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余东晖:特朗普印太战略“新瓶装旧酒”?

2017-11-19 08:19:55  来源:昆仑策网  作者:余东晖
点击:   评论: (查看)

0fc51b46465761d5c8b2ba2956002242_2Q==.jpg

  如果说特朗普此次亚洲之行,日韩中前三站专注于双边关系中的经贸与朝鲜问题的话,越菲后两站的亚太经合组织峰会、美国-东盟峰会和东亚峰会会的多边平台,是其“自由开放的印度-太平洋”概念粉墨登场的时候。从特朗普几次阐述可以看出,所谓“自由开放的印度-太平洋”,在经济上是要通过双边手法追求“公平、对等”的贸易关系,而在安全上则是奥巴马时代“亚太再平衡”的旧酒被装进了新瓶。

  经济:双边施压添疑虑

  有人说“自由开放的印度-太平洋”缺少了经济一翼是不对的,特朗普抵达越南后的第一场演讲,面对APEC工商界领导人时,重点阐述的就是“自由开放的印度-太平洋”在经济上的体现。他提议,更新与美国的伙伴关系,共同努力加强“印度-太平洋”所有国家间的友谊和商务纽带,共同促进繁荣与安全。这个伙伴关系的核心是,谋求发展基于“公平与对等互惠”的强有力的贸易关系。

  特朗普说:“从现在开始,当美国与其他国家或民族发展贸易关系时,我们期待我们的伙伴像我们一样忠实遵守规则。我们期待双方市场将有同等的开放度,指导投资的是私人行业,而不是政府计划人”;“我们将在公平和平等的基础上竞争。我们不会再让美国受利用。我将始终把美国放在第一位”。他还批评有的国家没有遵守世贸组织的原则,世贸组织没有给美国公平的待遇。

  特朗普宣称,自己想传递的信息是:将与任何希望成为美国的伙伴并且将遵守公平与互利贸易原则的印度-太平洋国家达成双边贸易协议。“我们将不再做的是,加入那种束缚我们手脚、让出我们主权、实际上不可能真正贯彻实施的大型协议。”

  从这些表态可以看出,特朗普对多边贸易体制是失望的,也不想签署那种他认为不利于美国的多边贸易协定,在特朗普任上,很难指望美国会重新考虑返回“跨太平洋伙伴协定”。他更想通过双边手段实现他认为的对美国公平的交易,而且美国必须优先(America First)。这与习近平在多边场合一再强调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愿意通过“一带一路”倡议,让区域国家追求共同繁荣的态度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尽管特朗普一再突出“独立、自主”的重要性,一再强调私营企业、自由市场,被观察家视为针对中国,担心中国通过国有企业主导实施的“一带一路”倡议,输出中国的发展模式,但区域国家的工商人士听完特朗普的演讲后难免产生的疑问是:面对美国这种经济上的巨人、政治上的强权,印太区域小国与“美国优先”的特朗普政府进行双边谈判,有胜算吗?能保持独立自主性?

  特朗普还强调,要让“印度-太平洋梦想”实现,必须确保所有人都按规则行事。“可以肯定,美国再不会对违规、欺骗或经济侵略视若无睹。那些日子已经过去。”特朗普发誓,他还表示不容许知识产权窃密、强迫转让技术和补贴国有企业。这些矛头都是指向中国,他重申不怪罪中国,而怪罪过去的美国政府没有采取行动,而今后他的政府一定会采取行动。

  中国人听了这话,一定会感觉到特朗普政府磨刀霍霍,来势汹汹,两国今后在贸易上的摩擦一定少不了,而且已经停用十余年的301等大棒会重新抡起来。问题在于,20年前当中国经济实力小得多且出口市场严重依赖美国的时候,尚且不惧针尖对麦芒,中国经济实力已经接近美国且不那么依赖出口的今天,特朗普重祭双边制裁手段,又有多大的胜算?夹在两个经济巨人之间且日益依赖中国市场的印太区域国家又如何不惧“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安全:老调重弹无新意

  在安全方面,“自由开放的印度-太平洋”实际上就是奥巴马时代“亚太再平衡”的翻版,目的在于把范围放得更大,更突出印度的作用,防范中国崛起过程中挑战美国在本地区主导的秩序。这在特朗普访问越南和菲律宾时被一再重复。

  在美方发布的特朗普访问越南的成果清单中,有专门一段讲推进“自由开放的印太”:加强美越全面伙伴关系是自由开放印太的重要元素。美越扩展合作与协调,在河内建美国驻越使馆新馆;美越国防合作达成三年行动计划,增加双边海军活动,美国向越南海军转交第一艘海岸警卫队退役的巡逻舰,2018年美国航母将首次访问越南;双方重申了在南海自由航行与飞行、不受阻碍的商业行动的重要性,以及他们对于解决海洋争端基于规则手法的承诺。

  美越联合声明第十一条:两位领导人讨论和欢迎在印太区域保存和平稳定,推进合作发展的倡议。两位领导人认识到东盟在区域的中心作用,誓言尊重和支持东盟在演化的区域架构中的中心性与团结性。两位领导人承诺基于2016年阳光之乡宣言的原则深化美国-东盟战略伙伴关系。

  美越联合声明第十三条:两位领导人强调自由开放地进入南海对于国际社会的重要性,不受阻碍的合法商业活动的重要性,以及尊重自由航行和飞行以及其它合法使用海洋的必要性。双方重申了之前美越和美国-东盟联合声明中对于南海问题的立场,包括呼吁各方克制采取升高情势的活动,不要在有争议的岛礁军事化,不要对海洋自由进行不合法约束。他们重申了共同承诺:按照国际法和平解决争端,包括完全尊重法律和外交程序。他们呼吁完全有效地实施南海共同行为宣言,早日完成有效的、有法律约束力的南海行为准则。他们还呼吁所有南海声索方按照体现于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海洋国际法,澄清和表达他们的海洋主张,履行他们国际法律义务,以善意来管控和解决分歧。

  特朗普与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发表的联合声明第七条提出,美菲双方重申对坚持自由航行与飞行原则,实施克制的承诺。他们强调按照体现于海洋法公约的国际法和平解决南海争端的重要性。他们进一步突出了继续追求信心建设措施,增加互相信任和信心的必要性,克制不采取行动升高紧张,包括军事化的行动。

  越南比菲律宾在南海问题上更急于拉美国做靠山,与中国抗衡。有媒体报道说,特朗普在与杜特尔特的双边会谈中并没有提出南海问题,他们更多讨论的是美菲在打击恐怖主义方面的合作。杜特尔特在南海问题上保持低调,不愿损害目前与中方良好的合作,尤其菲律宾是今年东盟主席国,这让美国的“主流派”感到担忧,他们认为菲律宾没有牵头在东盟联合抵制中国在南海的“强硬行为”。

  特朗普13日在马尼拉会见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和日本首相安倍,强调一起推进自由开放印太区域的重要性。13日在会见印度总理莫迪时,两人讨论了美印全面战略伙伴关系以及对于自由开放印太区域的承诺。他们誓言加强作为重大国防伙伴的合作,显示两个世界最大的民主政体也有世界最强军队的决心。特朗普对印度最近几个月从美国购买一百多万桶石油表示感谢,表示对两国更强的能源合作将给两国带来地缘政治和经济变化有信心。

  美国国务院的官员12日在马尼拉与澳大利亚外交部、印度外交部和日本外务省的高级官员举行四方会议,讨论在自由开放的印太区域更加繁荣与安全的愿景。他们探讨了取得共同目标和处理共同挑战的途径:坚持印太区域基于规则的秩序,包括自由航行与飞行,尊重国际法,和平解决争端;在谨慎财务的基础上,增加与国际法和标准一致的联结性;在印太区域协调反恐和海上安全的努力;在制止朝鲜核导项目方面进一步合作。四方伙伴承诺在共同的民主价值观和原则基础上深化合作,继续讨论进一步加强印太区域基于规则的秩序。

  从上述繁复的阐述中,我们可以看出“自由开放的印度-太平洋”依然是关于有共同民主价值观的盟友,基于规则的秩序,尊重国际法,航行和飞行自由,和平解决海洋争端,拉印度、越南等对中国有戒心的国家入伙……所有这些基本上都是奥巴马时代“亚太再平衡”或“转向亚洲”战略的主张的老调重弹,可谓“新瓶装旧酒”。

  如果说在“印太”新标签下有任何新意的话,我们听到特朗普13日在美国-东盟峰会上演讲时表示,美国依然坚持东盟作为完全合作的区域论坛的中心作用。他说:“希望美国在区域的伙伴强劲、独立、繁荣,掌握他们自己的命运,不当任何国家的卫星国。这是我们自由开放印太背后的原则。”

  这话可以理解为美国担心东南亚国家成为影响力扩大的中国的“卫星国”,但其实过去几十年,最喜欢影响和干预别国内政的不正是美国么?最擅长输出意识形态和发展模式的不也正是美国么?特朗普似乎不太热衷于此,他更希望美国人民能自己过好自己的日子,但明显是美国主流精英设计的“印太战略”真能割舍过去七十年美国在国际关系中惯用的手法吗?这或许可以成为人们观察特朗普政府“印太战略”演进的观察点之一。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