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黄尔文:十八大路线究竟是一条什么路线?

2013-10-20 09:26:30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黄尔文
点击:   评论: (查看)

黄尔文:十八大路线究竟是一条什么路线?

 

——与秋石客共同探讨理论问题

 

 

  近日在网上看到秋石客的文章《秋石客:对中共八大后围绕基本矛盾斗争的探讨》。链接如下:

 

  http://www.szhgh.com/article/history/201310/34365.html

 

  秋石客所选择的确实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议题:除了涉及一系列重大的历史事件——涉及到中国共产党政治路线发生演变的历史,涉及到中国共产党现行(十八大)政治路线对同一问题的类似表述是否成立,这就引出了对现在的中国共产党是否依然选择了一条修正主义政治路线问题的思考。

 

  如果将这一系列问题集中到理论上,其起点,可以归结为对“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生产关系对生产力起到反作用”这一公式如何理解。只要深刻理解这一公式,就可以回答为什么“唯生产力论”能够打着马克思主义的旗号在中国猖獗数十年,以及如何评价陈伯达、胡乔木、刘少奇(包括邓小平)等人的观点。最后,还可以回答如何理解中国共产党现行政治路线与刘少奇(邓小平)路线存在类似的叙述,——其实质是如何理解现行政治路线(十八大政治报告叙述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同落后的社会生产之间的矛盾这一社会主要矛盾”——与邓小平的提法本质相同)。

 

  由于有如此众多的牵扯,因此值得花费(哪怕再多的)时间去探讨这一马克思主义的基本理论问题。

 

  本文暂时不涉历史。重点在分析“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生产关系对生产力起到反作用”这一公式。

 

  回顾我所读过的原著,马克思、恩格斯、列宁全都没有做过这样的表述。记忆中,只有斯大林有类似的说法(可参看《斯大林选集》下册,《辩证唯物主义历史唯物主义》一文,1979年版,444页)。以后毛主席也使用过生产力、生产关系的概念(如《矛盾论》,《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等)。但毛主席的观点与斯大林不同。若研究这一公式的起源,本人推测,有可能出自于斯大林时代苏联那些马克思主义哲学家、院士等“专家”的教科书一类著作(如《哲学小词典》),并得到了斯大林的肯定。究竟由何人提出,这里不做考证,以便将注意力集中到这一高度概括性的公式本身:它是否正确,使用起来有何条件?

 

  我们先来看看马克思主义著作中所说的生产力是指什么。简单说,有三个要素:生产工具、生产资料,以及从事物质资料的生产者。其中第一个要素——生产工具,可以用来判断当前社会的发展水平。例如,蒸汽机和内燃机就代表人类两个不同发展水平的时代。同样,牛和拖拉机也代表两种不同的时代不同的水平。第二个要素,生产资料,即除工具外其它的劳动条件和物质资料,如生产环境、交通状况、可加利用的自然资源等等——以上两个要素,属于生产力的“物的要素”,但光有物还不够,物的要素必须被人——劳动者掌握,才能成为生产力,所以,生产力的第三个要素是生产者,这是“生产力”这个概念的核心。可见,说到生产力,上述三个要素缺一不可。必须将三个要素综合在一起,才能包括这个概念的全部外延。如果仅仅是其中一个要素,比如某个物的要素,甚至用某个物的指标,如某个效率指标、或经济指标,比如GDP,来表达生产力这个概念,肯定不对。即使在形式逻辑上都不能成立,犯有“以偏代全”的逻辑错误。特别是,概念中只要排除了人的因素——生产者积极性如何、受教育的程度,掌握生产技术的程度,是否积极主动地从事生产活动,就可以直接判定,所说的这个“生产力”,是明显的假货,是挂羊头卖狗肉,与马克思主义没有任何相干。

 

  生产力反映的主要是人与自然的关系,反映的是人改造自然的能力。马克思说,“为了进行生产,人们便发生一定的联系和关系;只有在这些社会联系和社会关系的范围内,才会有他们对自然界的关系,才会有生产。”(马克思:《雇佣劳动与资本》,载《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72年版,第362页)。这也就是说,人们只能在一定的社会关系中才能从事生产活动——这种在生产过程中形成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就是生产关系(有别于前述“人与物的关系”)

 

  从社会发展角度,这二者——生产力与生产关系——是片刻也不可分离的。说起这两个概念,那不过反映了同一事物的两个不同侧面,它们是“一个”对立统一体,而不是“两个”互不关联的东西。甚至在某些场合,它们直接就可以看成是一个东西。

 

  例如,中国社会主义的生产关系建立起来之后,“协作”这种最先进的生产力具备了大规模产生的制度基础,因此同时被广泛建立起来。尽管当时中国机械化水平不高,但大规模的集体协作使中国人民获得了改造自然界的巨大能力,补偿了机械化水平不高的缺陷,创造了许许多多人间奇迹:在很短时间里,用简陋的工具,修建了8万5千座水库,改良了数亿亩农田,修筑了数万公里的铁路,研制了导弹、原子弹、氢弹,成功试飞了大飞机——运10。这些成果全都与协作这种崭新的生产力分不开,或者说,与公有制的生产关系分不开。而当后来那些修正主义者打着马克思的旗号以“发展社会生产力”为名义,取消了公有制的生产关系,等于直接取消了“协作”这种威力极大的新型生产力;同时被取消的还有已经具备的农业实行大规模机械化——农业现代化的社会条件,使得农民只能依靠牛来耕作被撕裂为一片片的小块土地,农业实行大规模机械化的条件已经不复存在,农业生产力水平倒退了一个时代。可见,公有制的生产关系同时也就是协作这种在私有制条件下不可能大规模产生的、全新的生产力。因此,它们是同一个事物的两个侧面:一个侧面展示了人类改造自然的巨大能力,另一个侧面展示了新型的人与人的关系。如果将这两个侧面完全割裂开来,就等于否定并取消了研究考察的对象生产力和生产关系。

 

  由此可知,我们单独说生产力,无非是说生产体系中人与物的关系,单独说生产关系,则说的是生产体系中人与人的关系。由于在社会生产体系当中,人处于核心的地位,因此,在说到“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时,仅仅是指人(社会上从事物质资料的生产者)对生活资料的符合时代特征、符合社会发展水平的合理需求,是最积极、最活跃因而也是最基础的东西;一旦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生产关系——束缚了人对生活资料的、符合当前社会发展水平的合理需求,就一定会被改变,一种改进了的新的生产关系就一定会(或者通过革命,或者通过改良)建立起来,这种结果一定会发生;在说到“生产关系对生产力起到反作用的时候,则主要是指当生产关系阻碍了生产力发展的时候,就必须改变旧有的生产关系,代之以新的生产关系。由于生产力永远都是最积极、最活跃因而也是最基础、最革命的东西,因此,生产关系永远都需要不断地巩固和调整,来适应人们不断增长的物质需要。

 

  这就是“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生产关系对生产力起到反作用”的全部含义。从中,我们可以找到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真正的革命党始终将注意力集中在生产关系上的理由。我们也可以推导出,如果抛开人与人的关系,只谈人与物的关系,即忽略了在一定条件下生产关系也会成为决定性的因素(“生产关系、理论、上层建筑这些方面,在一定条件之下,又转过来表现其为主要的决定的作用,这也是必须承认的。当着不变更生产关系,生产力就不能发展的时候,生产关系的变更就起了主要的决定的作用”——毛泽东:《矛盾论》),去积极改变生产关系,使之更加适应生产力发展的要求,必然背离了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

 

  从以上所叙述的解释文字当中,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得出,只要发展生产,增加产品的数量,就可以自动地使社会进步到一个新的时代的结论。——片面地、不完整地理解生产力三要素,把人的因素从生产力概念中排除,甚至以偏带全,以生产力诸要素中某一个要素的某项指标来指代生产力完整的概念,然后引出反马克思主义的概念,这是唯生产力论的要害。因此,他们嘴里的“生产力”这个概念,不是马克思主义原理中本来意义的生产力。

 

  另一方面,即使一种新的生产关系建立起来,也还存在使之巩固、完善和发展的过程,不存在新的生产关系一旦建立起来就可以一劳永逸地使之固化下来、不再变动的可能性。这是因为人是最活跃的因素,人的需求永远是不断增长的、推动社会进步的因素。一个不断革命论者不可能着意引导人们不关注生产关系(在阶级社会就是阶级关系),而将人们的注意力引向被曲解了的生产力这个概念。“先进的社会制度和落后的生产力之间的矛盾”这一提法就包括着这种被曲解了的生产力的概念,同时又用“先进”二字将生产关系(所说的社会制度除了包含有生产关系,但范围更广;还包括了社会的上层建筑,更是需要巩固、调整和完善的对象)与生产力割裂开来、对立起来、固化下来,当作一种相对固定、稳定、不变的概念,而将工作的重点、人们的注意力引向表述不完全的生产力这个概念。从马克思主义的经典著作中,无法推导出类似的结论,因此是一个反马克思主义的提法。

 

  对于中共八大政治报告关于社会主义基本矛盾(应当是“主要矛盾”——秋石客显然记错了,但不影响他的观点)是“先进的社会制度和落后的生产力之间的矛盾”——秋石客认为:“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的地位确立必然使其教条追随者得出此结论”——秋石客显然误读了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我们前面粗略地解释了马克思主义相关原理),从马克思主义(暂时不包括斯大林)的基本原理当中,无法“必然”地、合乎逻辑地“得出此结论”。

 

  至于秋石客说,“陈伯达、胡乔木以及斯大林、刘少奇等,都是有很深的马克思主义功底的理论家,是遵循了马克思主义原理的。”——将陈伯达、胡乔木、刘少奇和斯大林并列在一起,显然高抬了陈伯达、胡乔木、刘少奇这三个人。斯大林是一个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尽管他在理论上存在机械唯物主义和形而上学的倾向,尤其是在苏联建成社会主义制度并取得伟大的成就以后,认为剥削阶级已经被消灭了,而将注意力从生产关系——阶级关系直接转向了在理解上存在片面性的生产力,忽视了资产阶级正在苏联政府、机关、军队、管理者当中大批地、源源不断地产生,直至引起斯大林亲手缔造的苏联的最终垮台——不能排除斯大林在理论上存在错误的因素发生作用和产生影响,但这些全都不能否认斯大林是一个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的结论。他的著作很多,在很多方面,都焕发着马克思主义的夺目光彩,至今仍有重要指导、研究、借鉴意义。而陈伯达、胡乔木、刘少奇在理论素质上根本不能与斯大林相提并论。

 

  毛主席去世后,胡乔木参与制定、邓小平拍板的政治报告,重新搬出了“先进的社会制度和落后的生产力之间的矛盾”这一早就被中国共产党抛弃了的修正主义观点,并给了邓小平一个自称是恢复了八大路线的“说法”,从此改变了毛主席的正确路线,并且越走越远,至今未见有回归的迹象。胡乔木无疑背叛了马克思主义,将一个修正主义提法冠之以马克思主义标签,说明了这支笔对马克思主义的理解非常肤浅,用“教条的追随者”无法掩饰这个立场不坚定者的过失。他受宠若惊、心甘情愿地为修正主义头子精心设计的骗局欺骗了中国共产党几千万党员几十年。在这个过程中,共产党开始逐步演变成一个“生产党”、“经济党”、“金钱党”、“私产党”,由于破绽逐渐暴露,难以继续行骗,原先的提法则逐渐演变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同落后的社会生产之间的矛盾这一社会主要矛盾(十八大政治报告)”——在根本点上,依然回避与生产关系有关的表述,回避目前中国的社会制度(生产关系)中早就出现了严重阻碍生产力发展的因素,即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在社会主义招牌下早已从小到大蓬勃发展起来。可以推断,在目前这种条件下,社会生产无论如何“发展”,“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都永远无法得到满足(如果报告所说的真指劳动人民),他们只会落入绝对贫困和相对贫困之中。这就让人怀疑,十八大政治报告中所说的“人民”根本不是人民(此人民已非彼人民——只能是自称是人民的一小撮新生的官僚买办资产阶级分子),而是压迫人民的剥削者,是官僚买办资产阶级。从这里,我们可以顺便做出一个结论:十八大提出的政治路线依然是一条修正主义的政治路线。

 

  在当前左翼当中,秋石客属于理论素养较高的作者,写过很多很好的文章,但这篇文章存在一些值得商榷的提法。撰写本文的目的不在于批评秋石客全部观点。讨论的过程,应当是一个宣传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的过程。掌握这些原理,就比较容易分辨夹杂于中国共产党重要文件——比如“十八大政治报告”中的修正主义成分。这毕竟是中国共产党一个纲领性文件,也是一面旗帜。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