问题”。

  杜特尔特也不忘感谢中国。

  “有了中国这样理解我们的朋友,真是很好。”这句感叹,是杜特尔特2017年6月从中国得到第一批枪支军援时由衷发出的。

  今年7月,杜特尔特在发表的国情咨文中,三次感谢中国提供的经济和反恐帮助,并出示访华的照片作为演讲中外交成就的主题。

  与杜特尔特此次对中国的“再三道谢”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他对美国向菲律宾军队“提供技术支持”一事反应冷淡。当被媒体问及此事时,杜特尔特才“很不情愿地”对美方表示感谢。他同时称,他本人“并没有要求美国提供这些帮助”。

  11月11日,杜特尔特对习近平表示,感谢中国对菲律宾经济建设、反恐维稳等方面给予的帮助。菲方致力于推进两国各领域合作向前发展,并愿同中方一道,按照双方达成的共识,通过双边渠道,妥善处理好海上问题。

D.“邻家老杜”也有温柔一面

 

  自出任达沃市市长以来,杜特尔特就以“铁血硬汉”的形象著称。

  而他的伴侣谢利托·阿凡谢娜始终以一种安静、低调的姿态陪伴在侧,让这位桀骜不驯的政坛硬汉偶尔也能流露出“邻家老杜”式的温柔。虽然至今尚未与杜特尔特完婚,但阿凡谢娜正扮演着菲律宾实际意义上的“第一夫人”角色。

  11月13日,摄影师捕捉到一个格外温馨的“后台”场景:照片中,杜特尔特端坐在休息室的沙发上,头微微上扬,身旁的伴侣轻轻地帮他整理着领口。没想到这位铁腕领袖还有这么居家的一面。围观网友留言:“简直甜炸了。”

  地球村9号查阅了资料,阿凡谢娜出生于1970年,和杜特尔特相差25岁,曾是高校 “校花”,还参加过区域性选美比赛,并取得过名次。阿凡谢娜曾赴美工作4年,并成为一名专业护士。2004年,她返回菲律宾。

  阿凡谢娜和杜特尔特的恋情至少可以追溯到上世纪90年代中期,在长达20年的相伴中,她极少干涉政治事务,一直兢兢业业地做着“相夫教子”的贤内助。阿凡谢娜对“老杜”的习惯了如指掌,她告诉媒体,杜特尔特穿不了纤维织物,必须得是棉织物才爱穿;在口味上则相对单一,只对炸鱼和杂烩汤情有独钟,一桌子大鱼大肉,反而会失去胃口。

  菲律宾总统选举期间,阿凡谢娜和年仅11岁的女儿为杜特尔特“公关”。比如她对媒体说,杜特尔特其实平易近人,“不帅却很温柔”;任市长期间常为市政问题废寝忘食;为母亲扫墓时会失声痛哭等。这些贴近生活的细节,无疑拉近了杜特尔特与选民的距离。

  在东盟峰会召开期间,阿凡谢娜以东道国“女主人”身份亲自接待一众亚洲国家元首伴侣,大方体面地尽到了地主之谊,吸引了不少媒体关注。

  铁汉柔情。杜特尔特前妻离婚15年后,被查出三期乳腺癌。时值总统大选的胶着时刻,杜特尔特毅然推掉部分竞选活动,陪伴前妻最辛苦的化疗时光。阿凡谢娜也表达自己的关心。

  看得出来,杜特尔特不只是爆粗,也有温情一面。

  其实,“邻家老杜”也有感人故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