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给天则研究所盛洪教授的回复

2014-02-07 00:08:58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时间
点击:    评论: (查看)

  给天则研究所盛洪教授的回复

  作者:时间(2014-2-5)


 

  拙文《一抹浅红让冯晓刚成众失之的,让‘逗士’成惊弓之鸟》在红歌会网站贴出后,引起了“安化黑茶”网友的关注。起初没有在意,定睛一看,这“安化黑茶”居然是山东大学经济专业的大名鼎鼎的教授盛洪(是否属实有待进一步核实——红歌会网注),他的另一个重要头衔是天则研究所头目,发改委的重要参谋,还是佐利克的朋友,应该叫作盛大官人。如此重量级的改革理论家、经济学家居然屈居在下面前跟贴,如果不回复是不成敬意的。

  (引号内的文字是盛洪的原文。)

  “唱红就是唱某类特定的歌曲,其中的歌词具有政治倾向性,歌颂某一政治集团,经过多次反复歌唱,最后使歌唱者真的以为,这个政治集团确实有着歌词所歌颂的优秀品质和丰功伟绩。”

  盛大官人,你不妨说得明白些,吞吞吐吐不象样子。

  唱红歌歌颂的就是共产党毛主席这个政治集团,这是个为全国99%的工人农民解放军服务的政治集团,这个政治集团革了帝国主义、官僚买办资本主义和封建主义的命,让人民当家作主。我们唱红歌歌颂的就是这个人民的政治集团的光荣历史,就是歌颂中国人民痛击以美国为首的帝国主义这个战争贩子的伟大历史,就是歌颂伟大的中国人民“红雨随心翻作浪”“敢教日月换新天”“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的伟大历史。不错,我们就是有重新让共产党领导人民大众重新当家作主这个政治倾向,我们绝不会有让走资派打着共产党的旗号让人们受二遍苦遭二茬罪这个政治倾向,我们就是有把走资派打跨的政治倾向。我们的政治倾向是共同富裕,而不是“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我们的政治倾向是社会主义,不是“黑白猫”。

  其实,这不能叫政治倾向,而是政治主张。

  我们唱红歌就是要表达这个政治主张。

  我们一丝也不打算隐晦我们的政治倾向。我们就是要唱红歌,反复唱大声唱,团结起来唱,就是为了展示这个政治主张。

  但是,盛洪大官人口里讲着坚决支持我们自发地唱红歌,但是,却又指派无数的狗腿子阻止我们唱。谁带头打个节拍什么的,就要被在法国买别墅,就要被贪污2000万,就要妻子兴高采烈地证明丈夫是大贪官,就要被判无期徒刑,就要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谁要是对唱红歌不表示反对,就要被威胁“不改革我们都没有好下场”。

  我们这些唱红歌的人所歌颂的那个政治集团究竟是否“确实有着歌词所歌颂的优秀品质和丰功伟绩”呢?我想是有的,千真万确。盛洪你所在的那个政治集团是不是有什么“优秀品质和丰功伟绩”呢?我想是没有的,千真万确。

  请看看历史吧。

  蒋介石时代的中国是什么样子?能把日本鬼子招来,送了东北送华北,送了华北送上海,结果把日本帝国主义的欲望全部吊起来了,还“绝对不许抵抗”“奢言抗战者杀”“攘外必先安内”“牺牲未到最后关头绝不轻言牺牲,抗战未到最后关头绝不轻言抗战”“亡于日本我们还可以作亡国奴,亡于中共我们作亡国奴也不可得”。

  其实,亡于我们这个政治集团也是可以作“亡国奴”的,蒋先生逃到台湾岛以后,有美国人罩着,作大奴才又有大量小奴才伺候着,优哉游哉,没见他说什么不好,很舒服的。60年代中央政府就有能力解决台湾问题,只是共产党毛主席希望给蒋一个立功赎罪的机会,再说一个台湾问题作为美国人的绞索,很好,那是美帝国主义的负担,而不是中国人民的负担。如今却翻过来了,成了中国的负担,究竟为什么?本文不讨论,先请盛大教授思考一下。如果你想不明白,我再告诉你。

  蒋介石时代,中国军阀割据,混战连年,强盗土匪恶霸流氓成了蒋先生的“四大金刚”,绑票暗杀,横行霸道,无恶不作;治国无术,饿殍满地,疾病流行。这样一个民族,被西方列车称作“东亚病夫”。就这么民不聊生的世道,猪狗不如的精英文人在蒋先生的庇佑下,一边以狎妓的方式弘扬着他们心目中的所谓的传统文化,一边用夹杂着几句外文单词,高谈阔论地拍着蒋先生的马屁,这就是盛洪他们今天夸张的“民国范”。

  这与亿兆劳动人民的地狱般的处境对比是多么大的讽刺。

  在那个了不起的民国时代,中国人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占99%的下层劳动人民,就是盛洪嘴巴时讲的“社会底层失败者”。

  他们过着牛马不如的生活。

  另一类就是以蒋介石先生为首的四大家族为代表的国际垄断资本的走狗“新慈禧”买办势力,以及与这一买办势力相互勾结相互依靠相互吹捧的汉奸败类流氓恶棍地痞强盗瘪三,特别是还有你盛洪这样的依附于这一势力的、专务拍马溜须打掩护抬骄子的下流文人。

  这批人则过着猪狗不如的生活,占1%。

  这就是盛洪大官人那个政治集团的“优秀品质和丰功伟绩”。

  盛洪大官人,我这样讲过分吗?鲁迅先生比我讲得还过分,他说整个中国就是一个人肉的盛筵!

  可是,你所谓的“某一政治集团”就不是这个样子。

  “东方红,太阳升,中国出了个毛泽东,他为人民谋幸福,他是人民大救星。共产党象太阳,照到哪里哪里亮,哪里有了共产党,哪里人民得解放。”我们这个政治集团是不是“确实有歌词所歌颂的优秀品质和丰功伟绩”呢?看历史呀!

  不说别的,自从1949年建国起,中国还有外国人的治外法权吗?1949年4月23日,英国的军舰稍不服气,即被中国人民解放军痛击一场,无精打采地撤走了,没有抗议。

  有过女大学生被强奸而凶手却被送到美国无罪释放吗?没有,中华儿女个个都是凤子龙孙金枝玉叶,再也不能忍受欺侮。

  美帝国主义不服气,于是,在支持蒋介石推行让中国人打中国人的战略失败后,亲自出马,打着联合国的旗号,率17国军队,气势汹汹打到朝鲜半岛,出兵台湾海峡,轰炸中国东北,我们的这个以毛主席为首的共产党政治集团“雄纠纠气昂昂,跨过鸭绿江”,把美国人的17国联全打得满地找牙抱头鼠窜。上甘岭一战扬刀立威,迫寒敌胆,再不敢挑衅。“东亚病夫”这顶帽子,早被洋鬼子主动给我们摘掉了,因为这之后再说中国人是“东亚病夫”,作为“东亚病夫”的手下败将,那不是意味着这些欧美资本主义及其走狗简直就是白痴脑残!

  我们这个共产党毛主席领导的政治集团在一穷二白的基础上,建设了一个能生产从螺钉丝到核武器、人造卫星、导弹的强大的完善工业体系和国民经济体系,建立了一个优秀庞大的人才队伍。大慈大悲的毛主席要求把卫生工作的重点放到农村去,千百万赤脚医生不数年在全国范围内建立了几乎免费的医疗体系,中国人再不受医病的折磨。天花、麻疹、小儿麻痹、霍乱、虐疾、血吸虫、血丝虫、鼠役、结核、性病一扫而空,中国人的平均寿命从30几岁升到60几岁,中国的人口迅速从4亿多上升到8亿多。

  盛洪,你是过来人,你贵为山东大学的教授,又是天则所的头目,还是发改委的佳宾,更是佐利克的好朋友,你说我讲的这些是不是事实?你说说?

  就是你盛大官人本人,也同样是我们这个毛主席为首的共产党政治集团的一系列丰功伟绩的受益者,只不过你忘恩负义而已。

  如果没有共产党毛主席打下红色江山,如果你生在蒋介石时代,我们猜测一下你的命运:

  你的母亲很可能被卖去当了童养媳,被虐待死也了未可知。或者她被卖到北京、上海、南京、广州的这些中外老爷们声色犬马的地方的妓院,生不如死,日夜操劳生下了你,一出生便是营养不良。即便你命大,你的老娘心肠不够狠,没把你弃的水里淹死,你侥幸不死于“四六疯”,慢慢长大,还有天花、麻疹、霍乱等各种各样的传染病等着你。即便这些病没有把你弄死,至少也给你弄个一脸麻子、蹶一条腿什么的,当个残疾人讨饭吃去吧,你连个瞎眼老婆都讨不到,你连当流氓强盗地痞的资格都没有。你根本没有机会上学,因为你的父亲或者不知道是谁,或者在资本家开办的煤窑中被活埋了。你无依无靠,那里有钱上学呢?当教授更加不可能。

  即便这些传染病没有把你弄死,你是健康的,四肢都好用,你到上海滩跑单帮吧。资本家的一二百斤重的麻包也照样把你压得长不高,日本鬼子的混合面饿得你精瘦精瘦的。

  或者,你生在农村,不过,蒋介石把你抓走作壮丁,折磨死的可能是33%。或者,你没有被抓壮丁,那么,你跟随你的父亲下煤窑,被活埋的可能性也不小。

  那是蒋介石的时代,如果你到了上海,你混得再好,再善于投机钻营,再心狠手黑,也就是上海滩的一个小瘪三,在青红帮当个马仔,你跟着上海滩的黄金荣、杜月笙、张啸林、虞洽卿等青红帮跑腿,不知道哪天你得罪了老板、一不小心说错了话、办错了事,就被同伙砍了。或者无数次的血拼火并照被乱刀砍死,尸横当场,被扔到垃圾堆旁,充作野狗的食物,你连个坟都没有,任何人都不会记者有个叫盛洪的东西来过这个世界。

  你想作“佐利克”的坐上客,不可能,你没有资格,因为你是“东亚病夫”的一员,因为“佐利克”的客厅里写着一个条幅,“华人与狗不得入内”。在美国人眼里,你和狗的地位差不多。

  盛洪大教授,你说我讲得对吗?

  你们以为蒋介石的民国、现在的台湾是知识分子的最好时代是最民主的地方吗,不是天天夸奖羡慕汉奸女作家张爱玲、文人女流氓龙应台什么的吗?可是,怎么没听你们讲过闻一多、李公朴、杨杏佛呀,难道他们不是知识分子?怎么没听你们讲过雷震、江南呀,江南是怎么死的?李敖坐过几次监狱?你们总可以提一下吴稚恚、秦孝仪、陈布雷这样的奴才文人吧!即使这样的的文人,有那么一丝尊严和良知的陈布雷也觉得生不如死。真不知道吴稚恚、秦孝仪是怎么活下去的。

  盛洪,如果跟着蒋介石,你最好的升腾也就是吴稚恚、秦孝仪这样的奴才文人。我觉得这样的奴才文人你也做不了,因为那肚子里多少还得有点水才有资格做这样的奴才,拍蒋先生的马屁也需要高超的技巧的。拍不好,命都守不住。

  你不行,你肚子里那点拍马屁的水都不够。

  因为你生长在我们这个集团、就是共产党毛主席时代,所以,上述的这一切危险都没有了。

  你不用担心你母亲被卖到妓院,因为我们这个集团、共产党毛主席已经把全国的妓院都一并取消了,老鸨、皮条、大茶壶、龟奴什么的,要么枪毙,要么戴上坏分子的帽子在人民群众中劳动改造。也不用担心那么多的传染病,因为我们这个政治集团在共产党毛主席的带领下已经把这些害人虫都消灭了。也不用担心被青红邦砍死尸体扔到垃圾堆旁边喂野狗,因为黑社会流氓恶霸强盗地痞什么的都被我们这个政治集团消灭了。即便你的亲爷爷亲爹爹是老鸨、皮条,是汉奸、恶霸,是日本鬼子时期的伪天津市市长,你也有权利读书上学,不会因为你的长辈亲属在镇压反革命中被枪毙而影响你的成长,甚至你长大当个副总理、总理都有可能。你说,我们这个叫作共产党毛主席的政治集团是不是“优秀品质和丰功伟绩”!

  你现在可以骂我们这个政治集团、骂共产党毛主席,你以为是走资派的宽容,其实你和走资派才是一伙的,虽然走资派还不得不打着共产党的旗号,但是,他们对向这个旗子吐口水的人是十分赞赏的。你正是看准了这一点,所以才玩着命地骂共产党,显得你很胆大、你很能。你敢骂真正当权的、丧心天良、把工人逼下岗的走资派,你不敢。因为走资派和你心目中的圣人蒋介石一个德性,容不下任何批评,动不动就是“从来没有犯过错误”“不争论”“维稳”什么的。盛先生你很是知趣的,你知道是谁在豢养你,你知道如何给他们挠痒痒,让他们舒服,骂共产党、毛主席我们这个政治集团,正是他们最喜欢听的。

  只有这样,你这种不学无术的草包才能当上山东大学的教授,才能作天则研究所的头头,才能作发改委的佳宾,才能是佐利克的朋友。

  说你是草包,你可能不服气。

  可是,你想想看,你这么大年纪,吃了好几十年干饭,你为这个国家民族做过什么?你和你的同伙有什么值得显摆的,拿出来,是骡子是马牵出来溜溜。除了名字前面那一长串如同悼词一样的头衔,你们没有任何引人注目的地方。上甘岭血战,有你们的身影吗?没有。两弹一星研制,你们去过罗布泊吗?吃过那里的风沙吗?没有。修建红旗渠、郭亮洞、南京长江大桥,你们搬过一块石头吗?没有。你为抗美援朝、援越抗法抗美、珍宝岛自卫反击战、中印边境自卫反击战的将士写过一篇报道、生产过一料子弹吗?没有。你们为东北大庆油田勘探提供过一份建议吗?没有。你为全国的水利建设抬运过一料土吗?没有。你们有的就是一本一本的抄来抄去、狗屁不通、自吹自擂的所谓学术成果,你们自己都不愿意再看一眼。你们除了作美国走狗爪牙、拍马屁、为虎作伥欺骗蒙蔽中国人,你们还做了什么?什么也没有。

  如果非要说贡献,那么,数千万工人失业是你们的贡献,无数的国营企业、集体企业被搞死是你们的贡献,数亿农民背井离乡打工是你们的贡献,数万亿的资产被送给美国人是你们的贡献,数千万妇女被迫卖淫是你们的贡献,大学生找不到工作是你们的贡献,美国人挑动日本侵略我钓鱼岛是你们的贡献,在全世界丧失第三世界朋友是你们的贡献,人民群众上不起学、看不起病、住不起房甚至死也死不起是你们的贡献。再往前说点,大跃进中头脑发昏,导致饿死几百万人,是你们的贡献,把这饿死几百万人夸大为几千万并把罪过推到位居二线的毛主席身上是你们的贡献。在文化大革命中歪曲毛主席关于文革的指示精神,打死卞仲耘、老舍,搞青海屠杀、湘江风雷屠杀等罪行是你们的贡献。

  再往前说一些,把日本鬼子引到中国来,也是你们的重大贡献,抗战八年丢了大半个中国,也是你们的贡献,南京大屠杀也是你们间接的贡献。

  这就是你盛洪那个“政治集团的优秀品质和丰功伟绩”。

  我真不明白,你们这种韩非子眼里的“五蠹”怎么就一下子成了“精英”了呢?你们应该是被枪毙的呀!至少也该在人民群众中间劳动改造!

  你知足吧!

  你说我们这个政治集团共产党毛主席搞文革,陷害你这样的大知识分子,别这么撒谎,太低劣,不易蒙人。毛主席暗杀过哪个知识分子,梁漱溟活得好好的呀。哦,这让我想起了让知识分子到农村劳动的事,季羡林大师说那是一次迫害。可是,老爷们,你们想想,你们这些个韩非子所说的“五蠹”之首,除了把饭变成大粪还能做什么?让你们到农村锻炼一下,接触一下劳动人民,住住你们所谓的牛棚,丢人吗?“高贵者最愚蠢,卑贱者最聪明”,向人民群众学习生产技能知识,改造一下自己的灵魂,做点体力活,长点本领,不好吗?总比蒋介石先生派人把他的政治敌人暗杀了强万倍吧?好过让你们在监狱大院里的小号子里吃牢饭吧?你们是愿意选择被暗杀、坐小号几十年,还在愿意和劳动人民一起,在广阔的原野里劳动受些批评。老爷们,你们肯定愿意选择最后一项。

  其实,盛洪教授,你们对最后一项也是不喜欢的。你们要的是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虞气指使,无法无天!

  这,办不到!

  这是人民的江山,人民是历史的主人、国家的主人,你们没有这样的权利。

  不要指责毛主席了,他领导的人民政权,相对于蒋介石的反动的买办资本政权,即使按照资产阶级的人道主义标准也强过万倍。不信,你还可以问问张学良,他可是个资深犯人,蒋先生让他创造了坐牢的世界纪录,他可是蒋先生的把兄弟,国民党的大员高官,而且他没有犯什么罪,只蒋一句话就终身监禁,那就是法治呀!再问问沾满共产党和革命群众鲜血而后来被俘虏的那些人,比如徐远举、杜光亭、宋希濂、王耀武,还有溥仪等等,在共产党的大院里是不是比张学良要幸福?比较一下张学良、杨虎城、李敖、江南、白崇禧、孙立人、薛岳、张国焘,还有在台湾被捕的朱枫、吴石等革命烈士,谁人道?谁残暴?盛洪你比较了吗?这算不算我们这个政治集团的“优秀品质和丰功伟绩”?是不是我们这个共产党毛主席的政治集团实际上并没有做到歌中所唱的“优秀品质和丰功伟绩”,但“仍能获得民众的拥护”。宋希濂被特赦得早些,你问问他为什么拥护我们这个集团?你也可以问问李宗仁,为什么要拥护我们这个集团,拥护共产党毛主席?

  “唱红作为多元歌曲的一种曲目,给生活增添色彩,有着存在的价值,因为在这种情况下唱红歌唱黑歌唱白歌都是自己的事情,随着自己的心情,想唱什么就唱什么,开心就好,自由地唱就好,坚决支持老百姓自发地唱红。”(唉,前面说“‘自由’地唱就好”,后面怎么突然改成‘自发’了。前言不打后语。)

  老盛呀,难道现在的红歌不是老百姓自发的唱吗?难道是你组织的?难道唱红歌的头子不早被关进监狱了、无期徒刑了、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了?现在我们还不知道他的法国别墅究竟“你们的政治集团”有没有讨回来。春晚难道不是全国人民的春晚,难道是你一个人的春晚?是你们的“政治集团”的春晚?春晚的演员导演难道不是全国人民的一部分?他们在春晚唱支心中的红歌怎么就不是“老百姓自发地唱”了?“唱黑唱白唱什么都是自己的事”,这是你说的,那怎么唱些红歌你老人家就“歇斯底里地狂叫”呢?红歌不可以在春晚上唱吗?难道只能黑社会的歌、白狗子的歌能唱,咱老百姓的红歌怎么就不能唱了?唱了这么多年的“黑歌”“白歌”没见你盛洪教授“歇斯底里地狂叫”,怎么春晚唱两首红歌你就“歇斯底里地狂叫”呢?你不是说“唱红是多元歌曲的一种曲目,给生活增添点色彩,有存在价值”吗?你老既然承认有存在价值,又是老百姓“自己的事”,怎么在春晚唱一下,就不“随着”你的心情了呢?你对“黑歌白歌”都不反感,怎么对“红歌”就那么反感呢?你不是坚决支持老百姓“唱红”吗?

  “坚决反对公权力强制唱红。公权力唱红就有了强制的味道,唱红也就走了调,变了味,唱歌不随自己的心情,而随权力者意愿。强制唱红实际就是政治口号、政治语录的歌曲化。红歌只是他们复辟文革的幌子而已,他们的目的不是唱红歌,而是回到文革。他们就是想唯我独尊、他们就是不想受监督、他们就是想用行政手段解决所有问题、他们就是想老百姓都是个人崇拜的愚民。对于以‘唱红’为名,行阶级斗争倒行逆施之实的阴谋活动,我们必须旗帜鲜明地坚决反对和抵制,并给予无情的揭露。”

  盛洪教授你“坚决反对公权力强制唱红”,我听不明白。

  哪有什么“公权力”强制唱红了?前总理朱镕基、温家宝,现总理李克强、副总理汪洋等,他们可都是公权力在握的大官呀?他们什么时候强制全国老百姓唱红歌了?从来没有呀!你盛洪教授不管在美国多有人缘也不能诬蔑朱总理、温总理、李总理还有汪副总理等大员吧!

  至于其他公权力,我只听说许多地方的公安、国宝到处抓捕唱红歌的老百姓,那可是货真价实的“公权力”,请问运用公权力破坏“唱红”、破坏老百姓自发的“唱红”,请“唱红”的人“唱茶”算不算是“公权力”“想唯我独尊、就是不想受监督、就是想用行政手段解决所有问题”呢?我怎么就从来没听见盛洪教授对这种“公权力”破坏“唱红”的现象“歇斯底里地狂叫”过呢?你的公正体现在哪里呢?你不是“坚决支持老百姓自发地唱红”吗?你的“坚决支持”体现在什么地方呢?分明是“旗帜鲜明地坚决反对和抵制”,哪里有什么“坚决支持”。

  你说“唱红只是他们复辟文革的幌子而已,他们的目的不是唱红歌,而是回到文革。”呵呵,盛洪所长,你算说对了,你绕了那么大一个弯子,这句才是你的真心话。什么红歌“给生活增添点色彩”,什么红歌“有存在价值”,什么“自由地唱就好”,什么“坚决支持老百姓自发地唱红”(注意,前半句是“自由”,后半句改成了“自发”。),全是屁话、言不由衷,你在说谎。你的根本目的是要“旗帜鲜明地坚决反对和抵制”唱红。

  不过,你说得很正确。

  不用你“无情地揭露”,我也不妨把话说得明白些,光明正大,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地方,和你的“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根本不同。

  我们就是要人民群众有组织有计划地唱红歌,我们就是要人民群众当家作主,我们就是要高举毛泽东思想的伟大旗帜,按照毛主席给我们指定的共同富裕的道路前进,我们就是要人民群众上得起学、看得起病、住得起房子,我们就是要反对什么“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另一部分人永远贫苦下去”。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我们就是要搞阶级斗争,我们这个政治集团就是要消灭一切害人虫,包括你在内,你说这是“倒行逆施”,我们就是要搞这样的“倒行逆施”。蒋介石骂我们倒行逆施,美国人骂我们倒行逆施,你骂我们倒行逆施没有什么,“李杜文章万口传,至今已觉不新鲜”。我们不怕,我们从来没有奢望得到什么赞扬,比如美国人给发个奖什么的。

  你说这是“复辟文革”,那好,我们就是要复辟这样的文革,这样的文革不好吗?我看很好。我们喜欢文革,因为文革中资本家及其走狗是夹着尾巴的,文革中美帝和各国反动派是夹着尾巴的,因为文革中流氓败类恶棍痞子瘪三强盗是夹着尾巴的。因为文革中的劳动人民是昂首挺胸、意气风发的。文革中的中国妇女能顶半边天,是真正的金枝玉叶、凤子龙孙,没有谁去靠皮肉生意讨生活。在盛洪教授的改革开放搞活之后,中国妇女沦为倡妓,农民沦为农民工,工人则“下岗”,劳动人民生死无着,美国鬼子、日本鬼子蠢蠢欲动,也敢扛起枪在中国周边挑衅,文革中它是不敢的。中国的公有制经济体系被破坏殆尽,人民几乎丧失了全部的经济民主的地位,全被官僚买办资本这些美帝走狗和依附之的流氓知识分子们——自美其名曰“公共知识分子”“精英”——抢光了、偷光了、送光了、败光了、骗光了。当然,盛洪大官人你是不这么讲的,你讲的是“建立现代企业制度”“与国际接轨”“产权明晰”“吐痰论”“冰棍论”“靓女先嫁”“好水快流”“融入世界经济体系”“GDP”“市场是资源配置的最佳手段”“政企分开、党政分开”“政府只是市场的服务员”(什么守护神,不过是让政府改成资本家的看门狗而已)“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国际经济一体化”“世界市场一体化”“引进外资”“引进国际战略投资”“中美国”“救美国就是救中国”“改革红利”“中美夫妻论”“中美关系是中国的核心利益,是改革开放的前提”“盘活土地资产”“城镇化”“自贸区”云云。能为自己的坚守自盗、坑蒙拐骗、明抢暗偷的行径取这么多花里胡哨的好名字,这多亏了盛洪教授你这样的人才呀!

  是的,我们“毛左”这个政治集团就是唯我独尊,就是不想受美帝国主义的所谓“民主、自由、法治、人权、嫖娼”(嫖娼这个普世价值的新内涵是去年中央学校的蔡霞教授为薛蛮子洗地后才丰富进普世价值体系里的)这普世价值的束缚,我们视你眼中神圣的“普世价值”不过是一堆垃圾。我们就是要干美帝国主义及其走狗眼中“倒行逆施”的事,而且永远干下去,直到把美帝及其走狗完全消灭干净为止。

  我们就是要大闹天宫,捣碎你的“普世价值”。

  我们就是要让所有的中国人民都有工作,因为他们有劳动的权力,都能看得起病、上得起学、住得起房子,我们要恢复公有制经济的主体地位,我们要走毛主席创造的社会主义光明大道,我们不要你盛洪指出的狗屁“普世价值”的邪路,我们就是要扫尽一切帝国主义及其培养的买办官僚资本还要依附其身上的汉奸败类、走狗、强盗、流氓、恶棍、地痞一切害人虫。我们就是要唱红歌,不但我们要唱红歌,而且盛洪教授你所说的那些“黑歌白歌”还有“黄歌”,我们则不许你唱,我们就是要专你的政。我们不怕你的主子美帝国主义的讹诈,我们会打败他们,会挣得经济上的独立自主的地位。

  这就是我们的目标,让那些帝国主义和反动派在我们面前发抖吧,让他们指责我们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吧,我们的目标一定要达到,我们的目标一定能够达到。

  说我们“面对普世价值冲击没有办法”,简便易行的唱红歌就是我们的办法呀!特美价廉,喜闻乐见,只须春晚在唱了那么简单的两首红歌、仅仅是两首并不是很多,就把盛洪这样的重量级人物惊吓得“歇斯底里地狂叫”,又是“旗帜鲜明地坚决反对和抵制”,又是“无情揭露”,唱红这办法很奏效呀!我看很好,还有比这更好的办法吗?没有了。

  “多年的复辟文革从来没有效果”吗?效果好极了!盛洪教授这样高龄的公知老爷跳得这么高、“歇斯底里地狂叫”,这就是效果呀!如果时时唱、处处唱、人人唱,那么,我看效果会更好。不光盛洪会“歇斯底里地狂叫”,恐怕所有的公知都会一起“歇斯底里地狂叫”,慰为壮观呢!

  盛洪说我们“毛左”这个政治集团“面对普世价值的冲击没有一点办法,复辟文革渺茫,造成心理狂躁”。

  我看恰恰相反,正是面对伟大的毛泽东思想在中华大地上汹涌澎湃地回归,正是面对党中央重新举起毛泽东思想的旗帜,正是面对亿万人民群众在主席诞辰120周年的热烈隆重真诚的纪念活动,正是面对党中央“共同富裕”的新纲领,正是面对新华门外的永不褪色的“伟大的中国共产党万岁”“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万岁”、天安门外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万岁”“世界人民大团结万岁”的标语,正是面对每天数以数十万计的拜谒毛主席纪念堂、韶山故居等地的人民群众,正是面对天安门城楼伟大领袖毛主席的巨幅画像和老人家洞察一切阴谋诡计的目光,正是面对亿万人民群众的呐喊声讨……盛大官人所在的天则研究所的走狗和这些走狗的大官人佐利克、基辛格之流,才觉得守住走资派复辟成果的希望很渺茫,守住“决议底线”的希望很渺茫,守住改革成果的希望很渺茫,守住“与国际接轨”的底线的希望很渺茫,“市场在资源分配中发挥决定作用”的希望很渺茫,“救美国就是救中国”“中美夫妻论”的希望很渺茫。总之,是你们充当美帝走狗、官僚资本走狗、骑在人民身上作威作福的希望很渺茫,是你们想把中国共产党全部消灭的希望很渺茫,是你们引进“国际战略投资”的希望很渺茫,是你们引进转基因、研究转基因种子以灭绝中华民族的希望很渺茫……

  所以,春晚一曲红歌,就让盛大官人你这位美帝和官僚买办资本的特号双料走狗、中华民族和中国社会主义的特号双料叛徒、天则研究所的头头、发改委的关键师爷、佐利克基辛格的主要奴才心惊肉跳,坐不稳了,“心理狂躁”,“歇斯底里地狂叫”了。

  一曲红歌,就造成了盛大官人的“精神造成很大的伤害”,成为致命的原因,造成“很大的精神压力”。

  但是,除了“歇斯底里地狂叫”,我还真没有发现盛洪大教授找到什么对付我们“唱红”的办法。

  盛洪大教授想在“歇斯底里地狂叫”中“使自己在虚幻中找安慰意淫中的”感觉,但,这不仅是有害精神健康的事,我看如果不及时停止,迟早会如《红楼梦》里的贾瑞一样,呜呼哀哉、死于非命。

  不过,我们这个“毛左”政治集团倒没有那么狠毒,非要要你的命,不信你问问被我们毛左这个集团俘虏的那些国民党将领,哪一个的结果比蒋介石的忠实走狗薛岳、白崇禧等人差?

  怕就怕盛教授你那一群走狗当中,有几人能共患难呢?“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眼前的利益。”“不论黑猫白猫,抓住老鼠就是好猫”。看看,摆明了是随时准备出卖友求荣,甚至连青红帮那点“优秀品质”都没有。如果某一只或几只见风识舵反了水,投靠到“毛左”政治集团,化了装骗过我们“毛左”政治集团的信任,获得领导权位,我倒是担心他(们)搞“形左实右”“忽左忽右”“宁左忽右”“假左真右”,反戈一击,要了你的命。当年那位接班人刘某就吃过这样的亏。

  盛大教授,您的这群狐群狗友究竟什么德性,你比我清楚;他们对自己以前的同伴是什么手段,你比我清楚。

  如果你真的不清楚,我建议你看看你的大官人美国人是如何对待南朝鲜的李承晚的,看他们是如何对待南越的吴庭艳的,看他们是如何对待蒋介石的;如果你觉得你自己的身份地位还不能与这三位高级的美国走狗相提并论,那么,你看看蒋介石如何对待陈公博、周佛海、白崇禧、薛岳、孙立人、胡宗南的;还可以看看张国焘的下场。总之,你有很多参考对象。

  看明白了吗?想清楚了吗?

  悬崖勒马,回头是岸。

  到时候,我看你不光是“精神健康”要受损害,恐怕这后半辈子当野狗也是很可能的,而且可能性还不小。

  甚至,狗命能否保住还不一定呢!

  勿怪言之不预。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