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刘国光:陈奎元同志3月16日《讲话》读后随感

2011-05-18 23:13:19  来源: 乌有之乡  作者:刘国光
点击:    评论: (查看)

陈奎元同志316日《讲话》读后随感

作者:刘国光

(著名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原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

 

陈奎元同志不久前在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理论学科建设与理论研究2011年度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信仰马克思主义,做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是近来思想政治领域的一篇重要文章。这篇讲话对当今我国在信仰、学习、坚持和发展马克思主义上存在的问题,有很多精辟的论述。由于工作会议讨论的范围是马克思主义的学科建设和理论研究,《讲话》没有多谈毛泽东思想,但是我觉得《讲话》的精神也适用于毛泽东思想的学习。讲话涉及的问题很多,我谈几点自己读后的体会。

关于坚持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不搞指导思想多元化的问题。《讲话》指出,我们提倡解放思想,但是不能丢掉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我们尊重差异,包容多样,但是这种尊重和包容的内涵和外延不是没有边际;“包容”不能变成“掉包”,不能允许挑战党和国家的基本理论和基本制度。这些话都不是无的放矢,而是针对时弊而发的。《讲话》又指出,当社会主义在全世界陷入低潮之时,中国由于多元化思潮的侵蚀和泛滥,马克思主义在我国被边缘化的情况是不可否认的事实。在我国的思想理论界,马克思主义受到前所未有的贬低和排斥。在各种论坛、媒体和出版物中,颂扬西方理论体系,排斥马克思主义体系的潮流非常强劲。我认为,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社会主义中国,出现这种情况是非常不正常的。我在五、六年前,曾就经济学教学与研究领域,也提出过西方资产阶级经济学的影响在上升,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指导地位被削弱、被边缘化的现象。这种情况至今未见好转。当时我说:“现在研究经济学要有正确的立场、观点和方法的说法,不太时兴了。”就是指这种情况来说的。但是我总认为,马克思主义的立场、劳动人民的立场,是正直的经济学人应有的良心,是不能丢弃的。西方经济学对市场经济运行机理的分析,有许多可以借鉴的东西,但是有些传播西方主流经济学的人士,力求使它在中国也居于“主流”地位,取代马克思主义的主导地位,也就是奎元所说的“掉包”。他们公然要“冲破所有制崇拜”,那就是不要公有制为主体,明确挑战国家宪法规定的社会主义初级阶级的基本经济制度。我那时就提出来对经济理论界出现的这种情况需要关注。中央适时地决定实施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建设工程,对于巩固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理论阵地,是一项英明的决策,在一定程度上起了延缓马克思主义被边缘化的作用。但就经济学领域来说,西方资产阶级经济学的强劲渗透,还未得到扭转。要根本扭转这种趋势,发展马克思主义经济学,还需要我们作出很大的努力。当然,马克思主义经济学也不能仅靠官方的权威来支持其主导地位,而要与时俱进,兼容并蓄,不断创新。

《讲话》另一个论点是强调要用马克思主义的唯物史观来认识和解决我国的问题。“如果放弃唯物史观的指导,就不能清楚地认识我国当前的社会矛盾,也解决不好反映基本矛盾的各种经济问题。”并举了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关系的例子来说明,认识必须全面辩证而不能偏于一隅。例如只强调发展生产力是第一要务,是硬道理,而不注意完善生产关系是与此不能分割的。又如认为只要管好上层建筑,保持党的领导地位和社会主义政治制度,经济方面无论发生什么偏差都不要紧,都可以用行政命令来解决,等等。我再补充两例。一些同志在思想解放的名义下,不分清红皂白地提出要冲破姓“社”姓“资”的矛盾,全盘抺杀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区别。当然,不是什么都要讲姓“社”姓“资”。生产力就不能讲姓“社”姓“资”,如要造大飞机搞信息化、高科技、管理现代化,就不能讲姓“社”姓“资”;但是生产关系中非共性的东西,就不能不讲姓“社”姓“资”,如雇佣劳动、剥削,等等。上层建筑与经济基础的关系,也要全面辩证地看。有人认为,只在思想政治领域有资产阶级自由化的问题,经济领域没有这个问题,只要埋头从事经济建设就行。这是不对的!私有化的观点,完全市场化的观点,政府守夜人的观点,等等,这一系列观点都是经济领域里资产阶级自由化的表现。防止经济领域资产阶级自由化,就是防止经济基础变质。如果经济基础变了质,政治领域和整个上层建筑也会跟着变质,这是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常识。过去有的中央领导也认为经济领域没有资产阶级自由化,至今还有一些领导干部这样认识,这是极其错误的。有人提出经济改革(主要指所有制改革)已经“成功”(实现了基本私有化),现在要随势跟进完成与“普世价值”接轨的“宪政改革”了,就是这方面的强烈信号。

《讲话》特别关注共产党员学习马克思主义的问题。本来,学习马克思主义是所有共产党员的天然本份,因为共产党就是在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基础上和思想指导下建立起来,以实现共产主义为最终目的的组织。不知道马克思主义和共产主义为何物,怎么能够负起党为达到终极目标而在每一实现步骤所制定的任务和使命呢?《讲话》对我们党内学习马克思主义的现状和问题作了估计和分析,指出“我们的党是执政了六十多年的党,大量的党员既没有经过革命斗争的考验,又不读马列著作,说对马克思主义有坚定的信仰,就没有根据”。又说,“我们党有近8000万党员,他们中的大多数都是各行各业的优秀分子,但是真正受到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的教育,牢固地树立马克思主义世界观、价值观的党员,并不占很大比例。”《讲说》还分析了,各种类型的党员学习马克思主义的状况。我把他们归类为三种。一类、是基层组织的广大党员和要求入党的积极分子,他们没有受到各级基层组织下功夫地进行马克思主义基本知识的教育。二类、是党的一些领导干部,只注意与业务有关的知识学习,不关心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的学习。三类、是党的一些思想理论战线上的工作者,也不去认真学习与研究马克思主义哲学、世界观和方法论。这三种人学习马克思主义都很重要。广大党员是人民群众的先锋队、带头人,如果他们不增强马克思主义基本常识,怎么带领人民走社会主义道路,向共产主义方向前进?党的领导干部要指挥全党大军,从事空前规模的革命与建设,改革与发展事业,如果他们不具备坚定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基础,又如何在领导工作中坚持正确的政治方向?思想理论工作者对群众和干部学习马克思主义,负有“传道、授业、解惑”的责任,他们更需要深入学习和研究马克思主义。

关于怎样学好马克思主义,《讲话》推荐了中央编译局新近出版的两套文集:《马克思恩格斯文集》和《列宁专题文集》。这两套文集是“精心选编的最优版本”,“希望大家认真地读”。不过我以为,对于上述三类党员,不宜统一规定,也要分类要求。对广大基层党员,最好编写一些马克思主义基础知识和精选语录之类的小册了,供他们阅读,同时可以指导他们选读《文集》中的一些重点文章,使他们能够熟悉马克思主义的A B C。对于党的领导干部,特别是高级领导干部,应要求他们通过各种方式(党校、自学等)通读、钻研全套文集。掌握马克思主义的基本理论,树立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对于思想理论战线的工作者,学习马克思主义的要求应当更严,除了读文集外,他们最好能够尽量研读其他马恩列经典著作,钻研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学术专题,成为马克思主义某一方面的专门家。

毫无疑问,我们学习马克思主义,要坚持理论联系实际的学风,象毛泽东提倡的要“实际地而不是空洞地,学好马克思列宁主义”。要着眼于长远目标,解决当前中国和世界的现实问题。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一脉相承的。毛泽东思想是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实际相结合的产物,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又是马克思主义和毛泽东思想的继承与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不能涵盖和代替马克思主义和毛泽东思想。这三者都是我们中国共产党宝贵的武器。要把学习马克思主义,学习毛泽东思想,学习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很好地结合起来,恰当地安排好它们之间的衔接与关系。这是我们党的思想理论工作中要慎重处理好的一个问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