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中央党校教授蔡霞竟竭力为薛蛮子、秦火火洗地

2016-02-28 14:46:33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北部湾的风
点击:    评论: (查看)

    核心提要:

  薛蛮子栽了以后,众精英兔死狐悲,纷纷为其洗地,这不奇怪,我曾经有这么一个观点,这些所谓精英嫖娼根本不算新闻,他们不嫖娼才算是新闻。耐人寻味的是连中央党校的蔡霞教授也加入了洗地,而且振振有词。她在一篇题为《公权和私域――警惕公权力法外滥权侵害公民》的文章中说:

  “若官员想要整谁,手中权力肆意妄为,可以直接侵入纯属公民私人空间的住所去抓人。薛蛮子不是在特定嫖娼场所被抓,而是在他的住所被抓。在仅有两人在场的住所里,公安和举报人是如何作到抓薛之前就断定薛嫖娼的?”

  她指责媒体说:“薛蛮子因嫖而被抓,一时间官方媒体从网站到报纸到电视,纷纷高调报道,居然使一个嫖客成了官方新闻热点人物,岂非怪哉?!”“央视等媒体在报道时,高调突出薛的大V身份,这恰好暴露了抓薛的真正用意。把抓薛的动机和一些官媒为官员的罪行诡辩放在一起看,暴露的是公权力已经变质成为庇护少数人违法,迫害社会大众权利的私器。”

  她不但为“嫖娼精英”薛蛮子鸣不平,同时也为造谣大师秦火火鸣不平,指责最近打击网络谣言的行动“这是公权力侵害公民,搞有罪推定,以执法之名行压制社会言论之实。”还威胁说:“公权力肆无忌惮地压制公众言论,势必激起反弹,是要把公众逼到搞街头政治。现在公权力的恣意妄为正在把温和派逼成激进派,把网络政治逼成街头政治。”

  最后的话近乎骂街:“这次抓薛蛮子,居然央视都播报,下三烂的做法使央视堕落到市井烂报的水准,而不是国家新闻机构。是央视自己贬损自己。新闻播报时不说公民薛嫖娼而是说大V薛,实质是要杀鸡给猴看,警告所有在网络上说话的人,即大V我都抓,你们都小心点管住自己的嘴。这是以抓嫖为名行封口之实,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说穿了是压制言论。”

  根据中国共产党新闻网介绍,蔡霞是中央党校党建研究部教授,博士,从1986年起从事党建教学和研究工作,主要研究方向:政党意识形态、执政党建设。

  看了她的这一篇文章,我第一个疑问是,她究竟是美国共和党还是民主党的党校教授?连其它体制外的公知精英对这次事件起码还有个在批评基础上的所谓质疑,而她则是在完全没有了解事情全过程基础上一边倒的偏袒性的结论性评论。

b3fb43166d224f4af5e424c70bf790529922d1e1.jpg

党校教授为任志强“喊冤叫屈” 光明网:蔡霞你的党性在哪里

中央党校蔡霞为薛蛮子洗地

――评蔡霞教授的一篇奇文

2013-08-29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北部湾的风

 

  网络红人、微博大V薛蛮子(薛必群)因涉嫌嫖娼被北京警方拘留北京警方再披露此案案情。据悉,自今年5月份以来,供述称有性癖好的薛蛮子多次嫖娼,且多次与多名卖淫女聚众淫乱。

  据北京警方通报,被抓后,薛蛮子和卖淫女小云承认,自8月初,二人通过梁某介绍建立联系,不到20天的时间里,先后3次在梁某、小云的住地发生性关系。

  警方审查时,多名涉案人员指认,薛还与数名卖淫女存在有卖淫嫖娼关系,并存在聚众淫乱行为。特别是自今年5月中旬以来,薛蛮子至少与10余名卖淫女频繁接触,进行卖淫嫖娼、聚众淫乱。

  据涉案人员柴某称,自今年5月中旬开始,她介绍马某、王某、李某、邓某、吴某、徐某、李某某等人,多次与薛蛮子进行卖淫嫖娼。警方表示,上述涉案人员均已被警方依法拘留。

  被抓那次嫖资1500元

  阿捷告诉民警,薛曾经多次让她帮介绍卖淫女,而且经常一次几个一起来。,“你在床边看我们做吧”。

  就在被抓的前一天,也就是8月22日,薛还跑到马某住处,与马某找来的3名“女孩”聚众淫乱

  据市公安局治安总队相关负责人介绍,安慧北里曾多次被举报存在卖淫嫖娼问题。今年8月份以来,在接到举报后,警方对安慧北里进行蹲守和调查。

  8月23日当天,警方共派出10余名民警,对四五个涉嫌卖淫嫖娼的窝点进行盯守。其中,安慧北里逸园16号楼一间民宅是被警方蹲守监控的卖淫嫖娼窝点之一。大约下午5点半左右,房门打开,一名男子推门出来,在门口守候的警察冲上去,将其又推回屋内。房内还有一名穿黑色衣服的女子,警方发现了刚使用过的避孕套、1500元嫖资等。

  据了解,近期警方在安慧北里共打掉了4个卖淫嫖娼窝点,先后抓获了27名(9男18女)违法犯罪嫌疑人,薛蛮子只是其中之一,微博大V是自己撞到警方枪口上的。

  薛蛮子供述有特殊性癖好

  在微博上拥有上千万粉丝的大V薛蛮子,因为公益而火,也因公益引起争议。而在卖淫女眼里,他是一名“老顽童”。薛蛮子供述,他有特殊的欲望和性癖好,对嫖娼和聚众淫乱几近痴迷。

  多名卖淫女说,薛的体貌特征很明显,嫖娼活动比较频繁,有特殊性癖好并且经常拖欠嫖资。他眼光很高,要求“女孩”年轻、性感、苗条,体胖肤黑、有疤痕的一律不要,尤其喜欢在同一地点一次连续招嫖或同时与多名女性聚众淫乱。

  给薛介绍女孩的马某说:“‘老顽童’有一次本来应该给4000元,却只给了2000元,并称只有这么多,以后再说。”

  但实际上,薛蛮子买春的经历可以追溯到更早。他到泰国、荷兰时,就有了买春的经历,只不过,回到中国后,更加沉溺其中。

  以上材料 节选于《京华时报》记者袁国礼的报道。

  薛蛮子栽了以后,众精英兔死狐悲,纷纷为其洗地,这不奇怪,我曾经有这么一个观点,这些所谓精英嫖娼根本不算新闻,他们不嫖娼才算是新闻。耐人寻味的是连中央党校的蔡霞教授也加入了洗地,而且振振有词。她在一篇题为《公权和私域――警惕公权力法外滥权侵害公民》的文章中说:

  “若官员想要整谁,手中权力肆意妄为,可以直接侵入纯属公民私人空间的住所去抓人。薛蛮子不是在特定嫖娼场所被抓,而是在他的住所被抓。在仅有两人在场的住所里,公安和举报人是如何作到抓薛之前就断定薛嫖娼的?”

  她指责媒体说:“薛蛮子因嫖而被抓,一时间官方媒体从网站到报纸到电视,纷纷高调报道,居然使一个嫖客成了官方新闻热点人物,岂非怪哉?!”“央视等媒体在报道时,高调突出薛的大V身份,这恰好暴露了抓薛的真正用意。把抓薛的动机和一些官媒为官员的罪行诡辩放在一起看,暴露的是公权力已经变质成为庇护少数人违法,迫害社会大众权利的私器。”

  她不但为“嫖娼精英”薛蛮子鸣不平,同时也为造谣大师秦火火鸣不平,指责最近打击网络谣言的行动“这是公权力侵害公民,搞有罪推定,以执法之名行压制社会言论之实。”还威胁说:“公权力肆无忌惮地压制公众言论,势必激起反弹,是要把公众逼到搞街头政治。现在公权力的恣意妄为正在把温和派逼成激进派,把网络政治逼成街头政治。”

  最后的话近乎骂街:“这次抓薛蛮子,居然央视都播报,下三烂的做法使央视堕落到市井烂报的水准,而不是国家新闻机构。是央视自己贬损自己。新闻播报时不说公民薛嫖娼而是说大V薛,实质是要杀鸡给猴看,警告所有在网络上说话的人,即大V我都抓,你们都小心点管住自己的嘴。这是以抓嫖为名行封口之实,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说穿了是压制言论。”

  根据中国共产党新闻网介绍,蔡霞是中央党校党建研究部教授,博士,从1986年起从事党建教学和研究工作,主要研究方向:政党意识形态、执政党建设。

  看了她的这一篇文章,我第一个疑问是,她究竟是美国共和党还是民主党的党校教授?连其它体制外的公知精英对这次事件起码还有个在批评基础上的所谓质疑,而她则是在完全没有了解事情全过程基础上一边倒的偏袒性的结论性评论。

  北京警方的情况通报首先就给了她一记响亮的耳光。

  请问蔡教授,上述的这些“局”是如何“设”的,公安部门竟然为了抓他,竟然动用个10个女子与他性交?

  不管是官员还是大V,都应该遵守中国的法律不是,官员嫖娼危害性更加严重,当然应该严肃处理,难道所谓“大V”违法犯罪分就可以逍遥法外,或者因为其所谓的“批评者”身份就可以让他享有“治外法权”?按照西方国家对卖淫嫖娼的规定去处理他的事情?

  秦火火的造谣伤害和打击的虽然是一个个具体的人,但是从被伤害和打击的人的共性完全可以看清楚其矛头所向,假如他是偶然的和只是针对个别人的行为,当然也可以按照蔡教授的指示,由当事人自己和他打官司,但是他是在大批量地造谣,并且在这背后是什么,连傻子都看得清清楚楚,难道蔡教授不明白?另外,就像景阳岗上的老虎一样,武松打不打它,它都是要吃人的。自从前年的那个什么“之春”以来,某些人一直蠢蠢欲动,任何的一件非常小的事,都想让其演变成为所谓的“街头政治”,就连占某某那件事,本身就是有争议的,结果一个15岁的女孩子,竟然在微博上发号施令发动全国性的示威游行。这正常吗?其实并不是某些人不想搞“街头政治”,国内发生的大大小小的事件某些人都想利用,但是在那些群体性事件的民众偏偏就不让某些人把自己的诉求绑在其战车上,让某些人干着急。另外,蔡教授倒果为因。其实在某些人当中,一部分人一直从动机到效果都是为了促进社会进步的,但是另外一部分人的行动后面一直有外部势力的影子,这些人何止“激进”,他们要改旗易帜的愿望是不管当局如何都要争取实现的,蔡教授把由于他们的步步进逼导致的必要反弹说成是事情的原因,不会完全是糊涂吧?

  曾经有某些人厚颜无耻地称自己代表13亿人,而这次蔡教授也代替某些代表全体网民,称抓“大V薛,实质是要杀鸡给猴看,警告所有在网络上说话的人。”其实,“在网络上说话的人”分左派中间派右派,他们各自的观点分正确与错误,他们在网络上传播的事件有实事求是和造谣惑众之别,蔡教授真的没有把这些区别开的水平吗?

  正所谓“死了张屠夫,不吃浑毛猪”,何况秦火火之类根本不是什么“张屠夫”,倒是有点像“浑毛猪”。清除某些的害群之马以后,不但不会出现蔡教授“担心”的那种情况,相反,堵塞了谣言的渠道以后,少了“假作真时真亦假”的情况,反而会更加有利于民众正确进行舆论监督,同时也不让某些人混水摸鱼。如果任何人可以不顾事实无中生有,而且这叫“言论自由”,对此进行处理就是“压制言论”的话,那么我也跟秦火火学学,造个谣,说,蔡教授是受雇于美国中情局的人,长期领取津贴。在秦火火公司中有30%的股份,而且薛蛮子的嫖娼就是她牵线搭桥的。假如发到网上,相信转帖子的人也不会少,到时候看看你蔡教授如何应对吧,反正你不能让警察抓我,一抓我,你就是“压制言论”,不知道蔡教授意下如何?

  作为一个高级知识分子,蔡教授可以有她说话的自由,甚至有她选择政治倾向性的自由,但是结论应该建立在事实的基础上,不应该利用自己的知识和高智商罔顾事实信口开河,也不应该偷换概念胡说八道。这是一个真正的知识精英的底线。
 

相关链接:

【晚报来了!】党校教授蔡霞被开除党籍 曾力挺任志强等公知大V(8.17)
“性质极其恶劣、情节极其严重”:中央党校教授蔡霞被严肃处理

 蔡霞替任志强辩护,网民为何看不下去
党校教授蔡霞为“任大炮”辩解错在哪儿?
党校教授为任志强“喊冤叫屈” 光明网:蔡霞你的党性在哪里
 

中央党校教授蔡霞竟竭力为薛蛮子、秦火火洗地
蔡霞教授贼喊捉贼:右转倒退歪曲了共产主义却嫁祸于左转
郝贵生:党的意识形态不等同于国家意识形态吗?——评中央党校教授蔡霞的错误观点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