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暂时无派:微博成了“公器”,盖因博主做了“公知”

2016-03-08 08:49:04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暂时无派
点击:    评论: (查看)

  最近,孙海英任志强等几个“大V”的微博被封了。几家主要官方媒体的网站连续发文就此事发表评论,其中解放军报法人微博上发表的一篇短文引起了我的很大兴趣。这篇文章的标题是:《大V话语权不能“公器私用”》。文章开宗明义地说到:“当今时代,随着信息传播日益碎片化、去中心化,舆论意见领袖如公知、大V等,获得了对于社会事务前所未有的话语权。需要厘清的是,这种话语权实际上来自于万千普通公众的权力让渡,承载着他们表达诉求、维护权益、推进社会建设的托付和期待。因此,大V们的话语权不仅是一种权利,更是一种义务;不仅是个人资源,更是特殊的‘社会公器’。”长期以来,我一直以为,类似博客、微博和微信一类的言论表达形式属于一种叫做“自媒体”的新型媒体,在本质上应该属于“私器”的范畴。当然,在任何的一个社会里,言论自由都不是无限制的、都要受该社会法律与道德约束。但是,如此郑重其事地将其称为“社会公器”,我还是第一次听说。

  看来,在经济基础领域公有制经济不断被私有化的同时,上层建筑领域的情形却有点反其道而行之的意味:属于个人言论空间的“自媒体”不知何时被悄悄地纳入了“公有化”的轨道。这是个相当有趣的现象。对这种“公有化”的理由,该文是这样解释的:当一个人成了拥有相当数量粉丝的“网络名人”以后,也就是当他成了“大V”以后,他“就与社会和公众达成了一种隐性的契约”,他就有了一种“以自身的知识、声望、信誉、合法性为支撑,为社会和普通公众生产出合规合格的公共舆论产品”的义务。如此看来,大V虽然风光十足,也有机会挣大钱,但也是个有风险的累活,正所谓“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

  其实,在我看来,将私人微博说成是“公器”,多少有点牵强。我以为,将其称为工具似乎更准确些。网站用这个工具扩大自己的影响,个人用这个工具谈点自己的想法或者代言什么东西挣点钱;某些“势力”可以借用这个工具造些有利于自己的舆论、做些意识形态方面的工作,政府也可以借用这个工具扩大自己的宣传,或者搞搞“统战”,以加强自己在道路、制度或其它什么方面的“自信”。这个工具的使用者可公可私、作用可大可小、用途可好可坏、结果可正可负,其本身完全是中性的。那么,为什么前面提到的那几位的工具却被收缴国库“充了公”,还被贴上了永久性的封条呢?仅仅因为他们是“大V”?好像并不是。比如,有一个我比较喜欢的影视演员也是个“大V”,粉丝也有一两千万。他就能把自己的微博“私有”得有滋有味的而不用担心它被“公有化”。在自己的微博里,他不是整天谈他的影视剧,就是秀自己的“小厨”作品,要不就是晒他宝贝女儿和女儿她妈的幸福生活。而和他不同的是,那几位被“公器”了的微博博主则另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他们都是“公知”。如此看来,微博成了“公器”,盖因博主做了“公知”。

  “公知”是“公共知识分子”的简称。虽然一提起“知识分子”,人们先就有了一种“高大上”的感觉,但“公知”里面相当多的人其实不是什么知识分子,或者说,他们中虽然有的人具有“大本”以上的学历,但他们却实在和知识没有什么瓜葛;他们真正的特点是“公共”。尽管我们不知道他们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我们总能看到他们站在“公共”的立场上为“天下兴亡”和“社会盛衰”劳心费神。虽然在经济上他们非常热心于将公共财富私有成个人的财产,在政治上他们却特别喜欢将个体的思想同化成“普世价值”。他们指点网络,戏弄文字,粪土古今万英豪。他们对“独裁”似乎嫉恶如仇,但却很享受在虚拟空间“披阅奏折”的君王感觉。他们似乎对“一人一票”情有独钟、对“思想解放”推崇有加,但却非常喜欢在网上呼风唤雨、号令群小。

  也许,正是这个“公知”的“公”字让他们和“公器”搭上了关系,并被赋予了“公共舆论领袖”的光荣称号和“生产优质公共舆论产品”的崇高职责。后来,不知是因为他们“公共”得太过了还是其它什么原因,搞得解放军报法人微博表情严肃地说:“既然是公共舆论领袖,就要接受高于普通公众的道德和法律约束,‘公器私用’、逾越法纪底线的行为必然受到惩罚,这与拥有公权力的政府官员要接受更严格的法律道德约束是一个道理。”这个道理听起来字正腔圆,而且充满了“正能量”。于是,根据这个“道理”,他们几个轻轻地走了。

  轻轻地,你走了,还记得你曾经炮声隆隆;你轻轻地招手,作别“公器”里的回声。

 

 

   最新专题:【任志强反党事件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