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邋遢道人:关于阿里巴巴的传说(一)

2017-09-18 10:54:51  来源:乌有之乡  作者:邋遢道人
点击:   评论: (查看)

  

    “阿里巴巴”已经不是关于财富的神话传说了,马云早就把这个神话变成了现实。自从把神话变成现实,他就不是此前在机场书店门口电视屏上那个手舞足蹈满嘴冒泡的“讲解员”了,而是风光无限,行走在世界最高端台面上,一举手一投足都有“除了上帝就是他了”的那个神仙。

  本来贫道不太在意这些新闻,是去年听说有人对马云在亚冠决赛时许诺恒大赢了奖励1000万发表感慨,说“马云要玩儿足球了”,而马云回答:“我这还没开始玩儿呢!”,以及他打算“拯救中国足球”的消息,对贫道有点刺激。突然觉得这场面在哪儿见过:

  马云的感觉十几年前张朝阳也有,张朝阳从珠峰下来后回忆:那时真的有“除了上帝就是我了”的感觉。马云与张朝阳差别是:后者的想法当时藏着掖着,马云嘴还没张开就把那唯我独尊的意思洋溢在那张有特点的脸上了。

  贫道对此可不只是亲眼见过,而是亲自体会过:

  1996年年底,贫道与几个朋友在一个餐厅大厅吃饭,突然看见隔几张桌子公司董事长与一个朋友吃饭,就去打个招呼。他一见我就说“批了,批了!”。我说:听说了——证监会批准我们的一个子公司上市了,这意味着我们是全国第一家上市的民营公司!大冬天且大厅里并不暖和,他只穿一个衬衣打着领带,一件西装搭在椅背上。贫道说:“不冷呀?!”他说:“冷啥?热!烧包烧的!!我现在就想站起来大厅喊一声:今天尽管吃,账我都结了!”虽然是开玩笑,规格也不高(毕竟是省级规模的舞台),但感觉肯定都差不多。我们本来就是连续10年全省第一大私营企业,第二年我们又收购一家上市公司,总资产十几个亿。一次开董事会,他说要用“更快更高更强的奥林匹克精神”办公司。贫道当时就笑了:竞技体育是走极端,啥都往死出整。办公司肯定不行。该快快该慢慢,该高高该低低,哪有明知道不能快的时候非往坑里跳呢?!

  十年后公司在总资产近40亿,净资产20多亿时,他给折腾完蛋了,没了——零价格转让了。一如孔尚任说的:

  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

  改革三十多年来,一批人在“中国最风头私营企业家表演舞台”轮流表演,打“出将”出来时风光无限,在台中表演时所有观众看得嘴都张开了——瞧还是这人厉害,上帝老大他第二!可都是眼看着他不得不一步步进了“入相”门。腾出场地来让下一个出来过瘾。

  当然,贫道今天不是来恶心马云的——看过这么多戏早已没心情。贫道是怀疑现在有的领导没看过这些戏,不知道私企到那个位置一定会“风光”,但一定不会“无限”。不能把关乎国家死活的大事依靠几个过客安排。这样做会出事的。私企越伟大越风光越危险,像通用电器那样Too Big to Fail——大到不能倒的时候,全国人民都笑了。

  先说一个:关于税收问题。

  最近几年,全国财政收入增长有些慢。2010年从全球金融危机走出后,到2013年财政收入年均增长15.8%,而13到16年年均增长只有7.3%。下降一倍多。而且越往后越低——最近三年为:4.9%、8.4%、8.7%。要知道在全球金融危机前的10年中,中国财政收入增长达到年均20%!!

  是房地产降温,土地卖的少了,非税收入增速放缓造成的吗?

  房地产经历了2012-2014年的低谷,前几年又回升一次。非税收入的增长比2010年前后低了点,但依旧很快。2013-2011与2011-2008年相比,非税收入年增长从25.2%下降到15.2%,但2013-2015年,恢复到年均增长25.0%的水平。2007年,非税收入只占财政收入的11.1%,2011年达到13.6%,2015年非税收入达到29198亿元,已经超过企业所得税,占国家财政收入的18.3%。也就是说,下降的最主要因素是税收下降了。尤其地方财政,2万多亿的非税收入接近6.3万亿财税收入的三分之一。财政收入依赖土地的因素扩大了。也就是说,这几年国家税收增长速度大幅降低了。从2010年到2016年的6年中,税收年增长分别为:22.5%、12.2%、9.8%、7.9.6%、4.8%、4.8%。

  税收增幅收窄,肯定与经济增速收窄相关。但是,这些年,经济减速是缓慢的,从2010年的10.3%降到2016年的6.7%,6年降了35.6%。但税收增长从22.5%降到4.8%,降幅368.8%。税收减速是GDP减速的十倍!

  不是土地因素,不是经济增长因素,有别的原因吗?

  国家税务局说是国家实施减税政策的结果。问题在于,国家减税政策是2015年8月公布实施的,与2011-2014年税收增幅从23%下降到8%关系不大。应该还有什么因素在里面。

  贫道注意这样一组数字:2016年财年全年,阿里巴巴集团平台成交额突破3万亿,达到3.092万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7%。声称其规模不亚于欧美主要发达国家全年的GDP。3.1万亿交易,相当于2015年全社会商品零售总额的10.3%。

  记住,这3万亿的线上交易是不发生税的——因为没有收税的环节——只要淘宝网后台不对税务部门开放,不与税务部门联机代收税款,怎么会发生税收?这一点,玩儿淘宝、京东的都会心里门清。卖方如果是生产商,增值税、营业税都免了;如果是零售商,起码营业税免了。甚至企业所得税都看不见。

  说透了人家还真不是“偷漏税”。人家是“明漏税”!

  2016年全国74万亿GDP。其中80%有纳税环节(农业、政府教育军队等不纳税)。3.1万亿的交易,本来要有接近20%要变成各种税收,总计不低于6000亿。2016年税收比2015年增加4.8%,增加约6000亿。如果减免税政策照样实施,但阿里巴巴线上平台“明漏”的税收找回6000亿,则当年实际税收增幅会达到10%,甚至高于2013年的税收增幅。

  别以为阿里一个企业对国家宏观经济影响不大,要知道还有京东等其他企业呢,现在都不止3万亿。线上销售肯定越来越大,尤其非现金交易完成后,小零售都看不见。如果线上和无线交易占到全社会零售额的50%(现在是10%),明漏税以数万亿计的时候,政府就傻了。

  当然,还有土地财政一旦玩儿到头了怎么办的问题。现在地方财政收入有2万多亿,占财税收入的32%来自“非税收入”。但中国房地产已经到了不需要盖房的时候了——“现有城市住房+空置商品房+ 在建商品房”/城市人口(含常住人口)已经是亚洲第一,高于欧盟大多数国家。如果再加“已售出地可建商品房”就更高了。总有不再卖地的时候。届时地方政府2-3万亿的“非税收入”突然没了,回到当年教师不发工资发袜子衬衣的时候(九十年代后期),就会去别的地方找吃的了。2016年阿里巴巴完税213亿,杭州市政府肯定不急,但国家税务总局会急。

  不过那时候线上交易的“明漏税”也到头了——政府肯定自己先要活。

  问题在于,线上交易的税收环节只能在线上。也就是交易双方交易在线上,完成交易才需要完税,所以完税也只能在线上。说白了,政府要真的非要把这块越来越大的“明漏税”找回来,肯定先找马云、刘强东、马化腾,所有交易平台系统的后台肯定要对税务部门开放。

  贫道这里实际是提醒双方:总有那一天的,尽快做准备吧。

  有人会说:不管偷漏税还是明漏税,这事儿与我们屁民没一毛钱关系。

  那是你傻!

  马云捯饬没有的税,到时候政府都会补上——不是马云补上,而是包括你在内的人都要掏钱的。你说不又不做生意,工资又不到纳个人所得税的标准。不见得不让你操心的!

  财政支出的很大一部分与你生活相关的,钱让马云折腾没了,要是你家门口的立交桥半截停工了,清洁工少了到处都是垃圾,你别抱怨。你妈你爸报销看病的钱政府一直往后拖,你别着急。而且可能你天天盼的第二艘航母停工了——没钱了,你别不爽!

  政府不会让自己关门的,到时候肯定变着花招征税。明漏税的你说不要紧,到时候你骂人都没资格。

  写到这里快3000字了。很多朋友嫌贫道写得太长,第二个问题就下次说吧。是关于马云、马化腾、王健林等为国分忧积极参加混改的问题。

  欢迎关注作者个人微信公众号“邋遢道人”(yosl1949)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