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毛主席6.26指示为医改指明了正确的方向

2017-06-26 09:30:39  来源: 旗帜中流   作者:小土过后是多云
点击:    评论: (查看)

  改开以来,百姓对医疗改革严重不满,对医疗系统性腐败深恶痛绝,许多人越来越怀念毛主席时代的医疗服务和“白衣天使”,都是不争的事实。

  医改已经搞了多年,越改,百姓觉得负担越重,越改,在医院就医排的队越长,医生的服务质量越差,终于导致目前医患关系紧张得要命,连“医院公安”的馊主意都想出来了。

  中国是个传统型社会,历史上,对医生和教师普遍尊重有加。这两个职业,一个救死扶伤,一个教书育人,是支撑社会道德的两个立柱,无论处在什么时代,哪怕兵荒马乱,人们对这两个职业的敬仰都从没改变过。

  可是,自改革开放以来,准确地说,是国家机器放弃这两个道德行业,而让它们面向市场开始,人们对之保留了千万年的尊重逐步坍塌了。

  我可以给大家说个我身边的事。2011年,我参加了母校高中毕业30周年同学聚会。在这次聚会上,两个当医生和两个当教师的同学表现最为活跃,也最慷慨。他们不仅为活动拿了许多钱,还让我们知道了他们的子女已经全部在国外。他们每人都是开着豪车来参加聚会的,个个都拥有自己的独栋别墅。他们的土豪,让几个自己办企业的同学自惭形秽,更让我们一帮工薪族羡慕嫉妒恨。酒酣时,他们高谈钱多么好挣……教师说,自己的一点钱是晚上和周末疯狂补课辅导挣来的,而当医生的,只要天天看病开药,月底大把大把的钞票就有人送上门来。后来他们相互揭短,医生说老师黑啊,单个辅导一堂课,居然要价400块。老师更不示弱,说你当医生仅开一种药,一个月就挣2000元回扣。你们知道,他一个月要看多少个病人,开多少种药吗?

  百姓上不起学,看不起病,就是这么来的,至于是谁“赐予”的,我想没有再啰嗦的必要。我今天要说的,还是想谈谈医改究竟往哪个方向改的问题。

  2015年,在人民网读过一篇经济学教授李玲写的文章,纪念毛主席“六二六指示”发表50周年,觉得耳目一新,深感亲切。文章指出,虽然半个世纪过去了,但“六二六指示”历久弥新,它原创的医疗卫生的中国模式,是全世界公认的典范,仍然引领着国际医疗卫生革命和发展。

  “六二六指示”是1965年6月26日,毛主席同中南海医务人员的一段谈话。毛主席谈到了医学教育、医疗政策、医患关系等几个问题,提出“把医疗卫生工作的重点放到农村去”。

  “626指示”的意义在于,他用通俗的语言概括了新中国发展医疗卫生事业的独特路线,树立“一切为了人民健康”的思想,把卫生工作视为重要的政治工作,同经济、政治、社会和文化建设结合起来,对人民健康进行综合治理;创立独特医疗卫生模式,采取预防为主的方针,“减少疾病,提高人民健康水平”,运用符合国情的适宜技术,控制医疗成本。这条路线,是符合医疗卫生规律的,并且无论在历史上还是世界上都是有独创性的。

  这之后发展起来的合作医疗是由我国农民自己创造的互助共济的医疗保障制度,在保障农民获得基本卫生服务、缓解农民因病致贫和因病返贫方面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它为世界各国,特别是第三世界国家所普遍存在的问题提供了一个范本,不仅在国内受到群众的欢迎,而且在国际上广受好评。

  联合国妇女儿童基金会在1980—1981年年报中指出,中国的“赤脚医生”制度在广大的农村地区提供了初级护理,为不发达国家提高医疗卫生水平提供了样本。

  我国农村的赤脚医生和合作医疗制度曾是在缺医少药的第三世界国家中发展公共卫生事业的最为成功的经验,世界卫生组织还把这一经验作为典范在第三世界国家中大力推广。如今无论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仍然在学习我们毛主席时代的做法。这也就是为什么印度出生的诺贝尔经济奖得主阿玛蒂亚森教授认为,中国在医疗等领域的改革,关键是要学学自己过去的做法。

  回过头来,看看我们今天的医改现状,十几年的医疗改革,据说是为了解决“看病难,看病贵”,这个目标说得好听,可与其它领域一样,措辞美好的医改从一开始就与这个目标背道而驰。

  官僚体系权力寻租和投机分子恶意钻营很快就劫持了医改的本来路径,他们一方面逼迫国家加大投入,另一方面通过全民医保搜刮百姓,改来改去,就是不能动医疗管理系统的腐败利益和药品流通体系的黑暗暴利。导致医疗资源一方面不断向大城市大医院集中,另一方面,国家和百姓投入的钱财不断被整个医疗体系内各种利益主体侵吞瓜分,国家包袱沉重,百姓怨声载道,医患关系越来越紧张。

  对于目前医患关系紧张引发的一系列恶性事件,官方媒体在做评论时,总是有意无意回避【医改方向路径错误】这个现实,别有用心地将患者利益与医疗集团利益之间的矛盾“偷换概念”激化为患者和医生医院之间的矛盾。一方面指责医生“现在医生的专业知识在提高,但常忽略与病人之间的沟通,甚至面对病人的知情诉求,以‘讲了你也不懂’来回应,加剧了医患关系的裂痕”;另一方面又以“存在着严重的专业知识不对称、信息不对等,加剧了关系的紧张度”来给患者打50大板。似乎医生耐心了,患者医疗知识增加了,就解决医患矛盾了,这可能吗?

  人民日报曾有文章指出:“实践表明,化解这种纠纷和冲突,根本上还依赖于有一套取信于民的诉求表达和纠纷解决机制,将激烈的利益冲突导入理性平和的法治渠道。”依我看,这是睡在梦里想天上掉馅饼。

  不把医疗管理系统官僚腐败利益和药品流通体系的黑暗暴利问题给彻底解决,就根本解决不了“看病难、看病贵”,而不解决“看病难、看病贵”,和谐的医患关系就没地方生根。目前最关键的是,这种既盯着国家增加投入,又记挂着扒掉百姓三层皮的新“医改”游戏,该立即结束!

  医改的路径,必须尽快回到“六二六”的路线上来,让新一轮医改的工作重心确定的“保基本、强基层、建机制”不成为空话。

  要使医改走上正轨,目前必须做到的——

  一是立即取消公务员免费医疗和“高干病房”,与全民一道平等参与医保。

  二是立即结束目前这种腐败模式的所谓药品流通体制的“市场化”,取缔所谓的药品招标,彻底取缔医药代表制,严厉打击药品流通领域投机倒把行为,斩断“以药养腐”的黑手。

  办法其实很简单,就是在国家药监局建立统一的药品报价网。只有经过批准的药物,才可以实现报价登记。登记时必须明确药品名称、药效成分、主治对象、用法用量和出厂价格等必备内容,社会主体(包括医院、药店等等)根据自身需要自由选择报价厂家产品。统一报价网向全社会公开,所有人都可上网查找,以便监督。同类药用户完全可以货比三家,让药厂完全实现自由竞争,这才是解决药品流通领域层层加价剥皮的关键,也是医改走上正道的必由之路。

  当然,最核心的问题,是医疗路线问题,也就是医改为什么人的问题,时刻把医疗体系的资本利益放在首位的医改,只能举步维艰越该越乱。新医改的大方向究竟在哪里?印度出生的诺贝尔经济奖得主阿玛蒂亚森教授说得真好:中国在医疗等领域的改革,关键是要学学自己过去的做法。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