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郑彪:秦川牛先生有点添乱

2012-12-06 18:37:03  来源: 作者博客  作者:郑彪
点击:    评论: (查看)

秦川牛先生有点添乱

       

    我在学习十八大报告对学生辅导时说过:看来十八大以后,论政不添乱,似应当成为左派的一条戒言。(参见《大梦觉迷录——学习党的十八大报告的师生对话》)我的意思是,党的十八大已经在政治上取得了不起的成就,虽是阶段性成就,说是力挽狂澜也不为过,这一点海内外有目共睹。而中国共产党是一个久经考验,革命和执政经验都极其丰富的政党。尽管多年来“已经腐败,但是尚未透顶,党内有健康力量奋力支撑,国事尚有可为”。这话我在观察党的十六大召开几个月后非典横行时政局变化的文中,已经说过(参见《从非典看中国转轨》,中国改革论坛网2003年5月)所以,党的十八大的胜利,来自真正的共产党长期坚持不懈的努力。既然如此,十八大以后,具体如何施政,理当有成竹在胸,有条不紊。从半个月多月的情况来看,习近平总书记说报告是“夺取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胜利的政治宣言和行动纲领”,然后是两次政治局常委集体亮相,总书记两次重要讲话,一次是誓言中华复兴,强调“空谈误国,实干兴邦”;一次是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大精神。目标任务都明确了,要求思想统一到十八大精神上来,紧接着就是言出法随,祭出宪法也是根本大法。干什么?就是宣布开始治党治国理政。可见,都是有板有眼。所以,我说左派要珍惜形势来之不易,要顺势而为,顺水推舟,论政不添乱。可是,许多人未必理解。有学生告诉我,有人在你文章后面跟帖,骂你“御用文人”呢!我说:“真抬举我也!”其实我心里想的是:“知我者,网友也!”什么意思?你想,以学问引导政治,干预社会,这是儒家优秀传统,也是儒者实现修齐治平和个人理想的抱负所在。实现中华复兴,还不是当代修齐治平?以人为本,和谐社会,以邻为善,等等,本身都是儒家语言,共产主义乃是大同社会的现代意识形态外衣。中国传统士大夫,现代叫知识分子、干部,虽然现在许多人已经不知何为民族大义,但是稍有良知和抱负者,哪个不想“致君尧舜上,再使风俗淳?”不过有遇不遇而已。“御用”,也并非都属可耻。“御”者,是治理、统治的意思,“御用”,就是为国所用,多少人还求之不得呢!问题的关键在于,对于“君子儒”来说,要“致君尧舜上”,要分清尧舜还是桀纣,不是什么时候都愿意御用,道不同不相为谋。可是分辨起来并不容易,特别是近百年来,中国政治思想界几度大混乱,辨明正确方向还真不容易。现代化也有个方向问题,百多年来变来变去。笔者受传统影响大,是老派,秉持一条,就是改革至少要念“中字诀”,如果一味念“西字诀”,早晚要完蛋。当然还有另一路,管什么道不道,先“御用”了再说,这也无可厚非,人各有志。无论古今,百年来国共两党,改开不改开,这也是一路。20世纪80年代中期以后,由于领导人的注意力改变,西方经济学身价陡增,成为时代的“谢公屐”。有道是“脚着谢公屐,身登青云梯。半壁见海日,空中闻天鸡。”那时的经济学博士,一拜除就是副司局级,相当于清代的翰林院侍讲、知州,够许多人干一辈子了。当时梦觉师(副部级)私下同我谈起过这个现象,说这些人“一上手就是副司局(级)”,未加评论,我理解大概是子曰“后生可畏,焉知来者之不如今”的意思。其实当时这种现象挺普遍,80年代的经济学博士(甚至硕士)中有许多这类青云得路者,是时代的佼佼者之一路,是为得青云路;还有一路,是得西天取经的路,其中以得美国路为佼佼者;再一路,叫做弃学经商,以能当老板为佼佼者。这些都属于时代的成功人士。到了90年代中期以后,“铁三角”崛起,教书匠中也有不少随之崛起为成功人士。这都是时势使然,所谓有智不如乘势,并非一定关乎个人德行素质能力如何。如今潮起潮落,如鱼饮水,冷暖自知,不少人青云得路之后,又青云失路,失路又落马,算大帐有些不值。所以局外人士,未能得路,也未能得名得利者,还是绝大多数,放平心态可也。问题还在于,多年来的发展和改革争论,不是个人之争,乃是国家民族命运之争,所以,左派当仁不让,其实非常可贵。多年来,中国如果没有这些人在不折不挠地呼唤进言,唤醒民众,唤醒干部,当然党内也有大批马克思主义者和政治上清醒的干部在不懈努力、斗争,没有历史的合力,也就没有今天的局面。

       但是,凡事要讲究策略,要有节奏(也要以事实为依据),举大计尤其如此。还得加上一条:“我们应当相信群众,我们应当相信党。这是两条基本的原理,如果怀疑这两条原理,那就什么事情也做不成了。”这条毛主席语录,我喊了至少一年了,一年来的时局发展,证明这仍然是真理。“以上下互动制约内外联手”,中央于危局中力挽狂澜,正是体现了这两条基本原理。最近,习近平总书记一句“空谈误国,实干兴邦”,虽是一句名言,也是老话,却引起海内外热议。何故?主要是在当下社会撕裂、共识不足的语境下,各有各的解读。有些歪嘴和尚多年来习惯了,什么好经,都给你往歪了念。在我看来,对多年来围绕发展和改革的三次重大争论,党的十八大报告已经一锤定音,无须再做争论。再争论,就涉嫌“空谈误国”,这应当是有特定含义的,根据大会精神,不难体会,也是不言而喻的。这也是邓小平“不争论”智慧的当下运用。党的十八大刚刚结束,学习贯彻大会精神,乃是第一要义。在这个当口,秦川牛先生发表这样的文章,节外生枝,至少很不合时宜,有点添乱。特别是这种问题,还有待于训诂考证一番,怎么可能“在主流媒体上让广大群众广泛讨论”呢?再者,文中所引的原话,大都没有出处,对于笔者这种书生来说,读起来有些“骇人听闻”。一旦“广泛讨论”起来,不难设想,是怎样的局面?对秦川牛先生,我非常理解其心情,但是,如果一时不能公开讨论,“这样的社会就一定是黑暗独裁的社会,这样的社会就一定会被人民群众推翻”,这种提法,过于武断,当下尤其不可取。所以,笔者再次“冒天下(左派)之大不韪”,作如上的进言,实为大局着想,知我罪我,非所计也。

 

                        (2012年12月5日)

 

附:秦川牛文

 他是人民的儿子吗?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秦川牛 | 点击:690 | 共0条评论| 时间: 20121204日 16:27

 

 

他是人民的儿子吗?

 

是的,他说过:“我是人民的儿子” 。但是,他也说过:“如今用不着再看群众的脸色办事了!”“党员干部也是人嘛!党员干部也应该具有七情六欲嘛!” 在我看来,也许正是因为他的这两句话,才使得人民领袖毛泽东为中华民族所培养的数以百万计的,能够“牢记阶级斗争、理论联系实际、吃苦在前、享乐在后,密切联系群众、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雷锋、焦裕禄式的党员干部队伍不复存在。

是的,他说过:“必须坚持共产党的领导、必须坚持无产阶级专政、必须坚持社会主义、必须坚持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 。但是,几乎就在同时,他不仅说过要为共产党改变名称(见辛子陵的《必须大规模让利于民才能继续保持执政党地位》一文,此文至今依然高高的挂在互联网上),并且还说过类似“不管黑猫白猫、不问姓公姓私、不问姓社姓资、第一桶金原罪不究、不争论、一把手说了算、不换思想就换人、一切向钱看、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话。在我看来,也许正是因为他的这些屁话,才使得资本家改名换姓为民营企业家,才使得大批资本家能够堂而皇之地入党作官,才使得剥削和压迫重新泛滥,才使得工农群众重新沦为弱势群体,才使得私有制重新取代了社会主义公有制,才使得工资的双轨制取代了社会主义的分配原则,才使得中国的两极分化成为世界之最,才使得封建主义、帝国主义、官僚资本主义势力重新大面积在好端端的社会主义中国复辟。简言之,正是因为他的这些屁话,才使得共产党的宗旨宗和共和国宪法,以及他所提出的必须坚持的四项基本原则基本上都形同废纸。

综上所述,你能说他是人民的儿子吗?

然而,使人们非常费解的是,在上述这些妇孺皆知的事实面前,这位自称“我是人民的儿子”的家伙,至今不仅没有被审判,并且,他的那些屁话,却反而被某些人当作了要“毫不动摇”的什么理论体系之最。

面对如此奇怪的现象,使我大惑不解的是:对于这里的某些人如此的是非颠倒,我们到底是应该与其保持高度一致呢?还是应该先让其作出起码的合理解释之后再说呢?

对于我这个大惑不解的表示方式,这究竟是属于犯上作乱呢?还是根据宪法在尽一个公民应尽之责呢?对于这样的问题,应该不应该在主流媒体上让人民群众广泛讨论呢?

最后,我还想再说的一句话是:人民群众对任何官员的评头论足,这本来就是天经地义的,倘若人民群众不能对官员进行评头论足,动辄就给扣上“攻击领导”的大帽子,动辄就封网删帖,那么,这样的社会就一定是黑暗独裁的社会,这样的社会就一定会被人民群众推翻。

 

 

秦川牛

2012-12-3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