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雨夹雪:略谈韩少功《革命的逆袭与重续》

2015-05-31 09:35:43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雨夹雪
点击:    评论: (查看)

 

 

 

 

  雨夹雪:我不同意韩少功的《革命的逆袭与重续》

  ——兼谈所谓“改革共识”

 

  昨天看了韩少功《革命的逆袭与重续》,感觉这篇文章总体上还是不错的,写出了一个没有完全丧失良知的知识分子的心路历程。但是,俺感觉文中仍然有一股自视高人一等的文人味,这导致了文章的很多说法明显失实。

  譬如,文章的开头宣称:“当事人想必记得清楚,从‘四五’天安门运动(1976年),到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1978年),整个国家几乎实现了一种左右会盟和朝野协力,推进了最大公约数的政治转轨,整个过程低震荡、小阻力、微成本、零死亡。”

  真的如此吗?那么这期间被清理的百万计的“三种人”又算什么呢?陈永贵、吴桂贤、李素文、孙玉国等等工农兵出身的干部又到哪里了呢?

  《逆袭》一文还说:“1979年1月29日邓小平在美国白宫南草坪,如盟国英雄一般接受欢呼,被电视节目主持人热情洋溢地介绍,普通中国观众从新闻片中看得更多的,是太平洋那边闪闪发光的车流、立交桥、摩天大厦、航天飞机、自由女神、海边冲浪与帆船、漂亮的妈妈和孩子。几乎无人怀疑,中国改革开放的效果图就该是那样——美国就是共产主义的梦想成真。”

  可是,在俺的印象中,当时的工人农民几乎没有人看得上电视,也几乎都知道美国是穷人的地狱,富人的天堂,没有人傻到认为“美国就是共产主义的梦想成真”。

  《逆袭》一文还举了何士光的《乡场上》这一篇80年代初的伤痕文学为例,说“这一个短篇赢得满堂彩,显然是触碰了一种普遍心结。责任田不仅找回了财富,更重要的是冲破一种压迫性体制,帮助人们找回了平等和尊严。”

  但俺听长辈们说,80年代初工人农民们中流行的民谣是:“辛辛苦苦30年,一夜回到解放前。家里有个劳改犯,一年就变万元户。一个摩托两个筐,收入超过胡耀邦。骑个铃木拿杆秤,跟着小平干革命。”丝毫也没有“找回了平等和尊严”的感觉,只有对初露端倪的两极分化无尽的冷嘲。

  在这里附带说一下何士光的《乡场上》为代表80年代初的伤痕文学。这些伤痕文学的确受到了主流媒体的吹捧。但当时的工人农民普遍觉得这些东西比较阴暗,没有什么人喜欢。至于个别看了《乡场上》的工人农民,也觉得曹书记如果真有其人的话,也一定是一个全心全意为工人农民服务的好干部,被上级利用冯幺爸一类二流子陷害了罢了。因为他们发现身边陈永贵、吴桂贤、李素文一类全心全意为工人农民服务的好干部几乎都被清洗,换上来的干部则要差远了。这种实实在在的经验对工人农民来说远比当时主流媒体“触碰了一种普遍心结” 、“冲破一种压迫性体制”一类的吹捧有效得多。

  ……

  俺在知识分子——包括今天大多数批评两极分化,推崇毛主席的 “左翼”知识分子——口中,经常听到一个词“改革共识”。他们普遍认为,80年代,特别是前期,是一个社会各界都拥护改革的年代,后来才分化了。然而在工人农民中听到的却是另一种相反的情况,几乎都认为80年代前期就是地富反坏右翻身发财,老实干活的人开始遭殃的年代,只不过当时敢怒不敢言罢了。

  那么,究竟有没有“改革共识”呢?还是看看总设计师邓小平先生当时是怎么说的吧:“实行对外开放和对内搞活经济两个方面的政策以来,不过一两年时间,就有相当多的干部倒下去了。卷进经济犯罪活动的人不是小量的,而是大量的。犯罪的严重情况,不是过去‘三反’、‘五反’那个时候能比的。那个时候,贪污一千元以上的是‘小老虎’,一万元以上是‘大老虎’,现在一抓往往是很大的‘老虎’。”如果当时真的有“改革共识”,总设计师有必要这么黑改革吗?

  那么,知识分子中流行的“改革共识”又是怎么回事呢?其实《逆袭》一文中无意间也透露了一点真相:“知识界日后的分流,其实源自现实的撕裂。”也就是说,“改革共识”不过是知识分子中“共识”罢了。80年代的确是一个知识分子的“黄金年代”,他们1949年后第一次不再用看工人农民的脸色,又有毛主席留给他们的铁饭碗,于是集体意淫到高潮。可是他们今天仍然怀念那个集体意淫到高潮的年代,并且把这一切当成“改革共识”强加给工人农民,就不免显得可笑又可悲了。

  今天,如果仅仅从主流媒体的层面上来看,“改革共识”仍然是存在的。像对于医疗市场化、教育产业化、住房商品化,主流媒体都是高度肯定的。区别只在于,一部分主流认为这体现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正确性,另一部分主流认为改的还不够,需要政治西化来配套罢了。然而在工人农民看来,这一切却是“房改把你腰包掏空,教改把你二老逼疯,医改要提前给你送终”。只不过因为现在韩少功一类没有完全丧失良知的知识分子分化了出来,导致知识界无法像80年代初封锁“辛辛苦苦30年,一夜回到解放前”一样再制造出一种虚假的“改革共识”罢了。

  韩少功一类没有完全丧失良知的知识分子在今天站出来为工人农民鼓与呼是可敬的。但是如果不能真正放低姿态,认认真真向工人农民学习,把自身融入工人农民当中,这种鼓与呼也终究不过是叶公好龙罢了。事实上,如果不是90年代的市场化改革导致知识分子在经济上两极分化,恐怕也不会有什么“知识界的分流”,今天他们多半仍然会一边骑在工人农民头上集体意淫,一边还自诩代表了“社会各界的改革共识”

  还是毛主席说得对,“卑贱者最聪明,高贵者最愚蠢” 。“知识分子是最无知识的”,“知识多的是工人,是农民里头的半无产阶级。”

  

  (欢迎关注我的微薄@今夜北方雨夹雪http://weibo.com/2530092075/profile?topnav=1&wvr=5)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