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答一位“著名美国汉学家”常青博士的提问

2012-12-06 16:54:23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东苑
点击:    评论: (查看)

  “著名美国汉学家”常青博士在我博文下面的评论处,提出如下问题:

  “你不会是姓东吧,说说你的真名如何?是哪期网-络、评=论、员驯练班毕业的?你的老师是哪位贪官?哈哈!今天挣了多少元块了?”

  “为了可耻地奉承权贵,卖身投靠,在网上挣半元饭钱,你不觉得你的日子太可怜了吗?你那么痛恨西方,有种不穿西装吗?看你不象是个没文化的,但就你的观点,如果不是个文痞,就是脑子里让政、府给灌了一堆大便。二者必居其一。”

  我东苑何许人也,竟然能够承蒙如此著名学者垂问,不胜万分荣幸之至!既然问到了家门口,我只能积极应对了。于是,我做了如下的回答:

  我呢,是个做小生意、国际贸易的人,赚点小钱,以此混口饭吃吃,不是像你们那样靠爬格子吃饭的。偶尔撰写一篇小文,消遣消遣而已!

  我的真名叫王德龙,是一个普普通通、没有什么诗意、寓意、老实巴交的上海农村家孩子的名字。东苑,是取之于周邦彦的《六丑蔷薇谢后作》一词 “东园岑寂,渐蒙笼暗碧”中的“东园”并将“园”字改为“苑”而得名的。谈不上什么笔名,因为我不常撰文。有空的时候,以此来凑凑热闹,陪你们玩玩文字游戏而已!

  你常青博士问:“是哪期网-络、评=论、员驯练班毕业的?”对不起,你高看我了,我没有你所问的那么高级,什么都不是!只不过在日本那里逛了一圈,逛荡期间,只撰写了三篇文章。一篇是:《Hephthalites是嚈噠吗?》;一篇是:《再说“魏书·西域传”中的粟特国的地理位置——兼论Huns与匈奴是同一种族》;还有一篇就是:《「魏书」大秦传释解》,这是一篇让我潜思默想、足足考虑了二个星期之后,才蹦出千把字的小文。

  就学术价值而言,常青博士,你撰写的多如牛毛的文章或者博文中,有哪篇文章可以与这三篇文章中的如何一篇相比?

  在日本逛荡期间,读过一本书,此书给我印象深刻。此书书名是《匈奴史论文集》,是内蒙古大学教授林幹编撰的;还有一堂课给我印象深刻,那就是恩师贺川光夫上用考古学讲解《农耕的起源》的一堂课。

  正因为有了一本印象深刻的书和一堂印象深刻的课,让我时常思考日本学者经常提起的“什么是中国”或者“中国是什么”这样一个问题;也让我经常思考恩师友永植在课堂上提到的:“在历史上,为什么中国一定要统一?为什么不能像欧洲那样分成二、三十个国家?”这样一个问题。本来想将这些思考过的问题整理成文,遗憾的是,本人的健康出了一点小问题,于是就回国了。

  不是我小看你常青博士,对于这样一个问题,从你所撰写的粗糙博文来看,你是研究不了这个问题的。尽管你是个美国产的博士。

  通过考察和思考我们国家和民族是怎样形成的这样一个问题,可以弥补现行的国家和民族定义中的不足。

  回国后,为了吃饭,又操起了原来的行当----机械制造,为人家打工。我的这些日本老师没有一个为官的,那自然也就谈不上贪官了。

  至于国内学校里的我的老师,没有一个为官的,且那时是在八十年代,哪来的贪官啊?没有!

  关于你常青博士问到:“今天挣了多少元块了?”那你问的真是时候。就这两天,将三个42英寸的三通(TEE。因为常青是个美国人,可能看不懂产品名称,还是将英文标上为好)和一个30英寸的三通(TEE)卖给我的日本朋友了。二个三通的材质是:WPL6;还有二个三通的材质是:WPB。其中,有二个WPL6材质的,有低温下耐冲击技术要求的,为此,做了热处理。这二种材料都是你常青博士的祖国美国标准(ASME)中的材料牌号。尽管你常青博士是个美国人,可能对你祖国美国工程上用的材料标准是不太了解的。

  通过这笔小买卖,除了扣除出差检查产品费用和所得税,我可以得到折合到每天的收入是250元以上一点。对我这样一个生活在底层的平民百姓来讲,是十分满足了。

  另外,还想回答你常青博士在我的别的博文上的评论处,说我是个“奴才”这个问题。说实在的,常青博士你说的真对,一点都不错!我确确实实是个奴才!是个中国的奴才!是个中华民族的奴才!我自小秉承着中华民族之传统思想文化教育,以至于今日。我爱我们的这个国家,我爱我们的这个民族,我容不得任何有做于损害我们国家和民族利益的个人或者团体。正因为此,所以我非常痛恨国外的那个企图妄想肢解和分裂我们国家和民族的国家,尤其痛恨的是一帮国内和国外的为那个企图妄想肢解和分裂我们国家和民族的那个外国鞍前马后、为其打前哨战的所谓“泛民主主义者”。

  试看这些所谓“泛民主主义者”的货色:一个是,年轻的时候,削尖脑袋往共产党队伍里钻,面对斧头和柴刀的红旗宣誓:愿为共产主义革命事业奋斗终身!进入队伍组织后,以期谋得高位。然而最终没能如愿,仕途失败。于是,身心疲惫,情绪一落千丈,咬牙怨恨不已,转过头来对曾经面对宣过誓、愿意为其奋斗终身的组织开始呲牙咧嘴、痛骂不已,走上了“中国必须进行民主改革”之路。这样的人的品行和政治节操不知道你常青博士是怎么看的。

  试看还有一位所谓的“泛民主主义者”,此人在文章中处处站在美国和西方国家的立场看待中国的问题和他国的问题,处处为美国及西方国家的行为进行辩护,处处赞美美国及西方国家在当今世界上所做的事情,以至于我怀疑他是否是中国人了。此人在文章中经常指责人家的文章在逻辑上有问题,且不知道自己的文章中也有逻辑问题。请看他的一段有名的话:“祝愿中国民主法治,而不仅仅繁荣昌盛。”我不知道他是否意识到:政治制度和体制是支撑国家繁荣昌盛的基础,即合理、正确的国家政治制度和体制导致国家的繁荣昌盛;反过来,国家的繁荣昌盛证明了国家的政治制度和体制是合理、正确的,即国家的政治制度和体制的正确与否是能否导致其国家繁荣昌盛的充分必要条件。今天我们国家的繁荣昌盛证明了我们国家的政治制度和体制是合理、正确的,这种合理、正确的政治制度和体制当然是民主的、是法治的。难道在今天不是民主的、法治的国家政治制度和体制能导致其国家繁荣昌盛吗?由此可见,他自己的文章中也有逻辑问题。

  再试看一位所谓的“泛民主主义者”,此人更是不得了。在卡扎菲被你常青博士祖国美国和西方人杀掉之后,他竟然兴高采烈,隔洋欢呼庆贺美国和西方人的武力干涉成功,却置中国企业在利比亚投资的巨大损失于不顾,这哪里是吾等族类所做的事情,完全是同美国和西方人一样的人了。可能是想“民主”、“自由”、“人权”想过了头,心理上也呈现了变态现象,为此做出来的文章也让人看不懂了。什么“历史方向不能被弯曲更不能被折断”。常青博士,这个文章的题目你能看懂吗?我是一点也看不懂!我在国内学校里学的是动力机械专业-汽轮机设计和制造,为此学了不少力学,如:理论力学、材料力学、流体力学、热力学、空气动力学等等,从来没有一位力学老师和我们讲过方向有弯曲和折断的,而且在我读过的很多力学参考书中,也从来没有读到过方向有被弯曲和折断的。这文章的题目完完全全不折不扣是个病句!一个自称从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文学创作,发表各类体裁文学作品一百余万字的学者,竟然写出这样拙劣的文章,何止是心理变态,简直是心理病态了!

  还有一些所谓的“泛民主主义者”完全不顾历史事实,甚至是弯曲历史事实,编造什么《〈毛泽东选集〉真相》的文章,说《毛泽东选集》中的文章都不是毛泽东本人撰写的,而是由别人代为撰写的。这简直是个天大的笑话,这些“泛民主主义者”连编谎言都编不来。人家毛泽东所撰写的文稿的底稿都还保存着,只要将底稿一公开,“泛民主主义者”的谎言就被轻易地揭穿了。这就如同一个贼人明明知道人家房间里有监控录像,还是要去人家的房间里行窃,结果第二天就被公安人员抓获一样的傻。

  还有什么“毛泽东的《沁园春·雪》词是由胡乔木代为撰写的”的编造谎言。从来也没有听说胡乔木发表过什么诗词,大概编造谎言的“泛民主主义者”以为中国的古代诗词只要通过1到2个月的学习,就可以写作了,再通过1到2年就可以做出像毛泽东的《沁园春·雪》那样的词了。呵呵,是吗?太无知了,真是一帮愚蠢之极的家伙!纵读毛泽东的诗词集,毛泽东从年轻的时候就开始写作诗词了,到了解放后的60年代,还在写作诗词,整个写作诗词的历史将近有半个世纪。从现在可查得到的毛泽东最早写作的诗词到《沁园春·雪》一词写作完成,期间长达30年之久,可见,毛泽东是在经过相当长时间的诗词写作磨练之后,才写出这样相当高水准的《沁园春·雪》一词。解放后,毛泽东所写作的诗词中,《卜算子·咏梅》一诗可以称得上是代表作了。

  狂妄无知的“泛民主主义者”,编谎言、并造谣,以期骗取人们对他们的信任。然而,他们的编谎言和造谣的伎俩太蹩脚了,被人家稍微有点常识的人们一眼就能看穿,反而落得一个被人鄙视的下场。弄得不好,可能被国家检察院以造谣惑众,企图破坏社会稳定罪而遭到起诉,被关进监狱里去。

  这些“泛民主主义者”为美国鞍前马后打前哨战,不顾历史事实,甚至弯曲历史事实进行造谣,他们想干什么?想达到什么目的?他们这么做的动机是什么呢?是为了我们国家社会的发展和进步?我一点都看不出!从我的眼里只看出一帮不顾自己国家和民族利益、企图动摇当前的我们国家社会稳定局面,以期从中得到自己个人在政治上的利益和权益的贪婪分子;口头上,要“民主”、要“自由”、要“人权” 其实质就是:企图搞乱当前的社会稳定局面,从中渔利,以期得到自己个人上的政治利益和权益,以满足自己追求政治上的利益和权益的贪婪心理!

  还有将西方的“民主、自由、人权”的学说说成什么是人类的普世价值,似乎民主的表现形式或者说模式只有像美国和西方那样的唯一一种,除此之外没有别的表现形式或者模式了。什么是民主啊?民主最基本的、最终目的不就是人民意愿的体现吗?体现人民的意愿一定要通过像美国和西方那样的民主表现形式或者模式来实现的?笑话!倒过来,通过像美国和西方那样的民主表现形式或者模式行事就一定能够体现人民的意愿?你敢说:“那是肯定的”吗?喂!“泛民主主义者”?我到现在还不知道这些所谓的“泛民主主义者”对西方的默多克事件是怎么看的。

  “自由”就是随随便便?就是随心所欲?就是可以任意妄为?“自由”是没有责任的?如果是那样的话,那国家的宪法和法律以及公民的道德行为规范还要它干嘛?

  在国家和民族还存在的当今世界社会里,难道个人的权利就可以覆盖和超越国家和民族的权利?如果是那样的话,几个私欲膨胀的家伙,高喊着维护人权,以此破坏社会正常秩序,企图妄想达到自己个人在政治上的目的,那这个国家和民族还能正常向前发展和进步吗?笑话!

  什么人类的普世价值,什么叫“普世价值”啊?如果照百度的解释,就是:人类共同的价值观念。如果是那样的话,西方的“民主、自由、人权”的学说不会是个空壳子,而是有具体内容的。如果是个空壳子的话,那我们以前说的共产主义社会和大同社会的观念并不会比“民主、自由、人权”逊色。如果说西方的“民主、自由、人权”的学说是有实实在在内容的,那请问:这些内容是否超越时空的?即,无论是今天还是明天或者后天,都是人类共同的价值观念?亦即50年后、100年后、300年后都是人类共同的价值观念?如果是那样的话,那不是同“马克思不是另一个犹太人的上帝。他无法规定人类道路。他对社会发展的认知,不会超越他所处的时代。象任何类似的学说,不具有超越时空的永恒价值(见“凉山之夜”博文)”发生碰撞了吗?如果说西方“民主、自由、人权”的学说是当今世界社会的普世价值的话,那么,世界各国处在不同的发展阶段,用同一个价值标准来衡量处在不同发展阶段的各国,这合适吗?哼哼!连人家的图纸还没看懂,就想仿造人家的机器,这帮“泛民主主义者”还真行!更不用说指出人家图纸中的错误了!

  好了,少来吧,“泛民主主义者”们!当然,人是要生活的,是要吃饭的,毕竟这些文人们和我这样靠做生意吃饭的人不一样,是靠爬格子吃饭的,再怎么着,总得要写点东西,拿点稿费或者直接间接地从国外的什么组织提取不知道什么名目的奖金,以维持自己高质量的生活,为此,可以称得上另一个的“既得利益集团”了。对此,我完全表示理解。

  常青博士,上述这段文字,表明了被你称为“奴才”的我对所谓的“泛民主主义者”的态度,这是基于维护我们国家和民族利益为出发点的。你的祖国美国为了维持自己的强盛地位,千方百计地幻想着肢解和分裂我们的国家和民族,为此,在中国国内和国外豢养了一帮另类的中国文人为其效力。我呢,是为了维护自己的国家和民族的利益做全力抵抗。为此,你我在凤凰网站上发生碰撞是很正常的,一点也不奇怪。有道是:各为其主!

  至于你博士说到:“为了可耻地奉承权贵,卖身投靠,在网上挣半元饭钱,你不觉得你的日子太可怜了吗?”那我和你常青博士说,你真是高看我了。我的周围,不是下岗、提前退休的就是为了2、3000元最低生活费在辛勤劳动着最底层的劳苦大众,还有一些就是经营企业的朋友。从小一起长大的最好朋友,也不过是国营单位里的科级干部,负责化工设备采购工作的。据说以前的一位同学已经升任了处级干部,负责与上海地铁相关的什么工作,已经有近20年没有见面了。这些人谈不上什么官僚了。因此,周围没有什么权贵可以奉承的。

  “卖身投靠”也是不可能了,我已经进入中年的人了,是卖不了身了。看你常青博士的照片,大概也有45岁以上的人了吧,在美国,你这个年龄的身子还能卖?还会有女人要你的身子?你拉倒吧!早就被女人一脚踢到床下去了。如果还有女人要你的身子的话,那是你美国的事情了,在我们中国是没有的。

  关于说到“在网上挣半元饭钱”,说实在的,我还不知道把文章挂在网上有稿费这么一回事,我也压根儿没有想过要在网上赚什么钱。不过你常青博士的这个话倒是提醒了我:凡是要想转载我的文章者,必须经过我同意并支付我稿费。稿费明码标价如下:

  凡想转载《「魏书」大秦传释解》者,一个字10元钱,包括标点符号,所得税由转载者负担。

  凡想转载《Hephthalites是嚈噠吗?》者,一个字5元钱,包括标点符号,所得税由转载者负担。

  其他的2元钱一个字,包括标点符号,所得税由转载者负担。

  买卖是双方愿意的,嫌贵就拉倒!

  关于你常青博士说到:“你那么痛恨西方,有种不穿西装吗?”可能你看我博文看偏了。我没有你所说的那样“痛恨西方”,但是我确确实实记住在中国近代史上,西方国家给我们中华民族所带来的屈辱和耻辱。可能你博士不知道,在上个世纪80年代,我读了《中国近代史》上下册,编撰者已经记不起来了,我读了一半就读不下去了,愤然地将书扔在一旁了!这样的心理反应,对于每个真正的中国人都是有的,是很正常的。由此,我们的耳边经常会响起我们的毛泽东主席在天安门广场上的人民英雄纪念碑前 “------由此上溯到一千八百四十年,从那时起,为了反对内外敌人,争取民族独立和人民自由幸福,在历次斗争中牺牲的英雄们永垂不朽”的悼词。当然,你常青博士和我们不是同一族类,这样的心理反应也许你常青博士是不会理解的。

  关于你常青博士说到:“看你不象是个没文化的,但就你的观点,如果不是个文痞,就是脑子里让政、府给灌了一堆大便。二者必居其一。”其实,上面都已经说了,你常青博士和我不属同一族类,自然文章的观点也就不一样了,你我文章的观点发生碰撞是很正常的,是不奇怪的。你常青博士说我是个“文痞”,那你常青博士又高看我了,我不经常撰文,偶尔来这里是凑凑热闹的,陪你们玩玩文字游戏而已。重申一遍,我是靠做生意吃饭的,是做金属材料和工程设备生意的,不像你们靠爬格子吃饭的。

  你常青博士看我的博文中哪里有官方那样的论调?我的一些观点都是从我在日本学习中国历史中思索出来的,是我个人的见解!

  如果你常青博士觉得我的文章观点有不妥的地方,可以写一篇批评甚至批判的文章来反驳我的观点,不过,从你常青博士粗糙的博文来看,呵呵,就凭你这点三脚猫(上海土话,一点小伎俩的意思)功夫还敢在关公面前舞大刀?你拉倒吧!不是夸口,你敢放马过来,不消(上海话,同“出”)三个回合,即可斩你于马下!

  什么屁博士,小毛虫一个!

  作于2012年6月23日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