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寒江钓雪:谈谈章立凡、浦志强去毛化提案

2014-03-14 08:44:08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寒江钓雪
点击:   评论: (查看)

  今次两会已告结束。

 

  论及刚开过的两会,此前有人说过,一群“特别是”先富者与外国人的爹妈、亲属决定中国十几亿人民的未来命运。这样诡异的事情也只能产生于“特别是”社会了,相信此也算天下奇闻。但“特别是”当局对此却也早已处之若泰、见怪不怪了。所以,尽管会前有建议外国国籍委员与代表退出两会的民间呼声,但任你对此有怎样的质疑与问责,“特别是”依然是波澜不惊与置若罔闻般掩耳盗铃。此所以我们讲,如此的参会者,又将会导致怎样的匪夷所思提案与对国是建言,相信人们应该是可以提前预知的。

 

  但即便如此有心理准备,会中传来的消息依然会令我们大吃一惊。

 

  即如下述该项提案:

 

  

 

  ……

 

  如此以来,是否表明“特别是”有步骤的去毛化已然初现端倪?而对此情况两会会场还出现有令人匪夷所思的那样一种局面,据称是面对如此去毛、反毛提案,除过章、浦两位建言者,而另外所有委员与代表对此都没有什么表示。那么,此事只能有以下可能:

 

  一):出乎预料之外的惊诧莫名;

 

  二):仅是惊诧之后,又感觉不就是去除毛泽东遗体这样一件于先富者以及与普世接鬼的与时俱进者都大大有利的事情?现在有人甘冒风险替自己讲了,既然是话已说开,那么,就不妨先看看会场风向,还是静观其变的好。于是选择了沉默以待;

 

  三):此即处心积虑已久的一个谋划,当然不排除章、浦二人之后还有人操刀。那么,提出该项议案就具备有两种后果:得以通过。而此对于处心积虑已久的一股势力来讲,岂不是收获了如愿以偿结果?或是明知能否通过都还是两可之间,通过当然更好,即便被否决,也客观而言以此探测当局的政治态度。

 

  而为什么毛泽东同志会令有人如芒刺在背,必欲彻底排除其影响而后快?且看所谓的两会代表、委员们大都是何方神圣、神马东东,你就会明白其一二了。

 

  在《福布斯》中国富豪排行榜中,他们是资产过百亿的顶级富豪;而在两会上,他们则是人大代表或政协委员。

 

  有外媒称,中国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是全世界亿万富豪数量最多的国家立法机构,甚至将两会成为“富豪的聚会”。

 

  据不完全统计,“2013福布斯中国富豪榜Top400”榜上共有94位富豪目前具有国家级“政治身份”,其中包括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52人,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42人。至2013年,94人财富总值超过万亿,较上一年财富增值近2000亿元。……

 

  该明白了吧?

 

  而对于甘冒天下之大不韪的上述反毛提案,提案发起人章立凡、浦志强等又是出于怎样的一种心态?

 

  是否真如他们所讲的那样“火葬是毛泽东本人的生前志愿,后人应予尊重”?我们是知道,毛泽东同志生前的确没有产生让后人长久保留遗体的任何遗言,再以彻底的唯物主义者来讲,毛泽东同志也当然不会产生如此的想法。现在问题是,毛主席纪念堂已成为一种客观存在,它的巨大政治效应一直发生着作用,也正因此还承载了中国以及世界许多人们对毛泽东同志的一片依依深情或曰敬仰之心。而实际效应是,如同毛泽东的响亮名字一样,毛主席纪念堂已化为一个强烈的政治符号。它依然还在巍巍挺立,无论怎样的物是人非,都表明未来中国社会还有一丝幡然悔悟而作出社会主义回归的希望;而一旦没有了这个强烈的政治符号,无非象征着已经肆无忌惮脱光了、扒净了,而许多人们心里原有的一丝念想也将不复存在。由此再对社会产生的强烈震动效应大概着实难以预期。所以说,从当下社会客观形势来看,纪念堂确实还有持续保留的需要,无论是从政治角度还是维稳角度,即便是从最利于持续深化改革以及进一步作接鬼等等的角度,同样是这样的现实。

 

  那么,我们不妨再费一番口舌推测一下当初修建纪念堂的本意或是初衷。

 

  据百度毛主席纪念堂的相关资料显示:

 

  “1976年9月9日,中国人民的伟大领袖毛泽东主席溘然长逝,全国人民陷入悲痛之中。

 

  应全国各族人民的要求,1976年10月8日,中共中央作出‘关于建立伟大领袖毛泽东主席纪念堂的决定’。”……

 

  我们当然不能否认当初建设纪念堂的初衷是出自于全国各族人民对这位人民领袖的无比深情,但是否于此之外还有其它讲不出口的原因?即如中外人民都明白,那个自称是毛泽东表示“你办事、我放心”的英明领袖,就在1976年10月6日,进行了一举粉碎“四人帮”的惊世之行,而颇具讽刺意义的是,仅仅两天之后的10月8日,却又作出建造毛主席纪念堂的中共中央决定。从某种意义而论,主席尸骨未寒,他妻子与侄儿就被以所谓反党集团骨干人物而加以牢狱之灾,那么,从平息一定的社会舆论角度出发,更从表明一个特定政治集团对已故领袖的所谓忠诚度方面出发,我们讲修建纪念堂可谓是一是双鸟之策。既满足了广大人民群众对领袖毛泽东的深切感情寄托,又通过此举表明一种政治姿态。

 

  毛泽东生前,有人会通过表忠心而以求谋取最大化利益;毛泽东死后,通过治丧与对纪念堂的修建,同样是出于既定的利益使然。

 

  却不料得时至今日,即如为后来人出了一道艰难的政治考题。纪念堂就巍然矗立在天安门广场,于承载了沉甸甸的依依深情之外,更还对外宣示一种政治态度。再是纪念堂对于既定之人、既定利益集团就好比一面镜子,所有的自私与猥琐、虚伪和作做都将在它面前彰显无遗。难怪有人、有势力在面对纪念堂之时总会感觉如芒刺在背,也才有今次两会的章、浦之去毛化提案。

 

  该项提案的第三问题表述才是重中之重的关键所在。该提案人以“回避毛泽东的历史问责,不利于社会进步”为名,开始罗织建国后所谓违背在野时的民主宪政承诺,建立个人独裁和个人崇拜、长期以阶级斗争和各种政治运动治国再是历数大跃进、文革等等毛泽东罪状,更无耻之尤还将因私有化改革所致的诸多社会矛盾都强加于毛泽东同志头上。由此即知有人为了不遗余力去毛与反毛已经丧尽廉耻与突破人类道德底线了。在他们看来,即使建国后取得的巨大建设成就,也是与毛泽东个人独裁斗争的结果,而私有化改革了,尽管毛泽东早已告别人世,但由于他的巨大影响力所致使,所以一切社会负面效应都有还须归之于毛泽东。还有比此更无耻无赖的提案吗?

 

  我们讲,章、浦等人为了彻底去毛化而提出的这个议案,显然是费尽心机而使用了看似冠冕堂皇之语,譬如“现代国家不搞个人崇拜”,那么又怎样看待前些年有人在天安门广场竖立孔像?将死去已几千年的孔子拿出来崇拜难道是所谓现代国家的象征?但章、浦等人当时对此又持怎样的反对态度?有什么文字资料可资证明?他们又还黔驴技穷般祭出所谓“火葬是毛泽东本人生前志愿,后人应予尊重”的图穷居心,想以此为成功移除毛泽东遗体作别有用心文章。也显然是以此作挤兑难为当局一把。但毛泽东生前志愿还有许多,譬如搞公有制共同富裕发展而决不搞私有化,他们可提醒后人予以尊重否?再还有更心机深用的,即如:实施迁葬后,原陵寝(毛主席纪念堂)可作为公共建筑物继续使用,建议改为“中国文化大革命博物馆”。将毛泽东同志遗体迁出,再将此地作为文革博物馆,其实也就是文革罪行陈列馆,以便让他们之流的、或与其有共同爱好的兴之所至了就能来此作发泄、控诉与尽情胡说八道。

 

  据称是,该项提案公布后,只有习总表示明确反对。因为反对之人的特殊身份,虽是一人孤音,但该提案遭致否决。在此一个问题回避不过了,如此济济一堂的政协委员与人大代表们,是可以称为一个特定社会的精英群体,对此缄默不语或许已表明了一种态度。而只有一号出来反对,似乎说明了曲高和寡与高处不胜寒的单薄无依。这又反映出怎样的问题?

 

  我们此前说过,毛主席纪念堂已化为一个鲜明的政治符号,这是从政治角度考虑的。同样是如此,政治人物权衡问题便决不会如那些利令智昏的庸碌之辈那样仅出于眼前利益考量了。而同样是利益,出于一种长远利益的考虑,当下去除毛泽东这个鲜明的政治符号还为时过早。如同当年的“总设计”以所谓“三七开”定论,将毛泽东人为一分为二切割开来,建国前的毛泽东正确,是由于代表了其对既得权力的拥有与捍卫,是为了毛泽东遗留的这份巨大政治遗产,所以,决不能作质疑的,否则,己身的权力所属岂不变为无本之木、无源之水?而建国后的毛泽东,持续革命的毛泽东,却极大威胁到某些特定人群的既得利益取得与拥有,所以,必须作错误对待了。此所以毛泽东对于他们来说,还真是一道不好解的试题。既不能全面肯定,更不能全面否定,所以,只好以所谓“三七开”继承应用了。

 

  即便是今次针对如此去毛化提案所表示的个人否定,也不值得下面人作大吹特吹,再或是持续的意淫文章。不过是从政治阻力方面作考量,此时急不可待作彻底去毛化处理,于“特别是”改革的持续深化,与一个既定社会的不遗余力维稳等等,都将产生巨大的负面作用。所以,章、浦等人今次的不自量力跳梁没有收到预期之效。

 

  其实,对毛泽东同志的感情,就象征了对走群众路线、走共同富裕社会主义道路的实际实施。但若还顶住所谓的压力而口头上偶尔提及毛泽东,遇特定的日子还不忘作一番徒具形式的纪念,但在国家经济政策实施,却依然信奉私有化、殖民买办化开放发展,那么,即如一个什么戒律都不讲的花和尚,一边穿了袈裟念经拜佛,一边怀抱了女人大嚼肉块……

 

  像不?

 

  单纯的否决了章、浦此次去毛化提案,并不表示其他更进一步意义。人们也许会想,此还无非是出于政治之需。而如果主流媒体开始就该项提案的一些错误认识,还有别有用心的企图展开了实事求是批驳,那才显示了一个政权组织旗帜鲜明的政治态度。否则,是策略?权变?还是认为时机不够成熟?

 

  倘使认真了去想,相信大多数人们都会明白的。又岂用再费口舌?

 

    原载>>>作者网易博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