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陈朝文:为被公知、精英打成“养懒汉”的集体所有制申冤

2017-06-20 20:30:20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陈朝文
点击:    评论: (查看)

u=598146617,2944608870&fm=11&gp=0.jpg

  社会主义事业法院: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党不忘初心,牢记自己矢志不渝,拼死奋斗的最终目的,根据社会主义制度的基本原理,教育人民克服小农经济意识,领导、动员、组织他们走集体化的道路,经过耐心细致的工作,全国绝大部分的个体农业变革 成了集体农业。与此同时,城镇的集体所有制企业也雨后春笋般地发展起来。集体所有制,成了社会第二位的生产资料所有制,为国家经济快速发展做出了突出贡献 。

  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公知、精英们,通过讲话、演说、文章、宣传等途径,却把集体所有制污蔑成,大锅饭,养懒汉,没有效益的所有制;强制解散了农业集体所有制,大力发展私有资本制围剿集体所有制。我作为一名社会主义者, 特向社会主义事业法院提起上诉,诉求为集体所有制恢复名誉。

  一、中国农业集体所有制一九六一年才基本“发育”成熟产生出来

  只有生产资料公有制,才能最终彻底消灭了剥削、阶级,人民当家作主成为社会的主人,把被颠倒了几千年的社会关系完全颠倒过来,实现第一阶段共产主义,实现社会主义事业的最终目的。这是科学社会主义发展到今天成熟的定论。

  中国农业集体所有制,上个世纪五十年代中期开始实践探索建立;到1961年 《农村人民公社工作条例》(草案、修正草案)(简称人民公社六十条),下发,它的规模、组织、管理、核算、分配、生产、生活等等方面的问题才基本确立。也就是说,到1961年,中国农业集体所有制的制度,才由国家权威地产生出来;完全可以说,中国农业集体所有制,是一九六一年诞生的;之前的几年,只能是它的“ 十月怀胎”。

  所以,评价集体所有制能不能发展生产,经济,人民群众能不能接受,好不好,就只能以它“出生”两年后的农业情况来评价,也就是说,只能以1963-1980年的农业情况来评价它;决不能以它还“在娘肚子”里的农业情况来评价它。这是定论一种事物的基本常识,基本规定。只要是对公有制不带偏见的人,都会遵循这一基本常识,基本规定。

  二、机制上集体所有制就不存在养懒汉的问题

  集体所有制,生产的物质条件,生产资料是集体成员共有,自然资源是国家即社会成员共有,共有所有者就不需要生产者的劳动成果即劳动价值,生产者是不受剥削的生产。也就是生产者联合起来起来生产,创造的劳动成果即价值,形式归集体即“自由人联合体”所有,通过每个人投入劳动量的一定比例来分配,实际劳动成果是创造者个人所有。

  集体所有制,是按“多劳多得,少劳少得,不劳动者不得食” 的基本原则进行分配。

  看农村生产队的分配就很清楚:每个生产者投入给生产队的劳动量,记成工分,一个工分就是投入一个工分的劳动量。两种办法记工分:一是日工分,二是定额工分。定额工分按定额算记,就是比较准确的投入劳动量,无需赘述。日工分 ,干一天活就记一天的工分,干半天活就记半天的工分。健壮男劳动力,是强劳动力,日记10工分;妇女劳动力弱一点,日记9工分,少年算半劳动力,日记6、7个工分,实际干活后,记上多少工分,大家评议后记在工分本上。总体来说,农业集体记的劳动工分,基本是社员给集体投入的劳动量。

  没有也不可能做到,评定的劳动工分和实际投入劳动量完全一致,只能是基 本一致。

  生产队按劳分配的基本公式:

  生产队单位时间创造的价值-国家上缴、集体提留)÷总工分=一个工分的价值

  不出工就没有工分,没有工分就没有分配;劳动中出工不出力,偷懒,就少记工夫。生产队哪里在养懒汉?自己给自己干活,有时也要偷偷懒,不干了,耍一 天;给集体干活,偶尔偷偷懒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插秧,一人5行往下插,人家插的既直又快,自己敢偷懒吗?自己活路做少了,都是一个队的,自己都不好意思。

  说生产队集体养的是懒汉,完全是对农民的污蔑。

  谁都否定不了,集体所有制时代,全国修建了不少的水库、堰塘等水利设 施。如果社员们真是懒汉,能把这么多的水利设施修建起来吗?不会是你们公知、 精英去修建起来的吧?也不会是私人老板白手起家修建起来的吧?

  农业学大寨,把那么多的坡地改为保肥保水的梯地梯田,如果社员们真是懒汉,不会是你们公知、精英去改出来的吧?不会是私人老板去改出来的吧?

  再举一个例子,生产队种一季水稻,要做“三犁三耙”,(割了谷子,犁、耙一次;第二年开春犁、耙一次;栽插秧之前再犁、耙一次),目的有二 ,一是把稻杆、青草翻下去沤烂肥田;二是土壤不板结。这样做,科学不科学我说不清楚,但这是要人力、畜力干出来的。这就证明,说社员懒汉是污蔑。现在单干才是做的懒庄稼,“一犁一耙”就插秧。

  机制上、事实上证明,把集体所有制说出“养懒汉”体制,是无稽之谈,凭空捏造,是资产阶级对集体所有制的污蔑,攻击。

  三、人力加畜力农业生产力集体所有制十年就新生养了一个美国的人口

  农业生产成果代表性的产品就是粮食产量。

  农村集体所有制的制度,刚诞生的1962 年,粮食产量3400亿斤,到人们基本熟悉它、习惯它的1979年,粮食产量就达到6642亿斤,17年增长了近一倍。

  再看农业生产情况决定的社会人口变化。常识告诉我们,有吃的才能把崽生下来,有吃有穿有住,才能把崽养大成人。集体所有制还在“娘肚子里 ”的三年经济困难时期,农副产品产量大幅减少,由此决定,生出的娃儿就很少,人口就不增加。

  从1962-1972年的十年间,几乎没有计划生育,全国处于自然生育的状况。 所以,这十年的人口变化,主要是由农业生产情况决定的,就是中国农业生产情况的一面镜子。

  1962年,人口6.7296亿,到1972年就达8.7177亿,十年增加了两亿人口 。

  两个亿的人是什么概念,就是一个美国的人口;就是十年生了世界第四人口大国。一张嘴就是一个碗,吃得太差、没有吃饱,小孩是要哭闹的。新生养了这么多的人口,要增加多少吃的穿的用的,要增加多少能住人的房屋,才能把他们养活 ,养大,我不懂统计学,计算不出来,估计是一个天量的数字。这就是农村集体所有制,在化肥、良种还没有解决的情况下,充分利用自然资源,大家苦干增加出的农副产品。

  这就足以证明,集体所有制有利生产、经济发展,而且是社会经济始终是平衡、协调、健康地发展;说它大锅饭,没有效益,是资产阶级对它的污蔑,攻击 。

  四、把吃得不好的主要原因生产力低移花接木在集体所有制头上抹黑它

  所有经过那个年代的人,都不会否认,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中国的生活水平是人人基本吃饱不挨饿,还不能吃好,城市人口还实行基本吃饱的定量供应。 主要原因有三:

  一是农业生产力低,两大瓶颈还没有解决,粮食产量不能大幅度地增加

  文盲农民都清楚,要想地里多打粮食,就必须有充足的肥料,“农业 一枝花,全靠肥当家”。二是要有好的种子。没有良种之前,地里庄稼刚成熟,农民就选定哪块田地的粮食作为留种用;留的种子,精挑细选,一颗一颗的找 。水也重要,但还是其次的重要因素,因为靠天吃饭,总不会年年干旱,多数年份还是风调雨顺。

  我国农业肥料,到了上个世纪70年代,还是只有点农家肥,根本满足不了生产的需要,农业严重缺肥,严重影响着粮食的产量。生产队想出各种办法积肥, 甚至大路上的泥巴也收集起来作为肥料,说这些“路脚泥”能肥田;把青草收集起来,沤烂了做肥料。

  毛泽东党中央深知肥料问题是中国农业的瓶颈,到工业基础有了一定实力的70年前后,就痛下决心,起步发展中国的化肥工业,在全国1500多个县分批建立化肥厂,生产农用碳酸氢铵,俗称小氮肥;不久又拿出有限的外汇引进13套成套化肥设备,建13个大型化肥厂。到了80年代初,农业化肥问题才完全解决。

  经过十多年的努力,到1974年杂交水稻育种成功,小麦良种培育开始。70 年代,农业生产基本还是老的品种。以水稻为例,高杆老品种,亩产就只有600斤左右;而杂交水稻,亩产近1000斤。所以,70年代,粮食产量就不可能大幅度地增加。到了80年代初,中国农业才基本实现良种化。中国粮食产量就大幅度地增加上去了。

  缺肥缺良种,产的粮食还不够用,自然就谈不上吃好。

  二是还没有能力发展现代化的农副产品生产

  吃得好,就是要增加肉蛋禽、油脂食品的比重,这就要大幅度地增加肉蛋禽的产量。

  中国几千年来,由于农业生产力低,粮食一直是短缺物质,正常年景,一 些人也只能勉强吃饱肚子,一遇灾年,有些人就要挨饿,甚至饿死。“粒粒皆辛苦”,“颗粒归仓”,就足以说明粮食的精贵,“手中有粮,心中不慌”,成了历代政治家考虑的第一个大问题。

  所以,新中国成立后,全国人民生活方面的首要任务,就是谋划解决中国人吃饱肚子不挨饿的问题。经过30多年的谋划,努力奋斗,到80年代才基本解决。

  饭只能一口一口的吃。好几亿人的生活,从挨饿改善到吃得好,只能一步一步的来,这需要好几十年的谋划、努力奋斗过程,谁都没有那个本事,十年二十年就达到目的了。也就是说,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前,不管是什么生产经济体制, 中国人不可能都吃得好。

  只有粮食问题完全解决了的1990年代,才有条件、基础来谋划、解决吃好的问题:建立起大量的现代化养鸡场,人们吃蛋才多;建立起大量的现代化养猪场 ,养殖场,人们吃肉才多;只有建立大量的现代化的奶牛场,人们吃奶才多。

  粮食问题没有完全解决之前,就没有条件、基础来发展现代化的农副产品生产。靠一家一户老办法养头猪、养头耕牛,养点羊,养点鸡鸭鹅兔,猪要养一年多时间才能出栏。最好的家庭一年养两头肥猪,卖一头给国家,自己吃一头,多数家庭一年就养一肥猪,还有极少家庭就没有养猪。人们吃肉,只能是“打牙祭 ”,改善生活。

  这种生产力下,只能是粗茶淡饭的生活,这确实与是单干还是集体生产没有太大的关系。我家的生活就能证明:我们家是中农而且还是富裕中农,农业合作社前单干,有15亩左右的田地,有全套农具。一年就养一头肥猪,最大的200斤, 全家8口人吃一年,主要是过年吃,招待客人。吃完了,偶尔买几斤肉全家打个 “牙祭”,解个馋。全家人一年吃一只鸡;小孩生日,才有一个鸡蛋吃 。寒冬腊月,也睡在凉席上,有棉衣,但下面就穿一条单裤子。

  三是吃饭的嘴巴太多

  一家5、6个小孩,8、9个人吃饭,要煮一大锅才够吃,不可能吃得好,只能吃饱;如果一家只有3、4个人吃饭,细粮就够吃,粗粮喂猪,养鸡,生活就好得多。

  说是因为集体所有制吃大锅饭,养懒汉人们吃得不好,完全是罔顾事实, 血口喷集体所有制,要置它于死地。

  五、荒谬地把天灾人祸逼债“三年经济困难”定罪集体所有制“胎儿”上

  周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指出:“1959年到1961年连续三年发生了严重的自然灾害,给整个国民经济的发展带来了很大的困难。我们在实际工作中也发生了一些缺点和错误。

  而苏联毁合同,严重地扰乱了我们发展国民经济的原定计划,大大加重了我们的困难。”

  天灾,1959-1961年,全国自然灾害相当严重。1959年受灾面积达4463万公顷,成灾面积1373万公顷。1960又发生了建国以来少有的特大灾害,受灾面积达6546万公顷,成灾面积2498万公顷,受灾面积居建国50年来首位。1961年,全国连续第三年发生特大自然灾害,受灾面积6175万公顷,仅次于上年,为建国五十年来第二位。而成灾面积达2883万公顷,为1994年以前最高,其中四分之一绝收(减产 80%以上为绝收)。

  人祸,就是国家在领导这段时间的经济工作中,犯了一些错误:一是犯了急躁冒进的错误,提出不切合实际的经济高指标,打破了经济平衡、协调发展的规律。钢铁高指标,投资高指标,全民大炼钢铁,大量农业劳动力去搞工业。人力加畜力农业生产力水平,突然大量劳动力减少,做的农活质量就差。比如梯田,犁耙活没有做好就渗漏水,很快田就干了,水稻就没有什么收成。再比如,劳动力少, 不及时除草,杂草把地里的养分、水吸收了,把空间挤占了,遮住了,庄稼就一定长不好,就没有什么收成。二是严重的一平二调共产风错误,严重影响了农民的生产积极性。三是以公社为核算单位过大的错误,影响农民的劳动积极性。

  这些错误,是经验不足,好心办坏了事情的错误。党中央毛主席及时发现,并勇于召开七千人大会做自我批评,及时加以纠正。

  苏联撕毁中苏之间大量经济技术合同,拆走大量专家,这有历史记载,无需赘述。

  这三大原因,与真正的集体所有制体制有多大的关系?更何况,这时的集体所有制还“在他娘肚子”里呢。说是它造成了“三年经济困难 ”,就是“创造性”地向“胎儿”问罪。

  六、单干私有制窃取了集体所有制解决了中国粮食问题的功劳

  根据、理由:

  1、中国大幅度地提高粮食产量是一个系统的艰巨工程

  根本解决中国粮食问题,就是要大幅度提高粮食亩产。只有种子良种化, 解决了农业的肥、水、土壤,才能大幅度提高粮食亩产。中国生产力低,底子薄, 要解决农业发展这四大要素,任务十分艰巨,只有举全国之力,艰苦奋斗几十年才有可能根本解决。

  2、是集体所有制即公有制,解决了农业发展四大要素

  集体所有制即公有制,经过30多年的谋划,艰苦奋斗,不懈努力,解决了农业生产这四大要素,把原始农业变革到现代农业,使中国农业到八十年代达到高产稳产的水平,解决了几千年来,中国几千年来粮食短缺的问题。

  这时,不管是集体所有制,还是单干,只要重视农业,都能保证人人吃得饱,生活得比较好。这完全是集体所有制艰苦奋斗几十年的结果,功劳。

  3、解决农业发展四大要素单干私有制没有一点贡献

  杂交水稻等等良种,不是单干私有制研制出来的。化肥工业从无到有,发展到年产上亿吨的生产能力,单干私有制没有一点贡献;大搞水利设施建设,绝大部分耕地用水基本有了保证,单干私有制没有出一点力;大搞改田改土,绝大部分耕地成了优质耕地,单干私有制还是没有出一点力。

  4、在即将召开粮食完全过关庆功会时强行把功臣集体所有制注销拆了

  就在集体所有制马上就要收获几十年农业奋斗成果时,公知、精英却把集体所有制注销拆了,把解决了中国几千年来的粮食问题的桂冠戴在个体私有制的头 上。奖牌挂在个体私有化胸前。这比1945年抗争胜利,蒋介石从峨眉山下山摘桃子更不要脸皮。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