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林爱玥:邓相超的罪与罚

2017-01-06 18:00:53  来源:林爱玥微博  作者:林爱玥
点击:   评论: (查看)

    随着《山东省人民政府关于解聘邓相超省政府参事职务的通知》的发出,邓相超终于等来了山东有关方面对他砍出的“第一刀”,相信随着更多部门更多类似通知的发出,“第二刀”、“第三刀”……也会随之而来。今天是小寒,想必邓相超先生的心和这天气一样的拔凉拔凉,但邓相超先生先别急,这才只是小寒,大寒随后就到……

  这两天,又有人拿出所谓的“言论自由”为邓相超辩护,这真的非常可笑。邓相超在压力下,已经主动认怂,掩耳盗铃般的假装微博被盗“一周”,希望籍此能侥幸逃脱有关方面对他的调查和处罚。而那些为他“站台”的人,表面上支持他,实际上是在把邓相超推到想躲都躲不掉的火山口上。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他们和邓相超有仇?显然都不是,邓相超不过是他们摆到“民主”祭坛上又一个新鲜的祭品而已——以支持邓相超的名义。

  有人说邓相超不就是揪住“那十年”不放吗?怎么啦?怎么啦?没怎么啊,如果邓相超能够尊重事实,理性探讨“那十年”,那也未尝不可。然而,实际情况是,邓相超为了通过否定“那十年”进而否定整个中国共产党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历史而无所不用其极,这才是邓相超落得今天这般下场的根本原因。

  邓相超之流的“知识分子”有一个毛病,就是“双标”太严重,网络上他们这类人一般被俗称为“双标狗”。例如,他们一方面让网民不要纠结日本政府对侵华历史的态度,表示应该忘记仇恨,这样才能“大东亚共荣”;另一方面却又揪着“那十年”不放,拼了命的要“反思”“那十年”。“那十年”确实很特殊,也确实值得“反思”,所以才会有《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出台,但是,虽然《决议》有了,但他们却总觉得“不过瘾”,强调还要“彻底反思”,那到底怎么“反思”才叫“彻底”呢?关于这一点,我还是比较了解他们的,那就是如果有一天中国共产党像当年的苏共一样解散了,他们才会觉得“反思”得“彻底”了,才会觉得“过瘾”!

  周总理曾对哥穆尔卡说过,这个世界上没有永远不犯错误的政党,犯了错误不要紧,改正了就好,况且我党一向是勇于批评和自我批评的,不然《决议》怎么可能出台呢?但是一些人依然不依不饶,他们要求“公开道歉”,大抵类似于让共产党效仿当年的皇帝给自己下个“罪己诏”,那他们这样做的目的又是什么?

  其实这个问题一般情况下我是不会说的,但是今天是个值得高兴的日子,所以,冒着“政治不正确”的风险,甚至冒着被销号的风险,我就把这个给说破吧。其实要知道答案并不难,稍微梳理下这里面的逻辑,甚至只要看看他们对待老人家的态度就知道了。他们的逻辑就是:好,你不是承认毛泽东有“晚年错误”吗?那我就盯着毛泽东的“晚年错误”骂,反正你们自己都承认他有“晚年错误”了,我们何必再客气?至于骂的过程中添油加醋自然是少不了的。但是对于毛泽东建党、建军、建国的丰功伟绩,对不起,我们统统看不见,也绝不会提,所以,毛泽东的“晚年错误”就成了他们彻底否定毛泽东的突破口,你要是反驳他们,他们还会装模作样的拿《决议》出来,用所谓“拥护“《决议》的方式为他们全盘否定毛泽东进而全盘否定共产党的目的打掩护。这就是为什么有些公知强调《决议》是“底线”的根本原因,因为在他们眼里,只要《决议》还在,毛泽东就“翻不了身”,共产党就“翻不了身”。

  如果你能明白这一点,就知道他们为何一直盯着“那十年”不放,并哭着喊着要什么“国家道歉”了。因为一旦你道歉了,他们就可以抓住“那十年”往死了谩骂你、羞辱你、恶心你、否定你,而你还没办法还嘴,理由很简单,因为你自己都“道歉”了,还不能让别人骂两句?懂了?如果还不懂,那就当我什么都没说吧?

  现在你该明白公知为什么对习大大“前后两个三十年不能相互否定”的说法深恶痛绝了吧?因为他们想说的话说不出来了,因为他们本来已经到了嘴边的脏话被堵回肚子里去了,所以,他们不痛快了,所以,他们忍不住就耍泼骂街了,这就是邓相超为什么会放下身段满大街打滚的逻辑。天佑中华,今天已经不是小平同志当年痛斥“意识形态战线涣散软弱”的时代了,而严惩邓相超,就是意识形态领域亮剑的关键一步。

  我们有理由相信山东不会让广大网民失望,因为如果他们坚持不处理邓相超,假装看不到网上的舆情的话,确实有可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他们既然已经迈出了第一步,再装做看不见显然也就不可能了。所以,山东方面对邓相超可以预见的连环处理值得期待,更何况山东方面对邓相超的处理有着风向标的意义,那就是公然侮辱党的领袖,公然否定党的领导,公然否定社会主义道路,公然对抗宪法的代价到底是什么!

  相比于“斩立决”的处罚,邓相超那种“一刀一刀”被“凌迟”,那种亲眼看着原本属于自己的东西一样一样的失去却无能为力的滋味一定更不好受,但是这也是很多网友包括我乐于看到的,说喜闻乐见虽然未免显得有点残忍,但绝对贴切。其实,我与鲁迅先生“向来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揣摩中国人”相反,我一直都是尽可能以最大的善意去对待他人的,甚至在“扒皮”农工党的王茁委员的时候,我都明确说我会原谅他,而这只不过因为他提到老人家的时候总是不忘称呼一声“毛主席”而已,林叔叔的心就是那么软……而对邓相超,我却永不原谅,永不!老人家曾说“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所以,虽然我没有孙猴子“玉宇澄清万里埃”的本事,但是拿起打狗棒痛打落水狗的本事我还是有的。

  不原谅邓相超先生并不是因为我与邓相超之间有啥深仇大恨,相反,我与邓相超先生素未谋面,是永远都不会有任何交集的两条平行线。之所以不原谅邓相超是因为很难(不是没有)找到像邓相超那样极端反毛反华反共的中国人,这已经不是数典忘祖的问题,而是现实版的“犬养学富”又人模狗样的招摇过市的问题。邓相超先生,圣人曾说,君子有三畏,畏天命,畏大人,畏圣人之言,而你作为一个中国人,却对中国、中华民族、中华文化没有哪怕一丝一毫的敬畏之心,你还是中国人吗?你还配做中国人吗?

  莫道民意可违,莫道民心可欺,邓相超先生,您实在是太不自量力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