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兰斌强:美国政客又在挑事!

2017-11-18 11:06:40  来源:微信“昆仑策研究院”  作者:兰斌强
点击:   评论: (查看)

640.webp.jpg

  特朗普在白宫就近期出访亚洲发表讲话。

  华盛顿当地时间11月15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就其12天的亚洲之行发表讲话,他用了近半小时总结了这次亚洲之行,称“非常成功”、“一个伟大的美国回来了”。前一天,即14日,在返回美国的“空军一号”上,特朗普向美国媒体特别强调,这次亚洲之行为美国带来三千亿美元的交易,其中中美贸易额就有2535亿美元。

  与特朗普得意兴奋的神采形成强烈反差的是,美国媒体喝倒彩声似乎更多。

  从特朗普离开北京到他返回美国,美国发生了一系列针对中国的动作,其中,就在他返回的当天,美国“美中经济与安全委员会”向美国国会公布了2017年度报告,对中国进行了用词激烈的抨击,提出了一系列干涉中国内政的建议。

  “美中经济与安全委员会”是一个什么性质的机构?它想对中国干什么?美国还有哪些针对中国的动作?我们该如何应对?

  一、“美中经济与安全委员会”打算对中国干这些事情

  先让我们简单了解一下“美中经济与安全委员会”。

  “美中经济与安全委员会”全称为“美国国会中国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US China Economic and Security Review Commission,简称USCC )”,于2001年成立。当时,在中国加入世贸组织(WTO)背景的下,美国国会刚刚通过给予中国永久正常贸易关系的立法,美国国会出于对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后美中经贸可能给美国国家安全带来影响设立了这一机构。

640.webp (1).jpg

  “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标志。

  该委员会由12名委员组成,他们由国会领导层任命,但自身均来自私有部门,而非国会议员。因为他们的目的是监测中美贸易中可能给美国带来的不利影响,所以,常常站在美国的立场向政府提供一些评估和建议,看美国政府是否需要采纳。因此,经常对美中经贸安排提出批评,在美国政界被许多人视为“不合群的声音”(outlier)。

  而该委员会主席凯洛琳·巴塞洛缪(Carolyn Bartholomew)是一个典型的对华“鹰派”人物,她曾担任过美国众议院前议长,极端反华派佩洛西的办公室主任,许多反华议案正是出自她之手。

640.webp (2).jpg

  “鹰牌”反华政客凯洛琳·巴塞洛缪(右)。

  这次该委员会的年度报告,主要向美国国会提出如下建议:

  1、扩大审查中国在美投资:“鉴于包括高性能计算和生物技术在内的科技行业中,美国的领先优势正在受到中国威胁。建议美国国会修订有关外国投资委员会的授权,从而扩大对中国进入美国关键技术行业的审查,尤其要在攸关美国国家安全和经济安全的绿地投资(又称创建投资)领域对中国投资主体进行审查。”

  2、提高美日需军事同盟,控制中国周边海洋:“中国海警在东中国海和南中国海的军力不断加强,在数量和军力方面都超过包括日本和东南亚国家在内的邻国。建议国会支持美国海岸警卫队与这些国家加强合作,寻找提升美日同盟的途径,建立能规划和执行复杂联合作战行动的联合指挥架构。

  3、中国媒体在美记者登记为外国代理人:“担心中国在美国运作的官媒有间谍和政治宣传行为,美国应该要求这些媒体的在美员工登记为外国代理人。”

  4、邀请台湾参加由美国主导的军演:“中国对台湾的政治、外交、军事及经济压力不断增加,美国国会应该敦促政府邀请台湾参加由美国主导的双边或多边军事演习,协助台湾加大国际能见度。”

  5、重新执行《美国-香港政策法》:“过去20年,北京方面继续不断蚕食指导中国与香港关系的‘一国两制’政策精神,中国政府加强对香港政治事务的干预,建议重新执行1992年通过的《美国-香港政策法》(United State-Hong Kong Policy Act of 1992) ”

  上述5点中,第1、2点是有意挑起两国对抗,第3点是极端的敌视手段,而第4、5点就是赤裸裸的的干涉中国内政。

  该委员会在报告中,无论在表述还是内容上,都将台湾和香港视作国家来看待,并且强调“香港和台湾是美国在亚太地区的盟友和伙伴”,对香港撤销辱华议员的资格和反对“港独”,以及对中国反对“台独”横加指责,并极力建议美国政府与台湾发生全面的军事互访关系。

  二、特朗普会如何对待这些建议

  美国政府对国会“美中安全与经济委员会”的这些建议会如何对待,将是接下来考验中美关系发展的关键。

  美国政府与国会的关系在许多时候也是相互利用的关系,很多结果更是相互博弈的结果。按照特朗普难以捉摸的性格和变化多端的行事风格,这些建议不一定会都被他接受。但是,其中的有些现象必须引起足够的重视。

  一是,美国新兴的“印度-太平洋战略”形成与发展。“印度-太平洋战略”的概念实际上是日本提出的,后被美国接受并主导。其意图是太平洋上的日本、澳大利亚两国与美国进行战略合作,再与印度连接形成联盟。显然这是要组成一道围堵中国的战略防线。上星期,美韩首脑会谈在首尔举行之后,特朗普在记者会上又将韩国说成是这一印太战略的主要成员,但文在寅这次显得很谨慎,并未立即答应,也许是不愿意重蹈萨德的旧辙。

  但无论如何,“印度-太平洋战略”的框架已经形成。从经济上来看,这也是美国撤出TPP后应对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另一手段。因此,“美中安全与经济委员会”建议的第1、2条,对于特朗普还是很有吸引力的。

  二是,中美贸易订单的实际执行情况。特朗普带着中美2535亿美元贸易订单回到美国,无疑是他这次亚洲之行最大的亮点,也是中美关系未来一段时间发展好坏的一个厚实基础。如果能得到较好的执行,中美关系会上一个台阶。毕竟按照特朗普的性格,对于意识形态方面他更看重的是经济贸易。这一点从西方对他这次亚洲之行在关于“普世价值”和“人权”方面“毫无作为”的抱怨也可见一斑。

  因此,中国新闻媒体驻美国记者被要求登记为“外国代理人”,以及香港问题应该不会被特朗普看得那么重要。更何况,俄罗斯与美国两国的“外国代理人”风波还在继续延烧。

  三是,朝核问题的发展。朝核问题目前成为中美关系中尤为突出的问题,这本身就显示出美国的无能和无赖。这次特朗普的亚洲之行,他自己认为在这个问题上有收获,但美国媒体和社会并非与他想象的一样。中国对待朝核问题的观点当然是从自身的国家安全和利益出发。但如果管控不好,卷入其中是在所难免。因此,能否解决朝核问题考验中美两国的智慧。

  四是,蔡英文当局的举动。台湾问题是中国队核心问题,因此,中国无论如何是不可能将其用作交换条件的。这一点,美国一些政客依然用冷战的思维将其放在中美关系中分析和对待是极其可笑和幼稚的。

  16日,特朗普提名的美国防部主管亚太事务助理部长谢瑞福,在美国会参议院军事委员会听证会上,还在大放厥词说:“美国军舰停靠台湾和台湾军舰停靠美国港口,符合美国的‘一中原则’”。结合“美中安全与经济委员会”的邀请台湾加入美国主导的军演等互访建议,如果这样的事情真的发生,中美关系将肯定出现严重的全面倒退。美国是否能承受这种局面,很难说。

  解决台湾问题有两点特别关键,一点是台湾当局是否冲撞红线“宣布独立”,另一点就是外国势力的参与。而美国一些政客不断发出这样的信息无疑只会激起中国大陆加快解决台湾的步伐。因此,特朗普及美国政客必须充分明白这一点。因为任何一位中国领导人都不可能允许台湾从中国分裂出去。

  如今美国衰败的迹象已显露,主导世界的影响力在逐渐减少,不少西方媒体认为是因为特朗普的个性和行事风格主动放弃所致。其实,这仅仅只是一个方面。美国国内各方面的情况,包括社会治安、经济发展、政治纷争等皆出现了一些问题,若不能解决好这些问题,美国全球霸权战略根本难以进行。特朗普难道就不想做全球的绝对老大?所以,特朗普的“美国优先”有其必然性。

  中国的崛起和国际影响力的不断提高,在西方眼里是威胁但也带有些许无奈的期待,毕竟,中国现在的许多政策可以惠及它们。相反,质疑中国发展“持续力”,批评中国影响力的,多来自中国的“专家学者”。为何会出现这种怪现象?很简单,极度的不自信。低头弯腰时间长了,让他抬头挺胸不习惯!

  中美角色正在发生变化,美国再多的动作也不会影响最终的结果。这个道理美国的一些政客应该明白这个道理,中国有些人同样也是。

  (作者系昆仑策研究院高级研究员;来源:昆仑策网【作者授权】)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