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曾飞|官僚豪族何以坐大:私有化养虎为患

2016-09-21 09:10:11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曾飞
点击:    评论: (查看)

  如今的中国为何官僚豪族成了民族之患呢?根本原因是私有化养肥了一批公权私用的官吏,催生了新官僚豪族;新官僚豪族利用自己手中的权力和窃取来的财富,制造房地产与股市疯狂进行超经济掠夺,导致官僚富豪坐大而祸国殃民。

  人民革命摧毁了旧官僚豪族,诞生了公有资本,解放了人民自己。私有化侵吞了人民革命的成果——公有资本,诞生了新官僚资本豪族,把人民打回了当奴隶和性奴的旧时代。这是一场历史性的悲剧。在中国,当年延安可以自豪地宣称:“这里一没有贪官污吏,二没有土豪劣绅,三没有赌博,四没有娼妓,五没有小老婆,六没有叫化子,七没有结党营私之徒,八没有萎靡不振之气,九没有人吃摩擦饭,十没有人发国难财”。如今中国却可悲地出现了截然相反的社会景象:一有贪官污吏,二有土豪劣绅,三有赌博,四有娼妓,五有小三,六有叫化子、骗子,七有结党营私之徒,八有萎靡不振之气,九有人吃摩擦饭,十有人发国难财。延安之时的初心早就被抛到九霄云外去了。如此恶迹,其罪魁祸首显然就是官僚推行的国资私有化改革路线。

  当年苏联是这样,后来的乌克兰也是这样。

  俄罗斯的私有化77.8%的企业采用的是以下方法:企业职工可优惠购买51%的股份,另外管理层还可以再优惠购买5%,合计共56%,提供给社会的股份只有44%。这样的优惠条件,使得在证券私有化结束时,俄罗斯的“私有化”企业绝大部分股权控制在“内部人”手里。据俄罗斯政府调查,1994年这些企业有65%股权为内部人所掌握。与权力勾结的内部人(按:背后就是官僚家族)成为寡头。1994年2月叶利钦提出1994年应成为“金融工业集团年”,并在此后两年中连续出台法令、总统令与行政法规进行扶持。被内部人掌握的原国企,借助行政权力从此膨大为寡头:1993年全俄还只有一家金融工业集团,1994年便有了7家,1995年21家,1996年37家,1997年已有近60家。并进一步从中产生了“巨人中的巨人”,最终形成了后来的“七大寡头”之制。(来源:央视网《俄罗斯国企私有化造就寡头?》)——先股份化、员工持股,然后利用权力三国尽归司马懿,形成官僚垄断豪族。如今中国的国企整体上市,员工持股的国企改革路线正企图复制俄国的私有化之路,继续悄悄地养肥官僚豪族。

  乌克兰的私有化造就的十大富豪垄断了乌克兰的经济,也制造了国家的动乱。现在乌克兰政坛上的大人物都是在掠夺国家财产的“私有化”中一夜暴富的:季莫申科从1991年开始私有化到1996年,短短4年就控制了乌克兰20多家大型企业、航空公司和银行。从1995-1997年,季莫申科的公司年周转金就达100亿美元,曾控制乌克兰国民生产总值的20%。并掌控35家报纸、几家电台和信息中心,并建立了足球队。里纳特·艾哈迈托夫身家达154亿美元,在福布斯2013全球富豪榜世界富豪排行榜上名列第47位。亚努科维奇的大儿子亚历山大是乌克兰最富有者之一,亚努科维奇将工程承包给家族,并支付高价。“福布斯美国” 2014年1月报道:亚历山大的公司拿下整个乌克兰一半招标合同;国家石油天然气公司每年挪走一半本该低价卖给平民的天然气,再以近8倍的高价卖给工厂。过去3年,亚努科维奇家族就收获80亿~100亿美元。雷纳托阿克梅托夫,利用乌克兰的私有化拍卖,获得五家煤炭和能源企业。他的DTEK公司已控制乌克兰超过60%的煤炭生产和发电量。这一个个富甲天下的富豪,迅速在几年中崛起,这能是正常经济环境培育出来的吗?仅十大富豪就垄断了乌克兰的经济,这能是正常的经济环境吗?以致外电评论:乌克兰是“黑手党”的资本主义!经济持续滑坡让乌人民生活陷入困顿。到1994年,乌克兰的经济出现了前所未有的“雪崩”危机,当年GDP滑坡幅度高达24%。乌克兰成了著名的“妓女出口国”。2012年,乌克兰实际GDP相当于1990年的69.5%,这还得益于人口逐年减少,人均实际GDP相当于1990年的81.1%。国家财政已处于崩溃边缘。(来源:2014-04-30《私有化的乌克兰,给人民带来了什么?》)。在巴西,私有化也搞得轰轰烈烈。结果呢?据《华尔街日报》报道,2014年巴西GDP增长几乎已经停滞,2015年GDP萎缩3.8%,2016年进一步的萎缩仍然不可避免。

  在中国,有网友指出,所谓的“国企改革”的核心任务就是私有化。张维迎2004年8月24日在《经济观察报》上说:“国有企业改革,或者说国退民进和民营化过程,是20多年改革中不断摸索出的一条道路。”他还在《企业的企业家—契约理论》一书中写道“国有企业股份化或许可以理解为产权制度改革的一个过渡性步骤。可以预料,随着财政赤字、预算赤字的增加,政府将被迫出卖政府的股份。这样国有企业就会渐渐演化为非国有的股份公司。”曹思源在《国企改革绕不开的私有化》一书中提出,国企改革的“核心在于国有制改为私有制”。冀志罡在《南方周末》上讲:“要推动改革,就应该逐步地让国有资产流失成为私有财产。”(来源:2009-09-04昆明池《应对危局,必须打破“政令出不了中南海”困局》)而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企业研究所副所长张文魁在会上宣称,对于占国有企业总数90%以上的中小国有企业,国有资本的比重完全可以退到零。中国大概有145000多家国有企业,只有8000多家是大型企业,13万多家是中小企业,占90%以上。这13万多家中小国有企业完全没有必要去绕一个弯子搞混合所有制,彻底的民营化。(来源:2014年03月03日凤凰财经《张文魁:13万多家中小国有企业应该彻底的民营化》)2002年11月19日驻里约热内卢总领事馆经商室网站《巴西国营企业私有化进程及成效》也鼓吹说:“面对世界经济的高度竞争、市场全球化和科学技术的高速发展,巴西政府为增加社会投资,增强企业的竞争力、提高工业生产质量,在1990年尝试试企业私有化并逐步总结经验,初步拟订了全国国营企业私有化计划。私有化计划目标:调整经济结构,减少公共债务,增加基础设施投资促进经济的发展,增强国家工业生产的竞争力。”力图把导致巴西经济衰败的私有化路线当成宝贝推荐给国内。

  从而,当今中国经济发展受阻而使百姓遭难的几个典型地区出现了一个共性:都是国资私有化十分疯狂的地区。

  先看辽宁省。

  根据统计数据(1993年到2015年),辽宁2015年3%的GDP增速也创下23年以来的最低值。辽宁2014年GDP增速为5.8%,根据辽宁省政府工作报告,辽宁2015年地区生产总值比上年增长3%,低于全国平均水平的6.9%,增速排在全国倒数第一位,比山西省3.1%的GDP增速还低0.1个百分点。辽宁省长陈求发在2016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刚刚过去的2015年是新世纪以来辽宁省经济形势最为严峻复杂的一年。辽宁经济下滑的原因,主要是投资和工业出现困难。(来源:2016-01-28 《2015年中国主要城市GDP排行榜出炉》)

  历任辽宁省委书记名单:李克强 2004.12-2007.10;张文岳 2007.10-2009.11;王珉 2009.11-。

  2016年03月07日暴躁网《王珉被查 在辽宁省委书记任上曾令中央震怒》披露:2015年两会刚刚结束,曾经主政过辽宁的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便亲赴东北视察。当时王珉主政下的辽宁在经济新常态转型背景下GDP增长数据以1.9%位列31省区直辖市增幅之末,经济几乎陷入停摆,说令高层相当震怒。中央将辽宁经济不见起色的问题归咎于辽宁官员的消极怠惰,王珉则首当其冲被认为在卸任前人浮于事,自暴自弃,对辽宁近年GDP增长放缓无动于衷。

  2016年03月05日新华网《原辽宁省委书记王珉被查 被外界称为“王大胆儿”》:王珉曾在东北二省——吉林和辽宁担任一把手,在吉林省时,他被媒体称为“王大胆”,媒体表示,他的思维是“以招商引资、专案投资、南资北移为核心的南方思维”。在2014年12月,王珉还曾以“中共辽宁省委书记”的身份发文,表示要“以改革促转型升级,靠开放助振兴发展”,而再往前推一年,2013年11月,王珉也曾发文表示“以全面改革引领内涵式发展”。记者注意到,在辽宁省委书记任上,王珉工作重点之一就是“国企国资改革”,此前也有媒体称,“依托辽宁深厚的工业基础,抓住产业转型升级契机,发展高端装备制造业,培育新型装备制造产业集群则是王珉在辽更加重视的工作”。

  2015年6月24日证券时报网《辽宁4家国企专项改革试点方案已形成初稿》:据悉,本钢集团、辽宁能源集团、辽宁国资公司、辽宁电机集团等4家企业实施的专项改革试点方案已形成初稿。据辽宁日报消息,辽宁省国资委主任魏举峰表示,目前,辽宁省国资国企改革取得了积极进展,各项工作正在有序展开。围绕《关于进一步深化全省国资国企改革的意见》,辽宁省国资委陆续出台了一系列配套文件,涵盖了国有企业改革中的诸多重要环节。研究推动了20户省属企业整合重组,逐户诊断,一企一策。正在推动该省国企与央企、外埠国企整合重组,吸引基金、民资等各类投资者参与国企改制重组。——深化私有化改革,全面卖掉国企,制造经济灾难。

  2016年08月31日产业人网东方白《辽宁9大省属国企“混改”应该暂缓》:日前,辽宁9家省属核心国有企业在沈阳产权交易所向全社会征集战略投资者,全面推进“混改”,引发了网民的热议。据沈阳产权交易所公告,本次推出的本钢集团、交投集团、华晨集团、水资源集团、能源集团、辽渔集团、抚矿集团、沈煤集团和铁法能源集团9户省属国有企业,涉及总资产近6700亿元。据媒体报道,这9家企业是辽宁省的核心家底,不仅资产质量好,而且有些盈利也很强。公告表明:“今年以来,按照辽宁省政府关于划转省属企业300亿元国有资本充实社保基金的部署,辽宁省国资委完成了本钢集团、华晨集团、能源集团等10户省属企业向辽宁省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划转20%国有股权的工作,这次出售的是辽宁省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持有的其中9户国企的股权。”(来源:《环球财经》)看到这里,我们应该明白了,此次辽宁将9家省属核心国有企业在沈阳产权交易所向全社会征集战略投资者,是将国有企业部分资本划转社保基金充实社保资金的“后续举措”。因此,此次辽宁将9家企业打包进行混改,其实是目前国企改革的一种通用模式。(按:就是国资混改私有化模式)……这种企业,在任何明白人的眼里都能看得很清楚,这压根不是什么“僵尸企业”、“低效企业”,而是实实在在的“摇钱树”和“聚宝盆”,一旦经济回暖,将会获得巨大的超额经济利润。这种巨型、支柱性、基础性产业龙头,是一个地区,乃至省份的经济发动机,围绕企业已经形成了很完善的产业链和大量的相关中小私营企业。谁掌握了这类企业,自然就会拥有当地政治经济领域的相当话语权。——这些摇钱树私有化到了官僚豪族手里,它们就进一步获得了政治经济领域的话语权。

  2015年08月10日《热衷国资私有化的原因找到了.有例为证》:揭秘中兴商业(000715)易主叫停 触碰国资流失"高压线" 。 "中兴商业作为沈阳市的优质上市国企,市委市政府和企业高管都坚决要卖掉,国有股份被稀释到只有个位数,并且未经资产评估低价变卖,是典型流失国有资产的行径。"近日,上证报记者了解到,中兴商业停牌10个月却易主失败的幕后原因,是其触犯了国资流失的"红线",从而遭到国务院国资委坚决反对。涉嫌国资流失被叫停。总体来说,中兴商业现在的合理估值应是售价的十余倍。为此,国务院国资委近期专门派人过去,明确定性:这是主观故意低价出卖国有资产,致使国有资产流失。——如此“国企改革”故意低价出卖国有资产去养肥官僚豪族,官僚豪族能不做大吗?百姓能不遭殃吗?

  再看看宿迁。

  2004年南方周末《仇和私有化改革获南方系热捧 主政宿迁时卖掉医院和学校》:在中国的地理版图上,宿迁市是个寂寂无名的地方。这个8年前新建的地级市,历史太短,知名度太低,而且太穷,在江苏这个富裕省份,宿迁排名倒数第一。……在仇和几年的执政过程中,若论涉及利益群体最广的,当属经济改革。仇和的改革方向,从一开始的出售国有单位的门面房,到所有国企改制“能卖不股、能股不租,以卖为主”,再到拍卖乡镇卫生院、医院,再到出售学校,可谓“一卖到底”。

  网友“一个人的战争梦”《宿迁学校老师要求仇和时期私有化的学校重新国有化》:据了解,该校是刚下马的云南省委副书记仇和在主政江苏宿迁时被私有化的。自2000年开始,仇和从宿迁代市长、市长任上,仅用9个月时间即升任为宿迁“一把手”。据媒体报道,在掌门宿迁的6年时间里,仇和推行了一系列“一卖到底”改革,即从一开始出售国有单位的门面房,到所有国企改制“能卖不股、 能股不租,以卖为主”,再到拍卖乡镇卫 生院、医院,再到出售学校。他甚至因此而说过一句极端的话:“宿迁515万人 民所居住的8555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只要可以变现的资源或资产,都可以进入市场交易。”从2001年始,宿迁全市337 家幼儿园、122家乡镇卫生院,相继变为 民营,11家县以上医院已有9家完成改制。针对仇和推行的宿迁改革,2008年4月份,北京大学课题研究小组先后两次赶赴当地调查并得出结论,认为仇和推行的宿迁市场化医改并未解决“看病贵问 题,老百姓的医疗负担反而加重,潜在医疗卫生问题令人担忧。”此外,其对宿迁“卖光式”教育改革也颇有争议,认为,这种教育改革让“老百姓需要花费高额的教育费用才能享有原本就应该由政府提供的教育资源”。 不过在仇和卖光医院的十年后,宿迁市又重新规划,并由政府财政全额出资,建造了一所大型三甲公立医院,此举也被认为是仇和推行的宿迁市场化医改的失败。

  2015年03月16日环球人物李玲《揭穿仇和老底:卖光国有资产的私有化不得人心》:北大经济学教授、卫生部政策与管理研究专家委员会成员李玲……“历史会证明我是对的”。今年6月份以来,李玲关于“宿迁医改”的调研报告及其观点,被媒体频繁引述和转载后,引起轩然大波。宿迁是江苏省1996年组建的地级市,经济不甚发达。从2000年开始,宿迁进行了被称为“卖光式”的医疗改革,将134家公立医院的产权卖给民间资本,医院由公立转为私营。这种市场化的医疗改革模式,一直广受争议,当地政府认为改革降低了医疗费用,老百姓看得起病了。但李玲在对宿迁进行了一番调研后,却得出相反结论,认为“宿迁医改”“没有解决老百姓看病贵的问题,医疗费用不降反升”。……2006年4月,李玲带着课题组到达宿迁后,没有惊动当地政府,大家扮成病号,分头去医院就诊,“我们就像地下工作者一样,和医生、患者谈话,并且亲身体验在医院看病的过程。”李玲在报告中肯定了“宿迁医改”的好处,如医院改善了服务态度,增加了医疗收入,降低了单项检查收费和药价等。但同时她指出,单项医疗价格降低,并不代表老百姓看病比以前便宜。“当地很多医院不收挂号费,原来300多元的CT检查现在只需100多元,感冒头痛,医生也做CT检查,这根本不需要啊!”李玲十分无奈:“医生总是巧立名目多做检查,多开药,这使老百姓医疗费用反而比以前更多”。李玲认为,这个现象背后的原因,是市场化竞争使医院把追逐利益放在第一位。“医院利润率一般都在50%以上……宿迁市沭阳县人民医院光是一个骨科的进账,就从医改前的每年180万元增长到720万元;仁慈医院盖新大楼的3000万元贷款,3年时间就挣了回来。”李玲在报告中这样写道。

  推行“一卖到底”的私有化改革的红人仇和虽然倒了,但是全国还有多少个仇和正在春风得意,步步高升呢?如今,私有化的妖风有一刻停止过吗?如此,中国那些祸国殃民的官僚富豪能不继续坐大,危害经济健康发展,祸害百姓吗?

  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中指出:“资产阶级在历史上曾经起过非常革命的作用。资产阶级在它已经取得了统治的地方把一切封建的、宗法的和田园般的关系都破坏了。”“资产阶级在它的不到一百年的阶级统治中所创造的生产力,比过去一切世代创造的全部生产力还要多,还要大。”但是“社会所拥有的生产力已经不能再促进资产阶级文明和资产阶级所有制关系的发展;相反,生产力已经强大到这种关系所不能适应的地步,它已经受到这种关系的阻碍;而它一着手克服这种障碍,就使整个资产阶级社会陷入混乱,就使资产阶级所有制的存在受到威胁。资产阶级的关系已经太狭窄了,再容纳不了它本身所造成的财富了。——资产阶级用什么办法来克服这种危机呢?一方面不得不消灭大量生产力,另一方面夺取新的市场,更加彻底地利用旧的市场。这究竟是怎样的一种办法呢?这不过是资产阶级准备更全面更猛烈的危机的办法,不过是使防止危机的手段越来越少的办法。资产阶级用来推翻封建制度的武器,现在却对准资产阶级自己了。”“过去一切阶级在争得统治之后,总是使整个社会服从于它们发财致富的条件,企图以此来巩固它们已获得的生活地位。无产者只有废除自己的现存的占有方式,从而废除全部现存的占有方式,才能取得社会生产力。无产者没有什么自己的东西必须加以保护,他们必须摧毁至今保护和保障私有财产的一切。 ” “过去的一切运动都是少数人的或者为少数人谋利益的运动。无产阶级的运动是绝大多数人的、为绝大多数人谋利益的独立的运动。无产阶级,现今社会的最下层,如果不炸毁构成官方社会的整个上层,就不能抬起头来,挺起胸来。”“资本是集体的产物,它只有通过社会许多成员的共同活动,而且归根到底只有通过社会全体成员的共同活动,才能运动起来。因此,资本不是一种个人力量,而是一种社会力量。因此,把资本变为公共的、属于社会全体成员的财产,这并不是把个人财产变为社会财产。这里所改变的只是财产的社会性质。”

  马克思在《〈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里还指出:“无论哪一个社会形态,在它们所能容纳的全部生产力发挥出来以前,是决不会灭亡的;而新的更高的生产关系,在它存在的物质条件在旧社会的胞胎里成熟以前,是决不会出现的。所以人类始终只提出自己能够解决的任务,因为只要仔细考察就可以发现,任务本身,只有在解决它的物质条件已经存在或者至少是在形成过程中的时候,才会产生。”

  由此,在脱胎于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的中国,人民获得政权之后,没收只会破坏生产力发展的官僚资本的条件已经成熟,是必须的。而资产阶级生产方式才刚刚发展,还没有到它所能容纳的全部生产力发挥出来的时候,不应过激地加以消除。在这个时期,私有资本还应当促使其发展,譬如华为、美的、同仁堂等有益社会的企业。但必须是在人民民主政权监控下,保证市场机制能够正常发挥的情况下予以发展,而阻止在市场机制失效的领域发展,譬如股市和房地产投机。而全民资本必须起主导作用,做强做大,确保市场不被私有资本垄断而造成危害,防止劳动者处于弱势地位而任资本欺凌,以保障人民的利益。因此,实行私有化来消灭全民资本是对人民革命的反动,是官僚资产阶级对人民的反攻倒算,是历史的反动,必须坚决制止。制止全民资本被私有化,制止房地产投机和股市投机这三项是阻断官僚豪族坐大机制的根本措施。对此,执政党必须站在人民一边来进行改革,而不能把屁股坐在官僚资产阶级一边来进行“改革”。否则,人民是不会答应的。被人民抛弃的命运就是亡党亡国。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