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俄军积极应对“颜色革命”的经验对我军建设的启示

2017-02-04 11:44:57  来源:昆仑策网  作者:朱长生
点击:   评论: (查看)

  主要做法是深化对“颜色革命”的认识、组织“颜色革命”应对研究、提高危机应对能力、加强军队意识形态领域工作与积极推动并参与国际协作。

  冷战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在东欧、前苏联与中东地区一些国家策动的“颜色革命”,尤其是乌克兰政局突变,极大地刺激了俄罗斯的政治神经。2014年11月,俄总统普京在联邦安全会议上表示,一些国家发生的“颜色革命”,对俄是教训与警示,誓言将“竭尽全力”,避免在俄发生。俄军在绍伊古履新国防部长后,开始认真关注“颜色革命”,普京发话后,又进一步加大了对这一问题的关注力度。

  一、深化对“颜色革命”的理论认知

  近年来,随着“颜色革命”实践的不断发展及对其关注度的加大,俄军对“颜色革命”的理论认知也经历了一个由表及里、不断深化的过程。

  “颜色革命”实质上是国家政变。“颜色革命”是由西方国家特工部门精心策划组织、对一国的颠覆和破坏行动。其主要任务是促使目标国发生政变,推翻不合西方意愿的政权体制,并将之置于其控制下。它以政治讹诈影响当局、把专门组织的青年抗议运动作为主要手段,人为制造政治动乱,并通过“第五纵队”之手乱中夺权。

  “颜色革命”可转化为军事冲突。“颜色革命”以和平集会的方式开始,通常会形成激烈对抗,逾越法律框架。早期的格鲁吉亚“玫瑰革命”与乌克兰的“橙色革命”,没有发生任何暴力便实现了政权更迭。“阿拉伯之春”初期,暴力被限制在对执法力量的袭击及与其冲突上。“阿拉伯之春”的后来发展表明,“颜色革命”不再是绝对的政治改造的手段,在一定条件下完全可能转化成大规模军事行动。利比亚与叙利亚便是典型案例。

  “颜色革命”是混合战争的组成部分。“颜色革命”是战争的新方式,通常标志着混合战争的开始,决定从“颜色革命”向混合战争阶段过渡的关键因素是抗议行动未能以非暴力手段推翻政府。此时反对派与外部力量便加大对当局的压力,过渡到采取先是有限、之后逐步加大规模的武力影响措施。相对于非暴力的“颜色革命”阶段,紧接而来的军事武力阶段便是混合战争。

  “颜色革命”与混合战争使用信息、经济与军事三种手段。一开始使用信息攻击手段,可持续5-10年。这一阶段目标国内接受西方价值观的青年组成反对派力量。随后外部势力利用经济工具施加压力。培育“颜色革命”土壤,酝酿政权更迭。一般而言,军事手段的使用是最低限度的。

  “颜色革命”国家后果悲剧。作为俄军最高总司令的普京指出,“颜色革命”是极端主义形式并导致悲剧性后果。除了实现国家政权更迭这一主要任务外,“颜色革命”还使国家陷入政治混乱(美国人谓之可控混乱)、内战,受到外部控制与干涉,百姓遭到涂炭。国家非但没有因此获得自由,相反绝大多数严重依赖、卖身投靠美国及其盟友,沦为附庸。其国家命运可悲:人民、经济、自然资源成为引发下一次“颜色革命”、挑起又一轮国际冲突的消费品。

  “颜色革命”是对俄国家安全与公共安全的主要威胁。2015年底普京签发的俄新版《国家安全构想》指出,维护俄联邦宪法制度、主权、国家和领土完整,保障自然人和公民的基本权利和自由,保持公民和睦、国家政治和社会稳定,保护居民和领土免遭损害是俄国家安全和公共安全的战略目标。而实现这一目标面临的主要威胁有8项,“颜色革命”便是其中之一。

  应对“颜色革命”是俄军新型任务题中应有之义。随着近年来国际政治形势的变化,对俄军在维护国家安全方面提出全新的任务,主要分为遏制军事与军事政治安全威胁或对俄联邦利益的侵犯;捍卫俄联邦的经济与政治利益;实施和平时期的武力行动;动用军事力量等四个方面。“颜色革命”危及政权安全,损害国家政治利益,威胁国家军事政治安全,应对“颜色革命”无疑是俄军新型任务题中应有之义。

  二、组织“颜色革命”应对研究

  乌克兰政局突变促使俄军更加重视“颜色革命”对自身安全的影响问题。

  一是频频组织研讨活动。俄军方多次组织各种形式的国际国内学术会议,研讨“颜色革命”及其应对问题。“颜色革命”特点、手段方式、后果与防范、应对与打击恐怖主义等问题成为2014年以来俄军事外交活动的重要议题与内容。2014年5月在莫斯科召开第三届全球与地区安全国际会议、集安组织峰会即以此为题。2014年底,俄军总参军事学院自发组织应对“颜色革命”问题研究。2015年6月,俄国防部举办“军队—2015”国际军事技术论坛。期间,总参军事学院作为组织者,召集军地专家以“应对软实力与颜色革命:可能的方法与手段”为题进行了专项研讨。2016年2月27日,俄联邦军事科学院举办学术大会。俄军总参谋长格拉西莫夫大将专程与会做主题报告,“颜色革命”及其应对成为报告的主要内容。会上还提出了开发俄版“软实力”概念,以弥补对该概念仍沿用西方粗线条解释的缺陷。2016年4月27日至28日,俄国防部主办第五届莫斯科国际安全会议。这是参与国家、代表人数、会议规模最高的一次,到会的有80多个国家、7个国际组织的约700名代表。期间,俄国防部除全会外,共安排了4场合讨论,其中以“颜色革命与地区安全”为题专门安排一场讨论,内容包括军人在保障国家稳定方面的作用、颜色革命现象蔓延、颜色革命中的军事力量因素、颜色革命对全球安全与地区稳定的影响、颜色革命成为世界恐怖活动增长爆发的关键因素。

  二是下达委托研究订单。2015年6月,俄国防部长绍伊古在陪同梅德韦杰夫总理参观“军队—2016”国际军事技术论坛时对与会人员表示,国防部已向总参军事学院下达委托研究订单,进一步“深化‘颜色革命’应对研究工作”,国防部将采购其研究成果。绍伊古指出,对近年来全球蔓延的“颜色革命”进行科学研究,是社会科学工作者的一项重要任务。军队在这些事件中应处于什么地位,是否要置身事外?“有人说军队应该对政治进程袖手旁观,有人说正与其相反。”埃及的经验表明,唯有军方的干涉才未使危机恶化到致命的境地,军队应站在保卫国家的立场。“我们无权重蹈1991年和1993年的崩溃,而必须清楚,怎样才能避免这类事件重演”。在这方面,国防部需要的不是泛泛的成果,而是深入的科学研究。绍伊古的话道出了“深化‘颜色革命’应对研究”的动机与目的。

  三是集中优质资源展开攻关。此前,“颜色革命”课题基本上是由俄联邦安全会议下属的科学委员会从事研究。俄军总参军事学院领受任务后,组织曾参与策划北高加索反恐作战行动的军事专家与俄国民经济与国家行政学院、人民友谊大学、莫斯科国立大学、莫斯科国立国际关系学院、俄科学院南方科研中心等地方顶尖高校诸多学者参与研讨,汇集智慧与成果,以形成统一方法识别、预防和应对“颜色革命”,巩固俄政治体制,加强社会政治文化。目前初步达成的原则共识是,“颜色革命”具有武装斗争的性质并按照军事艺术规则制定,国防部不能置身研究事外,作壁上观;“颜色革命”是进行混合战争的形式之一,无法使用常规军队来应对它,必须同样使用混合手段才能与之对抗;防止“颜色革命”不仅要在本国领土上进行,还要对邻国和盟友提供保护。

  三、提高危机应对能力

  “颜色革命”是一场国家政治动乱与社会危机,果断而有力的反应,可以控制事态蔓延发展。俄注重加强决策机制与专业力量建设,以硬的一手应对“颜色革命”。

  一是建立国家国防指挥中心。2014年成立的“国家国防指挥中心”是抵抗“颜色革命”(混合战争)的关键工具之一。它实际上是个全新的工具,其作用是对国家安全的潜在威胁进行严密监控、全面分析和快速反应。发现军事威胁时,国家领导人,包括各个政府部门,能够在国防指挥中心大楼内同军方和其他强力部门协调工作。这种互动水平前所未有。中心的软件能模拟任何危机局势的发展与解决方案,判断其与国家安全的关系,并确定其是否对俄罗斯构成安全威胁。这一机构的建立,不仅可以统筹调动政府、军队各方资源应对危机,而且可以从决策、指挥层面提高危机处理能力与反应效率。

  二是组建特种作战部队。使用特种部队展开行动也是“颜色革命”策划方的惯用手段。组建特种作战部队,俄军酝酿已久,但真正付诸实施还是近几年的事。在俄军新的历史中,特种用途分队多次经历过各种干部与组织改革。对其任务、隶属、组建原则看法经历过多次改变。2008年底,时任国防部长谢尔久科夫启动军事改革,再次提出了特种用途部队命运的问题。2010年11月,空降兵副司令亚历山大·伦措夫少将首次公开建立特种作战部队构想。2013年3月,俄国防部长与总参谋长证实建立特种作战部队。12月10日,普京在国防部部务会上宣布,“为更有效地打击国际恐怖主义并在境内外遂行专门任务,正在建立特种作战部队”。2015年2月26日,普京签发总统令,每年的2月27日为特种作战部队节(成立纪念日)。特种作战部队除执行军事任务外,还执行政治和经济任务。

  三是组建快速反应部队。乌克兰危机不仅刺激北约作出加强快速反应部队的决定,而且也加快了俄罗斯组建快速反应部队的步伐。俄酝酿整合现有的空降兵、组建中的特种作战部队,在其基础上组建快速反应部队。第一步,将3个原直属军区的独立空降突击旅,划归空降兵统一指挥和集中使用,并于2016年前再增建1个独立空降旅,使空降兵的实力由原来的5个师旅扩编至9个。3个军区空降旅的转隶工作已经启动,从2013年12月起开始按照空降兵统一的训练大纲施训。第二步,将正在组建中的特种作战司令部,由总参情报总局直属,转隶空降兵司令部。第三步,以空降兵为基础,组建快速反应部队。届时,海军陆战兵团、1个摩步维和旅和2个部署在北高加索地区的山地摩步旅也将在作战上隶属其指挥。

  四、加强军队意识形态领域工作

  “颜色革命”打的是信息战争与意识形态战争,是不同价值观与发展模式的激烈较量。为此,俄军也十分注重加强“软实力”建设,把牢牢捍卫视之为国体基石的俄传统精神道德价值观,作为抵御“颜色革命”思想冲击的主要手段。

  一是稳定并壮大专业机构队伍。绍伊古2012年11月出任国防部长以来,十分重视加强俄军教育与文化机关建设。提高教育工作军官的地位。在普遍提高工资待遇的基础上,把基层部(分)队教育工作军官一职由“助理”升格为“副部(分)队长”;编制超过150人的营(连)一级单位,均配备相应的副营(连)长;在兵团(指师旅级)和国防部所属院校中恢复相应副职;各军种司令部设立主管教育工作的“总司令助理”,为其配备全员教育工作军官小组。增设新的文化工作机构。2013年1月,宣布建立国防部文化局,5月1日起全面运行。主要工作目的是,提高军人的总体文化水平,继承、发扬爱国主义传统并为此开展军事历史和文化工作。此外,组建网络司令部与网络部队,应对网络空间威胁与挑战。

  二是广泛开展思想道德与爱国主义教育。2013年7月底以来,针对历史虚无主义的泛滥、西方信息舆论的攻击,俄国防部在全军展开了一次广泛的思想道德与爱国主义教育活动。基层单位实行晨起唱国歌制度。借鉴主要国家军队的通行做法,作为“保持官兵爱国情操的最重要特征”,要求各基层分队现役军人每天早起第一件事唱俄罗斯国歌,以此开始一天的工作。编发军史简明读本。组织编写俄军史简明教程,即将发放,使之成为部队“抵制、反驳近年来猖獗泛滥的篡改、伪造历史现象的好教材”。2016年还计划出版包括俄联邦与世界新版政治地图在内的一系列教材。恢复并弘扬俄军传统。在各兵团、军事院校普遍设立荣誉称号制度,把塔曼摩步旅和坎捷米罗夫卡坦克旅恢复为师的历史荣誉称号。

  三是对西方展开反宣传。为回应并抵御西方媒体的恶意诋毁,树立在西方社会的正面形象,2014年9月起,俄军开始在推特、脸书、优兔等多家社交网站和视频网站开设专用账户,正面介绍部队日常生活、训练、演习过程及其他重大活动,让西方社会能够实时看到俄军活动的客观信息。2015年9月30日,俄军在叙利亚反恐行动展开后,又在社交网络上及时发布打击恐怖主义轰炸视频,以大量的视频资料,回应西方媒体的不实报道与指责,吸引成千上万人分享和点赞,赞扬轰炸行动打击了极端组织,拯救了叙利亚,树立了俄军正义之师的形象,收到很好的宣传效果。

  四是开展应对“颜色革命”教育。俄莫斯科市国家杜马体育运动与青年政策委员会主席基里尔·希托夫代表市议会分别致信俄国防部、教育科学部与国家青年事务委员会,提出,近年来发生“颜色革命”的国家,大都是因青年人在接受网上虚假信息后走上街头抗议,才导致国家政变、政治体制全部或部分崩溃。由此可见,“对青年一代的信息安全保障”十分紧迫,为此建议,把“颜色革命”应对课程列入地方院校的军事训练中心(培养现役军官)、军事训练系与军事教研室(培养后备役军官)教学大纲中,并在《2016至2020年爱国主义教育大纲》中增设“颜色威胁”讲座。俄国防部与俄联邦国家青年事务委员会表示,将“启动工作程序”,研究落实莫斯科议会的建议。此建议是为了从制度上作出规定,让军官、后备役军官群体及其他类型青年人,了解“颜色革命”手法,以便自觉并影响、带动部队抵制其侵蚀。

  此外,积极推动并参与国际协作。俄军认为,只有广泛的国际协作才可能调解地区冲突;只有联合起来,才能回应包括“颜色革命”在内的新挑战和新威胁。在2016年12月22日,俄国防部年度扩大部务会上,绍伊古部长自豪地说,俄在叙利亚展开的解决了一系列地缘政治问题,不仅重创了在国际恐怖组织,制止了其传播,避免了叙利亚国家的解体,而且“切断了在中东和非洲被复制的颜色革命链”。(作者: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欧亚所研究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