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决战:为什么中纪委拿任志强胡舒立茅于轼们没办法?

2018-12-14 08:50:32  来源:乌有之乡  作者:决战
点击:   评论: (查看)

    核心提要:

  中国目前的反腐败运动声势很大,取得了一些成效。各级纪委部门为此付出了巨大努力,以至于加班加点一个个忙的要秃顶了。成绩当肯定。但我不妨多问一句。难道纪委的忙,仅仅是为资本做嫁衣裳吗?他们反了贪官,但其它方面如资本的腐败却依然如旧。

  纪委管共产党,实际上主要管了共产党的官。是共产党员而非官员你管得了吗?比如任志强你管得了吗?前几年他不是不打自招地说开发商都有一笔资金用来行贿吗?资本家共产党员你管得了吗?民主党派的腐败分子你管得了吗?无党派的腐败分子你管得了吗?资本家通过“市场经济”操纵价格你管得了吗?都管不了。

QQ截图20160224120247.jpg

中纪委拿任志强胡舒立茅于轼们没办法?

 

  季建业倒了,查来查去只一千多万。还不都是索贿,也包括“友人”的“感谢和赠与”及“借给的方便”。没错儿,严格地说这些都是腐败。金额够普通工薪家庭劳碌100年的了。因此惩罚季建业是对的。不过,疑问也很多。实际情况是南京这些年的确建的非常漂亮。错误大,成绩也大。这成绩怎么算呢?只每个月15000块的月薪?

  就我曾在外企工作的经历知,著名跨国公司基层经理的年薪大约在40万的样子。经理的经理70万。经理的经理的经理大约100万。而这层经理在整个公司的体系中仅在Director一级,上面还有四五级。也就是说,只要手下有两三百人,年薪可达100万。而季建业作为省会城市的市长年薪只有20万?比较而言这无论如何也显得非常可怜。

  外企收入还不算高,假如整天不干事儿只作炒家。比如前十年炒房子,不用多,只要在北京上海深圳炒2套房子身家就1000万了。在杭州南京广州青岛厦门炒3套也1000万了,笑眯眯就1000万了。炒家赚的不正是房奴的血汗钱吗?

  除非炒几十套,炒家的收益赶不上资本家。资本家3000万是入门水平,全国几十万个。身家1个亿的资本家全国有上万个。10亿水平的资本家全国有上千个。100亿水平的有上百个。1000亿水平的也有几个。一个堂堂省会城市的市长按合法收入计只能是IT程序猿。按犯罪收入计也只是炒房族和小资本家。这是不是很有点可悲?

  不可悲,跟最底层百姓比不可悲,普通百姓也就年入6万吧。但如果按合法收入计,比企业管理层就可悲了。比起亿万富翁就可悲的跟狗一样了。

  请注意,上述文字绝不是为季建业辩护,而是指出一个严肃的客观的问题。即,正在进行时的反腐是不是遗漏了什么?或者说,仅由中纪委发起的反腐败运动能否解决中国存在的腐败问题?以至于“大老虎”级的贪官也仅仅是整个腐败现实中的“小苍蝇”?

  我相信劳动价值论,坚信按劳分配的真理性。坚决反对平均主义,也坚决反对贪污腐败剥削压榨。这么一来,问题就源源不断了。一个跨国公司的中层经理可能比中国省会级城市的市长更有能力、更勤奋、贡献更大吗?你管300人,人家管几百万人。

  你一个炒房的、包工头、小资本家凭什么随随便便上千万?你一个中型资本家到巨型资本家凭什么几个亿到上千亿?靠劳动?国企老总也劳动啊,劳动人民不劳动吗?可见,贪官黑,但没资本黑。大贪官一个亿,大资本家一千亿,总体上资本家比贪官黑一千倍。

  问题必须回到“何为腐败”这个问题上。资本家榨取工人剩余价值算不算腐败?囤积居奇哄抬物价算不算腐败?开发商炒作市场敲骨吸髓算不算腐败?如果这不算腐败而算“劳动”和“本事”,那么季建业们在辛勤工作的同时提醒吊胆地捞些外快也算本事喽?

  什么是腐败?不劳而获是腐败,少劳多得是腐败。贪污受贿是腐败,剥削压榨也是腐败。哄抬物价操纵市场通货膨胀等都是腐败。违背了劳动价值论都是腐败。违背了劳动价值论必定占有了剩余价值。因此,资本剥削是腐败。无外乎贪占他人嘛,异形而同质。

  腐败的表现是什么?一是平均主义,二是贫富悬殊。平均主义是不劳动者、少劳动者、不会劳动者剥夺了劳动者、多劳动者、善于劳动者。因此,平均主义要不得。但中国现在的问题是什么?不是平均主义,而是贫富悬殊,是少数富人如资本、贪官、公知剥削贪占了多数穷人如诚实的体力脑力劳动者。这种悬殊就是腐败。贪官腐败只是其中之一,而非全部。不仅不是全部,如果根据财富分布看,贪官财富的比重已经远小于资本了。

  中国目前的反腐败运动声势很大,取得了一些成效。各级纪委部门为此付出了巨大努力,以至于加班加点一个个忙的要秃顶了。成绩当肯定。但我不妨多问一句。难道纪委的忙,仅仅是为资本做嫁衣裳吗?他们反了贪官,但其它方面如资本的腐败却依然如旧。

  纪委管共产党,实际上主要管了共产党的官。是共产党员而非官员你管得了吗?比如任志强你管得了吗?前几年他不是不打自招地说开发商都有一笔资金用来行贿吗?资本家共产党员你管得了吗?民主党派的腐败分子你管得了吗?无党派的腐败分子你管得了吗?资本家通过“市场经济”操纵价格你管得了吗?都管不了。

  管贪官固然能解决一些问题,但不可能从根本上解决贫富悬殊以至于阶级矛盾的问题。很简单,纪委管的腐败分子被极大裁剪了,资本家不属于纪委范畴,纪委管不了。于是腐败问题被无限缩小了。更严重的是,反了贪官,反贪的利益属于谁?属于老百姓还好,如果转移给资本家怎么办?明眼人都清楚混改的参与者绝不是普通老百姓。

  反腐取得了成绩。但这成绩还远远不够,比较皮毛。究其原因,不是反腐不对。反腐太对了。是反腐运动的设计存在巨大的结构性缺陷。反腐的终极目标是为人民服务。而不是倒贪官却立资本。资本家的腐败谁来反,这才是根本性问题,这问题更关键。中纪委没有整治资本家腐败的权力,通过纪委全面反腐不可能。这个结构性问题怎么解决?

  思考题留给各位,也留给执政当局了。这里补充说明一点。腐败分子有贪官,但不限于贪官。资本腐败是主体,但腐败也不限于资本家。公知也会利用职权谋私利。比如黑律师,年入可以千万。比如演员,身价可以几十亿,不腐败怎么可能搞那么多?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