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网评:茅于轼南开演讲流产 诡异事态费思量

2014-04-05 10:02:59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寒江钓雪
点击:   评论: (查看)

2014-04-04 12:10:13 “快讯:茅于轼今天下午在南开大学发表主题演讲 网友纷纷抗议”
      
http://www.szhgh.com/Article/news/chujian/2014-04-04/48753.html

“茅于轼近日似乎又开始活跃起来。前几日刚入选“世界顶级思想家”候选名单,今天下午(4月4日(周五)下午2:30)又要赶赴艾跃进教授所在的著名的南开大学,发表主题演讲。网友在微博上纷纷抗议,据网友透露,该校党委的电话都打不进去,不知是否致电咨询的人是否太多。”……

茅于轼入选“世界顶级思想家”候选名单 中国唯一

 

茅于轼是何许人也?

国贼!巨奸!不遗余力、至死方休的“推墙者”!

一个老而不死是为贼的国人皆曰可杀之汉奸、第五纵队之首!

然而,我们却看到茅于轼总还会是于特别是社会稳作逍遥游。并且,他的头上还悬挂着一大串名头,即如“茅于轼先生是中国当代最具影响力的经济学家之一”、天则经济研究所法人代表、“茅于轼先生现任主要职务有,亚洲开发银行注册顾问、中国环境与发展国际合作委员会能源工作组中方专家、太平洋经济合作委员会能源组国际顾问组成员、China Economic Review顾问编辑、中国能源研究会副理事长等。同时,还兼任西北大学、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山东矿业学院兼职教授。”

特别是多年来,茅于轼或还肩负了某种重大使命,其不惜以老之将死之身,屡屡出行特色之国的各处地方,或以文章蛊惑,或用无耻之舌四处播杨反党、反毛与反社会主义谬论,更还奉行卖国理论,为汉奸分子到处张目。其扰乱众听、颠倒黑白、无赖之至、无耻之尤均已发展至人神共愤、天地难容之地步。

但中共组织,准确意义而论是一个早已标新立异、与时俱进的特共组织,却大肚能容逆常事,包容听任“推墙”声。是否为奇哉怪哉?

据闻茅于轼今次又不甘寂寞、打点收拾了那具汉奸臭皮囊内包藏的阴险私货,窜将至天津南开大学作什么主题演讲发表。对此已有网友纷纷表示抗议。但我们讲,此抗议虽是当下社会最大民意之映现,但依旧不会发生多大作用的。为什么?是由于茅于轼有着让他肆无忌惮作跳梁窜逆的过硬后台背景势力?还是由于茅于轼揣测摸透了某些利令智昏精英的真正心理,所以才言其不便言之语、行其不便行之事?也所以才每每总能有所得逞?

此不能不说是特别是一大诡异了。

茅于轼反对中国共产党领导早已不是什么隐秘之事,但却不能受到当局任何处理。哪怕是轻描淡写、仅为装样子的处理也不会有。为什么?

因为茅于轼所不遗余力反对的共产党,只是中国特色式“改开搞”之前的那个所谓“专制、僵化、落伍”之共产党。

茅于轼应该很清楚,他虽是有着一系列的反党之言行,但那只不过表明是抹黑、反对与妖魔化毛泽东领导的那个共产党。而对于“改开搞”之后这个解放思想、更新观念变异组织,茅于轼虽是还似能容忍,但于国家经济发展方面却是态度明确要作排斥了。在茅于轼骨子里认为无论中共还是特共,都快快消失了才更好。所以,茅于轼才以中国走弯路,中国发展倒退之名目来从事对外“效忠”对内“推墙”;对于自表的这个与时俱进特共,茅于轼虽是还不敢直言去“推”,但却以其有影响经济学家之身份,一贯性对特共在国家经济领域所作领导作用作不遗余力排异。此赤裸裸言行早已不是人间秘密,但茅于轼仍能大行其道、四处招摇,为什么?

我们说,此一诡异事态还应从如下几方面作分析:

 

一):茅于轼客观具备的境外背景

对此有去年一则相关微博可以为证:

孔庆东

“【苹果日报5月1日】茅于轼天则研究所是自由派的重镇,麾下学者是自由主义的精英,经费来自美国福特基金会等组织,在全国多地设立通讯处,成员大部分属政府官员,如东北通联处大部分是处级以上官员。当局一方面宣城不走邪路,一方面又放任自由派对官员洗脑,这种打左灯向右转的做法,确实令人费解……

茅于轼还为了争取他所谓的自由而收获美国主子奖项:

2012年3月下旬,美国智库卡托研究所(Cato Institute)宣布,83岁的茅于轼获得该所颁发的2012“米尔顿·弗里德曼自由奖”,奖金为25万美元。茅于轼在接受《中国经济学人》采访时表示:“CATO给我这个奖,说明中国在自由争取方面有了很大成功。跟其他发展中国家比,中国在这方面的成功是很了不起的。其中有我们的一份力量吧,所以这个奖,不光是给我,也是给中国所有促进自由的人一个鼓励。”茅于轼及夫人于5月4日在华盛顿出席颁奖仪式,并发表获奖感言。……

对于所谓自由、民主话题,我们讲它只是一个相对概念。决不存在绝对意义的自由与民主。无论怎样的政治制度,怎样的社会现实,即便是茅于轼一贯蛊惑与鼓吹的西方多党民主,它也只能是属于极少数富人的自由与民主表达。而美国之所以对茅于轼颁发该项“自由奖”,应该是以此鼓励其不遗余力致使于“推墙”之言之举。

由上可以看出,茅于轼鼓吹西方政治制度,并为此在特别是中国能得以具体实施而竭心尽力、殚精竭虑,此符合美国等西方资本主义国家意识形态战略;非但是这样,他更还从经济上逐渐作私有化、殖民化发展的观点渗透与散播,所以,即如一条忠实走狗,一条垂涎国际金融寡头、富人所赐残汤剩汁的利欲熏心走狗,茅于轼为所效忠主子看重并赏赐就不足为怪了。

 

二):茅于轼奉行的私有化、殖民化发展路线

对此可从茅于轼本人的不同社会遭际作客观认识。

1949年,茅于轼来到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铁路局开始工作,从最底层的火车司机一直努力当上了工程师。

应该说,由毛泽东同志领导的人民共和国并未曾亏待茅于轼。铁路局工程师,应为一个社会的知识分子阶层一员,他为此而取得的社会利益分配虽是比上还有不足,但与普通工人、大多数人民群众相比也显然是好的了。但孰料是,“1958年,反右倾斗争开始,茅于轼被划分为“右派”,他被降职降薪,妻子赵燕玲被停薪留职。”“1960年,茅于轼被下放到山东省滕县劳动改造。”“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后,茅于轼和妻子一起被挂牌、批斗、强迫劳动,家被抄,并且被剃成光头,母亲也被牵连进来剃成‘阴阳头’。”这应为茅于轼后来得以无限自由后的反毛、反社、反共言论初衷。

但后来就明显不同了。茅于轼的人生轨迹也因了中国社会特别是之发展而发生了翻天覆地之改变:

“1985年,茅于轼担任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研究员。1986年赴美国哈佛大学做注册访问学者。1987年又担任非洲能源政策研究网顾问。1990年,担任澳大利亚昆士兰大学经济系讲师。”

“1993年,茅于轼和盛洪、张曙光等经济学家共同创建了由美国基金会以及私人资本资助的民间智库“天则经济研究所”,任所长、理事长,现为理事长、常务理事。”

前后之鲜明对比,促使茅于轼思想与内心深处都发生巨变。由于公有制发展社会与茅于轼之言行格格不入,所以,他被打为“右派”,对此,茅于轼后来也曾承认这个“右派”身份一点也不冤。大抵也正由于此,为茅于轼后来的出人头地积攒了一种资本。从茅于轼个体属性决定的不同时代社会地位来看,社会主义公有制条件下他显属生不逢时或是命运多舛;而私有化改开搞之后飞速变化,使茅于轼清醒认为私有化就是比公有制发展要好。最起码对于他是如此。所以,茅于轼抱定要作私有化路线的鼓吹者。但中国国家走资本主义发展,由于所赶的只能是末班车之缘故,其注定只能是发展更早、更成熟资本主义国家的附庸。所以,遭遇政治与经济殖民就不以人为意志而发生转移了。

对此,茅于轼不会不明白。但其于社会主义公有制发展路线时的“右派”遭遇使他心存积怨、敌意,后来私有化改革的巨大利益所得,当然包括出名与获利,都致使茅于轼只站在个体狭隘立场上认识社会的不同发展道路问题。也正由于此,茅于轼才大肆蛊惑与宣扬、鼓吹特别是社会作私有化、殖民化买办发展路线。

 

三):茅于轼主张的“去党化”主张

茅于轼还应该明白,共产党正确路线追求是共同富裕发展道路。政治理念是人人平等、每个人的自由、民主权利都能得以有效保障。在那样的社会里,人与人之间没有等级差别,不会产生大的贫富之差距。这当然从理论上、现实可能性方面否定了某些特殊人物之产生,当然更不会有依靠无耻投靠而卖身求荣之可能性发生。那么,依茅于轼如此的“成材”、出名、获利之路就被根绝了。所以,茅于轼才会以种种借口、以自己发挥、挖掘出的共党之误之错之不符合社会发展之需等牵强理由作妖魔化与排斥、排异共产党对中国的领导地位。

因为问题很明显,但若是中国社会再次恢复共产党正确领导,茅于轼人上人之生活便将不复存在,还更将受到此前罪孽的公正审判与追算。所以,茅于轼唯望尽快实施与所谓的普世接鬼政治制度。惟其如此,他不但将安度残生,还会于“普世”史上留下臭名。

 

四):茅于轼第五纵队谬论及不遗余力为汉奸张目,是否恰是迎合了特别是某类精英的猥琐、卑鄙心理?

我们还知道,茅于轼还有许多为汉奸翻案、张目的无耻滥言。

网传茅于轼比较赤裸的汉奸言论有:

一.应该放弃钓鱼岛

二.有一类汉奸是真英雄

三.中国应该纪念阵亡的侵华日军

四.卖国有理,爱国有罪

五.中国不应该加强国防

……

我们说,上述任何一条言论,无论是对于捍卫中国国家利益,还是顾及中国人民情感方面,都堪称是赤裸裸挑战与颠覆。但如此显性之第五纵队悖论,在一个特定社会却不会受到任何来自当局的处理。

人们也许想不通,为什么一个主权国家,竟而会有“卖国有理,爱国有罪”、“应该放弃钓鱼岛”、“中国不应该加强国防”等亡国之音?并且说出上述话的人,还会四处流窜,作汉奸卖国的传经布道?

笔者以前如此道:还要说茅于轼现象即如一面镜子,它更能如此清晰反照出特色当权者的原本面目。说过此话至今快满一年了,而在怎样对待茅于轼的问题上,但仍不曾看到有任何显著化改变。为什么?

难道对此不应发问:此是否恰是迎合了特别是某类精英的猥琐、卑鄙心理?

 

五):茅于轼更还是非毛、反毛、妖魔化毛泽东同志的特别是急先锋

2011年4月26日,茅于轼发表《把毛泽东还原成人》,提出把毛泽东还原成人,不再是神,接受公正的评定。2013年8月31日,茅于轼发表《把毛泽东还原成人》修改版,认为毛泽东因为迷信权力,丧失了起码的理性,从一个政治家沦落为和人民对立的人民公敌。

茅于轼非毛、反毛,已经到了肆无忌惮、信口开河、利令智昏、极其无耻无底线的人神公愤地步。但特别是官方对此视若罔闻或是熟视无睹。一个还属继承性政权组织,在继承了毛泽东同志所开创的这笔巨大政治遗产、权力构架之后,却听任如此性质恶劣、影响广泛之反毛言论而无动于衷,无所表示。这不能不称作是一种有意放任或曰怂恿。

于此,一个问题无法作回避了:毛泽东在当今象征了什么?

对于无数尚有良知,还明白知恩图报的广大老百姓来讲,毛泽东是改变他们父辈以及家庭政治命运的一个决定性的扭转乾坤人物,没有毛泽东就不会有新中国,没有毛泽东很大程度而言也不会有以后掌控中国人民命运的中共,但若上述假设成立,许多人们的人生轨迹该改道易辙,许多人们的人生命运就该重写。还也许,许多人们,包括今天庙堂之上的,大概其生命还能存续都还是未知数。所以,人民想念毛泽东,纪念毛泽东,歌颂毛泽东,是期盼一个充满正义、阳光、公平、合理的理想化社会回归。更从某种意义而言,人民对毛泽东拥有的不变感情,也象征了对毛泽东亲手缔造的中共组织的感情寄托。

而由此也可获知,那些别有用心的非毛、反毛者的阴险居心与图穷伎俩。

而对于某些权力精英而论,毛泽东又还意味着什么?

仅是一个过时的,或将成为与普世接鬼绊脚石的鲜明政治符号?

还是他们依旧不舍的“红顶子”象征?

又或是所谓河蟹之必不可缺的一个装饰面具?

而单纯从茅于轼之疯狂与罕逢制约来讲,是否象征了特别是去毛化已经开始演绎?

我们讲,上述担忧决不是多余。它非但象征了当局的一种既定政治态度,更还意味着中共继后的政治之路怎样走,而此,与中国人民的切身利益,中国国家的现实利益都是紧密相连,不可作分割的至关重要问题。

行文至此,却又有网闻批露:

茅于轼发微博表示:

天津还是文革时代?南开大学邀我今天去做一次学术演讲。有不法分子警告说要威胁我的人身安全(这是犯法的行为)。校方要求我取消。我坚持要照原计划。结果校方怕出事取消了这次活动。大学是学术的殿堂,现在竟然被不法分子把持。我国还有没有法治?人说中国有回归文革的危险。在南大不是危险,而是现实。

孤雪寒梅:

你还有脸讲法?若以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论处,你早烟消魂散,成鱼虾每餐了。因你喜欢洋人的吹捧,所以中国东南西北大都没你的位置,撕下你的假“面具”,揣上你的“灭共主义”课本,去你的白骨洞中讲课吧。

孤雪寒梅:

南大岂容你信口雌黄,你毒害了多少青年人?现在害怕人民群众举报了吧?你谈文革色变,清问你在文革中究竟干了哪些坏事?当时你认错悔过了吧?做了两面派,见风使舵,得到了人民群众宽恕,可如今你出尔反尔,仇视人民群众,甚至数典忘祖,拜倒于洋人膝下。有奶便认娘,指的即是你这类人。

……

果然如上述微博消息,茅于轼此次演讲被取消,究竟是什么原因,或是到底此消息确否?都还要作后续认定。也无可否认,对此汉奸的肆无忌惮跳梁,人民显示出正义力量应该是客观发生了促变作用的。对于邪恶势力,唯一能给予的只有斗争。也只有付出斗争,才可能收获预期之果。

但有一点必须提及:

即便如此,也并不表明人民又一次赢了。

应该提醒:人民前行路上还注定要坎坷不平,甚或还将危机四伏。因为至今我们还未看到私有化道路被明确作终止,国家周边国际环境也是很难有乐观化预期。

对于中国社会的公有制发展回归,是可以用屈原的一句话作概括:

路漫漫其修远兮……

还必将作上下求索!

 

原载:作者网易博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