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小李终于拿了奥斯卡 少数族裔却离大荧幕越来越远

2016-03-01 08:45:25  来源:破土网  作者:破土综合
点击:   评论: (查看)

  【破土编者按】北京时间2月29日上午,第88届奥斯卡金像奖颁奖典礼在美国举行。奥斯卡,作为美国文化帝国的产物既是全球电影业的风向标,也是臭名昭著的“白人老头奖”。第88届奥斯卡也是连续第二年重要奖项提名完全被白人垄断。奥斯卡的评委有95%以上是白人。实际上,全白奥斯卡只是好莱坞种族主义和性别歧视的冰山一角。好莱坞的白人至上文化,不但压迫着数以万计的少数族裔电影从业者,也潜移默化影响着全世界观众的世界观。

 小李终于拿了奥斯卡 少数族裔却离大荧幕越来越远

  (图片来源:New York Times)

  第88届奥斯卡金像奖颁奖典礼将于美国时间2016年02月28日举行。国内影迷们都在欢呼心疼了多年的“小李”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终于拿到了影帝宝座。但是围绕这次奥斯卡提名名单,却在好莱坞掀起了另一个充满争议的话题——在最佳男、女主角以及最佳男、女配角的20个提名人选中,竟然没有一个黑人演员,而这已是奥斯卡连续两年出现类似局面。

  尽管在很多人看来,获得提名的演员的确有资格入围,但也有一些人觉得,奥斯卡所有提名演员都是白人,甚至连讲述黑人乐队故事的大热影片《冲出康普顿》都未获得最佳影片提名,摆明电影学院存在“种族主义”,威尔·史密斯夫妇、黑人导演斯派克·李等都表示将拒绝出席奥斯卡,而这也给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主席谢丽尔·布恩·艾萨克斯这位非裔美国人带来了很大的压力。

 小李终于拿了奥斯卡 少数族裔却离大荧幕越来越远

  威尔史密斯夫妇因奥斯卡种族歧视声明拒绝参加颁奖典礼

  理直气壮种族歧视的好莱坞

  2016年奥斯卡提名名单公布后,这个全球瞩目的电影大奖就有了各种各样的诨名。这是连续第二年奥斯卡重要奖项提名被白人垄断。有人称奥斯卡为“阿尔卑斯山”,因为山顶的积雪让这座山和奥斯卡一样,“越往上走越白”。有人称之为“百合花”,因为它的提名名单像百合一样“白得纯粹”。连续两年没有黑人演员入围奥斯卡表演类奖项,让美国电影圈的有色人种拍案而起,却无法在短期内治愈好莱坞种族不平等的顽疾。

  威尔·史密斯主演的电影《震荡效应》2015年反响热烈,很多人相信他的表现足以赢得一尊小金人,现实却是威尔·史密斯连提名都没有获得。说到未获提名,他先是按照行规赞扬了竞争对手:“每位候选人都很棒。这就是这件事的复杂性——每位候选人都光鲜照人、演技超群,值得获奖。”然而话锋一转,他表示,“我觉得奥斯卡的风向不对。提名代表了学院,学院反映了好莱坞。电影产业是美国的映射,它反映的是美国现在要面对的问题。好莱坞正向着分裂的方向倒退,种族和宗教都不和谐,这不是我想身处其中的好莱坞。”

 小李终于拿了奥斯卡 少数族裔却离大荧幕越来越远

  图片来源:经济学人

  《经济学人》杂志在一项调查中指出,获奥斯卡的黑人总数和美国总体的黑人人口数量相当,但是这并不代表好莱坞不存在种族歧视。许多争论的焦点都指向了6000多名奥斯卡评审,其中95%以上都是白人。在分析2000以来的电影后我们可以发现,族群之间的不平等是影视行业的常态。奥斯卡的评审比例只是冰山一角。奥斯卡提名并不是压低了黑人,而是选择了超出人口比例的白人。2000年以来,黑人拿到了10%的奥斯卡提名,而美国黑人的人口比例是12%。但是其他的少数族裔的境况就没那么好了。占美国人口16%的拉美裔得到了3%的提名,亚裔只拿到了1%。一个访谈中,中国著名演员章子怡道出了自己放弃好莱坞发展机会的理由。

 小李终于拿了奥斯卡 少数族裔却离大荧幕越来越远

  全白奥斯卡,怪我咯?

  HBO脱口秀《马赫脱口秀》主持人比尔·马赫近日在节目上宣称:今年奥斯卡之所以全白都是因为中国人是十足的种族主义者!当下好莱坞需要在亚洲特别是中国市场卖座才能挣大钱!但亚洲和中国观众十分种族主义,他们不希望看到电影中有黑人!

  小李终于拿了奥斯卡 少数族裔却离大荧幕越来越远

  马赫脱口秀

  2014年中国确实是全球电影票房增长最快的市场,但目前美国票房仍然是中国的两倍。当然据德勤的预测,中国票房收入有望在2020年超过美国。然而票房收入和竞选奥斯卡没有必然关系。奥斯卡提名电影是由奥斯卡评审委员提名选出的,而95.3%的奥斯卡评审委员会都是白人。

  马赫的调侃道出了好莱坞种族歧视大行其道的逻辑:既然白人电影更加卖座,那么我必须使用更多的白人演员,谁让观众都是种族主义者。如此一来,好莱坞便将种族歧视的恶果全面推给消费者。雇主假定,非裔、亚裔、拉美裔面向的只能是符合他们种族市场。这不是在照顾少数族裔,因为特定的部门使用某一类少数族裔限制了其他族裔的就业机会。这样的做法就是种族歧视本身,它的目的是利润最大化,而它的结果是造成种族隔离。于是,对于黑人演员的职业生涯要么是出演《为奴十二载》这种直接反映非裔美国人命运的影视作品,要么就是演一个很随便的配角。因为影视公司认为白人演员主演的片子才好卖。

  在商业利益的驱动下,好莱坞进一步助长了一种压迫性的文化观念,伴随着美国的电影帝国深入到每个人的心里:黑人男性更难获得女性青睐,黑人女性往往水性杨花,黑人容易死于意外,不可能说出任何有深度的话,在影片最后往往被遗弃。在一部影片里你可以雇佣20个黑人演员来饰演仆人,而你仍然是白人至上主义的帮凶。

  性别歧视的重灾区

  和种族歧视一样,在美国,在好莱坞,性别歧视同样严重。主流的影视作品中,女性角色往往是装饰性的。对于性别歧视,英国女演员海伦· 米伦认为在电影界,女性成功要困难得多。而在她年轻的年代,性别歧视更加厉害。甚至在一些剧本里,有的角色明明适合女性,却要男人来演:" 我每次看到本可以由女演员出演的角色,却是由一个男演员饰演,就会觉得很生气。尤其是在我年轻的时候,看到那些那些和我同时代的很优秀、很有天赋的女演员被平庸的男演员取代的时候,我简直气得快要疯掉了。这真的太可气了——改个名字,把男性的名字改成女人的名字,就足够了。我真不能理解那些‘不会写’女性角色的人,没必要这样吧?"

小李终于拿了奥斯卡 少数族裔却离大荧幕越来越远

  詹妮弗·劳伦斯发表了一封名为《为什么我挣的比男搭档少?》的公开信,抨击好莱坞收入性别歧视。

  信中说道:“当索尼黑客门发生后,我发现自己的片酬比那些有幸‘带把’的人少得太多了,我不恨索尼,我恨我自己,之所以在谈合同时失败,是因为我太早地放弃了,我不想为了两项经销权的几百万美元收入而跟别人争得面红耳赤,我真的不需要。”

  遭泄露的索尼高层信件中显示,在共同出演《美国骗局》的演员中,詹妮弗与艾米·亚当斯可获得影片收益的7%,而导演及其他三位男性演员布莱德利·库珀、克里斯蒂安·贝尔与杰瑞米·雷纳却可获得9%的收益。

 小李终于拿了奥斯卡 少数族裔却离大荧幕越来越远

  电影《美国骗局》

  詹妮弗写道:“我并不想给人留下‘难搞’或者‘脾气大’的印象,但直到我看到网上列出的收入我才知道,原来跟我合作拍戏的男演员从来都不担心被贴上‘难搞’或者‘脾气大’的标签。”

  詹妮弗·劳伦斯是获得奥斯卡奖的最年轻演员之一,也是片酬最高的演员之一,据《福布斯》杂志2015年的榜单,她的收入是5200万美元,是收入最高的女演员,但相比收入最高的男演员小罗伯特·唐尼,她还是少了近3000万美元。老前辈海伦·米勒则表示很喜欢劳伦斯的那封信,“我非常认同你在信里说,‘我不想被人视作混蛋’,你知道吗?我也想以礼待人,但我们现在不能再太礼貌了。我是没有子女的,但如果我有的话,我教我女儿的第一个词就会是‘滚蛋’。”

  詹妮弗又说了另一个现实问题:" 为什么女性导演这么少?她们只占 3%、2% 吧,那么人们凭什么对女性导演有信心?所以人们对女性导演缺少信心,这种不信任还会变成女性对自己的质疑。"

  幕后工作中男女比例的失衡更加严重:就导演、编剧和制片人岗位来看,女性所占的比例分别为1.9%、11.2%和18.9%。这只有令问题加剧。由女性担任幕后关键职位(导演、编剧和制片人)的电影作品更经常刻画女性角色,并且更少将女性角色作为卖弄风骚的花瓶。

  对于非白人女性来说,收入差距问题更为严峻。尽管一般来看,美国女性的收入平均只有男性的78%,但对于美国非洲裔和印第安女性来说,这项数字分别只有64%和59%。白人男性每赚一美元,西班牙裔女性相对只赚56美分。

  而这种失衡也存在于电影中非白人角色的数量上。根据安隆博格传播学院的研究,2014年票房收入前100的电影中,有台词或名字的西班牙裔或拉美裔角色只占4.9%——鉴于该族裔在美国人口中的占比高达17%,大银幕上代表这部分人的角色严重偏少。黑人和亚裔在美国人口中的比例略高,分别为12.5%和5.3%。但其实这100部电影中只有17部是由这些少数族裔演员主演。

  而好莱坞性别歧视的根源和种族歧视往往相似,一种利益驱动的文化形式永远是和主流保持一致的。即使社会文化出现改变、裂缝,开始承认它内部的问题和压迫性,当商业利益如此稳固的时候,这些进步也很难渗入到电影行业中。因为挑战往往意味着牺牲商业利益。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