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寒江钓雪:胡德平终于赤膊上阵了

2014-10-28 11:21:25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寒江钓雪
点击:   评论: (查看)

  近日,胡德平又一次高调闯入人们的关注视线之中。

 

  消息称,胡德平出任《炎黄春秋》杂志社社长。

 

QQ截图20140227153910.jpg

李锐 胡德平 茅于轼 张维迎等200余人出席《炎黄春秋》联谊会

 

  为加深人们对其了解,我们不妨采用“百度百科”对胡德平本人的相关介绍:

 

  “胡德平(1942年11月-),湖南浏阳人,原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之子。北京大学历史系党史专业毕业,大学学历。曾任中央统战部副部长,十届全国人大常委、全国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委员,中华全国工商业联合会第一副主席。现任全国政协常委、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提及胡德平,许多人们都不会陌生的。但胡德平能得以在拥有十几亿之巨的中国显声扬名,甚而在“特别是”之后的商海如鱼得水,赚得盘满钵溢,因其身负的“红二代”背景,因了其父胡耀邦的身份影响都不无关系。我们还知道,其父阿邦早年参加革命,但于功成名就、尤其是身担中共中央总书记重担之后,对于中国社会私有化改革中一度出现过的自由化思潮却难以推责,或曰间接上还起着推波助澜之作用。所以,阿邦后来从政坛高位突然急剧跌落,是自身过失还是有“替罪羊”之难言之隐,暂且勿论。有一点却无可否认,阿邦以共产党人之身,更以总书记之尊,其思想上却显然“更新观念”、“与时俱进”的相去甚远了。

 

  但阿邦虽是淡出中国政坛,虽是人去已久,其思想传承却由其子胡德平继承了下来。并且在接下来的持续深化之特色式改开搞之中,一直在寻机、寻隙做发扬光大。

 

  对于私有化改革,胡德平是持如下坚定不移、不遗余力的态度:

 

  “政府面对改革应该下定决心,要有气魄。”胡德平强调,改革不能推辞,“如果一个政府启动了改革又没有担当,不推动、不与改革相始终,这是不负责任的,(虽然)现在一时看不到利益,过了难关之后,胜利是全民的,也是对世界的”。

 

  不明白中国之私有化改革,为什么要对世界来说都是一个胜利?

 

  据说胡耀邦对胡德平的言传身教,影响深远。胡德平说,胡耀邦对他的最大影响是“教导我们要诚实,他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唯唯诺诺。”胡德平回忆道,1975年,传出要批判《水浒》。而父亲在《一百二十回水浒》的第一页上,写上列宁《纪念葛伊甸伯爵》中的一段话:“意识到自己的奴隶地位而与之作斗争的奴隶,是革命家。不意识到自己的奴隶地位而过着默默无言、浑浑噩噩的奴隶生活的奴隶,是十足的奴隶。津津乐道地赞赏美妙的奴隶生活并对和善的好心的主人感激不尽的奴隶是奴才,是无耻之徒。”并将这本书送给胡德平。

 

  毋庸置喙,经由三十多年的私有化经改所致,自由化思潮蛊惑推导,有一些身先跨进先富群体的不甘寂寞人们,以及因垂涎惨汤剩汁而不惜卖身投靠为其鼓与呼的无耻文人,他们一直以似是而非的错误思想误导着人们,业已在许多不用大脑思考的人们心中形成了一种心理误区,好似拥护共产党领导的即是独裁政治的奴隶。岂不知真正共产党的领导,才是人民大众民主,全社会共同富裕的必由之路。而他们所蛊惑的那一套资产阶级自由、民主制度,才是真正让老百姓放松思想警惕,去充当资本谋利工具、充当资本奴隶的别有用心之举。

 

  即以胡德平而言,其以所谓共产党“红二代”之身份,却一直不遗余力蛊惑与反对共产党领导体制,想在中国复制前苏的政治转型丑剧,为什么?其实看看他们现在拥有的身家利益就应当明白。

 

  我们且来看现在围绕胡德平而传出的一些烂污之事,或是其思想解放之后做出的与真正共产党人行径离经叛道的一些业绩:

 

  “胡德平的现任妻子王豫颖现职中国光彩事业国际投资集团董事局主席,从事境内外融资,而胡德平目前身兼光彩事业促进会副会长,是上级单位。且身兼天诺慈善基金会理事长。天诺慈善基金会于2007年7月经国家民政部批准设立。天诺慈善基金会注册资金为人民币1亿元,业务主管单位为民政部,是国内对少数民族地区扶贫领域唯一的国家级私立基金会。”

 

  “光彩集团就是原来的巨型国企——南油集团。南油工业区是改革开发初期在深圳开办的跟蛇口工业区齐名的工业区,曾经拥有大半个南头半岛上近百平方公里的土地,这些土地当年基本上是无偿划拨给南油集团的,而如今这些土地的市场价格恐怕超过千亿元。”

 

  “作为政企合一的央企,该集团曾经拥有名下土地的规划审批权、市政管理权、人事调配权,牛B得不可一世。后来,与南油集团一街之隔的蛇口工业区搞得很好,而南油集团却搞得很糟糕,老总们倒是都发了财。再后来,通过莫名奇妙的资本运作,南油集团旗下的优质资产——大量的土地资源,先是转给了下属的一家企业,继而卖给了私人老板,并最终改名叫光彩事业。”

 

  由此即知买下南油集团优质资产的,原来是老胡家的孩子。

 

  “前段时间,受新一任中央反腐打黑风暴触及而打掉了刘汉,刘汉一案据传已牵出胡耀邦家族多位名人,胡德平夫人亦被卷入。据报道,刘汉曾经捐资一亿元人民币发起设立‘天诺慈善基金会’,基金会理事长王豫颖就是前中共总书记胡耀邦儿媳、原中央统战部副部长胡德平的夫人。早前内地财新传媒曾踢爆,东北石油大亨王乐天与周斌的前台代理人米晓东连手合作,在倒卖油田和采掘设备中大发其财。事后发现王乐天的女儿王源源居然是胡耀邦的外孙媳。”

 

  对于与刘汉的瓜葛,胡德平还曾发表声明否认。即如:

 

  “胡德平发表声明:我和刘汉没有一点不轨交易”

 

  以下是声明全文:

 

  “2月24曰晚,胡耀邦史料信息网记者就坊间流传天诺慈善基金会事访谈胡德平同志。胡德平明确指出:王豫颖女士系我的妻子,也是天诺基金会的理事长。该基金会主要面对藏区,每年都在藏区工作很长一个时期。至于刘汉,刘是全国工商联执委,我记忆中对刘沒有印象。”

 

  “胡德平说:其实我和刘汉是否见过面,都没有印象。更何况见沒见过面,熟悉不熟悉,根本不重要,但有一点可斩钉截铁断言,我和刘汉两人之间没有一点不轨交易,沒有为刘汉的私利搞过一次关说。如有,就没有一道不透风的墙。在网上,如豫颖,基金会愿意说明此事,当然很好;如愿意保持沉默,我认为也是豫颖和基金会的权利。以上所说,是我做为丈夫据所知情况必须要说的话。 ”

 

  “因网上及友人关切,胡耀邦史料信息网特公告此次谈话。”……

 

  对于上述不利于己的相关网讯传言,胡德平当然可以予以否认。只是我们应明白无风不起浪的话。还可换个角度说,即便是胡德平因了私有化改革而贫困交加,前妻因之而离异,其个人与亲属并未有任何违法或是说不清道不明的事,即便是他已潦倒至沿街乞讨的地步,其以共产党员之身,但一贯言论却明显有悖于共产党员所应坚守的政治底线,并因其特殊身份的缘故,更还造成的广为流传,为此引发的巨大社会负面之因,就已触及了所谓依法治国将涉及的红线。但胡德平之事诡异在于,非但个人未曾受到任何处理,哪怕是纪律处理,且还摇身一变出任内地反共反社的急先锋《炎黄春秋》杂志社社长。

 

  这不能不是万分之诡异了。

 

  关于《炎黄春秋》,笔者前几年对此有过评述:《炎黄春秋》是否为所宣扬的“实事求是,秉笔直书,以史为鉴,与时俱进”?如果“说炎黄春秋的内容是尊重事实的、客观的”,那么怎会有大量污蔑毛泽东的言论,污蔑社会主义的言论充斥于此间?又怎么会炮制宣扬“大跃进”饿死几千万的虚假蛊惑?既然称实事求是、秉笔直书,为什么黑白颠倒是非不辨的为大汉奸、大地主及黑心资本家翻案?难道中国的土地革命、新民主主义革命都错了?如果是这样,那么共产党还有继续存在、执政的必要性和合法性吗?……

 

  对于《炎黄春秋》的作为与本质,还有网友对此论道:

 

  “他们借《零八宪章》,借《新西山会议》,借香港谈话,借境外出书,接二连三地向中国共产党人发出政治巡航导弹。目的非党明确:力逼中国共产党人交权。不但要交出领导中国人民进行经济建设的权利,还要交出司法管理权,更要交出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的命根子——军权!从而实现他们的全面夺权!但由于他们是非正义的,没能得到 大多数中国人民的支持,所以,他们的巡航导弹,就轻而易举地被中国共产党人的‘反导系统’粉碎了。”

 

  “失败了的改旗易帜派们,并不甘心失败,他们总结教训,调整步伐,转变策略,以利再战。进入2010年,他们放弃了‘发射巡航导弹’式的作战策略,改变为个人单兵出征作战,与中国共产党打起了游击战。他们派老将辛子陵出兵上海,派小流氓袁腾飞坐阵中央电视台,既时而不得不让老后台李锐蹿到前台,又时而不得不让老幕僚杜导正为‘救场’晃上一枪。改旗易帜 派们进入2010年的战斗,与前发射巡航导弹进攻大所不同的是,他们放弃了直捣‘中军’——中国共产党的策略,转而进行外围‘迂回’战。”

 

  “‘欲夺其国,必篡其史’,——这是他们的‘迂回’战之一。要篡共产党之史,必先篡其领导人毛泽东之史。于是李锐、辛子陵、袁腾飞们不惜采取栽赃谄害,造谣诬蔑、漫骂等等方式对毛泽东展开了轮番‘轰炸’。共产党之父倒了,共产党还能不倒?——这是他们的白日梦。”

 

  “《炎黄春秋》历来是改旗易帜派们外出流踪作案回归的根据地。”

 

  ——来源链接:【中华论坛】《炎黄春秋》的要害是夺权

 

  http://club.china.com/data/thread/1011/2715/80/05/4_1.html#

 

  但我们却分明看到,胡德平今次接过了杜导正手中传过来的这枝黑枪。

 

  “据微博介绍为深度调查记者的网友@李继锋发微透露:前中共总书记胡耀邦的长子胡德平出任《炎黄春秋》杂志社社长,前国务院副总理陆定一的儿子陆德任常务副社长兼法定代表人,总编辑及其他主要职位不变。该杂志社社长杜导正星期五(10月24日)在编辑部会议宣布,他卸任社长一职后,改任名誉社长。”

 

  究竟此事是否还有更深层内幕?譬如有网友发微博称:

 

  “叶恭默:炎黄春秋是个边缘老干部俱乐部,搞点历史文化自娱自乐,最近因要被文化部收编,急了把边缘红二代胡德平推出来当社长。他和上边搭得上话,希望不被收编。这是一个无奈、悲催的自保动作,却被知识界意淫出希望来。这种形势下,知识界这种判断力,深海生物能堂皇上位,你们还真没什么资格嫉妒人家啊。”

 

  或许此是换旗派使出的又一个变通花招。

 

  “大公河南:【《炎黄春秋》大换血 胡德平任社长】据香港信报消息:《炎黄春秋》24日中午召开全体会议,宣布由胡耀邦之子#胡德平#出任社长;陆定一之子陆德任常务副社长兼法定代表人。副社长杨继绳称,由于面临被收编,请胡德平任社长是考虑到他“能跟上面打交道”,杂志方向“肯定不会变”。http://t.cn/R7XfoB8

 

  是否对于一直被有人千呼万唤的政改,有人显然是急不可耐了,对体制内小心翼翼的态度不满了,所以急欲有所作为,才将胡德平推至前台。譬如:

 

  “浅斟轻吟:中共元老陆定一之子、《炎黄春秋》常务副社长陆德曾表示:‘我们党的改革或者我们政治体制这个改革,再也不能在党内来进行了,要让人民群众参与。我们党有个传统,当我们在一些运动上遇到阻碍的时候,如果广大人民群众支持改革,应该把人民的力量加进来,我不知道我们现在党还有没有这个能力和力量。’”

 

  此处所指的“人民”,应为一种特定代指,却显然是与占中国人口绝大多数的人民相去甚远。

 

  ……

 

  但无论如何,“炎黄”此际采用将胡德平推出来的办法,还是想顺利继续已往的造谣蛊惑与推墙之路。只是胡德平们不知想过没,倘使依照他们所谓的观念更新与思想解放之法,岂不是证明共产党当初的土地革命实属多此一举?如果在私有化经济基础之上而产生的多党民主上层建筑,正是胡德平们一贯所与时俱进追求的,岂不证明胡德平父辈们当初的武装革命更是双手沾满人民的鲜血?

 

  那么,胡德平们,该怎样偿还父辈的血债?

 

  你们是否以为,有了钱,其个人思想有所解放,观念有所更新,在言论上、行动上抢先与外接鬼,再加上不断以言论与实际之行对外示好,就能一笔抹掉自身从娘胎里就带有的红色印记?倘使这个社会真如你们之愿完全作所谓“自由、民主化”接鬼了,昔日被你们父辈以暴力手段打倒的那个剥削与压迫阶级,以及他们的后辈子孙,他们又焉能彻底忘记你们?

 

  以自身私欲之满足与受合法保护为目的,选择妖魔化共产党公有制发展路线,更还以专制、独裁等名义蛊惑中国实施西方多党制政治体制。这正是《炎黄春秋》、胡德平之辈梦寐以求都想做到的事情。而宣传将要依法治国的中共,倘使不能依照宪法精神从根本上杜绝对共产党的妖魔化解读与污蔑,再若还有体制内私有化代表人物,以少数先富者利益为重,为日后与外完全接鬼留有余地,将《炎黄春秋》等右翼网站当做所谓向往自由、民主与“普世”制度的一个对外“窗口”,以对国外阴谋化颠覆势力示好,那么,才是胡德平之辈的大幸之事,却是中国国家,中国共产党与中国人民的不幸之源。

 

  奉劝胡德平并与有相同思想却还一时不便于作暴露的人们,且勿利令智昏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