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马兰:你的死去,让这个世界慌了神 !

2017-09-17 18:24:20  来源:微信“微工荟”  作者:马兰
点击:   评论: (查看)

  2017年8月31日晚上8点13分29秒,你走了。带着你还未出生的婴儿连同临产前的百般痛苦,你走了。我不知道在你死去前几分钟内你是忍着怎样的痛苦、怀着怎样的绝望与恐惧爬上了那高1.13米的窗户,可是结果就是:你走了。顿时,这个世界慌了神!

  情绪发泄式的道德批判

  医院连忙发声明表示你的死去与他们医院医疗行为无关,将你的死归为你的家人不同意剖腹产,你的丈夫你的母亲表示不认可医院的说法,说是医院不同意剖腹产。

  可是,你真的是死于该不该剖腹产吗?

  医院声明

  家属回应

  同时,网络上,各路人马纷纷表示对你死亡的看法,探讨你死亡的原因。他们也同时表达他们自己的处事经验,或感慨、或愤怒、或道德谴责或法律探究。

  有人从法律和医疗等角度探讨剖腹产到底该听谁的,探讨医院到底有没有责任。

  有人从女权和家庭婚姻关系等角度探讨作为女性命运到底掌握在谁手里。

  有人表示:“嫁错了人的女人,连命都不是自己的了”、 “不到怀孕生孩子,都不知道自己嫁的是人还是狗”!

  更有人纷纷讲起了情绪管理、健康管理等知识。

  甚至,有的人根本不关心你是如何死的,医院一份根本站不住脚的声明和所谓的“下跪视频”就让他们完全丧失了自己的独立思考,一下子将道德批判甚至最恶的咒骂矛头都指向了你的家人甚至是你。

  他们带着自己以往的生活经验和成见对你以及你的家人展开无数的道德批判,好像这个事情与他们没有一点点的关系,他们自己从来不存在这些问题似的!

  他们说:你太矫情了,是个女人谁不生孩子,别人都能生,偏偏为何你不能生,生个孩子用的着跳楼吗?

  他们说:这家人太冷血了,就该断子绝孙。这样的人不配活着。

  他们还说:这家人和医院没一个好东西,全部都该死……

  你的死震惊了所有人,也让人们顿时有了很多的思考与讨论。可是情绪发泄式的讨论过后,我没有看到更多的深度客观的报道和能真正解释你选择死亡的原因讨论,以及如何预防第二个你的出现的探讨。

  道德批判永远都是最容易的,也是最好的情绪安慰剂。

  每当悲剧发生,大家都习惯了道德批判。等批判完了,情绪也就发泄完了。情绪发泄完了,好像问题就解决了似的,却极少有人反思过自己是不是也在这个该批判的行列之中。

  我们每一个人,都是一个刽子手,面对痛苦和不公,我们在现实中都是沉默的大多数。但是,大多数人还是有良知的。至少,批判也是一种态度,也是一种关注,也是一种自己对于社会的认识和观点!

  甩锅背后,逐利才是医院的本质

  面对你的死去,医院慌了神。

  医疗的市场化让原本救死扶伤的医院现在置于医患关系矛盾重重的、医疗事故与医闹频发的尴尬处境,救死扶伤再也不是医院的终极目标,而如何获得更多利润和公关则是当下医院的主要任务。

  因此,当你死去时,医院的第一反应是公关。以至于慌乱到连基本的事实逻辑都不顾,或者说,在他们看来,外人都不知情,因此自己可以为大家还原一个“真相”。这样医院就没有责任了,家属就不会”医闹”了,外人就不会多言了,这件事就这么悄无声息了。

  医院两次发表声明,并且配上“下跪”视频, 告诉世人,你的死是因为你有一个冷漠又无情的婆家,他们三次剖腹产的想法,甚至你的两次下跪都没有让你的家人改变想法。

  这样的声明和视频一出,果然大多数人被医院套路了。人们开始对你的家人道德谴责和人身攻击,甚至你的丈夫在9月6日到7日两天内,手机上收到了网友近500多条谩骂短信和300多个骚扰电话。不知这真的是“热心网友”的义愤填因还是医院雇的水军的杰作?

  然而医院“忘记”了的是法律的明确规定,委托关系的最终决定权仍然在委托人。忘记了就算真的是家属拒绝剖腹产,仍然不能撇清医院的责任。医院急于撇清责任,甩锅的时候怎么就不想想,产妇在医院跳楼自杀,医院的监督和安保工作是怎么做了呢?

  在你家人的发声和众多人们的持续关注之下,医院妇产科副主任霍军和助产师张帆相继发声。

  助产师张帆说,她当时并没有向你的家人传达你要剖腹产的要求,而写在护理记录单上的“家属拒绝手术”字样只是一种医学上的术语表达。

  妇产科副主任霍军说他给你进行过检查,你的指征正常,产程顺利,无需进行剖宫。

  至此,关于谁拒绝了剖腹产,已经无须多言。医院急于撇清责任的谎言最终还是无法自圆其说。

  可是这个事件里,最值得讨论的真的只是该不该剖腹产吗?

  剖不剖,到底谁说了算?

  关于剖不剖,大多数的是从女权和法律的角度来看待问题,觉得剖腹产最该听产妇的意见。

  也有人从医疗健康的角度思考问题,觉得应该听医生的,因为医生有专业的医疗知识。况且剖腹产只是一项解决难产和某些产科合并症,挽救产妇和围持产儿生命的有效手段,并不是解决产妇生孩子疼痛的手段。并且剖腹产也有很大的风险,因此相对于对医疗知识一无所知的我们,医生的意见更为重要。

  然而,在我看来,这样的想法真的只是自己一厢情愿的想象罢了。在我看来,剖不剖,真的不是产妇说了算,也不是家属说了算,更不是医生说了算。而最具有权威的是医院在市场经济活动中的逐利行为和国家的行政命令。

  查看各种报道,能清晰的看到早在2010年左右,各新闻媒体就有报道我们国家的剖腹产率已经高居全球第一,原因有产妇自己怕疼要求剖腹产,有家人迷信求良辰吉日要剖腹产。而另外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则是在医院:剖腹产收费高、时间短,加之人手设备不足的情况下剖腹产更符合医院的利益。

  因此, “救死扶伤”的医院,为了利益对所有产妇的生产策略是“能剖则剖”。 各种医院的宣传和报道中我们能看的都是剖腹产如何好等等信息,剖腹产成为时尚和主流的生产方式,以至于我们国家的剖腹产率一度飙升,竟高达46.5%,部分地区甚至高达70%--80%,严重超过“国际医疗卫生界认为的剖宫产率保持在10%―15%之间是最为理想”的的标准。

  详细可以参见《世界卫生组织关于剖宫产率的声明》

  1985年以来,国际医疗卫生界认为剖宫产率保持在10%―15%之间是最为理想的。此后,在发展中国家及发达国家,剖宫产均变得越来越普遍。当符合剖宫产医学指征时,实施剖宫产可以有效地预防孕产妇死亡和围产儿死亡及相关疾病。但是,没有证据可以证明对不符合指征的孕妇实施剖宫产仍然可使母婴受益。世卫组织开展的两项研究显示,在人群水平,当剖宫产率低于10%时,随着剖宫产率的升高,孕产妇和新生儿死亡率降低。当剖宫产率高于10%时,它与产妇和新生儿死亡率降低不再有关联。

  在剖腹产率达到全球第一引起国际高度关注之下,国家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因此,国家开始着手解决不必要的剖腹产问题。国家对于医院的剖腹产率进行了一系列的严格控制措施、制订了各种考核办法对医院的医疗行为进行惩奖以期达到控制剖腹产率的目的。

  在国家整个控制剖腹产率的政策之下,医院为了能将剖腹产的比例降到最低以免除罚款和达到评优评先的资格而采取了“能不剖就不剖”的策略。“陕西省农村孕产妇剖腹产率由2008年的32%降至2010年的26%。安徽省在2015年7月,推出15种剖腹产手术‘正面清单’,全省剖腹产率从实施前的45.08%下降至0.46%。”

  这数字骤升骤降的背后有多少产妇因此而受到伤害?又有多少人符合剖腹产指征而被“顺产”死在手术台我们不得而知,而我们知道的是现在每做一项手术,家人都必须先签订一份谅解意外的单据。

  国家在扭转泛滥的剖腹产手术问题的时候,一道又一道的行政命令加上严格的考核管理手段,目的是为了规范医疗市场化之后医院为了逐利而过度医疗的问题。可是,国家忘记了的是,在市场经济的逻辑里,逐利才是王道。新的控制剖腹产率的政策之下,医院为了迎合国家的政策采取了另一种极端的办法。

  不解决医疗的市场化问题,却来对市场化必然出现的问题进行隔靴搔痒治理,这除了从一个极端滑向另一个极端还能有什么作用呢?而每一个极端行为的背后都是普通的百姓生命和财产的损耗!

  也许,从医学角度来讲,你真的还不够剖腹产的指征,而医生这样的处理程序并无不妥。可是,问题根本不在于程序是否正确,而在于程序背后的实体是否公正,是否充分尊重的产妇的意见,是否有作为医院本该有的救死扶伤的人文关怀?

  问题根本不在于该不该剖腹产,而在于医院是否真的尽到了救死扶伤的责任,

  国家在制定一系列的策略时是否只有高压的行政命令而缺乏人性关怀原则?

  难道不符合剖腹产的指征,就不能喊痛喊疼要求剖剖腹产、得到更多的心理疏导和陪护吗?

  有报道称,2017年9月9日,你的家人与院方已经达成调解协议,协议的内容涉及补偿金额,而内容之一是则是家人不再接受媒体采访。我想,至此,可能就再也没人去关注你死亡的真正原因与具体怎么死了吧?

  悲伤愤怒过后,我们该做点什么?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