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王诚:张维迎的市场逻辑即君子之道 那么于欢案和祼条案呢?

2017-04-21 15:51:51  来源:微信“金桥智库”  作者:王诚
点击:   评论: (查看)

  中国的主流经济学家一向以语惊四座,震惊宇宙闻名世界。今天不小心看到有人转载了张维迎教授的雷人之语,他在《南方周末》撰文说“市场的逻辑就是君子之道”,一下子惊掉了我的下巴。幸亏张教授不是企业家,要不破产是早晚的事儿。

  虽然我是个搞哲学的,谈不上懂经济。但是常识告诉我,市场经济的本质是竞争,你要做慊慊君子就只有饿死的份了。不过呢,我知道张教授是个海归,像他这种经济学家在某一个场合,倒确实是挺“君子之道”的,那就是对洋人,颇让我想起来《制台见洋人》的桥段。是的,在主流经济学家的主导下,这些年,我们的市场对于洋人确实是“让”字当头,挺尊守“君子之道”的。

  君不见,为了给洋人让出中国飞机的市场,我们硬是狠下心来,砍掉了一代航空人费尽心血,自力更生造出来的“运十”大飞机。为了给洋人让出汽车的市场,我们硬是砍掉了中国汽车人的骄傲——“红旗”轿车。以至于今天的中国天空中,看不到自己的飞机,作为一个十三亿的大国,坐不到自己的飞机,那是神马感觉?看到马路上跑的万国牌的汽车,是神马感觉?就连我们造出东风和红旗的时候,还不知道在哪里玩泥巴的韩国棒子,居然也能在中国汽车市场分一大块蛋糕,想到这个,一万句“草泥马”,在心中呼啸而过。

  那我们再来看看洋人,是怎么用“君子之道”跟我们相处的。从1790年代开始,英国东印度公司会同美国、法国等西洋商人,开始向中国出口鸦片,一直到1840年,弄得中国通货膨胀,白银哗啦啦地流向欧洲。这个时候,林则徐奋起反击,“逆市场潮流”而动,居然在虎门烧了英国人的38000多箱鸦片。这下可好,中国不讲“君子之道”,为了让中国遵守市场的逻辑,捍卫“自由贸易”,英国人派出了远征军,攻打中国。于是有了第一次鸦片战争,最终英国人的“君子之道”赢了,中国又是割地又是赔款。多么伟大的市场逻辑!多么了不起的“君子之道”!

  我们知道,中国的主流经济学家,跟着洋人学了一套东西,叫做概念游戏,玩儿得挺溜的。“妓女”摇身以变,成了“小姐”;“金融诈骗”摇身一变,成了“金融创新”;“放高利贷”摇身一变,成了“利率自由化”;“国企私有化”摇身一变,成了“管理层收购”;现在张教授又创造性的将“市场逻辑”变身为“君子之道”。

  我们看看张教授是如何运用他的经济学逻辑论证“市场逻辑就是君子之道”的。他把人分成三种,一种是圣人,损己利人,一种是小人,损人利己。介于这两者之间的就是君子。他说“君子和小人的区别不在于是不是利己,而在于是不是损人;圣人与君子的区分不是他是不是利人,而不是是愿意为他人而牺牲自己的利益;市场的逻辑就是君子之道。市场不要求我们变成损己利人的圣人,但市场会惩罚损己利人的小人”。

  我不知道人是不是可以这样简单的划分,但我相信,再坏的人,也会有损己利人的时候,再好的人也会有损人利己的时候。那么一个人如何才能做到既不损人也不利己呢?只有天知道。看了张教授的高论,我一下子想到了前一阵子的于欢案。

  按张教授的神逻辑,放高利贷的吴总简直就是损己利人的圣人了,可不是么,冒那么大的风险,借款给一个将要破产的企业家。就算不是圣人,那也至少是“君子”吧。而于欢呢,欠债不还,还“行凶杀人”,典型的损人利己主义者,是应该受到市场惩罚的“小人”。但是很遗憾的是,市场惩罚的是“君子”(没有收到尾款),法律惩罚的是“小人”(被判无期)。

  我还想到了“祼贷”案。对于女大学生而言,那些放贷者难道不是“损己利人”的圣人吗?明知道大学生没有收入来源,还不起钱,还要借钱给你,这简直就是天使啊。抵押的是什么呢,不过是一张祼照而已,不能吃不能喝的。而那些借钱的女大学居然不还钱,居然还“裸偿”。你说那些放贷者,是不是傻呀,白送给女大学生钱花,送了银子送精子。按照市场的逻辑,那些放贷人,何止是君子,简直就是圣人了。

  按张教授的定义,市场的逻辑就是君子之道:于欢案,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裸条案,君子好色,取之有道。市场经济就是好,皆大欢喜。全体中国人都是君子,爱财好色,取之有道,多好啊,市场经济万岁。

  中国的砖家一思考,上帝就发笑,特别是经济学砖家。孔子说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这话说得多明白啊,君子的逻辑是道义,这才是君子之道;小人的逻辑的是发财,这才是市场的逻辑。

  我们要知道孔子所说的君子,是世卿世禄的王候公卿,他们应该追求社会道义,维护社会秩序,不应该与百姓争利;小人则是指布衣百姓,应该努力发家致富。可见孔子前半句要表述的意思是亚当·斯密的《道德情操论》,后半句表述的是亚当·斯密的《国富论》。张教授却拿着西方经济学所谓的“理性人”的假设,生搬硬套古代的经典,怎么能不闹笑话。在中国做经济学家真是太容易了,只要敢说,只要语出惊人,就有什么南方系、北方系的媒体来把你捧红!

  张教授,你别当教授了,你干脆下海,去实践一下你的君子之道,看好你,也许下一个中国首富就是你了!

  按:不少人说我的文章写得太长了,今天因为去开了个会,我也试一下写作短文章,看看效果。希望大家能喜欢,如果皆大欢喜,以后会多写短文。谢谢大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