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三峡人家:“幸福最大化”是一张忽悠人民的狗皮膏药

2017-09-20 14:01:00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三峡人家
点击:   评论: (查看)

 一张忽悠人民的狗皮膏药——“幸福最大化”

评徐景安:《中国十二个理论方针问题研究》(2)

    他的第一个问题就是:“中国现代化的道路怎么走?”这的确是一个很重要很关键的问题。对于这样一个问题,首先必须明确的是中国要实现什么样的现代化的问题。现代化是有前提的,即是在什么社会制度下的现代化,有资本主义的现代化,也有社会主义的现代化。他们之所以笼统地提现代化就是要掩盖资本主义现代化的实质。应该说,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所要的现代化,是以马列毛主义为指导的社会主义的现代化;是以公有制为基础,给全体人民带来幸福的公平合理共同富裕的现代化;而不是资本主义的现代化,不是少数人剥削和压迫多数人的现代化;不是建立在资本和雇佣劳动基础上的现代化。如果要实现资本主义现代化,那么就意味着: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革命本来就不该发生也不该进行,从开始的初心就完全错了,不仅中国的抗日战争解放战争错了,打土豪分田地错了,社会主义改造更错了,整个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一切革命都错了,几千万革命烈士的鲜血是白流了;而且由此追朔上去,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等等全都错了。因为所有这些都是以消灭资本主义为前提的。所以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还是实现资本主义现代化,这是一个不能回避的根本原则问题。正是在这样一个根本问题上,“邓氏特色猫王”采取了“不争论”、“不换思想就换人”的专制手段,强行地通过“改革开放”把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绑架到资本主义的深渊。

  然而,徐先生却肯定地写道:“中国的改革开放,本质上是融入全球现代化潮流。我们成为受益者,同时也深受其害。”他所说的“现代化”,正是资本主义现代化;他所说的“全球现代化”就是甘愿与帝国主义为伍的全球资本主义化。中国主动地门户洞开,投降以美国为首的帝国主义阵营,拜美日为师,引入资本主义剥削制度,化公为私,把中国的一切革命成果化为乌有,使中国一夜回到解放前。这根本不是什么值得肯定的“潮流”,而是一股反革命复辟逆流;“受益”的是一小撮官僚特权分子和新生的资产阶级分子、汉奸卖国贼;无产阶级和广大人民、党和国家却“深受其害”,至今还在雪上加霜。难道这种倒行逆施的反动“本质”是应当肯定的么?

  他用很长的篇幅论述了在资源有限的条件下追求财富的最大化的尖锐矛盾,指出全球现代化不可持续。他指出的事实是客观存在的,然而很不明确。应当说全球资本主义化是不可能也不应该持续的,而全球社会主义化是可以而且应当持续的。正因为如此,他给出的解决办法不是消灭资本主义生产关系,恢复社会主义生产关系,而是别出心裁地提出了“幸福最大化”的概念:“从追求资源有限条件下的财富最大化转为幸福最大化。”并说:“中国最重要的是搞好内政,在一个世界人口大国走出一条幸福之路,为世界持续发展探索新路,为人类创造新文明,才会嬴得世界的尊重,这才是中国梦。”

  首先,什么是“幸福”?对于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来说,最大的幸福就是不受剥削和压迫。难道几千万下岗工人连生计就无法维持,他们幸福吗?富士康受剥削和压迫的工人特别是那连命都不要了的十三跳的工人幸福吗?无数的被强征强拆的人无家可归甚至丢掉性命他们幸福吗?几千万妇女为了生计丢掉丈夫、儿女和家庭去被迫卖淫她们幸福吗?几亿农民工象侯鸟一样四处奔波,为资本的增值而劳作,甚至连最低劳动工资都讨要不到,有的还被判刑,他们幸福吗?他对于引入资本主义剥削制度后造成的世界第一的两极分化,对于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在这种剥削制度下的痛苦生活视而不见听而不闻,毫无同情之心,相反去高谈阔论什么“幸福最大化”、“幸福之路”等等,去欺骗和麻痺痛苦的人民,你究竟安的什么心呢?!

  其次,资本主义市场经济正是一种无节制地消耗资源、断子绝孙的不可持续的经济,是让少数人穷奢极欲地挥霍资源,给多数人带来痛苦的经济;只有社会主义计划经济才是可持续发展的经济,是让全体人民共同幸福的经济,为什么你要反对呢?

  痛苦和幸福是对立的。世界上最大的痛苦莫过于受剥削和压迫,因此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真正的幸福之源莫过于消灭剥削和压迫。从这个意义上讲,马列毛主义就是最高最全的幸福理论,社会主义公有制是世界上最好最优的幸福制度,无产阶级革命道路就是解放全人类的最正义最道德的幸福之路,无产阶级专政就是人民最根本最可靠的幸福保障。离开了这些何来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的幸福呢?

  在资本主义全面复辟的今天,大谈什么“幸福最大化”、“幸福中国”等,不过是忽悠人民的一个充饥画饼或麻痺人的一碗迷魂汤,是要人民去不知痛痒地去忍受剥削和压迫的“幸福”,并在所谓“幸福”中永远苦命地挣扎下去,说穿了就是刘少奇“剥削有功论”的另一种表达形式——“剥削幸福论”。他的逻辑就是马克思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所一针见血地指出的:“资产阶级社会主义归结起来是这样一个论断:资产者之为资产者,是为了工人阶级的利益。”(《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一卷第281页)徐景安在不触动资产阶级剥削制度的前提下大谈“幸福最大化”表明他正是一个资产阶级社会主义者,所以,他与历史上的资产阶级社会主义有共同的反动逻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