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岳青山:滔滔北调惠民水,告慰英灵毛泽东——观《辉煌中国》国庆有感

2017-10-03 16:12:56  来源:察网  作者:岳青山
点击:   评论: (查看)

滔滔北调惠民水,告慰英灵毛泽东——观《辉煌中国》国庆有感

  9月19日,央视晚间黄金时段播出由中共中央宣传部、中央电视台联合制作的六集电视纪录片《辉煌中国》。我在第一集《圆梦工程》欣喜看到,我国的干成了一个个别国想都不敢想的、举世罕见超级工程。作为一名老党员,深感振奋,深深震撼,无比骄傲,无比自豪。这些“中国大工程”,有一项就是恩惠入一亿多人超级民心工程——“南水北调”。解说词是这么说的:

  “中国从南到北搬运了770个西湖

  南水北调东线一期工程2013年通水,山东博兴,一渠清水从1000多公里外的长江奔流而来,全力保障胶州和鲁北大地。

  南水北调中线一期工程2014年通水,北京团城湖明渠,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北京的最末端。丹江口水库的优质水源一路北上,从中原大地到华北平原,充盈着沿线百姓的日常所需。

  这个世界上最大的水利工程输送的水量,已经相当于从南到北搬运了770个西湖,让超过1亿人受益,减少地下水开采8亿立方米。北京地下水16年来首次出现回升。中国水资源南北调配的宏伟构想终于变成现实。”

  长期以来,我国水资源“南多北少”,北方水资源溃乏日益加剧,严重地困扰、影响国家建设的发展和人民生活的提高。我国作为缓解北方地区水资源严重短缺局面的重大战略性基础设施,南水北调工程规划分东、中、西三条线路从长江调水,横穿长江、淮河、黄河、海河四大流域,总调水规模448亿立方米,供水面积达145万平方公里,受益人口4.38亿人。

  现在,正如解说词所说,先期实施的东、中线一期工程,已先后于2013年、2014年通水。“让超过1亿人受益”。

  “饮水思源”,是中国人民的优良传统。

  饮上长江水,不能不思源。

  忘恩负义,为中华民族所不耻。

  今天是共和国68年开国喜庆。此时此刻,我国广大人民能不格外思念、崇拜和敬仰毛泽东!

  如果说,南水北调工程是实现我国水资源优化配置、促进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保障和改善民生的重大战略性基础设施,惠及4.38亿人,占到全国总人口的1/3 。习近平说:“功在当代,利在千秋”。

  那么 ,这个我国这一宏伟世纪工程的“顶层设计”师究竟是谁呢?是谁这么为了人民大众的利益的“最大化”,敢于想前人之不敢想呢?

  不是别人,而是毛泽东 ,也只有毛泽东,才能早在建国之初,就“创新”出南水北调这样的伟大构想。

  事情是这样的:

  1952年10月30日,毛泽东在河南南封考察黄河大堤,同水利专家商谈治理黄河问题。他说:“南方水多,北方水少,如有可能,借一点是可以的。”(《毛泽东年谱》第1卷,第621页)这就是毛泽东第一次提出南水北调的构想。

  1952年年春节刚过,毛泽东就外出视察。2月19日,乘海军“长江”舰,离开武汉前往南京。于19日下午和20日下午,先后同水利部长林一山等研究长江水利的综合利用问题。在商谈中,毛泽东正式提出了我国现代化经济建设两项伟大战略性构想:一是三峡水库:二是南水北调。

  那天下午,毛泽东在听取了水利部长林一山关于长江流域规划有关问题的汇报,对长江水利委员会组织力量系统地整理了长江历年的水文资料给予赞扬。毛泽东说:“要驯服这条大江一定要认真研究,这是一个科学问题。”

  他一面听汇报,一面看着《长江流域水利资源综合利用规划草案》,当看到《草案》规划在长江的支干流上修建一系列梯级水库时,就问道:“修这许多水库都加起来,你看能不能抵上三峡一个水库”?在得知“抵不上”后,他说:“那为什么不在这个总口子上卡起来,毕其功于一役?就先建一个三峡水库怎么样”?这就是“高峡出平湖”的宏伟而壮丽的构想。

  而在另外一天下午的商谈中,毛泽东再次提出南水北调的伟大构想。他说:“黄河下游一带有个水资源不足的问题,应该引丹江入黄河,就是把汉江一个支流的水调到黄河去。”南方水多,北方水少,能不能从南方借点水给北方!他还进一步了解,从白龙江、汉江、丹江引水的可能性以及相关问题。指示林一山,“对汉水引水方案作进一步研究,并组织人查勘。”(《毛泽东年谱》1949-1976)第2卷,第36_37、页)这就是毛泽东南水北调的“顶层设计”。

  毛泽东提出的这两项构想,是我国现代化建设的战略性基础工程,是造福我国数亿人民大众的“幸福工程”,无论在中国,乃至世界,都是前所未有。《参考消息》就曾反映美国 人也不得不说,南水北调在人类历史上是第一次。 凸显了毛泽东特有的伟大风范。

  这是因为,他总是不决心忘初心,为中国劳苦大众的“翻身解放”“谋幸福”,深知北方数亿农民缺水之苦;否则,就不会设想什么想南水北调。还因为,他深信国营经济和公有制的无比优越性,可以有计划地集中人力、物力、财力干前人想都不敢想大事;否则,靠私有经济利润的“最大化”,市场配置资源的“最优化”,那是无论如何也“化”不到如此造福人民的事情上来。

  当然,毛泽东懂得,提出了这两个经济建设伟大战略构想,还得从需要和可能、可能和现实的结合上综合考量。一切从实际出发,实事求是,是革命、建设的胜利之本。因之,便就作出优先南水北调部署。这就是2月22日晨,到达南京前,他对林一山交代的:三峡问题暂时还不考虑开工,我只是摸个底,你也不须要向中央分管这项工作的同志讲。“但南水北调要抓紧。”(《毛泽东年谱》1949-1976)第2卷,第33_34、页) 但也因国家经济实力不济,南水北调工程并未能动工。

  现在,毛泽东当年绘制的美丽蓝图,都相继变成了现实。这也是充分发挥社会主义公有制和国有经济的优越性的结果。

  在毛泽东提出这两大战略构想后三年,还曾坦言过,三峡水库“我是看不到了”。但他表示:在九泉之下也在时刻“关注”、“惦记”这种惠及民众的大事,所以嘱人:“将来建成时,写一篇祭文告诉我。”这就是,1954年初,他在广州同刘少奇、周恩来、李富春等讨论《中华人民共和国发展国民经济的第一个五年计划草案(初稿),他所说的:要把三峡工程列入计划,但按照我们现在的物力、财力,又不能列入五年计划,只能列入长期计划。我是看不到了。这时,毛泽东对在都在场的邓力群说:“将来建成时,写一篇祭文告诉我。”(《毛泽东年谱》1949-1976,第2卷,第312__3413页)

  我想,毛泽东同样也在“牵挂”、“心系”着南水北调工程,故值此建国68周年之际,谨此祭告主席“在天之灵”!

  (2017-10-1)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