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寒江钓雪:胡德平为何不甘寂寞上窜下跳

2015-02-16 09:35:08  来源: 网易博客   作者:寒江钓雪
点击:    评论: (查看)

  某人终于可以松口气了。

  随着此前刘姓瞎猫过于托大、利令智昏再是错误估计形势与托错了人等等因素综合作用的效果,致使其“摸石头过河”而不幸被淹死,而令某人猝不及防的大概还是险些有城门失火殃及鱼池之虞。不过还算好,总算没被拖下水。

  但毕竟总该是虚惊一场了。所幸所谓依法治国还一时不会殃及,大概也根本无意触及他们,是否暗自庆幸之余,不免又要分出闲心做出谋国之忧了?

  我们且来看一个名人发出这样的一个帖子:

  【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胡德平:依法治国要坚持毛泽东思想反对其晚年错误

  http://www.szhgh.com/Article/news/politics/201502/76688.html

  首先需要弄清一个问题,所谓毛泽东晚年之错与依法治国将有怎样的相悖?

  凡是人总是要犯错误的,即便是毛泽东同志大概也难以例外。但我们讲所谓毛泽东晚年错误,已是被“特别是”翻过无数遍,被后来的精英与无耻文人诅咒了N遍、控诉了N遍的那样一个被别有用心者蓄意制造出的伟人瑕疵。但非要无中生有持续无数次的为这样的瑕疵再度玷污、涂墨,无非是欲借此表明一种思想,再由此而产生出一种颇为利己、利于小圈子利益那样道路模式的相关理论依据。

  试想,不如此证明与重复背书所谓毛泽东同志晚年之错,又怎样显示“特别是”后来的道路之优之正确?

  近来,所谓的依法治国之声响彻神州寰宇。但说者尽管不断地说着,究竟实施开来都产生过怎样的积极效果?此处仍存疑。在依法治国的举国响彻声中,只见得大大小小的贪官,也一时之间被一一暴露出来;当然,还有着那些既混迹于特色官场,又不忘在商场大显身手、在社会上呼风唤雨的特别是能人、牛人,也从而纷纷被俘与被毙。以此,似也收获过很多的喝彩与赞声。当然也还有意淫高手、忽悠圣手对此作出的已到了某地某地的、又将回到什么什么社会状态的此起彼伏声音。

  呵呵,切莫高兴得过早了。许许多多的底层民众,他们没有什么过高的政治觉悟,也难以作出这样那样的过敏感觉预判,有人信口讲来、拍脑袋即得的所有乐观化预期都离他们太远太远。也许在他们看来,又与自己有什么关系呢?他们只是关心,是否物价又要再涨了?自己的收入能否作提升?最起码是不要辛辛苦苦务工一年,到头来非但工钱没有结清,却反倒成为如周秀云那样的“倒霉蛋”……

  胡德平也开始讲所谓依法治国了!奇怪不?在我们印象与记忆中,他似乎从未关注过如此些小之事。他大概应该更关注中国未来的民主化建设。不是吗?在从前“富士康”的N次高楼跳跃中,在无数多农民工讨薪难,更甚者再遭致被威胁、被打、被打死的时候,在先前遍及社会的强拆风暴中,有谁看见过胡德平的表明态度文章?那样的时候,胡德平怎么没有想起依法治国?

  也许以胡德平之身份背景还有身家地位,他根本无暇顾及如农民工那样的底层民众。也当然不屑于为那样的蝼蚁众生浪费时间、精力与唾沫。如若非此,包括胡德平本人在内,可以就上述提出的问题,不妨举出实例来作以推倒。

  而胡德平偏于此时不甘寂寞了。他要发出声音的,要就此表明态度。是实在没有什么可虑之事,可以歇心、消停了?所以,针对依法治国,必须发出自己的声音,以使得所谓所谓的依法治国,必须依照一己所欲所好所利来进行。我们可以发现,他洋洋洒洒作此据经引典,乃是有一定居心、既定目的。而依法治国,以其所称,更是有前置条件的。

  胡德平称,依法治国要坚持毛泽东思想反对其晚年错误。这是由于其个人狭隘的利益观所决定的。我们认为,毛泽东思想如果被人为摒弃晚年的继续革命理论,无异于将毛泽东同志等同于任何一个国家政权、任何一种社会体制的开创者。有人蓄意否定、诋毁与攻击毛泽东同志晚年理论,无非有二:一是毛晚年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不利于社会重新再产生的新生一代权贵与先富群体的利益;再是如果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不断灌输毛泽东晚年所谓错误,无形中就将毛泽东同志降格为历代王朝的开创者,随着时间推移,物是人非,毛泽东被人民忘怀,被后来的统治者作选择性遗忘,再被别有用心者作否定、污蔑、谩骂就都再正常不过了。

  胡德平还说:

  “毛泽东关于国家学说的理论在《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重要讲话之后,便出现了自身理论的内在矛盾。”……“他(此指毛泽东。引着注)把反对修正主义思潮放在批判教条主义之上,认为修正主义是国内一部分人想复辟资本主义的主要的最好的助手。以后随着大跃进运动的挫败,三年困难时期的到来,他越来越用阶级斗争,无产阶级专政的眼光,提纲挈领地看待党内、国内的矛盾,向自然开战的建设豪情变为在党内、在人民内部去寻找阶级敌人。这种结果破坏了社会主义的国家制度,扭曲了国家机器的全面职能,使中国人民陷入了阶级斗争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的紧张恐怖,人人自危的状况。在这种情况下,什么运动,什么问题都可以上升到两个阶级、两条道路、两种命运,生死存亡,你死我活的斗争纲线上去!”

  ……

  通过这些话,胡德平这个人的面目就该渐渐明晰化了。他极力否定阶级斗争的定义,其目的不喻自明,自然是再行否定无产阶级专政。其实人们明白,在一个经济私有化运行的特别是社会,所谓的人民当家做主、无产阶级专政都不过是昨日黄花,仅是话语表达的一种姿态。若不是,也不会有今日的农民工讨薪难,讨薪被打死却没有了下文等无比诡异的社会情状发生。但以那些先富者,代表先富利益的权贵者而言,是否如此仅是停留在话语表达上的当家做主也不能再行持续了?所以,这也是胡德平为什么今次要讲这番话的隐涵了吧?

  该文第三部分,胡德平用了即如“走入正轨的共和国政体”这样的赞誉标题。这是由于其所谓的步入正轨后,其个人以及家庭的命运与前相比显然发生了改天换地之改变。人们也知道其父阿邦那时也被推至中国政坛高端了。虽是难以否认怎么怎么仍有一定的傀儡性质,但以阿邦任中共中央总书记之尊,他们一家人,当然包括阿邦这个儿子胡德平的命运,绝对是发生了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之变。

  呵呵,忍不住要发笑了。阿邦的儿子忘形之下,于此还不忘吹捧阿邦的:

  “在这一个时期,胡耀邦等中央领导同志是国家政治生活、党内民主生活回归正常化的积极推动者。据法学家李步云同志介绍:1979年耀邦同志要求中央有关部门起草了中央64号文件——《中共中央关于坚决保证刑法、刑事诉讼法实施的指示》,这是党和国家重要文件中第一次提出‘法治’理念的文件。‘这一文件在确立一系列法律原则的同时,决定‘取消各级党委审批案件的制度’,取消文革中的‘公安六条’,宣布对‘摘掉了地、富、反、坏帽子的人,’‘应保证他们享有人民的民主权利’’。(《法学论坛》2008年第4期)1980年最高人民检察院和最高人民法院对‘四人帮’等反革命集团进行了法律审判。1982年党的十二大报告中明确指明‘党组织要在宪法和法律范围内活动’。”

  ……

  非但是胡德平,与胡德平有相似思想,相似政治诉求或称政治居心之人,绝对是非常赞同阿邦借所谓“法治”,所谓“国家政治生活、党内民主生活回归正常化”之名目,而实施的对中共权力行使的逐渐削弱。我们承认,一个所谓与时俱进并作解放思想、更新观念的政治组织,其指导思想的变迁必然导致其行其为的变迁。也必然会出现依靠什么人,为什么人而服务的与时俱进转变。而此,难道不正是有些人们所不遗余力追求的吗?

  通过数十年的私有化改革,即便是胡德平,也不得不被迫承认当今社会存在的日益凸显矛盾。他如此说:“当前,我国治安问题处于高发、高危时期,维稳维权的矛盾突出,国家动用了大量物力、财力、人力用于维护广大群众正常的生产、生活。”但为什么会出现如此社会现状?即便是在胡德平所称的没有“走入正轨的共和国政体”出现之前,在胡德平认为是“这种结果破坏了社会主义的国家制度,扭曲了国家机器的全面职能,使中国人民陷入了阶级斗争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的紧张恐怖,人人自危的状况……”那样的时候,是否有“我国治安问题处于高发、高危时期,维稳维权的矛盾突出”这样的怪异情状?如果没有,那么,在其父阿邦那样的积极推动国家政治生活、党内民主生活回归正常化之后,在其所谓的“走入正轨的共和国政体”之后,为什么才会出现社会治安问题处于高发、高危时期,维稳维权的矛盾突出这样的不能无视之现象?

  那么,面对如此严峻之社会现实,该采用怎样的解决办法?

  是否建设法治中国就能解决那些怵目惊心、积重难返之社会问题?

  即以胡德平所谓的依法治国精神来看,他极力否定阶级斗争,蓄意掩盖阶级斗争的同时,却无日不忘通过抹杀阶级斗争概念与本质存在,而以便为自身以及小集团利益作服务。即如他提出的依法治国首先必须反对毛泽东同志所谓的晚年错误,这充分体现了其倡导的依法治国之掩盖下的政治企图。我们必须清楚,法律具有强烈的阶级性和鲜明的政治性,超阶级的、脱离政治的法律根本是不存在的。试图以所谓的依法治国来开出对一个特定社会的治疗药方,却蓄意回避所行使法律的政治性与阶级性,只能有如下两点:

  一:刻舟求剑的愚蠢再重复;

  二:一种蓄意掩盖的更险恶政治企图。

  十九世纪以来,随着资产阶级专政的建立和阶级斗争的发展,近代自然法学派的学说因不再适合资产阶级的需要而日趋衰落,逐渐为以胡果、萨维尼为代表的历史法学派,以边沁、密尔为代表的功利主义法学派以奥斯丁为代表的分析法学派所取代。历史法学派并非真正要用历史观点来研究法律,而是打着“历史”的招牌,妄图翻转历史的车轮。功利主义法学反映了资产阶级唯利是图、损人利己的阶级本质。分析法学派的锋芒已经不是指向封建制度,而是指向无产阶级和广大劳动人民。到了帝国主义时代,为了适应垄断资产阶级的需要,出现了众多的现代资产阶级法学派别,其中影响较大的主要是社会法学派规范法学派。前者主张以社会学的观点和方法来研究法学,认为法学应以影响法律的各种社会因素或社会本身作为研究对象,并且主张在行动中研究法律,把法律的适应过程看作为最重要的。后者则把法律和政治、经济等社会现象割裂开来,主张从逻辑形式上分析所谓“法的外壳”。这些思想观点都是垄断资产阶级法学世界观的反映,是维护垄断资产阶级统治的精神武器。

  在我国,西方资产阶级法学是于清代末年才输入的,才逐渐成为一门独立的学科。但半殖民地半封建的旧中国的法学,无非是西方资产阶级法学和我国封建法学的混合体而已。虽是我们承认,中外历代法学思想的发展,为人类文化的发展积累了丰富的历史资料。但是,一切剥削阶级的法学,无论是奴隶主的法学、封建主的法学,还是资产阶级的法学,都是为剥削阶级的利益辩护的。它们的阶级局限性,决定了他们不能对法律作出科学的解释。也决定了在他们掌控、行使之下的法律,只能变为对少数人利益的维护与对广大劳动人民的枷锁束缚、桎梏禁锢。

  必须承认,法律是阶级矛盾不可调和的产物。所以,由谁行使法律,才是最为关键的问题。而在一个阶级社会里,由于阶级利益的根本对立,法律不是也不可能是社会各阶级共同意志的表现,而只能是在经济上、政治上居于支配地位的统治阶级意志的表现。是整个统治阶级的根本利益和共同愿望的反映。因此,法律决不是什么超阶级的,它具有强烈的阶级性。阶级性是法律的基本属性;法律所具备的其他属性,则是从属于其阶级性的。

  至此,人们将会明白胡德平为什么要高调提出所谓的依法治国了。因为在其眼中,如此治安问题处于高发、高危时期,维稳维权的矛盾突出的社会形态也对其利益所得与维护都将不利的。所以,他们才要从自身利益出发,对依法治国提出符合自己利益的解释与宣扬。“特别是”社会经由数十年的私有化改革,客观导致出现的先富与权贵群体,虽是极少数,但其能量却决不容小视。由于法律是建立在一定经济基础之上的上层建筑的重要组成部分,其性质是由它产生的经济基础的性质所决定的。所以,胡德平今次才出来作出对所谓依法治国的解释了。

  是否可以如此理解,一个处于私有化发展的,上层建筑存在与饱受争议、非议的特定社会,受统治者主导思想与发展理念之影响,社会上凸显那些触目惊心之矛盾,治安问题日趋严峻的现实,等等,等等,都需要强调所谓法律精神来实施统治者意志,维护某些特定人群的既得利益。归根结底,无论怎样的社会体制,都无不象征着社会财富的再行分配。先以政策精神的实施贯彻,影响与导致出特定的社会分配模式,而今再试图通过对所谓法律的贯彻实施,将一切即成事实固定下来。如有对此表示异议者,请看依法治国的大棒将对其当头而下了……

  所以,必须弄清的问题是,究竟所谓的依法治国是为什么人而作服务的?以怎样的政治标准作考量的?

  蓄意掩盖法律的政治性与阶级性,难道还不是一种鲜明的揭示?

  社会主义社会之法律,如果不提政治性与阶级性,却又表明了什么?相信人们通过思考,通过社会现实的教育,是能逐渐明白过来的。说起来也甚是好笑。胡德平在上述该文中为证明其观点,还搬出了马克思、恩格斯的某些话来作幌子。那么,关于胡德平们极力回避的法律本质,我们且以《共产党宣言》中马克思、恩格斯在剖析资产阶级意识形态时所指出的一段话来作为结尾以说明:

  “你们的观念本身是资产阶级的生产关系和所有制关系的产物,正像你们的法不过是被奉为法律的你们这个阶级的意志一样,而这种意志的内容是由你们这个阶级的物质生活条件来决定的。”……

  依法治国,不同之人,出于不同之目的,尽可以对此有不同的解释。但真正社会主义的法律是什么?人民当家做主权益靠什么、又依靠谁来作有效维护?依靠胡德平所称的“要坚持毛泽东思想反对其晚年错误”是否能收效?

  人们啊,还再作依靠与幻想吗?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