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寒江钓雪:民营化与私有化又有什么区别?

2014-03-07 16:56:32  来源: 网易博客   作者:寒江钓雪
点击:    评论: (查看)

  什么是民营化?

 

  据百度:

 

  “民营化指政府将持有权益转让给私人企业。是日本政府国有资产管理体制改革中提出的一个基本概念。日本的国有企业民营化是指变国有为国私混合所有,其组织形式为股份公司。”

 

  “日本政府早在80年代中期就开始对国有企业管理制度进行改革。目标是提高经营效率,主要措施是逐步下放国有企业的经营自主权,减少政府对其经营活动的干预,广泛推行国有企业的民营化。从二十世纪80年代中期以来,日本政府先后将中央政府所属的日本电话、电信公社和专卖公社、国有铁路公社等大型国有企业民营化。具体做法是先把国有企业原资产折成股份,国家是该股份公司的惟一股东,然后向私人企业出售部分股权,形成国私共同持股的股份公司。”

 

  “与日本政府国有资产管理体制改革相似,中国国有企业民营化是指把国有企业的大部分资产分解出售给社会公众或广泛吸收社会资金,从而把国有企业变成股份制企业。国有企业民营化虽然也是通过股份制,但与以前的股份制改造所不同的是国家在股权结构中不再处于控股地位,从而把国有企业改造成社会化的民有企业。国有企业民营化,必须对社会公众的资金具有吸引力。如果由于各种原因,国有企业不能吸引社会公众资金,也没有机会吸收外资改造成中外合资企业,那么还有一条现实的途径,就是接受民营企业对其改造。”……

 

  随着一次举世瞩目、寄托了国人无限期望的会议开过,不能否认由此点燃了许多人们心中的希望之火,也从而促使他们对一个特定社会未来发展充满了许多乐观化预期。但不料接下来一连串事实即如寒冬天里迎头而来的一盆冷水让人们非但感觉从头至脚的哆嗦,更还感到彻骨的严寒料峭。时下的特别是,正时值着所谓特色官员、富人与一大群外国人背景的在既定日子里,聚在一起据说还是进行所谓的商谈国是、建言定策。但美中不足是会前却传来昆明的P民噩耗,定当会为今次的会议增添几分忧色与不河蟹格调。

 

  而“两会”前发生于昆明的暴恐之案,那所谓河蟹表象掩盖下漫天血雨、旅途惊魂;特色官员、富豪与一群外国人亲属聚在一起的盛会却需“特别是”P民用血与生命来作买单……难道此也是有所象征意义的吗?

 

  我们即知前面提及的那一帮特别是精英们是在设计十几亿人民的未来发展路线了。这理应是饱受世人期待关注的并将影响与作用于我们未来几年生活的一件大事。所以,这些人将为中国设计出怎样的一条路就很受关注了。也已有一些端倪被特定之人作了有关披露。即如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企业研究所副所长张文魁就如此表示:

 

  “13万多家中小国有企业应该彻底的民营化”     http://www.wyzxwk.com/Article/shidai/2014/03/315186.html

 

  于是,我们由此可以获知一个社会的未来几年所谓发展之路逐渐清晰化了。

 

  所谓民营化,其实说白了就是将国企资产——一大笔属于中国人民的既定财富以所谓发展为名进行私分、葬送或是甩卖,所以,至今这个特定诡异社会的运行轨迹正符合了我们的于此判断。这个社会已是铁定了心要不遗余力作私有化所谓的发展了。

 

  私有化发展,并且还是GCD坚定不移要搞的。但为了掩人耳目也可能是为了继续忽悠,明明是私有化了却又还置换名目作民营化,即如婊子卖淫却不说卖淫,偏要自欺欺人说是“公关”一样。好笑不?但这却正是特别是私有化改革精英一直所言所行的与时俱进与不遗余力。

 

  我们还知道,在世界各国, 无论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都需要对经济进行干预和管制,不可能完全放任自流,办法之一就是创办国有企业,实行国有化等。即便是以私有制为基础的国家,都有或多或少甚至有较多的国有企业,如法国的国有企业占17%以上。这些国有企业或者是私人经济不具备或不完全具备投资和经营能力,需要利用国家的财政进行投资和建设的重点工程项目,如宇宙航天、原子能开发等领域的企业,或者是为整个经济和社会提供基础服务,要求有相当稳定性部门的企业,如邮电、铁路、供电、供气和供水等部门的企业。特别是一些发展中国家,为了摆脱贫困和落后的状态,改变其在国际竞争中所处的不利地位,往往动用国家财力投入国有企业,使国有企业的产值在其国内生产总值中的比重相对显得较高。

 

  但为了所谓普世接鬼之需,“特别是”好似已顾不上这许多了。越是私有化程度高,好像才越能证明思想开放、不僵化更还不落伍;也好像才越能发展与进步一个国家的经济建设。

 

  但这样一来,却又暴露出如此一个躲不开的问题。明摆着一个政档、政府对于发展经济完全属于外行,非但不能对此起到积极作用,相反是还会因为插足管理而拖经济发展的后腿。所以,一定要如张文魁所说那样彻底民营化才对。民营化看似暂时是针对中小企业,但如同私有化改革初始提出的农村“联产承包责任制”、城市主要是“扩大企业自主权,实行政企分离”等等那样,几十年发展下来,农村已与时俱进为土地流转,而城市也开始基本完全放开手脚让私有化所主导经济运行了。所以,要明白这只是一个渐进过程的起初名目使用。所谓民营化先自中小国企开始,接下来又会作怎样的与时俱进?倘依照“特别是”三十多年的不变轨迹,这盘大棋的棋路其实也已是再昭然若揭不过了。

 

  “凤凰财经讯 3月3日(2014年,引着注),由凤凰财经举办的《国企改革危与机》午餐会在北京举行。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企业研究所副所长张文魁在会上表示,对于占国有企业总数90%以上的中小国有企业,国有资本的比重完全可以退到零。”

 

  “中国大概有145000多家国有企业,只有8000多家是大型企业,13万多家是中小企业,占90%以上。这13万多家中小国有企业完全没有必要去绕一个弯子搞混合所有制,彻底的民营化。”

 

  “张文魁认为:那些真正涉及到国家核心安全的极少数的国有企业,可以暂时保持国有全资,没有关系,这样的企业极少,承担普遍性服务,以及涉及到国家核心安全的,甚至这些企业也可以搞部分民营化,如果国家不准,不排除极少数的国有企业可以维持国有权。”……

 

  我们还要说,所谓民营化也只是一个借喻或是暂时过渡,即如张文魁认为“那些真正涉及到国家核心安全的极少数的国有企业,可以暂时保持国有全资”。看见了吧,真正涉及到国家核心安全的国企,也仅只是暂时保持国有全资。而暂时过后又会是什么状况?即使现在不下断语,但中国有句老话,叫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至此可曾全懂了?

 

  我们说,看一个社会的本质,看一个特定社会的政治属性,不是仅由其执政者与政权力暂时所掌控媒舆所渲染与表露的那样一种状况所能得出客观评定的,也不是仅依凭一具蓄意招摇的标贴就能得出客观定论。起决定作用的还必须看一个社会的经济基础是什么。那么,照此国务院的民营化暂时设计,发展到后来这个社会的经济基础将会是什么还不清楚吗?而一个社会的经济基础但若被政权力营造出来,那么,至时政治上层建筑不作相应改变也不可能了。

 

  那么,接下来会是什么?还用多讲吗?

 

  自然界有一种现象叫作茧自缚。即指蚕吐丝作茧,最后却把自己裹在里面了。再那么不遗余力作私有化改革并且持续深化下去,特共的所谓解放思想、更新观念又还一再的与时俱进等等,又与蚕们不遗余力、不休不止的吐丝作茧又有什么区别?

 

  三十多年的私有化改革无非表明,原来上世纪中共团结领导广大人民付出巨大牺牲、通过艰苦卓绝奋斗所进行的土地革命乃至于社会主义革命与建设,都是走了一条极大的弯路与歧途。而最终结果还是证明:原来要使得一个国家发展与进步、以及人民都过上自由、民主、幸福好日子的唯一之必由之路还是私有化的发展。那么,当初国民党岂不也是搞私有化发展的?而中共岂不是大大错了?倘以GCD的政治纲领,要搞私有化发展,无论作怎样的粉饰与装扮,都还不能避免名不副实之谬。那么,至时特共被退出政治舞台,第一只是时间与时机问题;第二,不能逃脱作茧自缚的可悲命运。

 

  明白了上述这些,也就明白为什么被号令做梦了。让十几亿人民统统来做梦,而设计改革并且持续作深化的精英,他们却一直睁大了眼睛醒着。也肯定还会有没有做梦的人们,但精英们又有河蟹。于是,是否可以得出以下定式:

 

  做梦+河蟹+维稳=复兴!!!???

 

  也许我们不得而知所谓的复兴之路到底还有多远。但有两点注定却将更纠结人心:

 

  一:复兴之路与做梦的过程长短成正比?

 

  二:所谓的“特别是”河蟹与维稳是否将因此而更加任重道远?

 

  ……

 

 

 

  附文:

 

  【张宏良:第三轮贱卖国有资产的大潮又开始了!】

 

 

 

  昨天与一位国企老总吃饭,他突然问道:“你说改革是什么?为什么要改革?现在我们日子过得好好的,却突然要求我们必须引进民间资本,把国有资产卖给私人,否则就是抵制改革。我们琢磨来琢磨去也不知道卖哪一块合适,你说这是要干什么?”这位国企老总的话,真实反映了当今中国正在掀起第三轮贱卖国有资产的浪潮。

 

  第一轮贱卖国有资产的浪潮,是九十年代的所谓管理层收购,一百万个国有企业二百万个集体企业,一夜之间变成了私人财产,数千万工人被赶出工厂大门,变成下岗工人。这一轮管理层收购,与其说是贱卖不如说是白送,因为,所有收购国企和集体企业的资金,几乎都是来自于国有银行。这是比资本原始积累时期的“羊吃人运动”,更加野蛮公开的抢劫运动。从此,原本豪气万丈的工人老大哥,变成了苟延残喘的弱势群体。武松变成了武大郎,西门庆和潘金莲手拉手地走上了主席台。

 

  第二轮贱卖国有资产的浪潮,是2005年开始到银行改制。当时国务院规定,所有银行必须改制为股份制银行,改制完成的标准就是引进外国战略投资者,把部分银行资产卖给外资企业。由于外资十分清楚,国内银行资产卖不掉,就完不成改革任务,银行官员就要丢掉乌纱帽,所以故意压低价格,以极其低廉的价格横扫中国的银行资产。结果,所有廉价收购中国银行资产的外资企业,利润收益加资本增值,全都在十几倍几十倍乃至几百倍以上。美国摩根斯坦利公司发生内讧,离职的副总揭露说,他们在中国参与处理银行不良资产的企业,资本收益达到千倍以上。

 

  现在第三次贱卖国有资产的浪潮又开始了,题目就是国有企业必须引进民间资本。所谓引进民间资本就是把一部分国有资产卖给私人企业,并且讲主要是外资企业。因为目前全国一万多家国有企业都是大企业,特别是一百多家央企,资本规模相当庞大,而国内私人企业一般规模比较小,很难参与收购国有资产,有能力收购国有资产的只有跨国公司这些外国垄断资本。与上次贱卖国有银行资产一样,这次外资仍然十分清楚,出售国有资产引进民间资本(温总理时期已把外资列入了民间资本),是国有企业必须完成的改革任务,完不成就要丢乌纱帽,成为“壮士断腕”的牺牲品,无论出价多低,国有企业也只能接受。这就必然会形成贱卖国有资产的大潮。

 

  如果说上两次贱卖国有资产,还有国有企业效率低、银行资产质量差等做借口的话,那么目前这一万多家大型国有企业,则根本不存在效率低质量差的问题,目前这一万多家国有企业,特别是一百多家大型央企,都是已经熟透的肥桃,是中国人民60年艰苦奋斗所创造的最优良资产,可是眼下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外资把桃子摘走。估计13亿老百姓都会在心里发问,这种改革究竟对中国老百姓有什么意义,有什么好处?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