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扒下李庄们的画皮——法律党的理想国

2012-12-05 17:24:10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大众民主
点击:    评论: (查看)

  法律是人民的还是精英的,这是司法改革要回答的首要问题。但是一直以来,那些法律精英们,在呼吁推进司法改革、推销他们的司法改革方案的时候,都在故意回避这个问题。与此相关的另一个重要问题是:司法改革是为了人民利益还是为了精英利益?对这个问题,法律精英们仍然在故意回避。

  这个问题其实就是法律的阶级性问题,只是精英们一直在否认和妖魔化阶级观点,而他们自己又无时无刻的不用阶级观点去分析问题和解决问题。妖魔化阶级观点,是为了让老百姓放弃阶级意识,从而在阶级利益受到侵害时,像待宰的羔羊一样温驯。精英自己偷偷的利用阶级观点看问题,他们强烈的阶级意识让他们充满政治敏锐性,无论他们是从事法律精英还是经济精英,他们一听到唱红就条件反射的和文革相联系,就马上充满危机感,这就是他们阶级意识的表现。人数少的精英用自己强烈的阶级意识团结起来,一次次的战胜了人数多的但是阶级意识被瓦解的广大人民。鉴于阶级观点很多人一时接受不了,我就用另一套语言体系来表达。

  其实,在制订一部法律的时候,最重要的问题就是确定法律的价值趋向问题,也就是利益平衡原则,即法律在面对不同利益之间存在冲突的时候,要首先保护哪个利益?这个问题,在制订任何一部法律时都无法回避。那么在这个时候,立法权掌握在什么人手里就至关重要了。如果立法权掌握在人民利益代言人手里,那么制订法律的时候,当然要首先考虑维护人民利益优先,当立法权掌握在精英利益代言人手里,那么此时他们当然要首先考虑要维护精英利益优先。这个道理如此浅显,无需解释。

  立法权控制在人民手里,那无需讳言法律要优先保障人民利益,因为人民代表人口的绝大多数,承认了这个原则,其实也就是宣誓了民主。所以马克思说共产党人从来不隐瞒自己的观点,因为真正代表人民利益的共产党人有这个底气。但似乎如果立法权控制在精英手里,那就有点麻烦,精英总不能直白的承认,他们制定法律是为保障少数人利益优先吧。怎么办?精英是聪明人,他们就会先抹黑阶级观点、妖魔化“人民”这个概念,不承认占人口多数的人民的利益和占人口少数的精英的利益存在冲突。为此,他们就喜欢用“公民”这个概念,他们会告诉你“公民”这个概念代表的人比“人民”还多。你看精英们在传销他们的政治方案的时候,都是在大谈只谈“公民”概念,什么公民社会啦,什么公民意识啦,唯独要回避“人民”这个概念。

  当男的对一个女人动不动就说爱你一万年的时候,女孩子要当心是不是遇到感情骗子了;当精英们宣布他们代表全体公民或者全人类利益的时候,你就要当心是不是遇到普世忽悠了。当戈尔巴乔夫说“全人类利益高于一切”的时候,结果把苏联搞完蛋了,苏联积累70年的巨大财富没用几年时间就被寡头们瓜分了大半,前苏联地区的老百姓几年之后人均寿命降低了四岁。当精英们用“公民”来替代“人民”的时候,用普世价值观来取代社会主义价值观的时候,你发现中国贫富悬殊了,少数人控制了多数财富了。你看,他们为了回避“人民”这个概念,只能挺身而出厚颜无耻的代表全体公民了。他们反对别人代表人民,结果他们硬生生的就代表全体公民了。原因就是因为一谈“人民”概念,马上就容易暴露他们是代表少数权贵利益,原来是站在人民的对立面。这样还怎么吹嘘主权在民呢?提醒各位注意,精英们嘴里的“民”从来都不是指人民。精英们把“公民”挂在嘴上,却在心里怕人民怕的要死。

  不光是立法权如此,司法权也是如此。法律不实施就是一张废纸,法律要实施,就涉及到涉及到谁来司法、司法为谁的问题,与立法权一样,司法权掌握在什么人手里同样也是至关重要的问题,“司法为谁”是通过“谁来司法”实现的。精英们会跟你谈司法的原则是实现社会公平正义。问题这个公平正义应该如何界定?不同的人站在不同的角度会有不同甚至相反的理解。抽象的公平正义只在书本上有。现实中,现实中,赵东民因为帮助工人维权反对国企私有化坐牢,精英们认为这符合资本利益符合他们的正义原则,所以他们沉默;李庄以为重庆钱多人傻去捞人触犯伪证罪被处罚,精英们认为不正义;双庆打黑,使得治安好转,老百姓认为打黑是公平且正义的;精英们认为双庆打黑侵害了他们民营企业家的利益,所以他们认为这事违背公平原则乃不正义之举、群起而反对。可见,公平正义从来都是具体的,有人民认可的公平正义就没有精英认可的公平正义,精英推崇的公平正义和人民认可的公平正义不但无法协调而且尖锐对立。司法的公平正义原则仍然绕不开“保障人民利益优先还是为了保障精英利益优先”这个问题,仍然绕不过人民这个概念。所以法律精英们仍然要引进或者发明一系列概念,来绕过“人民”这个概念。

  不但法律精英们这么做,经济精英们也是这么做。你看,经济精英们在设计经济改革方案的时候,遵循的基本原则就是反对公有制推进私有化,私有化就是精英们的经济改革方案的核心内容。他们也喜欢用“民”这个字,比如“民营经济”,乍一听,这个民营经济是代表“民”的,但是这个“民”到底是不是代表人民呢,精英们就三缄其口了。因为这里的民是指富裕的“民”,是指先富起来的“民”,也就是以不到10%的人口占有了90%社会财富的那些“民”。这里的“民”不但不代表人民,而且是抢劫人民的那些富“民”。现在的贫富悬殊是怎么在最短时间内创造出来的呢?就是通过发展私有经济和实施私有化来完成的。私有化的本质就是化公为私,但是不能提“私”,一提就马上暴露了私有化的抢劫本质,于是就要用“民营”这个词来遮羞。经济精英的智商那是相当之高的,他们不但要用“民营”来遮羞,还要变被动为主动,变防守为进攻。他们把公有制经济变成国有经济,然后把私有经济称作“民营经济”,把国有企业私有化称为“国退民进”,经过概念的偷换,把公与私之间的矛盾变成了国与“民”的利益冲突,忽悠老百姓跟着他们一起来反对国有企业、推进私有化抢劫老百姓的财富,他们抢了老百姓的财富还要侮辱老百姓的智商。其实马克思给他们起了一个很恰当的名字“资产家”,但是这个名字已经臭了,这些货真价实的资本家避之唯恐不及,他们喜欢自称 “民营企业家”。

  所以,分析到这里,你大概就能知道概念是多么重要了,也就大概能了解为什么精英们那么喜欢发明和炒作概念了。对精英来说,不但交换创造财富(茅于轼语录),而且概念也创造财富。概念忽悠成功了,他们的财富就滚滚而来了。普世价值、公民社会、宪政民主、自由市场,这些名字哪个看上去,不是让人怦然心动啊,比男人泡妞时说的“我爱你一万年”都要动听的多。他们有很多需要你去百度甚至百度之后也搞不懂的概念。,这让你感觉很晕。这就对了,这些新概念的丛出不穷就是为了把老百姓给绕晕的。他们辛辛苦苦发明了很多新概念新名词,就是为了绕过“人民”这个概念,把老百姓绕晕。,否则,很多方案没法推行,因为会被人民看清楚,遭遇到人民的反抗。

  为什么会啰嗦这些呢?这是因为政治和经济是不可分割的,政治是经济的集中反映,政治是为实现经济利益服务的。中国的改革说白了,就是一个经济体制改革加一个政治体制改革。迄今为止,在精英看来,经济体制改革推进速度让他们比较满意(但还不是完全满意,因为还有一部分国企没有私有到自己的口袋里),公有制的主体地位已经改没影了,他们正在全力以赴把国有经济对国计民生领域的控制力也改没了,为此不惜把世行请来。经济改革的核心内容就是私有化,无论有多少改革方案怎么绕,都会绕回这个私有化这个主线上来,私有化的结果就是贫富悬殊创造世界纪录,就是少数人垄断了大量的社会财富,私有化本身就是最大的腐败。在这个过程,经济精英立下了汗马功劳,他们把西方经济学特别是新自由主义那套概念、理念、方案都搬过来了,甚至整个改革的框架都是美国人帮设计的(在世行报告遭遇抵制的时候有一个xx院发展研究中心的副主任漏了底)。经济的私有化改革让精英们发财了,真正正正的享受了“改革的红利”,当然占人口多数的工人和农民却承担了改革的成本。但是还有一个问题没有解决,还是让这些发财的精英们睡不踏实。这个问题就是在现有的宪法体制下,这些财富竟然是没有合法性身份。这就好比你辛辛苦苦、抓耳挠腮、连抢带骗,好不容易搞到了一大笔财富,但是根据法律规定,你抢的再多也是非法的。而且,你抢的越多,可能罪行越大,后果也越严重。这就好比,你抢了别人的房子,成功实施了鹊巢鸠占,但是房产证却没有过户。你说这些人睡觉怎么能踏实?和珅当年的命运,他们绝对不想重演。

  问题既然已经存在了,那么精英们就没法回避只能面对,还得继续开动脑筋解放思想琢磨办法。财产合法性问题说到底就是个权力保护的问题,一旦掌握了政治权力,那么实现抢劫财富合法化,就简化成一个盖章立即生效的问题了。精英们梦想的政治权力从哪里来?只能从他们的政治体制改革中来。因为中国宪法规定:中国是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国家,这个规定确立了政权是属于人民的。精英们又没胆子也没能力通过暴风骤雨的革命一下子把政权从人民手中夺过去,这个时候就只能靠他们的政改来实现了。当然,正如精英们当初打着经济自由化的口号来推进经济私有化一样,这个时候精英们又要打着政治民主化的口号来推进政治私有化了,即把属于人民的权力私有化给少数精英所有。为了达到此目的,他们又准备了很多概念和口号,什么自由、民主、宪政、法治、公民社会等等,总之都是听起来特别好听,看起来也特别好看的这些词。但是,无论外面包装有多么美轮美奂,里面的内容都是政治权力私有化。最终是为了实现抢劫财富的合法化确认,否则“改革开放的成果会得而复失”。

  这个时候法律精英的作用就体现出来了。经济体制改革的时候,经济精英冲锋在前,方案是经济精英负责传销的、舆论的宣传都是经济精英打头阵的,这些都是经济精英的长项。术业有专攻,隔行如隔山,到了政治体制改革的时候,这个时候需要法律精英“勇挑重担”了。政治体制改革的理念、概念、方案、舆论都是这帮人为主在搞(当然经济学家也在帮着吆喝)。

  于是,正如当年经济私有化时,经济精英们给老百姓端出了减员增效、产权明晰等等美妙概念,这个时候,法律精英们纷纷下厨,给我们端上了宪政民主、多党政治、三权分立、全民选举、言论自由、司法独立、法治社会、军队国家化等西式大菜。菜名起的都是那么有文化,还偷着一股的洋气,不吃到嘴里,还真是感觉很有诱惑力。当然,他们发明概念和利用概念的能力很强,还有其他的概念“现代性”啦、“公民社会”啦、“程序正义”啦,这些概念里面,有些内容与前面八个大菜有重复,有些是起着开胃汤料的作用,就把这些统称为一汤,加上前面八个大菜,构成了精英们传销的政治体制改革方案的“八菜一汤”。当然如果你嫌还不够丰盛,那精英们可以继续在厨房里给你捣鼓出新菜名出来,给你搞个满汉全席,大概也没问题。但是基本佐料就是这些。

  那我们就来分析这几道大菜的成分,进行营养学分析。

  多党政治,又称多党竞争、轮流坐庄,显然这个菜是直接针对xx党的执政地位。西方国家的政治看起来有多党也有两党的,但是他们主要政党的政治理念和执政纲领实际的差别很小,都是维护、最起码是不反对资本主义私有制度的,维护或者不反对资本剥削和雇佣劳动的。以美国两党为例,他们的政治主张分歧远远不如我们党内不同主张之间的分歧那么大,这样的两党划分,只能是形式意义大于实质意义,不如叫做美国资产阶级一党制的两派更为贴切。甚至,在2000年总统选举时,小布什和戈尔分别代表共和党和民主党进行总统竞选,但是这哥俩又同时是美国骷髅会的成员,都是同门兄弟。所以,他们能够斗而不破,这就好比一家人有两只看门狗在竞争谁上岗一样,无论谁当选,首要任务都是给主人看门。那么戈尔和小布什的主人是谁呢?谁能影响实际操控他们的前程,谁就是他们的主人。美国把选举设计成了金钱游戏,影响大选的最重要两个因素一个是竞选资金的比拼、一个是主流媒体的支持度。而后者也是离不开金钱。说到底还是谁控制了金钱,谁就可以影响甚至操纵选情。媒体如果反对一个人,即便他是白天鹅,媒体也会变成黑乌鸦;反之,如果媒体支持一个人,即便他是黑乌鸦,媒体也能把他变成白天鹅。至于美国也存在一些反对资本主义制度的共产党,但是他们在资本几乎控制一切资源的国家里,既得不到资金的支持又得不到主流媒体的支持,只能被边缘化。而且,一旦共产党的实力威胁到了资本主义制度,那么美国统治者会毫不犹豫的挥舞大棒,跟当年抓捕共产党、搞忠诚调查、大搞麦卡锡主义一样搞反左扩大化来清洗共产主义者。打着多党制旗号,其实就是要让共产党下台,让表面多党实为一党的资产阶级政党执政。这是政治体制改革的关键一步,也是他们政治体制改革成功的标志。

  三权分立,和多党政治一样,同样是形式意义大于实质意义。当资本垄断发展到一定程度,不但可以分别在幕后控制参与政党竞争的主要政治派别,而且可以通过控制控制政党、控制选举来分别控制行政、立法和司法权。当初美国宪法制定之初,宪法之父们最讨厌的就是民主,最头痛的也是民主,民主在他们眼里就是多数人的暴政,这个多数人的暴政威胁着少数富人的财产安全。因此他们在创立宪法设计政治体制的时候,主要原则就是如何预防民主。所以就强化三权分立,切割权力,并通过相互制衡来防范多数人通过选举来对少数富人施以“暴政”。所以美国宪法之父们在“保护私有财产高于一切”的原则基础上采纳了三权分立原则。即便是多数人通过选举控制了其中一个权力,还有另外两个权力对其进行制衡。而且今天美国主要的经济权力被独立于三权之外,由金融家族通过他们控股的私人机构美联储来控制。资本要做运动员还要做裁判员,民选政府和民选国会无权控制主要的经济管理权限。最重要的两项经济权力一个是铸币权,一个是税收权,货币发行权归美联储控制,税收权抵押给美联储。这也是小政府的真正含义,小政府大社会的本质就是小政府大资本,就是把很多权力交给资本来控制。这样即便于资本来控制和约束政府,更方便资本实现利益最大化。

  精英们的军队国家化,是要XX党交出对军队的控制权。军队国家化了之后归谁控制呢?当资产阶级上台之后,自然是资产阶级政党代表资本家来控制。所以,军队国家化的实质就是军队资本化、军队私有化。就是想让XX党退出对军队的完全控股地位,然后由资本按照资本实力大小入股,最终实现资本家阶级对军队的控股。军队是国家的最主要柱石,军队国家化了,资本家就可以通过军队来牢牢控制政治权力,就可以考虑盖章确认抢劫财富合法化了。

  精英们的言论自由,实际上指的是媒体自由,媒体自由又是指资本控制媒体的自由。试想,在一个资本控制主要资源的市场经济的环境里,你要搞媒体,没有资本行吗?你要在市场经济中不被淘汰,没有资本的支持行吗?如果你搞媒体不代表资本利益反而要反对资本利益,哪个资本会把大量广告机会送给你?所以,媒体放开的直接结果就是媒体资本化,让媒体放开竞争,就是便于日益垄断的资本来用金钱控制资本。资本对媒体的控制,比政府对媒体的控制那可严密多了,而且具有相当隐蔽性。看看我们今天的那些主流门户网站,他们的政治倾向性多么明显的偏于资本,就知道资本主义的言论自由是怎么回事了。毛时代实践过的“四大自由”才更接近真正的言论自由,却被这些精英们妖魔化至今。

  法律精英最喜欢传销的就是司法独立了,这个对法律精英们的利益关系最大。司法独立是三权分立的内容之一,三权分立在当家还不太有市场,所以他们就特别强调司法独立,想通过司法改革来实现政改的突破。精英们的司法独立现阶段主要是指司法要独立于xx党,他们认为“xx党不得干预司法”要把司法权从共产党手里拿过来,由法律精英直接控制。然后,再通过司法权控制指挥警察队伍,实现他们的体制改革方案的整体推进,最后就是用司法权来宣布xx党领导地位非法、宣布xx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非法,由此实现了政治私有化。法律精英的司法改革真实意图早就图穷匕见了,贺卫方在新西山会议就宣布xx党没有登记所以非法了,陈有西也公开撰文说“我们的制度设计有那么多原罪”。 这帮法律精英的政治野心非常大,杨海鹏说过陈有西“身在朝野,心在汉阙”,陈有西也自称“心忧天下,心忧政权”。法律精英提倡的司法独立不仅仅要独立于共产党,还要独立于人民大众的监督,法律精英们的贺卫方公开说过:“法官一定要把独立性放在首位”、“司法人员甚至可以不遵守社会共同认可的伦理规范”。一句话,法律精英们的司法改革方案不但要独立于XX党,而且要独立于人民,变成法律精英的私产。法律精英们天天讲司法独立于这独立于那,唯独不讲司法应该独立于资本,因为法律精英们背后的势力就是资本集团,法律精英永远是依附于资本集团之上并为之服务的。前面分析了在资本主义体制下,三权之上金权高高在上控制一切。等到他们的司法独立化真正完成,那么作为三权之一的司法权就归金权通过法律精英来牢牢控制了。

  精英的法治社会,包括所谓的司法独立,但又不限于此。精英的法治社会是跟司法独立密切配合的。司法独立是要把法律垄断在法律精英手中,法治社会就是把一切问题都纳入法律轨道,然后法律精英就可以通过控制法律来介入一切社会问题的裁决,借此介入社会利益的分配。精英们法治社会的内容之一就是法律是控制在法律精英手里(精英后面是资本)。是合法还是非法,裁判权在这些法律精英手里,全凭他们一句话。法律精英们把程序正义吹的高于一切,先是通过程序设计把司法权独立于媒体监督独立于民众监督,再把程序繁琐化,法律精英就垄断了对程序是否正义的裁决权,就可以通过程序来干预结果正义,通过所谓的程序正义来否定结果正义。法律精英们认为“法律是专业人员的事,其他人没资格说话”,把法律问题搞成了专业问题,把法律搞成自己的私产,把司法变成自己的自留地。这个时候的法律精英,就有了干预社会各领域的尚方宝剑。

  精英们的宪政民主,按文义理解,就是要尊重宪法的至高无上的地位。百度百科关于宪政的说法不一,大意就是指“国家依据体现民主法治精神的宪法进行活动,以充分维护和保障公民的权利和自由为目的,以科学规范国家权力的运作为保障,以宪法精神的充分贯彻来指导政治形态或政治过程,它是由宪法所确认和规定的民主政治法治化的整个过程”。但实际上,最不尊重现行宪法的就是这些忽悠宪政的精英,最着急推翻现行宪法的也是这帮宪政斗士。从贺卫方挑战XX党的领导地位,说XX党没有登记是非法组织开始,这些法律精英们就在严重挑战现行宪法。让这些天天立志于要推翻现行宪法的人来谈宪政民主,那跟让婊子谈“守身如玉”一样可笑。说白了,这些人的宪政民主,是要推翻现行宪法中规定的社会主义原则,一切社会主义原则的条款都不符合资本利益最大化,而不符合资本利益最大化的一切宪法条款都是他们的眼中钉。按照精英和他们背后的资本集团的利益来设计宪法,然后再推行宪政原则,用宪法来确立资本的利益,用宪法来保护资本家的私有财产,用宪法来防范民主这个“多数人的暴政”,这就是精英宪政民主的全部意义。一句话,他们打着宪政原则的口号,来颠覆规定人民当家作主的人民民主专政的国体,然后建立资产阶级当家作主的资产阶级专政的国体。

  精英的全民选举,就是他们天天念叨的一人一票。他们把民主局限在政治范围,决然不敢提及经济民主,因为资本是从来不会对员工讲民主的,私有制企业从来没有民主,资本最喜欢家族世袭制。资本表面上推翻了封建社会,但是把封建社会的世袭制以另一种形式保留下来了。同时,又把政治民主缩水成选票民主,把民众的政治参与权缩水为一张选票,而且是几年才能行使一次的选票,其余时间该做看客还是做看客,该做屁民还是做屁民。几乎各个资本主义国家的选举制度都是资本家利益集团设计的,所以几乎所有资本主义国家的选举都被设计成了金钱游戏。我们在前面分析过,如果政客不代表资本利益说话,就得不到竞选资金的支持,就得不到媒体的支持。哪怕你是清白无瑕,媒体都可以把你抹黑成一个五毒俱全的人。看看马克吐温的竞选州长,看看发生在我们这个社会的那些事情,这不是假设,也不是传说,这是真实。就说法律精英们一再艳羡不已的台湾选举,光是其中那个参加竞选需要交纳几百万人民币的保证金制度,就能把屌丝们的总统梦挡在门槛之外。一切有形的限制变成了隐性的限制,一切的限制都跟金钱有关。然后,资本从名为多党、实为一党多派的资产阶级政党中挑出几个资本的看门狗,让他们在竞选舞台上狗撕猫咬,下了舞台,他们在维护资本主义私有制度方面还是兄弟同心。怎么选,就是人家资本的代言人上台。偶尔有例外,比如查韦斯啦,开始触碰资本的利益要为穷人利益说话,那美国就马上宣布其为大独裁者,必须处之而后快,历史上美国帮助大独裁者皮诺切特推翻民选的阿连德政府,就是因为阿连德实行的政策对穷人有利,损害了资本利益,美国认为构成了对资本主义制度的挑战。记住,美国关于独裁者的定义是很有阶级色彩,凡是侵害资本利益的,都符合他们的独裁者标准。即便是沙特封建王朝,只要无碍于资本利益,照样可以做朋友。

  精英的八道大菜简要介绍了一遍。这些菜看上去是一番风情,吃下去是另一番滋味。其中甘苦,只有品尝过的人才知道。俄罗斯人品尝过,他们因为吃这些菜人均寿命降低了四岁,这个冰冷的数字透过被资本控制的媒体在诉说着苏联解体之后的那段历史有多么残酷。南斯拉夫人也在品尝过,几十万的生命陨落、种族屠杀,让他们对这道菜的味道深有感触。伊拉克的百万平民的生命代价,也在诉说着这道大餐的真实味道。还有很多品过这道菜的国家和民族,他们甘苦自知。

  法律精英也好,经济精英也好,他们搞的政改大餐都是同一个菜谱。无论是经济自由化还是民主化,万变不离其宗。经济私有化是他们的经济改革的目标,政治私有化是他们的政治改革的目标,资本自由是他们的所有自由的全部,让精英代表资本为民做主是他们所有民主的全部。他们以资本来控制经济,以法律来挟持政治,目标就是在中国实现金权至上的资本独裁的政治经济体制。

  目前,法律精英也好,精英精英、教育精英还有媒体精英,他们虽然职业不同,正在为推动中国全盘西化这个共同目标,集结起来,步调一致。他们在中国搞街头颜色革命的图谋被中国的红色大潮挫败,他们想在体制内通过推进政治体制改革来实现政治西化的目标也遭到挫败。他们不甘心失败,总结经验,重整旗鼓。开始以法律精英为先锋,以司法体制改革作为突破口,梦想通过实现司法独立,来曲线实现他们的政治目的。他们把法律问题政治化,同时又想把政治问题法律化,想把一切问题纳入他们的轨道,把主动权抓在法律精英手中,通过媒体塑造,把自己打扮成法治精神的代言人,把自己变成法律的化身,在法律中塞进他们的私货,然后挟法律以号令天下。通过资本来控制法律,然后资本就可以通过法律来控制整个国家。

  他们所作的一切都是为了实现独裁----资本独裁,他们所作的一切都是为了算计人民。他们活滋润了,老百姓就悲剧了。为了让自己活得有尊严,老百姓只能靠自己,团结起来,打倒这些抢劫我们财富还侮辱我们智商的败类。舍此,别无他途。面对这些精英我们要说:“正义不在当下,但是我们能等得到。你们不配谈正义,正义解释权最终在老百姓手里。”


相关文章:

[专题中心] 一个非著名前律师对著名前律师李庄的批判 (2012-12-04)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