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警惕!所谓的国企混改,正悄悄走向一条私有化的不归路

2016-10-22 19:40:56  来源:微信号“经世箴言  ”  作者:东方白
点击:   评论: (查看)

  中国改革的关键是国有企业改革,而国有企业改革的关键,是那些关系国计民生的特大型国有企业如何改革。

  目前,中国还有100多家中央企业,包括国务院国资委管理的企业,如军工、电信、石油、钢铁、重型机械、基础装备,以及建筑、贸易等;由银监会、保监会、证监会管理的企业,属于金融行业,如国有五大银行及中国进出口银行、国家开发银行等;由国务院其他部门或群众团体管理的企业,如铁路、烟草、黄金、港口、机场、广播电视、文化出版等。

  此外,在各个省、市、自治区,还有一些为数不多的大型国有企业。这些大型国企大多是集团公司,而一个集团公司下面可能控制着很多子公司。2014年,在上市公司中,中央国有企业一共328家,地方国有企业651家,上市公司中国企占所有上市总数的38%,而营收占57%,利润占65.7%。国企总市值约为34万亿,而2014年中国的GDP也就63万亿。

  现在剩下的国有企业,基本上都是大型的央企和省属国企,或是具有国际影响力,或是行业龙头,或是地方经济支柱,或是基本资源和基础设施建设等方面的大型企业了。省级以下的国有企业,基本已经在上几轮的国企改革中全部消失了。在地市、县市一级,已经没有国有企业。

  这些所剩无多的国有企业,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经济基础,是共产党执政的经济保障,是中国工业的核心和脊梁,是全国人民的共同财富。国有企业改革最需要避免和防止的就是国有资产流失,国有企业被私有化。前几次国有企业改革所暴露出来的国有企业被掏空,低价贱卖,甚至白送的案例,已经使得国家和社会已经对国有资本被侵吞和流失问题高度警惕了。

  曾经的一些空手套白狼的套路,已经无法操作了。对这些企业进行私有化改革,一个是盘子太大,很难一下子拿下。即便以很低的价格拿下,吃相也会很难看,容易引起社会舆论的高度关注和企业职工的强力反对。现在留下的国企,动辄几百亿,几千亿,甚至几万亿的盘子,实在是太大了,太引人注目了。

  以前的管理层收购,低价贱卖,引进战略投资者等把戏,操作起来非常困难,民意阻力也会非常大。怎么办?最好的办法就是将其金融证券化后出售。而购买者来自世界各地,采取复杂的股权设计方案,借助各种名目的私营公司,离岸公司等名目,进行一股脑的出售。由于股权复杂,投资人背景很难查清,特别是在资本市场进行公开发售,难度更大的情况下,是最好的一举拿下这些国有大型企业的办法。

  看看专家们给出的建议,上海立信会计金融学院自贸区研究院副院长肖本华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新的一轮国企改革的特点是需要以国资改革带动国企改革,在国资改革中要充分发挥资本市场的作用,因此金融工具,尤其是各类证券市场工具将会在国企改革中发挥越来越大的作用。”

  哪些企业能够享受这个待遇呢?不是僵尸企业,而是优质国企。僵尸企业只能被关闭或白送了。这里插一句题外化,僵尸企业这个词,其实很不严谨。企业盈亏,就好像人得病感冒,是很正常的现象。现在中国经济整体下行,不但国有企业经营困难,私有企业、外资企业也是出现了大批倒闭潮和经营性亏损。但这些原因是多方面的。而现在僵尸企业这个名词,仿佛只有国有企业才配使用。私有企业经营困难,决不能使用僵尸企业这个词。难道国企就该死至此吗?

  其实专家们所指的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就是国企私有化。

  肖本华表示,其他金融机构和地方国企可以进行类似创新,但前提条件是地方国企中有一批优质的上市企业。这种以上市股份换购ETF份额的做法,推进了这些年来倡导的国企混合所有制改革,在保持国有资本一定控制权和影响力的前提下引入社会资本。

  中国证券法学研究会副秘书长郑鈜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指出:

  “创造性的应用金融工具就显得尤为重要……当前最大的障碍还在于国企和金融市场还缺乏融合深度。国企对于资本市场和金融工具的认识还不够深入。下一步需要国有企业和金融机构更好地合作,创新性地使用金融工具或者形成新的金融工具组合,解决国有企业改革的关键性障碍问题。”

  这些已经表明,如何高效、高速的变革国有企业的所有制。

  而近期辽宁将9家省属核心国有企业在沈阳产权交易所向全社会征集战略投资者,全面推进“混改”,则是更加具有创新性和革命性。

  前面提到的是国有企业进入股市,然后进行甩卖。而辽宁的做法则是先统一将优质国企划入社保基金(这个是有根据的,《关于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指导意见》第(十五条)最后一句,“划转部分国有资本充实社会保障基金。”),然后再统一打包出售。

  这个办法有一下好处:一是彻底绕开了人大、国资委、企业职工代表大会和社会监督。二是各家国有企业股权出售是混合在一起打包出售,这是过去从来没有过的。这就彻底断绝了以后国家赎回股份的可能。三是一并打包出售的方式可以有效压低股份价格。四是最重要的,卖的特别快!上千亿上万亿的盘子一次就能卖出去。

  想想原来国企改革一个一个企业出售,变卖的方式,存在被查出腐败的风险,员工反对的风险(参看通钢改制),社会舆论制约监督的困难(参看徐工改制引进海外金融资本)。现在这种一股脑、一下子、一锤子的国企改制,简直就是从冷兵器时代进入核战争时代的区别。不得不感慨金融资本是最高效、最凶狠的收割工具。

  还有,以后国有企业所有制改革,国资委和企业高管们可以靠边儿站了!金融资本可以从容的、隐蔽的、全面的完成对中国所有国有企业的控制。卖掉以后引进来的战略投资者,因为混合股权非常复杂,根本就闹不清实际控制人是谁。因为你看到的都是金融机构的职业经理人或者委托人,真正的控制人,压根不会出现。

  下面,以中国铁路为例,预测下铁总这类原来很难进行私有化的超级国企,如何进行私有化。首先要实事求是的承认,铁路是绝不能被私有化的,虽然铁路私有化的声音一直很强大,理由很充足。但由于巨大的反对声音,铁路每次私有化企图都会引来全社会的关注。现在好了,终于有了一个没有阻力的改革路径了。

  首先,由于社保基金的需要和相关规定,铁路将会把部分股份(这个铁路股份怎么被低价评估,参看@平民王小石的文章《铁路私有化是祸国殃民之策》)划拨社保基金。

  其后,由于社保基金亏空严重,亟需现金才能维持运转。所以将铁路以及其他国企的股份,一并出售。

  最后,为了考虑保证股票市场平稳,并且在“提升企业国际国家化管理水平” “与国际优秀公司接轨”等理由下,能够接盘这么大资金要求的“战略投资者”,又如此高大上的,只能是国外的巨型金融投行、金融机构了。

  当然,如果有相关法律约束,不得不先注资某些国内买办公司,或者借助复杂的股权控制模式,采用大股东-->BVI(A)-->Cayman-->BVI(B)-->境内公司的双层套嵌,甚至多层套嵌的方式,也是有办法变通的。这种套路得操作几次之后,才能完成对铁路的最终把控。

  期间,污蔑铁路垄断、低效、亏损都还要持续深化,创新方式方法,以营造一个把自己的血管卖掉,还要社会觉得这是维持铁路生存,制止铁路不断蒸发浪费全国人民财富的唯一办法,这样一种语境和氛围。

  这样,一个几十万亿的铁路,被股价为负资产,然后拿出最可能盈利的高铁(包括装备制造和技术)、东部地区线路、运输繁忙的线路划归社保,社保再出售这些股份,就完成了铁路优质资本的快速转制。

  有的人认为,这种方式怎么可能呢?其实这种方式正在进行中。有报道指出:辽宁这次“混改”估计会有一个试水的过程。根据目前东北经济状况及国家层面的频繁调研,这次辽宁9户国企“混改”应是东北新一轮国有企业改革的开端,后续东北地区其他国企应该会陆续跟进(《辽宁九国企打包“混改” 东北新一轮国企改革鸣枪》)。

  社保基金没有权利出售这些国有股份!必须立即停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