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李甲才:社会主义再崛起之路求索——从“国际共运”演变中觉识社会主义的生命力

2017-03-20 21:55:55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李甲才
点击:   评论: (查看)

  全球第一轮社会主义浪潮,随着中国的私有化改革向纵深挺进基本失败了。如何在社会主义从无到有、由盛变衰的过程中,吸取有益的经验教训,对实现社会主义再崛起有非常现实的意义。从国际共运盛衰演变的历史中,就更能加深理解继续革命理论。

  欧文、圣西门、傅里叶三个空想社会主义者,在各自不同的国度实践他们自己的社会主义理论,认为是解决资本主义社会无可克服的缺陷的最好途径,请求在全国推广他们的方案,被拒绝是必不可免的。不是先驱的社会蓝图方案有误,而是统治阶级的本性决定了他们反对社会主义。不通过不屈不挠地斗争,想实现社会主义必然使其成为空想。他们在18世纪末享誉全球,距今200多年了。

  1864年9月28日,英法德意波工人代表在伦敦开会,第一国际成立,马克思、恩格斯是创立者、领袖和灵魂,传播科学社会主义理论,反对、批判普鲁东、拉萨尔主义和巴枯宁无政府主义,从理论上、组织上为世界工人运动风起云涌打下了基础。支持巴黎公社的英勇斗争。

  1871年3月18日诞生的巴黎公社,克服了空想社会主义者和平建立社会主义的设想,经过暴力革命夺取了法国政权。缺乏经验多议寡决,对敌人未采取铁手腕无情的镇压,未及时组建军队,在反动派的联合反扑下失败。马克思恩格斯根据现实和以往社会主义运动的已有经验,丰富了科学社会主义理论。

  第二国际1889年7月14日在巴黎成立,20个国家的工人代表参加会议。在恩格斯领导下广泛传播马克思主义,促进各国工人运动深入发展,为十月革命提供了思想基础。1895年恩格斯逝世后伯恩斯坦、考茨基掌权领导,鼓吹“议会道路”、主张阶级调和,列宁同其进行了针锋相对的斗争。一战爆发后,大多数社会民主党拥护本国资产阶级政府参战,沦为社会沙文主义者,致第二国际破产。

  1917年十月革命,列宁领导苏共在武装夺取政权、建立社会主义的斗争中,吸取了前人的经验教训,组建红军,坚决镇压反革命,按无产阶级专政立国,确立了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开创了历史新纪元。

  1919年3月在列宁领导下成立第三国际,是全世界共产党和共产主义团体的联合组织。以列宁为首同第二国际的修正主义进行了大规模论战,帮助各国组建了马列主义政党。在马列主义光辉旗帜指引下,各国普遍爆发了无产阶级革命。1943年6月各党同意解散。所谓的伯尼尔国际、第二半国际、第四国际是党内右翼势力的变延。

  斯大林继承列宁主义,为巩固发展社会主义制度作了顽强不懈地努力。内忧外患不止,白匪叛乱、14国围剿,特别是德国法西斯侵略。历经五年空前惨烈的战争取得“二战”胜利,打出了一个社会主义阵营。医治战争创伤成为苏联当务之急,影响了解决社会主义持续发展的探索。倚重经济发展,特别是重工业,倚轻政治建设、包括接班人培养机制的创探。

  赫鲁晓夫上台搞修正主义,世界各国共产党缺乏认识与抵制。毛主席最先察觉了潜在的重大隐患,先后发表“九评两论”予以揭批。那时国际共运的中心在苏联,不可能正视毛主席的警示和意见,固执谬误,酿至戈尔巴乔夫使“苏共社”败亡。事实证明修正主义头目是党和人民及社会主义在共产党内最危险的敌人,他们能干成帝国主义梦寐以求的和平演变。

  毛主席根据中国的具体实际,创造性的以农村包围城市,1949年武装夺取政权建立新中国,走社会主义道路。苏共蜕变的教训和党内外的实际触目惊心,毛主席持续不懈地搞社会主义教育,发动文革提出继续革命理论。一再强调“以阶级斗争为纲”、“路线是个纲”,强力支持“造反有理”,把“反潮流”列入《党章》,“四大”和罢工自由进《宪法》,指明资产阶级就在共产党内,斗争的对象是党中央内的走资派,阐明阶级斗争的性质转变到了党的政治路线、意识形态范畴。文革中产生的没有前例的一系列新生事物,从社会基础上巩固社会主义,不被资本主义复辟所葬送,但还是不能保证社会主义持续不中断。

  共产党在枪林弹雨的战场上所向披靡,夺权建社打胜仗,执政后在没有硝烟战场上,同资产阶级在意识形态的斗争中打了败仗。中共尤为特殊,尽管毛主席不遗余力的反修防修,继续革命理论还是没有得到党内外思想上的理解认同。华政变、邓改革,最终没能走出迷途,在1991年苏联彻底复辟的大背景下,仍步“苏修”后尘,宣布国内阶级斗争结束,实质是放弃了对社会主义制度的巩固。自此,全世界共产党组织基本灭亡或名存实亡,国际共运跌入低谷。

  苏中的惨痛教训告诉我们,已建成的社会主义如何不失败?除了坚持政治上经济上思想上的破旧立新外,还应从党的执政机制进行探索,实现党的最高领导人代代走社会主义道路,不走资本主义邪路。

  从国际国内的范围看,在社会主义几十年的初期内,一是两种社会、两个阶级的矛盾与斗争远未消失,而且更为曲折复杂。阶级斗争熄灭论本身就是一种复杂因素的表现。二是经济建设,既要巩固新生的社会主义制度,又要使经济的发展体现出社会主义的优越性。三是社会主义的经济制度必须是公有制、集体所有制才能才能消除剥削,在按劳分配原则上实现共同提高。在经济落后国情下确立社会主义,短期内难以实现人们理想中的丰衣足食需求,要经常引导。

  一种倾向掩盖了了一种倾向。除害不够,包括党内干扰破坏的左右倾势力。在争取人民拥护社会主义,充分尊重并为多数人谋利益时,对相应的义务付出要求不够规范是失误。安享社会主义给于的恩惠,却不思维护保证生存无虞的社会制度。比如人人有工作、大中专毕业生免费教育包工作分配等。改革初期拿掉这些来之不易的具有首次性质的巨大进步时,党员、农民、工人、学生大多是漠不关心或乐见其成。

  帝国主义国家则是借鉴社会主义制度所长,拿来为己之用,提高福利缓解了尖锐的阶级矛盾,最大限度、最长远的角度挽救了资本主义的衰亡。赫鲁晓夫“修正”了苏共,资方世界枯木逢春,邓小平“改革”中国,列强成了神话。资本主义外因范围失去了社会主义的压力,但也不是可长生不老的灵丹妙药。

  在西方和国内旧社会环境的侵袭包围下,中央的修正主义者掌握了党政大权,上层建筑对全社会的反作用有决定作用。鼓励存在的消极因素,各种不可思议的奇怪而荒谬的举动应时而生。一度无数人愿意高高兴兴去制度森严的私企里卖命挣大钱,厌恶在充分享有人格尊严的国企里工作。前者在看人脸色、按自觉自愿的打工仔来协调自己的行为,干牛马一样的活。后者在共同占有生产资料、人人平等的主人翁基础上却丧失了积极性。昔日火红的年代不见了。

  党内走资派搞修正主义,改变社会主义构成,从反面形成了资本家控制的私企,囚犯式的森严管卡压,苦役式的劳动,似乎创造了庞大的经济科技力量。而社会主义在宽松的关爱条件下,自由式的劳动,经济发展短期内适应不了多数人快速增长的需求,伴随着走资派的谎言欺骗诱导,西方意识形态、文化观念、生活方式的输入,美英法为首的帝国主义,最终用所谓的政经繁荣不战而胜了苏中“共社”。不揭露资本主义的阴暗面,不向群众指明既要看其收入,也要看其是血腥掠夺的积累,还要看经济属性是剥削压迫。这也是社会主义败在国际来往中的一个重要原因,

  帝国主义多渠道“狂轰滥炸”的和平演变,软硬兼施的长期“侵略”,实现了“润物细无声”的潜移默化,把迷恋西方灌输给了社会主义国家的上层和无数人,终于在社会主义国家内形成了厌恶社会主义的潮流。资本主义经济繁荣发达、普世价值是先进文化、多党轮流执政是正确的政治模式。经过持续的修正主义路线浸蚀,尽管有了把帝国主义能消灭几次的核武器,最终还是缴械投降,接轨融入“主流世界”,卫星上天,红旗落地,曾经辉煌的社会主义失败。

  我们要珍惜总结这血与火的惨痛历程,重建社会主义就应旗帜鲜明地提出,既要坚持按劳分配、共同富裕,又要有超越资本主义的经济增长速度。仅解决资本主义社会无法克服的失业一项,就可以发挥出无数闲置生产力的巨大作用。也要不断进行定性定量定时的比较,消除对资本主义的迷误、误判和误恋,不再使社会主义失去后灾难复返时悔之晚矣。

  走资派透支了人民对共产党的无条件信任,复辟倒退,断送了本来可以取得的跃升。中国如果按毛式社会主义道路走下去,一定要比现在强大得多,绝不会处在目前内外交困的地步。在多次重叠的正反两方面的体验中,必将发挥出蕴藏的社会主义积极性!美日欧盟焦头烂额就是活生生的反面教员。

  未来的革命当然不可能把“十月革命”、“中国革命”的方式方法再复制一遍,必然是站在巨人的肩上超越巨人,同列宁毛主席相类似,求索在新的条件和形势下的革命途径。只要抱平心静气的态度,仅就真正党员的要求而言,既然加入了组织,有的还担任了要职,理应按起码的准则,即使不能制止走资派的非为,也应不作损毁社会主义的罪人。同日益觉醒的革命群众一起,皈依革命站在时代的前列,义不容辞地投身到重建社会主义的滚滚潮流中去。

  只有继续革命才能终止人类世界黑暗的延续,也才能重新建成社会主义!失去制衡的帝国主义飞扬跋扈、穷兵黩武,必将为社会主义革命的兴起唤醒人民的觉悟,迟早被新一轮社会主义所替代!“路漫漫兮修远兮”,共同“上下而求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