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谢东云:他们说得对!改革的问题,就用改革来解决

2014-09-02 17:31:10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谢东云
点击:    评论: (查看)

  有一种实实在在的现象:字面意思完全一样的观点言论——或美妙字句、或恶毒言辞——比如“改革”,却可以出自完全对立的两种人。

 

  这并不是语言层面上的殊途同归,而是阶级立场上的南辕北辙,其性质作用是好是坏,要看言出何处、从什么人嘴里说出来或笔下写出来,用什么人的利益看,二者绝难有共同一致的判断准则。

 

  不因人废言、不因言废人,看上去既是古人、也是今人对待言论的科学态度。然而在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看来,不因人废言、不因言废人只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更重要的,即对于一切人的一切言论,要“听其言观其行”。

 

  不仅如此,对于有些人来说,只要看清其阶级立场,则大可以根本不听其“言”,大可以认为根本连观一观其“行”的必要都没有,而应该照当年毛主席教导的那样,“只许他们规规矩矩,不许他们乱说乱动”。今天的改革时期,那些领着美国主子的狗粮、用新自由主义炮制歪理邪说的奸贼,就是这样的人,理应享受这样的待遇。

 

  之所以要纯属废话地强调“今天的改革时期”,因为“改革”从字面上并不是什么新鲜词汇,从内容上更不是三十五年以来特色的创新的进步的专有的实践。

 

  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大众走过“革命、建设、改革”三个时期,革命、建设、改革三项,是相互交叉、齐头并进的。你不能说“革命时期”的根据地建设(比如大规模生产运动)不是建设,土地改革、农村改革不是改革;你不能说“建设时期”博弈帝国主义封锁压迫以及“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不是革命,社会主义改造、农业社会化集体化组织化等等不是改革。

 

  你不能说——不,稍等一下… …你说“改革时期”还有“建设”,这倒好说——看看地痞流氓的房地产泡沫就知道;你说“改革时期”还有“革命”,那么可以肯定不只是好些小伙伴们,还有好些大伙伴们、老伙伴们都笑滚了;你说“改革时期”没有“革命”、没有“建设”,单单剩下“改革”,那么鬼信不信都不要紧,问题是你自己信吗?

 

  历史证明,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的“革命”、“建设”、“改革”三个时期是“三位一体”的。前面二者明明白白都不排斥而且理所当然包含着最后者,唯独这最后者好像单单剩下自己,并且这最后者至少到现在依然没有自己跟世人讲清楚,与自己“三位一体”的另外两位的现实遭遇。

 

  伴随着“改革”好像单单剩下自己的状况,那些领着美国主子的狗粮、用新自由主义炮制歪理邪说的奸贼们极力鼓吹,要“用改革来解决改革中的问题”,“改革的问题要用改革来解决”、“改革中面临的新问题,只有用进一步改革来解决”。

 

  一开始看到这些论断我很困惑、很不解,这就像听到“要解决错误导致的问题,必须将错误继续下去、进行到底”一样。一开始我觉得这种话用来玩笑调侃可以,用来作为政策导向是不是就太不要脸了?!这不是自杀吗?这不是潘金莲给武大郎喂砒霜,是谋杀吗?!

 

  因言获罪的事,历史上可以举出很多,与之相对应的,是以言治罪。以言治罪这种事,首先关联的不是谁对谁错,而是阶级立场。本文接下来不讨论站在共产党的阶级立场上要不要治奸贼们的罪的问题,只想对奸贼们之于“改革”的观点言论作一番分析。

 

  既然字面意思完全一样的观点言论可以被完全对立的两种人制造和使用,那么不妨设想把奸贼们的观点言论——“用改革来解决改革中的问题”,“改革的问题要用改革来解决”、“改革中面临的新问题,只有用进一步改革来解决”——原模原样拿过来用,并稍加解释和修饰:“用革命的改革来解决反革命的改革中的问题”,“反革命的改革的问题要用革命的改革来解决”、“反革命的改革中面临的新问题,只有用进一步革命的改革来解决”。

 

  一句话:用革命的改革去清算反革命的改革造成的问题。听起来好像就舒服多了。

 

  在此意义上,那些领着美国主子的狗粮、用新自由主义炮制歪理邪说的奸贼们说得对!只要照着他们的逻辑去做——改革的问题,就用改革来解决。

 

  同时要明确告诉奸贼们:此“改革”非彼“改革”。 彼“改革”是同样的毒药加重剂量,促进死亡速度;此“改革”是用足以驱散谋财害命毒药之良药,培元换血,救死扶伤、重新站立!告诉奸贼们,这就是偷换概念,是革命的偷换概念游戏,方法同他们玩了多年的反革命偷换概念游戏一样!这就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是一切奸贼们理应享受的待遇。

 

  人间之事,不同的期望、不同的结局,需要不同的基础,并通过不同的路径去实现。恶性循环、良性循坏都是在特定的基础上渐进的,而结局的指向无论程度大小,也与特定的基础相对应。要改变一种结局,只需从现有路径返回探析,用现象倒逼本质,改变源头的思想理论和实在性质。

  就如字面意思完全一样的观点言论可以被完全对立的两种人制造和使用,社会主义的革命者和修正主义的反动派所能采用的方法手段,有时候是完全一样的,区别只在于被谁掌握、谁在使用。

  一个国家、一个政党、一个社会及其中个体,起初怎么进步的?后来怎么堕落的?其间总有一条清晰可证、不容指鹿为马的历史脉络。

  只有对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民主专政应有的正确路线、阶级立场、人民大众共同信仰、指导思想的理论基础、所有制等等一系列问题进行彻底批判(也不是搞“彻底否定”那一套),并从实践上进行否定之否定、修正之修正,才有望回归科学社会主义的唯一正确道路。

  (2014年9月2日)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