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萧武:我们同情的是祁同伟的挣扎,不是同情祁同伟腐化

2017-04-21 11:49:31  来源:微信“国风观察”  作者:萧武
点击:   评论: (查看)

  果不其然,随着剧情推进,《人民的名义》前半部分最吸引的角色是李达康,而后半部分最吸引人也最让人感慨的角色是祁同伟。

  近几天来,关于祁同伟的讨论越来越多,朋友圈不时就能看到不同作者从不同角度分析祁同伟这个人物。毫无疑问,这其中绝大多数对他是抱以同情的,尤其是他在和梁璐结婚之前的奋斗、挣扎,让很多人感动。

  广大吃瓜群众对祁同伟的同情马上也引起了有关部门的警惕。本来是宣传反腐正能量,作为正面人物的李达康受到群众喜欢尚属正常,祁同伟这样一个放走贪官丁义珍、谋害反贪局长陈海、包养情妇高小琴、利用权力为高小琴牟取商业利益的贪污腐败分子,怎么居然引起了这么多共鸣?

  这节奏不对,被带歪了。是可忍孰不可忍,于是,一众媒体开始猛踩祁同伟,大讲特讲,祁同伟就是个贪官污吏,没什么值得同情的。就算他出身寒微,被别人整过,也不是他成为贪官污吏的理由,云云。

  这话讲得当然很完美,没毛病。问题是,群众也没有同情贪官污吏祁同伟啊,只是同情他在成为贪官之前的遭遇而已。剧中的贪官那么多,为什么没有人同情,就偏偏同情了祁同伟?这批判的靶子一开始就没找准。

  群众之所以同情祁同伟,首先是因为他出身寒微,却能以积极的姿态努力奋斗,靠自己的努力来为自己赢得爱情、前途。甚至在梁璐苦追三年无果之后,利用权力,将祁同伟分配到偏远山区的乡镇司法所,他也没有放弃与陈阳的爱情,仍然想着靠自己的努力来争取和陈阳团聚的机会。

  其次是因为,让群众特别感慨的是,在权力面前,作为农村来的穷屌丝的祁同伟的脆弱。同为汉大三杰,陈海和侯亮平能够顺理成章的留在省最高检成为检察官,而在校期间比他们表现更出众、更优秀的祁同伟却被分配到了偏远山区的乡镇司法所。

  因为他是一个从农村来的穷屌丝,所以梁璐可以利用她自己学校辅导员手中的小权力,结合她父亲省委政法委书记手中更大的权力,轻而易举的就让祁同伟的努力全部白费。

  更重要的是,梁璐对祁同伟做的这种小手脚是完全合理合法的,至少从程序上来说,无可指责。对一个从农村来的穷屌丝祁同伟来说,省委的贪官贪污了多少其实离他很远,反而是这种看上去完全合理合法的小手腕,轻而易举的就能将他从学校里品学兼优的学生会主席打落到尘埃,流放到偏远山区的乡镇司法所。

  虽然都是汉大政法系同学,但作为一个农村穷屌丝,连在学校里的球鞋都得只能穿女朋友弟弟的,饭票都要经常靠女朋友接济,才能勉强维持温饱。可想而知,为了进入汉大政法系,他付出的努力是陈海、侯亮平、钟小艾、陈阳们的几倍,甚至几十倍。

  寒窗苦读十多年,在完全无法与出身优越的陈海、侯亮平、钟小艾们相比的条件下,祁同伟仍然能够得到与他们同窗读书的资格,这段路有多远,只有经历过从农村一路走向大城市的高校的人才能理解。

  但在梁璐的权力面前,祁同伟的这些努力完全一钱不值。梁璐的手腕轻轻一动,祁同伟就几乎回到了原点。

  这才是最可怕的事情。一只小小的蚂蚁,从树根的泥土里爬上一棵大树,想看看树冠上的风景,但在进入树冠的门口,被一只手轻轻一拨,就被重新打回到了树根位置。蚂蚁还可以重新向上爬,但他能不能被允许进入树冠,并不取决于他是否能爬上去,而在于那只手是不是愿意放他过去。

  不是所有的祁同伟都有西西弗斯的耐心。祁同伟辛辛苦苦从一个农村的穷屌丝变成前途看好的汉大政法系学生,是为了得到一个在社会上、工作上与陈海、侯亮平、钟小艾、陈阳们公平竞争的机会。

  但梁璐的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让祁同伟认识到,这世界本来就是不公平的,人本来就是分三六九等的,他可以拒绝梁璐求爱,但他无法抵挡梁璐身后的权力的报复。

  不过,相比之下,也可以说,祁同伟还是幸运的。只要他愿意放弃与陈阳的爱情,愿意投入梁璐的怀抱,他的前途立刻就光明了起来,可以在仕途上一帆风顺,青云直上。

  而更多的与祁同伟有着一样的遭遇的穷屌丝,根本没有这样的机会,只能在毕业之后从比侯亮平、陈海、钟小艾、陈阳的起点低得多的起点开始打拼。在日后的道路,在城市里安家落户、结婚生子、工作上的发展,都要比别人晚一步、慢一拍。

  相比之下,作为正面人物的侯亮平、钟小艾夫妇时常流露出来的优越感让与祁同伟的遭遇更相似的屌丝们倒吸一口凉气。

  比如当提到蔡成功的时候,虽然蔡成功已经是身家亿万的大富翁,但在侯亮平眼里,仍然只是一个“输在起跑线上的人”。当提到梁璐当年略施手段就让祁同伟被发配到乡镇司法所,他们轻描淡写的称之为“权力的小小任性”,对祁同伟的遭遇的不公正待遇毫无同情,对梁璐毫无道义上的谴责。

  侯亮平甚至还开玩笑说,梁璐当年也是美女。言下之意自然是,他可以找门当户对、年龄相仿的钟小艾,但对祁同伟来说,也算是不错了。但他却没有想过,同样是汉大政法系的风云人物,优秀学生,凭什么侯亮平可以找与自己同龄的钟小艾,而祁同伟就只能接受比自己大十岁的梁璐?如果换做是侯亮平,他能接受吗?

  在提到祁同伟最终不得不向梁璐低头求降的时候,他充满不屑的说,祁同伟的信念是纸糊的,一碰就碎。同样的问题是,如果侯亮平也像祁同伟一样,在刚进入社会遭遇如此之大的打击,他是否还有勇气像祁同伟一样,坚守自己的爱情几年?有无勇气加入缉毒队,以命相搏?

  侯亮平夫妇说到祁同伟和陈阳分手时,轻描淡写的说,两个人本来就不是一路人。言下之意自然是,他们早晚都要分手。因为,在他们的内心里,对祁同伟始终是看不起的。他们看不到祁同伟的努力、在权力打压面前的挣扎,只看到了他不得已的妥协,就轻而易举的否定了祁同伟的所有。

  侯亮平夫妇提到剧中的贪官陈清泉时说,他摆不正自己位置。这就意味着,在他们心目中,每个人都有对应的位置。那么,按他们的要求,祁同伟如果摆正自己的位置,应该怎么样呢?因为祁同伟出身寒微,所以他就没有资格和他们一样官居正厅级,如果已经得到了与他们相同的地位,那就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这难道不正是那些口口声声说中国没有阶层固化、反对血统论、出身论的人,才是彻头彻尾的出身论支持者吗?

  所以,为什么观众不喜欢看上去一身正气的侯亮平夫妇,却对遭遇坎坷的祁同伟高小凤充满同情,恰恰就是因为,阶层固化在我们这个社会已经根深蒂固,深入人心,成为许多人无意识的意识,而这对正在祁同伟成为贪官之前的道路上攀爬着的人来说,无疑是比官场上的贪污腐化更可怕的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