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寒江钓雪:范氏是否身负难以表明之冤?

2015-10-20 14:12:07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寒江钓雪
点击:   评论: (查看)

  近些天来,军委副主席范长龙在日前召开的香山论坛上有一番表明韬晦的言论使国人大感惊诧,即如:

 

  “范长龙强调,中国一贯倡导以和为贵,主张通过和平方式处理争端,我们同绝大部分邻国协商解决了陆地边界问题。今年以来,大家比较关注中国南海岛礁建设,感到建设进度快了点,担心影响南海的航行自由等。事实上,这些建设是以民事功能为主,不但像我们承诺的那样不会影响南海航行自由,而且会为南海航行和生产提供更好的公共服务。几天前在我国驻守的华阳礁、赤瓜礁上新建的航行灯塔,开始为各国船舶提供导航助航服务。即使在涉及领土主权的问题上,我们也决不轻言诉诸武力,力避擦枪走火,始终通过与直接当事方的友好协商解决分歧争端,始终致力于与有关国家共同维护地区安全和稳定。”

 

  是否韬晦将军出世了?

 

  军人的职业是干什么的?是保卫祖国领土与尊严不受任何外来侵犯!如有胆敢觊觎来犯者,便只有好打!但如军人思想中总是倡导什么“和为贵,主张通过和平方式处理争端”,是否这些所谓的军人就该集体转业了?你们好意思再秉承“即使在涉及领土主权的问题上,我们也决不轻言诉诸武力,力避擦枪走火,始终通过与直接当事方的友好协商解决分歧争端”?而老百姓养着你们这群废物又有何用?那么,是否国防部该与外交部合并了?

 

  我们可以看到,随着范氏韬晦论调甫一出口,马上招来一片反对与批驳之声。这其实表明,更多人们还是具有起码的是非观的。人们并未因为范氏的特殊身份而肯定他的韬晦之论。足够多的历史陈迹也无比清晰地告诉人们,在爱国与卖国这个大是大非问题之上,从来就不以个人身份的显赫标志与财富多寡作为判定是非的标准。如果我们要在历朝历代亡国的废墟上寻觅汉奸、卖国者的足迹,其显赫之身份与拥有足够权力大抵是可以作为其不变之标识的。

 

  然而,从范氏之口吐出的特色军队韬晦之论,是非仅代表了这位军头的心声?

 

  范氏以特色军头身份出席香山论坛,其个人发言并不仅只代表他一己之见,而是对外宣告一个国家、一任政权之领导核心在此一事态上的态度表明。再从范氏韬晦论调出台至今,并未看见有当局对此持否定与纠错之声,那么,该论是范氏本意还是借其之口道出更高层声音?

 

  难道还不显而易见吗?

 

  有必要拷问,为什么一个总是自称发展、强大并还负责任的国家,会针对万众瞩目的与国之尊严、民族尊严息息相关的领土主权问题下此软蛋?

 

  必须承认,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内容与性质。任何经济基础都要求建立与它相适应的上层建筑,以便为自己服务。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上层建筑是经济基础的派生物。有什么样的经济基础,就会有什么样的上层建筑,不同性质的经济基础一定会产生出不同性质的上层建筑。我们应该清醒认识到,一个力争赶资本主义末班车的所谓与时俱进大国,在对外事务中采取怎样的立场与做法亦是由自身拥有的经济基础所决定的。一旦一个国家认同并归附,且更不死不休般执着追赶着要资本主义强国承认自己,收编自己,哪怕将自己当做惯遭冷落、遗弃与欺凌、掠夺的黄脸婆“妻子”时,更哪怕以岁币外交去河蟹这样的夫妻关系也在所不惜,经济上被掠夺、军事上被欺凌甚而藐视、文化上被殖民、政治上被小妾就不以人为意志而发生转移了。

 

  依照资本主义弱肉强食之丛林法则规律,如果你足够强大是一头狮子,那么尽可能也要与你保持伙伴关系;而一旦认定你就是一头蠢而弱的肥猪,除过要将你变为腹中餐之外根本不会再有其它选择。你见过肥猪与狮子通过谈判求得了自己的利益吗?

 

  首先通过让你趋之若鹜、上赶着要加入的所谓国际经济组织,再制定一系列的掠夺规则来吸附你自身财富;仅是这样还不够,还更要通过直接、快捷手段霸占你的发展资源——领土利益。所有这些,无不是为了进行对你的财富吸附完成。那么,第一步通过规则掠夺,有那些崇洋媚外的私有化精英与第五纵队分子室内操戈,业已正在进行中;第二步更直接、更快捷的掠夺,范氏韬晦论岂不是为此大开绿灯?

 

  至此,应该明白为什么近年来出国移民热要愈演愈烈了?俗话道,春江水暖鸭先知,特色权贵与先富者纷纷弃国而去,除过自身财富拥有不干净,深怕日后受到追算,难道就没有对生养他的国家将有什么样的未来所产生的失望与绝望心理作祟?

 

  一个失去脊梁骨的国家,一个单以金钱与财富标准来衡量是否发展与进步的政府,一个挂羊头卖狗肉的政档,一个信仰虚无、热衷于拜金的社会,该用什么标准来表明一个政权的合理存续性?对内无非是所谓的发展业绩,实在遮掩不住了还有无孔不入、不遗余力的河蟹维稳;对外呢、曲意逢迎,委身事强,以所谓接鬼来表明心迹,以所谓开放来行输诚之实。既如此,对外如羊,对内如狼才是其一以贯之的执政路线。是以对外曲意逢迎、岁币外交,对内维稳河蟹,不遗余力,这是一条路走到黑的垂死决绝!更是一条路走不下去的窘相毕现!

 

  我们知道,私有化精英总是以与外接鬼来表明自己改革到底的雄心。试想,现在仅是经济形态上的接鬼,而一旦政治制度上完全接鬼,实施西方多党制民主,哪一个高高在上的执政党,在涉及自身领土与主权问题上,敢大言不惭重复范氏韬晦论调?而一旦真正面对如此誓死韬晦寻求所谓河蟹发展的执政党,该国家的反对党与爱国民众会再视若无事般不致一喙?

 

  那么,该韬晦论行使者的执政党,还会高高在上、稳若泰山般表示自己乃是社会先进生产力的戴表?自己本就应该当仁不让地行驶执政之责?

 

  再试问,中国历史上有多少王朝是采用如此韬晦发展的?而采用了如此韬晦发展的王朝又都有着怎样的下场?

 

  一个人,好不容易历尽变卖家当、节衣缩食、辛苦劳作而拥有一大堆钞票致富了,一时间,不怀好意的阿谀之词,口是心非的奉承之声不绝于耳……某晚,这人做了一个梦:该人梦中的胖脸上堆满了自负的笑。突然,门外有了噪杂之音,一群对自身财富的觊觎者蜂拥而来,还分明仗着明晃晃的刀枪……此际,他的思想选择如是,万万遮挡不得,万一由于自己遮拦而动起武来,岂不是有负清平世界、河蟹乾坤的盛名?

 

  于是,势必是应该要依靠谈判解决问题。

 

  于是,一边谈判,一边做梦。一边做梦,一边谈判。

 

  他会得到怎样的结果?

 

  其实,求得上述问题的结果并不具什么实质意义。因为毕竟是做梦呗。而梦中出现怎样的结果都不足为奇。那么,还是回到拙文标题之问,于此,禁不住要为范军头鸣冤了。换作任何人在这个位置,在如此场合,大抵都是要作此韬晦之声的,都要借此韬晦之声表明一种清晰的态度,或是对某方袒露心迹……(此处省略N字

 

  是否不成老虎便将成为众矢之的?

 

  如要他在这个两难中必居其一。也真难为他了。

 

    本文原载:作者网易博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