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梅子:大敌当前,共产党牙齿被打掉了吗?

2014-11-21 15:01:33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梅子
点击:    评论: (查看)

  这年头放屁走呛风,有时候能砸脚后跟,好人受气,王八蛋狂欢,这就让网友美国总统胡汉Q感慨越来越看不懂:叛国的胡娜能在北京开画展;反共的贺卫方张鸣在培训中共干部;满嘴喷粪的赵士林能上CCAV; 汉奸茅于轼可以成为发改委座上宾;支持卖淫的迟夙生当上了人大代表;反体制的曹林在中青报得意洋洋;媚日叫兽冯玮在高校讲台放毒;侵吞国资的潘任美里外通吃,更有星空大海和红利……等等,等等。对此,我是既能看懂也看不太懂。之所以能看懂,乃是咱既然放养着一群狗,就不能怪他拉咱的鸡,咱这么多年“不争论”、“务实”、“做大蛋糕”,犹如把安全套往头顶上一戴,就滴水不漏了,殊不知意识形态领域没空白地带,共产党退出阵地,共产党的敌人就必然来填补,就此,教育文化界“百年魔怪舞翩跹”就毫不奇怪,钢产党被割去嗓音也毫不奇怪;但我之所以看不太懂,是看到“吃共产党的饭,砸共产党的锅”的这么多,给主家打工,替对手出力,共产党居然泰然自若,难道被割去的不止嗓音,连牙齿都给打掉了吗?

  近日,辽宁日报头版公告并在4版整版刊发一封公开信《老师,请不要这样讲中国》,通过对5座城市的20多所高校,用了半个月时间,听了近百堂专业课,整理了近13万字的听课笔记,披露了一些高校老师,尤其是一些教授经济、法律、社会学、行政管理等与文史哲等社科领域的老师,他们在课堂上给学生传授知识时随意抹黑现实,解构历史,把党和共和国的缔造者与三皇五帝放在一起一块骂,带着浓郁的负面情绪,他们把学生带进虚无主义深沟,吹捧西方“三权分立”,认为“中国应该走西方道路”,给共产党培养掘墓人,他们仰慕西方并极端推崇个人主义,其作为,与“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很不相称。这篇文章在提出问题的同时,还中肯地、具体地、正面地、甚至有些谦卑地向高校教师们提出了一些建议。希望老师在编写案例的时候,可以端出中国的问题,但端出来要讲清楚,讲明白,讲过了要做客观理性的评价,评价之后要回到原点,探讨解决的办法等等。原则上说,这篇文章是客观的、清醒的、有分寸的,这种做法值得称道,因而也是谦和的、理性的、有余地的,可这依然踩疼了某些人的尾巴!人大教授张鸣攻击记者听课是“收集罪证”,是“文化特务和间谍行为”,清华教授孙立平攻击辽宁日报越权,是“地方党委向全国高校发号施令”,中青报的登徒子曹林则傲慢地扬言:大学老师讲课,不需要谁来指教。难道这是正常的吗?

  第一,这个社会很黑,这是必须承认的客观现实,也是左、右两翼唯一的共识,许多材料也证明:社会上的一些不公正、不正常现象已引起党中央高度重视并着手治理。这是一个良好开端。这一届党中央与前两届不同,这就像一个瘸子走在大街上,你跟在屁股后面喊:“瘸子!瘸子!”他怒了,他不承认是瘸子,讳疾忌医,他的病就永远得不到医治;这一届中央不这样,他已认识到是瘸子并着手医治,咱作为共和国国民,就该为他想想办法,帮帮他,而不是黑他、坑他!

  第二,特色中国由于挂着社会主义的牌走着资本主义的路,因而学术本身在打架、学科之间在打架、教育与实践在打架、知识与社会赏罚方向在打架。我说学术本身在打架,是指特色社会主义蛇鼠两端,很难自圆其说,很难形成系统而科学的理论体系,不足以驾驭社会意识形态,这很要命,因为谁都知道它在骗人,是假的;我说学科与学科在打架,是指传统文化没与时俱进,有老化之嫌,而外来文化被引进的多数很不系统、很不完整,尚且没被消化好,就使得学科与学科之间悖逆着,矛盾重重,让人摸不着头脑,这很明显是当局过度物化所致,东捡一点,西拾一块,相互抵消;我说教育与实践在打架,乃是指立足社会层面,本科生不如专科生,硕士生不如本科生,读博士读傻了的大有人在,有些教授实际上还不如人渣;我说知识与社会赏罚方向相背离乃是指特色杂碎社会已容不下半点正义良知,按书本上所讲,做生意要诚实,当官要廉洁,乘大巴要让座,看见老人跌倒要去扶等等,可人一旦这么做,轻则被当成傻瓜,重则被告上法庭,不轻不重是边缘化,经商亏本,做官得不到提拔,假货盛行,真货便只好饿死。

  第三,现在的文史哲确实难讲,现在的大学确实风气不正,现在的教授确实有些被定点收买,现在确实有不少大学老师整天自觉不自觉地干着卖国勾当。文史哲探人类社会的发展规律,从这边看是客观存在,从那边看是为我所需,国体政体不同,看问题的视角就注定不同,譬如说资本主义划底线,偏重于法,强制“不向下沉沦”;社会主义定方向,偏重于德,倡导“向上提升”,由此就决定了帝王有权、总统有法、主席应该是雄踞心灵智慧制高点的劳动者利益代表。由此论,真理是神圣的安排,宪政是阶级的安排。两个政治上的不同术语,在中国竟然神奇地捆绑到了一起,以显示利益集团的主张带有绝对的正统性、法理性及其神圣不可侵犯性。那么,什么人的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宪政是否可以凌驾于真理之上?这个问题没解决。或者说这个问题本已解决,又被断送掉了。

  现在的大学翘课成风、同居成风、堕落成风、浪费成风,或许孩子们小学、初中、高中拼过后,一俟进入大学校园早就累了,是该好好歇歇了,可他们读大学的每一天竟平均成本270块,这是由父母拼了老命攒出来的,有的还是借贷,可现在的大学能够教给孩子们的,又是什么?网载:上海海事大学研究生杨元元、中山大学研究生蔡洁挺先后自缢;网载:大学里写论文就是黏贴、出书就靠剪刀、要项目就为赚钱、招研究生就为给自己打工,且不仅如此,有些无良教授不但让女研究生陪睡觉,而且即便睡过觉后还得掏钱,不掏钱就把住论文不予过关,让你拿不到学位!还有的无良老师强制学生研读共识网等右派文章写论文,否则,哪怕你带半点红色标识,就明确警告你别想通过!网载:美国中情局、福特基金专门拨出专款对教育、文化、经济理论界大腕搞定点收买,天则所作为中介,仅一家就贡献了大批学者,长期主导经济政策。就此,你说现在的大学成了什么?

  有一个帖子留言这么写:“有的老师用戏谑的方式讲思想理论课,揭秘所谓马克思恩格斯的‘隐私’;将毛泽东与古代帝王进行不恰当比较,解构历史,肆意评价;对党的创新理论不屑一顾,动辄把实践中的具体问题归结为理论的失败……有的老师传递肤浅的‘留学感’,追捧西方‘三权分立’,认为中国应该走西方道路;公开质疑中央出台的重大政策,甚至唱反调;片面夸大贪污腐败、社会公平、社会管理等问题,把发展中的问题视为政治基因缺陷……有的老师把自己生活中的不如意变成课堂上的牢骚,让学生做无聊的‘仲裁’;把‘我就是不入党’视为个性,显示自己‘有骨气’;把社会上的顺口溜和网络上的灰色段子当作论据,吓唬学生‘社会险恶’,劝导学生‘厚黑保身’。”看,这就是特色教育。

  特色社会的教训:既然请由美帝国主义控制的世界银行为改革开放设计路径及目标,就别怪被人家见缝下蛆,抱孩子下井,顺带着连哄带骗捞好处;既然撤出了意识形态阵地,就等于让渡了话语权,那就站稳了被告席,让人家咋说咋是,不是也是;既然放任社会在西方语境中碰撞交流,就等于让出真理和宣传阵地被对方控制,就难免人家吃了你的还给砸锅,把大学变作“第五纵队”的培训基地。

  从这里说,社会上出现美国总统胡汉Q看不懂的那些现象不奇怪,《辽宁日报》因发表正义文章被某些人狂咬就更不奇怪。反倒狼不吃肉、狗不吃屎很奇怪,因他们擅长这一套,无非是站在汉奸立场上用混淆概念、扣帽子、搞双重标准、恶言咒骂、矛盾扩大化、坐地打滚等方式转移焦点、混淆视听,同时发动网渣、网特等新浪微博水军及一些坐拥大量粉丝的公知大V对正义人士进行围剿。

  真正奇怪的是共产党还能坐得住。

  中美两国都在备战。恰恰是为中国搞顶层设计的世界银行预言:五年之内,中美战争必然爆发。最近,中俄走近引起了一些国家的警惕。法新社称,莫斯科和北京过去几年因共同拥有对抗美国全球主导地位的欲望而加强合作。《纽约时报》13日刊登原北约欧洲盟军最高司令克拉克的话称,“是时候对中国动真格的了”,“它和俄罗斯、伊朗、朝鲜关系紧密,变得更自信、更强硬,也更封闭”。他警告中国称,联合国、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并非十全十美,但仍是确保全球和平与繁荣的最佳框架,中国无论有多强大,“如果背离这些机制,也会落入孤立和防守的境地”。这一切都无疑是魔鬼的笛音,战争前兆!

  为配合即将打响的战争,第五纵队在行动,而第五纵队的形成,很大程度上就归功于一大批大学教师对学生成年累月从不间断的洗脑,当局难道不明白吗?他们不是不明白,而是我党背叛工农后,利益既多,顾虑就多,前怕狼,后怕虎,本已做过妓女,还怕被指责丧失了贞操,就这么左顾右盼,六神无主,没办法了。

  谨盼望我们党幡然猛醒。趁着现在还来得及,无论以战争手段还是以和平手段摧毁第五纵队,老百姓大部分都能接受,都愿意接受。

  下策:培植正能量,发动揭发负能量,杀一批,抓一批,威慑一批。

  中策:把消灭第五纵队与官场反腐、国资追讨结合起来,打一场人民战争,从快、从严、从重地来一次严打,以最短时间办大事,先处理一批再说。

  上策:放开计划生育,同时放手锄奸,取人口总量持平或容忍下降到可持续程度,常抓不懈,使之成为基本国策。凡无望改邪归正者、屡教不改者,一律用最经济的手段处死。

  若如此,国之幸也!

 

 

  梅子QQ群:384113800

  http://blog.sina.com.cn/u/3364491120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