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尹帅军:《新京报》是个贱货吗?

2017-01-07 09:50:58  来源:尹帅军微信  作者:尹帅军
点击:   评论: (查看)

  题记:《新京报》自诩是“一份以责任为灵魂的报纸;一份致力于记录时代步伐的报纸;一份进步、美好的报纸。新京报,品质源于责任。”但是在网络上这家媒体却早已经是臭名远扬了!诸如什么智障媒体、傻X媒体、汉奸媒体、造谣媒体、双重标准等等。今天我们先来说说《新京报》所鼓吹的的美好品质到底是什么?

  熟悉媒体和网络的人们都知道,《新京报》到底是一家什么样报纸。《新京报》2003年由光明日报和南方日报两大报业集团联合主办。其采编、经营、管理骨干都是以《南方都市报》输出的干部为基础,2011年9月,《新京报》的主管单位由光明日报报业集团主管、光明日报报业集团和南方日报报业集团主办变更为北京市主管主办。但是其业务骨干并没有什么变更,所以其本质也并没有什么改变。该报仍旧是一家不折不扣的南方系报纸。

  而南方系是什么,熟悉网络的朋友们都知道,南方系是一批崇拜美国和西方价值观,致力于推翻中国现有体制,在中国实现西式体制的一批媒体的总称。他们向来标榜自己独立、客观、公正、理性,但是其报道的口吻却不是如此,它们穷尽各种手段美化西方,穷尽各种手段诋毁中国历史和现实、诋毁社会主义,甚至不惜采用造谣、双重标准等各种手段。

  《新京报》自诩是“一份以责任为灵魂的报纸;一份致力于记录时代步伐的报纸;一份进步、美好的报纸。新京报,品质源于责任。

  但是在网络上这家媒体却早已经是臭名远扬了!诸如什么智障媒体、傻X媒体、汉奸媒体、造谣媒体、双重标准等等等。

  今天我们就先来看看《新京报》所鼓吹的美好品质到底是什么。《新京报》的造谣和双重标准等问题留待以后再说。先来看图:

  2016年11月30日,《新京报》登载了整版广告,AV女优苍井空急招助理一起工作。《新京报》官方微博转载了这份广告,称呼AV女优苍井空为老师! 

  各位看官是不是惊呆了!一家堂堂党报却竟然采用色情演员登广告,为色情演员站台,并称呼其老师!这是把党报置于何种境地?也怪不得评论中充斥对其的唾骂声,二货报纸,垃圾!

  在日本色情演员是上不得台面的,而在首都北京的这样一家大报上,南方系媒体却堂而皇之为其站台。足可见其内心鼓吹的到底是个什么玩意!什么美好,什么进步!全都是扯蛋! 

  当然了,这并不是新京报第一次为色情业代言,为中国的卖淫嫖娼事业摇旗呐喊,类似的例子其实还有很多。

  比如前几个月闻名全国的雷洋案事件。北京昌平抓捕卖淫嫖娼,雷洋在被抓捕后激烈反抗,多次试图逃脱,还曾脚踹驾驶员、抢夺方向盘。警方在控制其过程中采取一些制服和控制措施,后雷洋身体出现不适,送医后不治身亡。法医鉴定其为胃内容物吸入呼吸道致窒息死亡。该事件目前已经尘埃落定。警方在这个事件过程中虽然有一些不当行为,但是罪不至入刑法。相关人员也已经付出了被开除公职、开除党籍、解聘劳动合同的代价。

  该案的详细过程我们暂且不论,我们来看看《新京报》在事件爆发后的反应,《新京报》如何在第一时间挺身而出,为中国的卖淫嫖娼事业代言。

  新京报发文——【废止《卖淫嫖娼人员收容教育办法》不能再等了!】

  文章指出:’在锐意推进法治建设的今天,不应该有这种明显违法的法规和行为存在,它只会消减法律的权威,助生腐败的温床,于世并无补益。收容教育为何备受诟病?因为它规定”对卖淫、嫖娼人员集中进行法律教育和道德教育、组织参加生产劳动以及进行性病检查、治疗的行政强制教育措施”。

  说老实话,笔者实在没有觉得,对卖淫嫖娼人员进行性病检查有什么不妥吗,对他们进行法律教育、道德教育有什么不妥。对这样的人员,难道要鼓励还不成?我们现在的社会这么多的卖淫嫖娼和不法行为,不加强法律教育、道德教育,反而鼓吹取消各种法律手段、道德手段,从而变相宣扬卖淫嫖娼合法化,这样的行为是什么目的?今天我们的许多纸媒和网络媒体上充斥着性、一夜情、色情业的内容,这样的行为到底是促进社会进步,还是促进社会堕落!

  毫无疑问,我们会认为这是一种堕落行为。但是能把AV女优苍井空喊成老师的《新京报》一定会认为这是进步!因为这标志着言论自由、个人自由,是反对专制的表现。这是南方系的一贯立场。

  再来看《新京报》为色情业代言,为中国的卖淫嫖娼事业摇旗呐喊的第三个例子

  在雷洋案尘埃落定之后,也许是一定程度上为了表明北京警方扫黄的初心不变,在2017年12月25日圣诞节夜晚,北京警方又发动了一场规模浩大的扫黄运动!一举端掉了保利俱乐部、蓝黛俱乐部、丽海名媛俱乐部三个高端人士经常去的窑子,抓捕了一百多人。

  这几个所谓的高端俱乐部都是社会名流、投资人、直播平台网红、大咖经常光顾的场所。所以事件爆发的第一瞬间,网络上开始流传一份名单,名单中隐晦又带有指向性的描述,引发了网友们的猜测,说是他们被抓了。

  在这样的舆论压力下,许多娱乐人、投资人、企业家不得不在微博等平台上站出来,要么相互问候,要么宣称自己没事,以证明自己和此事无关。大家纷纷关注,在这个关键时刻,到底有哪些人没有站出来,哪些人会露出他们的可耻嘴脸......

  正在全国人民高兴异常,围观这些所谓的高端人士,并为北京警方点赞的时候,《新京报》又坐不住了。

  《新京报》宣称:“凭着无据的消息,逼着互联网大佬“自证”不在“涉黄名单”上,也是软暴力“绑票”。 

  《新京报》对被抓捕的现场嫖客和未被现场抓获的嫖客的体贴真是令人叹为观止!一点舆论压力都不能有?谁要是给予压力,就是软暴力“绑票”!

  你要是身子正,怕啥呢?再说了,娱乐圈、投资圈、企业圈那么乱,贵圈那么乱,大家怀疑一下都不可以吗?难不成要把亿万群众的怀疑权都剥夺吗,把嘴都封上吗?

  在表态行动中,笔者记得某大咖给另外一个大咖打电话,询问对方昨夜在哪里度过。大咖说昨夜陪老婆孩子。问话的大咖随即连连说,“那就好,那就好”。潜台词好像是,“还好,这次没被抓住,还好,这次运气好,没有去!”

  在这样热闹的表态行动背后,围观群众获得了无尚快乐!可是《新京报》却非要剥夺群众的这份快乐!不行,这是软暴力“绑票”!即使对方是个潜在嫖客,即使对方是这次不在场的嫖客!如果你们这样做,那就是软暴力“绑票”

  再来看《新京报》为色情业代言,破坏婚姻传统、鼓吹道德败坏的第四个例子

  前阵子还有件事情,闹得全国舆论哗然,风头甚而一度盖过奥运会的宣传报道和舆论关注度,这件事就是王宝强事件。王宝强的老婆马蓉和经纪人宋喆搞在一起,两个本该最信任的人却同时背叛,处心积虑把王宝强的财产转移到自己名下。为什么说是处心积虑呢,因为马蓉和宋喆其实很早就好上了,马蓉和王宝强的结婚也只是马蓉和宋喆设计的一个局。宝强不过是替他们赚钱的一个机器而已。

  看到当时的新闻的时候,我和朋友们都被惊到了!不过还好,万幸的是王宝强的命还在。在这一年前王宝强就曾遭遇车祸,不过命还在。

  面对这样一件违背家庭伦理、社会道德底线的事情,许多网友和群众都义愤填膺,要为宝强伸张正义!而在此时此刻,《新京报》又是如何表态的呢?

  新京报说:王宝强不值得心疼;王宝强还在还迷恋农耕时代价值观;王宝强没有从根源上去找原因;

  文章甚而挖苦到:“我们该说什么好呢。我甚至觉得,他这一辆婚姻之车开不好,下一辆也可能开不好,然后就一直怪自己买的车不好。”

  读完这整篇文章,你会发现此文对马蓉和宋喆这两个没有丝毫道德底线的人却没有丝毫批评,却对劳动人民充满敌意。在他们眼中,只要你的裤子上、脚上还沾着泥巴,就算你心地善良,就算你有钱,你也永远是傻根的段位。潜台词就是,只要你是马戎和宋喆那样风流倜傥的帅哥美女,只要你生活有品位,那么即使品行不端、品质恶劣也永远不是问题!

  抱着这样的价值观,也难怪《新京报》敢于顶着全国的舆论压力,不去批评马蓉和宋喆,不去批评许许多多类似马蓉和宋喆一样靠着欺诈发家的成功人士,却来批评傻根这样一个勤勤恳恳的人。

  也难怪在这篇文章的5.1万条评论中,新京报会被骂的狗血喷头!

  为了维护许许多多和马蓉和宋喆一样靠着欺诈发家的成功人士和精英的利益,新京报第二天又发了一篇评论员文章,文章开口闭口精英,把自己放在精英的宽容的道德高地上,从法律和伦理角度接着评论此事。文章指出:

  “当婚姻出现问题而分手时,是诉诸于道德评判,还是以宽容的态度处理,成了现代与传统两种不同价值观分野的节点。”

  “支持王宝强,指责马蓉、宋喆,是一种比较容易理解的观点;而指责王宝强,同情马蓉、宋喆的,则秉持了另外的价值观,需要我们加以审视。”

  “在王宝强此次的离婚风波中,我们似乎见到了两种不同价值观在处理分手时截然不同的态度与处理手法,以及大众与精英潜在的冲突。”

  “无论中西,对于婚外情都是持批判观点,认为这是不道德的行为。但随着进入现代化时代,人们对此有了不同的认识,对因此而分手的态度,也变得更为宽容、开放,道德的色彩不再那么浓厚。可以说,如何处理、面对这类问题,成为现代与传统两种社会价值观分野的节点。”

 

  《新京报》简直是脑残逻辑,也怪不得在腾讯转载的这条新闻下,网友一阵痛批:

  “小便(小编)有病吧,就一个女骗子骗大款的故事,跟传统有毛线关系?”

  “王蓉(马蓉)跟宋喆是真爱,就好好相处,结婚生子,相亲相爱。不需要一起算计王宝强的名利,靠自己的努力在社会上立足就是了。问题是这2个为了名利,宋喆让王蓉(马蓉)嫁给了王宝强,王蓉(马蓉)婚后还是爱着宋喆。一直保持男女关系。这是现代价值观的代表?这是利用与欺骗!想想王宝强为了这个家在外面奔波拼命,这2个狗男女在家里鬼混,用的是王宝强的钱,这是现代价值观?小编,你是不是三观出现问题了?还是王蓉(马蓉)跟宋喆付钱给你的公关稿?”

  《新京报》将自己摆在精英的位置,批判了一番大众的伦理道德观之后,又拿出了一条法律武器为这些类似马蓉和宋喆那样的狗男女、靠欺诈成功起来的精英人士做辩护:

  《新京报》说:“最后,需要说的是,离婚最终也是法律问题,离婚声明代替不了法律的裁决,而事件当中一些粉丝的行为也已经涉嫌越界。”

  老天,人民群众围观一下,发点议论就越界了,难不成是想堵去群众的嘴!《新京报》所一直宣扬的新闻自由、言论自由现在怎么不管用了呢?为什么不想让群众说话呢?

  是不是到了某一天,当《新京报》这样的南方系媒体一统天下的时候,就只有你们这些精英表演的嘴脸,没有人民群众说话的自由了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