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望长城内外:他们为什么抵挡不住诱惑?

2016-10-23 10:02:04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望长城内外
点击:   评论: (查看)

  写在文章前面的话

  在这篇文章之前,我首先声明:我写这篇文章,只是为了分析当代中国腐败问题产生的根源,探索防治和根除腐败的办法,绝没有丝毫的为腐败分子说情开脱的意思。请大家耐心看完全文,想一想我说得有没有道理,然后再发表意见。

 

  由中央纪委宣传部、中央电视台联合制作的大型反腐电视专题片《永远在路上》这几天正在中央电视台综合频道热播。一些腐败高官在忏悔中说,他们之所以走上贪腐犯罪的道路,主要是因为没能抵挡住物质利益的诱惑。那么,他们为什么抵挡不住诱惑呢?这是我反复思考的一个问题。

  现在,大家都说,一些腐败分子之所以走上贪腐犯罪的道路,主要是因为他们丧失了理想和信念。我不否认这确实是他们贪腐犯罪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但我觉得这不是最根本的原因。大家都知道,目前在世界上的有些资本主义国家,虽然也存在腐败问题,但却没有象中国这些年这么严重,难道是因为这些资本主义国家的政府官员都有崇高的理想和坚定的信念吗?

  也有一些人说,当代中国腐败问题之所以如此严重,最根本的原因是对公权力缺乏有效的约束和监督。有的人甚至认为,只有在中国进行政治体制改革,实行西方资本主义国家“三权分立”以及各级议会成员和政府主要官员由选民直选产生的政治制度,才能根除腐败。我认为,加强对公权力的约束和监督,也确实是防治腐败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措施,但也不是起决定性作用的办法。别的不说,仅从当前不少实行“三权分立”和“民选”政治体制的资本主义国家仍然存在着严重的腐败问题来看,就说明西方的政治制度也不是解决腐败问题的灵丹妙药。

  那么,在当代中国如何才能有效地防治和根除腐败呢?《永远在路上》这部电视专题片中一些腐败高官的忏悔启示了我。这些腐败高官在忏悔中说,他们之所以没能抵挡住物质利益的诱惑,最后走上贪腐犯罪的道路,是由于看到一些企业家在发展经济和城市建设中发了财,而自已为发展地方的经济和城市建设日夜操劳、殚精竭屡,却只能拿一份死工资,心里很不平衡。

  我认为,这些话虽然并不高尚,但确实是这些腐败高官的真心话。他们这些话的言下之意就是:大家都在搞特色社会主义,我们所起的作用比这些企业家要大,化费的心血也要多,凭什么只让他们发财,而我们却只能拿一份死工资?

  腐败高官“心里很不平衡”的这段告白,实际上说出了中国这些年来腐败问题滋生、蔓延以至愈演愈烈根本原因。

  马克思主义认为,政治是经济的集中体现,因为政治是建立在一定经济基础之上的,政治的本质、内容、形态和方式,从根本上是由社会经济关系决定的。政治是经济的反映和延续,一切政治问题都可以从经济方面寻找根源,也只有以经济现象为基础才能为政治事件的发生、发展找到原因。

  因此,分析当代中国腐败问题产生的根源,探索防治和根除腐败的办法,也必须从研究经济问题入手。

  我认为,中国这些年来腐败问题之所以愈演愈烈,虽然有多方面的原因,但最根本的原因,也就是起决定性的因素,是国家的政治制度与经济制度之间,上层建筑与经济基础之间,存在着很不协调甚至根本冲突的矛盾。

  改革开放后,中国全面转向了市场经济,私营经济快速发展,到目前已占据了国民经济的大半个江山,而国家的政治制度还是共产党领导的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政治制度。这样,上层建筑与经济基础就会很不协调,甚至发生冲突。而腐败问题从根本上说,就是由上层建筑与经济基础之间的不协调和冲突造成的。

  为什么在革命战争年代,中国共产党的广大党员和干部,能够冲锋在前、享受在后,时时处处起模范带头作用,而很少发生腐败问题呢?我认为,党组织的教育固然是重要因素,但最根本的原因是那个时候,党的奋斗目标与广大党员的利益追求具有高度的一致性。在革命战争年代,中国共产党的奋斗目标是推翻压在中国人民头上的三座大山,建立新中国,让全国人民当家作主过好日子,而中国共产党的这一奋斗目标,与广大党员追求翻身解放、吃饱穿暖过好日子的参军、入党的动机则是完全一致的,因此,党的奋斗目标就成为广大党员和干部共同的利益追求。这样,再加上党组织的教育管理和各级领导干部以身作则的表率作用,就很少发生腐败问题。

  为什么在新中国成立至改革开放前的30年里,党员干部的腐败问题也比较少呢?其原因虽然是多方面,但最根本的原因是那个时候,国家实行的是公有制和计划经济的经济制度,这与共产党领导的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政治制度是相互适应的。从身份和分配来看,各级领导干部与广大劳动者大家都是“公家人”,拿的都是“公家钱”,而且领导干部的收入还要略高一些,所以,领导干部的心里就没有什么“不平衡”。因此,在那个时候,党员干部的腐败问题也比较少。

  可是改革开放后,经济上的市场化和私有化,彻底改变了国家的经济制度,而国家的政治制度则基本上没有变,这就出现了十分矛盾的现象:一方面大力推行以刺激和利用人的私欲为根本机制的市场经济,积极发展私营经济,强调“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上起决定性作用”,另一方面又要求党员干部坚定共产主义的理想和信念;一方面,鼓励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宣传“不管黑猫白猫,抓住老鼠就是好帽”,另一方面又要求政府官员廉洁奉公,坚守道德底线;一方面造成了收入分配严重不公,贫富差距越来越大,另一方面又要求党员干部忍得住“清贫”。也就是说,经济上大力激发私欲,大搞资本主义(美其名曰“利用资本主义”),而政治上却要求党员干部“一心为公”,树立和保持共产主义的理想和信念,这是不是有些太自相矛盾了呢?特别是一些高级领导干部,连他们自己都丧失了共产主义的理想和信念,忍不住“清贫”,放弃了道德底线,早就使自己及其家族成了亿万富豪,却在那里口口声声、冠冕堂皇地要求别人怎样怎样,这怎能使广大的党员干部“心里平衡”呢?

  政府官员和党员干部也都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对于以权谋私我们当然要坚决反对,但对于他们正当的利益追求我们也要允许和保护。要防治和根除腐败,加强对政府官员和党员干部的教育管理,加强对公权力的约束和监督,这些措施固然都非常重要,但我们应该认识到,精神不是万能的,政治思想工作也不是万能的,从总体上来说,对人的思想和行为长期发生作用的是物质利益因素。这个话,有的领导人在改革开放之初也说过,可是他们后来却忘掉了。

  我们可以设想一下,假如当年红军占领一个地区后,对地主非常客气,不仅没有“打土豪分田地“,还让地主当上了苏维埃政府的委员,而穷人依然过着吃不饱穿不暖的生活。你说,以后还会再有穷人参加红军跟着共产党闹革命吗?

  对于这些年来收入分配严重不公,贫富差距越来越大,广大的老百姓心里都“很不平衡”,政府官员和党员干部也都是人,他们心里能“平衡”吗?只不过腐败分子是在社会分配不公的情况下采取了极端错误的以权谋私的做法。

  这几年中央强力反腐,虽然有效遏制住了腐败问题的蔓延,但由于社会分配不公问题没有很好解决,一些政府机关工作人员的心里“很不平衡”,又出现了消极怠工“不作为”的问题。这也说明了解决社会分配不公问题对于防治和根除腐败的重要意义。

  说到这里,也许有人会问,资本主义国家也有贫富差距,为什么还有人积极竞选总统、州长和议员,很乐意从政呢?我要告诉你,这都是利益驱使的。这些竞选总统、州长和议员的人,有许多人本身就是资本家和富人,最“穷”的也是中产阶级。他们从政之后,不仅在职时可以巧妙地“合法”地利用职权谋利,离开公职岗位后更可以“发挥余热”,放心大胆地敛财。最近经常在媒体曝光的“克林顿基金会”,就是生动的一例。所以说,资本主义国家虽然也有贫富差距,但国家决不会亏待那些总统、州长和议员们,因此,这些人的心里怎会“不平衡”呢?

  综上所述,中国这些年来腐败问题之所以愈演愈烈,从根本上说,是经济基础对上层建筑发生“决定性作用”的结果,是市场化、私有化的经济基础对原先的社会主义的上层建筑进行改造的结果。

  习近平同志在纪念红军长征8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讲了一件往事:红军长征经过湖南汝城县沙洲村时,3名女红军借宿徐解秀老人家中,临走时,把自己仅有的一床被子剪下一半给老人留下了。老人说,什么是共产党?共产党就是自己有一条被子,也要剪下半条给老百姓的人。习近平讲到这里,全场爆发了长时间热烈的掌声。

  真正的共产党人就是这样:自己有一条被子,也要剪下半条给老百姓。

  可是资本的本性却是:只要能卷走别人的一条被子,就绝不会留下半条。

  可见,共产党人与资本根本就不是一股道上跑的车。真正的共产党人自己有一条被子,他会毫不犹豫地剪下半条给穷人,但他也绝不会剪下一丝布去送给资本。

  中国这些年来腐败问题愈演愈烈的现实告诉我们:在市场化、私有化的土壤上,长不出社会主义的参天大树,也无法根除腐败的毒草。

  三十多年前,有人曾经告诉我们:中国现在经济很落后,为了发展生产力,要利用资本主义发展经济的办法,只要还是共产党领导,中国就还是社会主义国家。可是,中国这些年来腐败问题愈演愈烈的现实却使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思考这样一个问题:如果共产党也变成了资本的保护伞和代言人,中国还是社会主义国家吗?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