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只字不提毛主席,哪有红军的信仰?哪有“长征精神”?

2016-10-23 08:20:14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程跃廷
点击:   评论: (查看)

  刘亚洲的“坚持不忘初心接力走好强军兴军新长征路”只字不提毛主席,还哪有红军的信仰?哪有“长征精神”?

  哪有“不忘初心”?“接力长征”?所谓“强军兴军新长征路”还与毛泽东思想指引的长征有什么关系?无非是继承遵义会议之前机会主义中央的败军之路!

  1,刘亚洲胡扯的“人与自己的关系”

  “人类有三种关系:人与物的关系,产生自然科学;人与人的关系,产生社会科学;人与自己的关系,产生宗教和信仰。”

  没有阶级性的自然科学与有阶级性的社会科学岂能与宗教迷信相并列?宗教信仰岂能与共产主义科学信仰混为一谈?而共产主义信仰本身就是社会科学,岂能相互割裂?

  人自己作为自然物服从自然科学,作为社会人服从社会科学,哪有什么离开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的所谓“人与自己的关系”?

  2,不提毛主席,谈何“党领导的红军将士的信仰与忠诚”,谈何长征胜利的世界奇迹?

  “共产党人应具有这样的信仰与忠诚。其实共产党人从登上历史舞台那天起,就把这个谜底鲜明地写在了自己的旗帜上。党领导的红军将士用信仰与忠诚,给了世界这样一个奇迹。”

  刘亚洲所谓“应具有这样的信仰与忠诚”就是完全与自然科学社会科学割裂的信仰空谈!甚至是用“人与自己的关系”的各不相同的“个人信仰”冒充共产党的无产阶级信仰!

  信仰是具体的。抬头望见北斗星,心中想念毛主席。红军是伴随着对毛主席的怀念而开始长征的。中国共产党的信仰并不是从一成立就建立起来了,陈独秀到王明的机会主义统治党中央的时期,红军将士能信仰那样的党中央吗?只有毛主义路线领导党和红军,党和红军才有了主心骨,一步步从胜利走向胜利,才真正有了自己坚定的信仰,那就是对马列主义与中国革命实践相结合的毛泽东思想的信仰!不提毛主席,谈何“党领导的红军将士的信仰与忠诚”,谈何长征胜利的世界奇迹?

  3,长征胜利难道能离开路线斗争,离开毛泽东思想,而只剩下“所有的红军将士赋予”的“实践”意义?

  “信仰与忠诚靠行动来诠释。法国思想家罗曼·罗兰讲:“信仰不是一种学问,而是一种行为,她只有被实践的时候,才有意义。”长征就被所有的红军将士赋予了这样的意义。”

  宗教信仰确实不是“学问”,而是一种盲目的迷信。但无产阶级的科学信仰——马列毛主义,难道不是一个博大精深的学问?历史唯物主义,剩余价值理论,无产阶级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理论,难道不是学问?列宁说,没有革命的理论,就没有革命的运动。没有马列毛主义理论指导,哪来的无产阶级革命运动?遵义会议后的长征难道是没有理论指导的“行为”?遵义会议前后的“长征”还有什么区别?

  没有党内路线斗争,就没有毛泽东思想指导地位的确立,没有毛泽东思想也就没有长征的胜利!长征胜利难道能离开路线斗争,离开毛泽东思想,而只剩下“所有的红军将士赋予”的“实践”意义?

  4,不革命甚至反革命的“实践”岂能传承革命的红军将士的血脉?岂能续写革命的信仰与忠诚?

  “强军兴军的伟大实践,需要我们这一代人,传承红军将士的血脉,用具体行动续写这种信仰与忠诚。”

  共产党是革命党,不革命甚至反革命的“实践”绝不是什么“伟大实践”,岂能传承革命的红军将士的血脉?岂能续写革命的信仰与忠诚?

  5,红军革命的“信仰与忠诚的理论根基”是什么?

  “铸牢信仰与忠诚的理论根基。理论上的清醒,决定着信仰与忠诚的坚定。当前,我们要认真学习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和党的路线方针政策,特别是学习领会好习主席系列重要讲话精神,做到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坚定不移,对习主席设计的强军兴军路线图坚定不移。”

  只提马克思主义而只字不提毛主义绝不是中国共产党的“理论根基”!特色“路线方针政策”更不是革命的“信仰与忠诚的理论根基”!

  马克思主义的第一特点就是其阶级性,特色不讲阶级性,还哪有“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无非是拿马克思主义虚晃一枪,给复辟资本主义的“特色道路”罩上一个“马克思主义”的光环。

  6,特色把一个重要的组织原则当“军魂”,无非是要排斥军魂,党魂和国魂共有的毛主义的灵魂

  “对于人民军队来说,信仰与忠诚最核心的,就是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这个永远不变的军魂。”

  刚刚受过长期机会主义路线之害的红军的军魂岂能是所谓“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军魂是一个精神思想政治路线概念,“党的领导”是一个组织概念,红军的军魂只能是毛主义路线,“党指挥枪”则是毛主义政治路线下的一个组织原则。特色把一个重要的组织原则当“军魂”,无非是要排斥军魂,党魂和国魂共有的毛主义的灵魂而否定军魂,党魂和国魂的一致性!

  7,惟独不讲阶级意识的特色“党的领导”的荒谬

  “必须坚定对党中央、中央军委和习主席的高度信赖,坚持军委主席负责制,确保绝对忠诚、绝对纯洁、绝对可靠。要不断强化政治意识、大局意识、核心意识、看齐意识”

  惟独不讲阶级意识,还哪有什么“绝对忠诚、绝对纯洁、绝对可靠”的“政治意识、大局意识、核心意识、看齐意识”?

  即使从“党指挥枪”的原则上,任何个人都不能代表党,邓小平在“军委主席负责制”下垂帘听政,纯属赤裸裸的“枪指挥党”,“军委主席负责制”岂能冒充“党指挥枪”?

  对中央的“高度信赖”不是维护出来的,不是绝对的,而是由路线决定的。在党的历史上错误路线的党中央从来不会得到什么“高度信赖”,而同错误的中央路线作斗争才是每个共产党员应有的态度。

  8,特色可笑的“忠贞不渝”,“执着永续”和“立场鲜明”

  “在理想信念上忠贞不渝,在价值追求上执着永续,在方向原则上立场鲜明。”

  “忠贞不渝”不是“理想信念”本身,共产党的忠贞不渝只能是对无产阶级,对马列毛主义的忠贞不渝!特色背叛无产阶级还讲什么“忠贞不渝”?封资修的24字观的所谓“社会主义价值观”岂能是共产党“执着永续”的追求?特色“打左灯向右拐”,不讲无产阶级原则,不讲革命方向,哪有什么“立场鲜明”?

  9,没有党的路线斗争和毛泽东思想的指导,哪有长征的胜利?哪有红军的“凤凰涅槃,浴火重生”?

  “长征的胜利,使党领导的工农红军犹如凤凰涅槃,浴火重生。特别是长征路上的思想解放和大胆创新,使党和红军获得了重生的动力源泉。推进强军兴军实践,同样需要这种动力,在新的历史起点上,重整行装再出发。”

  没有党的路线斗争和毛泽东思想的指导,哪有长征的胜利?哪有红军的“凤凰涅槃,浴火重生”?不提党的路线斗争和毛泽东思想的指导,难道能把长征的胜利记到特色“思想解放和大胆创新”的账上?由毛泽东思想教育激发出来的红军战士的无产阶级觉悟基础上的自觉纪律和强大的战斗力,难道用特色所谓“思想解放和大胆创新”就能取而代之?特色不讲无产阶级阶级教育,特色军改哪来的红军的“这种动力”?特色军改岂能与革命的长征同日而语?

  10,刘亚洲用所谓“无法摆脱苏联经验”而为机会主义路线的错误开脱!悄悄掩盖了党内的路线斗争,掩盖了遵义会议的最根本的东西。

  “第五次反“围剿”期间和长征初期,曾因无法摆脱苏联经验,以及理论和观念上的束缚,导致苏区和红军的重大损失。遵义会议的召开,使红军重新走向正确的道路。”

  毛主席在九评中指出,我们在党内路线斗争中,重点检讨党的内部的路线错误,而不把错误推到外部原因上。刘亚洲在这里恰恰相反,用所谓“无法摆脱苏联经验”而为机会主义路线的错误开脱!悄悄掩盖了党内的路线斗争,掩盖了遵义会议的最根本的东西。

  11,遵义会议难道不是一场严峻的路线斗争?而是机会主义的“自我纠错”吗?

  “重生的最大活力,在于不断自我纠错、革除自身旧弊的大胆创新。长征的胜利,归功于党领导红军,在思想理论、路线方针、战略战术、指挥方式等方面的一系列创新。正是有了这样的创新,克服了以王明为代表的“左”倾教条主义,战胜了张国焘的分裂主义,摆脱了国民党上百万军队的围堵,创造了战争史上的奇迹。”

  遵义会议难道不是一场严峻的路线斗争?而是机会主义的“自我纠错”吗?只字不提毛主席的特殊贡献,却归功于所谓“党的一系列创新”,岂非滑天下之大稽?王明路线是“创新”克服的吗?张国焘的分裂主义是“创新”战胜的吗?“国民党上百万军队的围堵”是“创新”摆脱的吗?“战争史上的奇迹”是“创新”创造的吗?

  12,特色军改,一不流血,二不打仗,三不得罪霸权主义,哪来的浴火重生?

  “推进强军兴军实践,是军队在新形势下的浴火重生。完成这样的重生,需要弘扬长征精神,向思想解放要动力。”

  长征是在血与火中的浴火重生,特色军改,一不流血,二不打仗,三不得罪霸权主义,哪来的浴火重生?解放军如果真有浴火重生,那就只能是在二次社会主义革命的血与火的考验中再建新功!而绝不是特色军改!不讲党的路线斗争不讲毛泽东思想,哪来的“弘扬长征精神”?

  13,刘亚洲好一个小丑形象!

  “在思想深处、灵魂深处,进行一场革命,寻求思想上的大解放,观念上的大更新。我军有过辉煌的历史,我们要从过去的光环中走出来,打破传统习惯束缚,拓展思维空间,提升思维能力,跨过强军兴军路上新的“雪山”“草地”。”

  刘亚洲特色套话满天飞,偶尔夹杂一两句“文革语言”,装出一副“革命”的样子来,好一个小丑形象!

  听话听音,原来刘亚洲是把长征革命的传统看做“传统习惯束缚”,而要“从过去的光环中走出来”!革命传统倒成了“新的“雪山”“草地””了。

  14,刘亚洲的壮士断腕、刮骨疗毒究竟是什么?

  “我们要以壮士断腕、刮骨疗毒的魄力,冲破个人利益、部门利益的藩篱,以更开阔的视野、更宽广的胸怀、更坚决的行动,打赢改革强军这场攻坚战。”

  刘亚洲不是要“冲破”资本剥削特别是官僚买办资本的“利益的藩篱”,而不过是要冲破革命传统的“藩篱”!不是什么“壮士断腕”,而是断掉党军队和共和国的无产阶级的臂膀和毛主义军魂党魂国魂的头颅!把党军队和共和国骨子里的无产阶级阶级性当做毒素“刮”掉!

  15,刘亚洲竟然幻想用特色“思想者”的磷火之光“燃起熊熊燎原之火”,来取代马列毛主义万丈光焰的灯塔

  “今天,是一个让人思想的时代,迫切呼唤一批又一批思想者深入思考。我们每一个人,哪怕只有一点点思想火花,都可能燃起熊熊燎原之火。思想火花多了,前行的路就亮了。”

  溜须拍马阿谀奉承的特色智囊绝不是什么“思想的时代”的“思想者”,而是追名逐利的“思想者”!

  马列毛主义是照亮人类前行的路的唯一灯塔。最可笑的是,刘亚洲竟然幻想用特色“思想者”的磷火之光“燃起熊熊燎原之火”,来取代马列毛主义万丈光焰的灯塔。

  16,刘亚洲用“大目标、大追求”来取代毛泽东思想的指引的小儿伎俩能欺骗得了谁呢?

  “目标引领方向,目标牵引责任。目标的高远,决定责任的重大。红军长征,不仅是摆脱敌人围追堵截的战略转移,更是红军将士高举北上抗日旗帜、挽救中华民族于危难的历史担当。正因为有了这样的大目标、大追求,才有长征路上巧渡金沙江、飞夺泸定桥、翻越夹金山、跨越毛儿盖。”

  问题是不同阶级的目标只能引领不同阶级的方向!特色复辟资本主义绝不是什么“高远的目标”“重大的责任”。特色历史倒退岂能与红军长征的“历史担当”同日而语?

  问题更是,没有毛泽东思想指引,红军就过不了金沙江,还哪有“红军将士高举北上抗日旗帜、挽救中华民族于危难的历史担当”?长征一系列胜利最根本的是毛泽东思想的指引,刘亚洲用“大目标、大追求”来取代毛泽东思想的指引的小儿伎俩能欺骗得了谁呢?

  17,刘亚洲用“红军的双脚”来否定毛主义头脑,岂非可笑之极?

  “伟大的时代总有伟大的思想作支撑,伟大的思想又总是由伟大的变革者付诸实践,从而成就了这个伟大的时代。当年的两万五千里长征路,是全体红军将士用双脚,一步一步量出来的”

  毛主席说,长征是宣言书,是宣传队,是播种机,这难道不是毛泽东思想的力量,理论的力量?而仅仅是“全体红军将士用双脚,一步一步量出来的”?刘亚洲用“红军的双脚”来否定毛主义头脑,岂非可笑之极?

  18,所谓“集体智慧结晶论”现在还有市场吗?

  “长征的伟大,还在于她锻造了一大批掌握战争规律、具有高超指挥艺术的将士,构筑了一个人才高地。正是这些高素质的人才,奠定了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以及抗美援朝战争的胜利,成就了那个时代所赋予他们的责任。”

  没有毛泽东思想的指引,红军尚不能存在,谈何“一大批高素质人才”?没有毛主席,刘少奇邓小平之流狗屁不是,哪有他们的历史地位,人才地位?同样是那些人,长征初期就是一路败北!遵义会议后就面貌一新,区别就区别在有没有毛主义路线上!所谓“集体智慧结晶论”现在还有市场吗?

  19,特色复辟远比人们认识到的更丑陋!

  “要有吞吐天地的大气魄,敢于设想我们的远大目标,勇于追求远大目标,因为我们所承载的希望,往往比自己认识到的,还要深远、还要重大。要有干成事业的大追求,把自己的人生价值,体现在强军兴军实践的每个具体行动中。”

  没有毛主席,红军就只有失败!哪有什么“吞吐天地的大气魄”?又来毛主席,红军,八路军,解放军,志愿军才能有“吞吐天地的大气魄”!这难道不是历史事实证明了的吗?

  今天特色复辟算什么“吞吐天地的大气魄”?算什么“干成事业的大追求”?就说特色“现代国家”的“改革总目标”吧,并不是比人们认识到的“还要深远、还要重大”,而是比人们认识到的还要卑鄙还要腐朽!因为马克思早就批判了所谓“现代国家”不过是一种虚构,即虚伪的民主!而我们今天的很多人尚未有这样深刻的认识!特色复辟远比人们认识到的更丑陋!

  20,解放军“军改”成了“听令而行”的驯服工具,哪还有毛主义军魂下解放军的灵活机动不怕牺牲的战斗力?

  “锤炼强大的执行力,最核心的是思想同步,做到思想统一、听令而行;最要紧的是从政治表态转入实际行动,特别是推动战斗力标准真正落地;”

  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只能是思想对立,哪有什么“最核心的思想同步”?谈何“锤炼强大的执行力”?即使自欺欺人的特色自己也是说一套做一套,政治表态是政治表态,实际行动是实际行动,完全两张皮!哪来的“思想统一”?特色军改所谓的“战斗力标准”不过是唯生产力标准在军队的 拙劣翻版!哪能有什么“真正落地”?解放军“军改”成了“听令而行”的驯服工具,哪还有毛主义军魂下解放军的灵活机动不怕牺牲的战斗力?

  21,80年后回看历史,革命的长征必然愈来愈光辉!特色复辟只能留下可怜的一个的历史笑柄

  “长征胜利已经80年,她留给我们的,是融入我们血液的,那份信仰、那份忠诚,那份执着、那份担当。我们坚信,即使再过80年,后来人追忆起前辈走过的长征路时,同样会记忆起我们这代人的信仰与担当。”

  革命的血液是红的热的,反革命特色血液是白的,冷的,两种血液哪能共同的“信仰忠诚”“执着担当”的“交融”?80年后回看历史,革命的长征必然愈来愈光辉!特色复辟只能留下可怜的一个的历史笑柄。

  纪念红军长征80周年,出笼刘亚洲的如此一篇狗屁文章,犹如纪念的欢宴上吃出一条蛆虫!犹如一粒老鼠屎坏了一锅汤!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