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黎阳:灭亡中国的三把刀——精英为什么要妖魔化义和团运动(旧文重发)

2014-06-21 15:37:36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黎阳
点击:    评论: (查看)

  相关文章:共识网竟发文为八国联军侵华翻案:内容令人叹为观止

  张宏良评:灭亡中国的三把刀

  

dd5ecb70d95e9d99de33da2cd56fb964.jpg

 

  妖魔化义和团的汉奸能够占据中国意识形态领域的主流,不能不说是中华民族的最大悲哀。义和团为反抗帝国主义的侵略和压迫,为避免中国被西方所瓜分,浴血奋战,视死如归,数十万人被全部杀光。义和团被血腥镇压后,八国联军随即进行了前所未有的空前大屠杀,京津地区90%的老百姓惨遭屠杀,屠杀规模绝不亚于后来日军的南京大屠杀。可是30年来,西方国家和国内汉奸势力利用他们控制的各种舆论工具,大肆妖魔化义和团,淡化八国联军大屠杀。百度词条甚至曾经把八国联军称为是国际维和部队,在中国人民的抗议下,虽然对八国联军的歌颂有所收敛,但是至今仍然以八国联军和汉奸的记载为依据来妖魔化义和团。

  妖魔化义和团的本质,妖魔化中华民族的抗战精神和爱国主义,这是比一般刑事犯罪和暴恐杀人更加严重的极端罪行,如果放到欧洲任何一个国家都必然会遭到严惩。什么时候中国人民也能象法国人民对待法奸那样对待汉奸,中国就有救了。 二战后法国人民在全国范围内清除法奸,对男法奸就地乱棍打死;对女法奸扒光衣服,剃光头发,游街示众。那种恐怖情景足以让目击者永远不会再敢叛国。

  中国由于在毛泽东之前从来没有战胜过侵略者(蒋介石为打内战收编了伪军汉奸),汉奸从来没有遭受过严厉惩罚,新中国建立后毛泽东注重思想改造,也没有严厉惩罚过汉奸。这就留下了一个历史祸患,人们当汉奸没有任何历史恐惧感,选择当汉奸如同喝凉水一样地轻松自得。这就是中国盛产汉奸的历史根源。

 

  原文: 

 假定有人向你宣扬“黑砖窑”应该合法化,理由:反正那是一群傻子弱智窝囊废,又脏又笨又没用,看着都恶心。地球资源本来就有限,哪能让这群劣等人妨碍聪明人去占有呢?与其让好好的地皮白白被他们的破烂房子占用、好好的粮食白白被他们糟蹋、好好的资源白白被他们浪费,不如把他们全弄到黑砖窑去当苦力,既能废物利用让他们给聪明人创造价值,又能为聪明人腾出宝贵的地球资源来,一举数得,多合理啊。

  即便不存在法律和道德方面的问题,如果你足够清醒,为你自己的生存计你也应该坚决反对这种逻辑。道理很简单:这个逻辑的真正要害是“压迫有理”:谁有权谁就可以压迫别人。所谓“傻子”“聪明人”等等其实不过是随便找出来的借口——当了“聪明人”就可以任意欺负“傻子”。而“聪明”不“聪明”、“傻”不“傻” 谁说了算?谁有权谁说了算。是不是真聪明、真傻并不是要害,要害是“谁有权谁就能任意决定谁算聪明谁算傻”、“谁有权谁就能任意决定别人的命运”——人家今天能用权力把别人定性为“傻子”送去当奴隶,明天为什么不能如法泡制用权力把你也定性为“傻子”送去当奴隶?即使按眼前的标准你不算“傻子”,但只要需要,有权的人可以随时随地更换标准,轻而易举把你划入“傻子”行列送入“黑砖窑”。甚至眼前有权、可以把别人定性为“傻子”的人也未必能幸免:谁敢保证他们永远有权?一旦权力不再,他们同样可以被新的有权的人定性为“傻子”送进“黑砖窑”——当年勃列日涅夫自持国家强大鼓吹用“有限主权论”干涉别国内政时,何曾想到如今俄罗斯会风光不再,会轮到别人用“有限主权论”干涉俄罗斯的内政?只看到自己眼前的强大而认同“有限主权论”的前苏联尚且尝到了“请君入瓮”的滋味,只看到自己眼前不属于“傻子”而认同“黑砖窑”的“聪明人”更没有理由确信自己会比俄罗斯人更走运——“改开”开始时有大专文凭就可以算“知识精英”了,后来呢?正规大学、名牌大学、硕士、博士、名教授带出来的博士、海归、名牌海归、“长春藤大学海归”、“学历查三代”、“学者型官员”、“共青团出身名牌大学出来的学者型官员”……“精英”的标准是不是越来越高?过去有些人以为没文凭的工人农民才会变成“改革代价”,自己不同,是“知识分子”,有文凭,是“精英”,“改革代价”轮不到自己。等尝到医疗产业化、教育产业化、事业单位私有化、养老双轨制、强制拆迁、禁止上访、菜刀实名制、有毒有害食品药品泛滥成灾、黑社会猖獗……等滋味后才明白自己的“聪明人”的“精英”地位其实值不了俩钱,随时随地会从“优等”变成“劣等”。

  “黑砖窑理论”的要害在于用“该由谁当奴隶”的大原则偷换“根本不准有奴隶”的大原则。这个偷梁换柱一成立,任何人只要没权力当靠山,就随时随地可能被绑架当奴隶——用“聪明人”与“傻子”、“精英”与“屁民”之类貌似有理的借口把人分为“优等”“劣等”以实现“压迫有理”的伎俩是个吞噬一切的魔鬼,可以用来收拾任何人,一旦开了头就止不住。对于多数人来说,只要自以为不属于“傻子”、被“聪明人”“傻子”之类花言巧语打动而认同“黑砖窑”,就跟阿Q在自己的死刑判决书上画圈还嫌画得不圆没什么本质区别,轮到自己被当成“傻子”送进黑砖窑当奴隶只不过是个时间问题。

  “黑砖窑理论”的核心是“精英论”——所谓“聪明人把傻子送进黑砖窑当奴工有理”不过是“精英奴役屁民有理”的一个具体应用实例。

  “精英论”是极其阴险毒辣的理论:认同人分“精英”,就不能不认同“人有高低贵贱优等劣等之分”,就不能不认同“民乃屁民”;就不能不根据“优胜劣汰”的原则认同“精英”优于“屁民”,就不能不认同“优等人压迫劣等人合理”,就不能不认同“把又脏又笨又没用的傻子弱智窝囊废送进黑砖窑当奴隶合情合理”、是“先进生产力”——所有这一切全起源于“精英论”。“精英论”是“压迫有理”、“剥削有理”、“奴役有理”、“侵略有理”等所有理论的核心。一个“精英论”足以分裂整个社会,足以毁灭整个中国。

  为什么说“精英论”足以毁灭整个中国?只要让中国人相信外国人都是“精英”、绝大多数中国人都是“劣等”、都是“智力低下”的“又脏又笨又没用的傻子弱智窝囊废”,那中国人可不就会甘心情愿被外国“精英”和少数本国“精英”送进黑砖窑当奴隶了?整个中国可不就自动毁灭了?

  如何让中国人相信外国人都是“精英”、中国人都是“劣等”、都是“智力低下”的“又脏又笨又没用的傻子弱智窝囊废”?直截了当这么说当然不行——那等于找打。但是没关系,人家的招多着呢,直接的不行,那就来间接的;硬的不行,那就来软的;明的不行,那就来暗的——不是不能直接说吗?那好办,用“事实”说话,用精心选择的“事实”使中国人看了信了之后不由自主产生出“处处不如人”的感觉,不用别人说,自己就觉得中国人实在窝囊,实在属于“劣等”、“智力低下”、“又脏又笨又没用的傻子弱智窝囊废”,被送进“黑砖窑”当奴隶简直活该。

  最能让中国人产生“处处不如人”、自己都觉得自己“劣等”的“事实”是什么?两大条:第一,妖魔化义和团运动;第二,妖魔化毛泽东。

  妖魔化义和团运动有什么用处?用处大了去了。最大的用处是能让中国人自己都觉得自己“劣等”、“智力低下”、“又脏又笨又没用的傻子弱智窝囊废”——按“精英”的说法,中华文明对世界现代文明毫无贡献,毫无影响,可见低劣。西方列强不是在侵略中国,而是送来了“先进文明先进生产力”,而你中国人居然不知好歹,居然用封建迷信暴力破坏杀戮动乱拒绝这先进文明,难道不是愚昧之至、野蛮之至、可恶之至?就凭这一条,中国人从此就在世界上永远抬不起头来——只要这个所谓的大规模的“用愚昧迷信野蛮暴力对抗科学文明”的罪名成立,中国人在世界面前怎么可能自豪得起来?怎么可能不矮人一头?不但没有勇气抵抗侵略,而且根本就自我否定了抵抗侵略的正义性和必要性。君不见自义和团之后,“拳匪”、“暴民”、“义和团式爱国”、“爱国贼”等等就成了中国“精英”收拾中国老百姓的王牌武器紧箍咒,稍不如意就搬出来当头一棒。有了这条大棒,“精英”轻而易举就把侵略和反侵略的是非彻底掉了个个儿:侵略不叫侵略,叫“传播先进文明”;反侵略不叫反侵略,叫“用野蛮落后愚昧抗拒先进文明”,这就一下子彻底剥夺了中国人反侵略的正义性——你不是反侵略,而是闹“拳匪”、“动乱”、抗拒“先进文明”。不但如此,这下子连中国人的民族自尊的权利都给扫荡一空:从此“民族主义”在中国成了反义词,谁敢讲“民族主义”“民族自尊”谁就是在煽动“义和团式的暴民民粹”、“义和团式的排外”;而当汉奸倒成了理直气壮:我不是卖国,我是“与先进文明接轨”、“顺应时代潮流”,谁反汉奸谁就是“爱国贼”——总而言之“卖国有理、爱国有罪”。为什么有人说“中国是盛产汉奸的国度”?为什么世界上一切国家中只有在中国卖国贼敢明目张胆理直气壮?妖魔化义和团的后果。妖魔化了义和团,自然就证明中国人是不折不扣的“劣等”、“智力低下”、“又脏又笨又没用的傻子弱智窝囊废”,自然只配被送进“黑砖窑”当奴工。

  妖魔化毛泽东呢?那就更厉害了——只要让中国人相信妖魔化毛泽东的“罪状”成立,就能让中国人彻底死心,诚心诚意觉得中华民族的确“劣等”、“智力低下”、“又脏又笨又没用的傻子弱智窝囊废”,再也产生不了反抗被送进“黑砖窑”的勇气:“精英”把毛泽东妖魔化成比希特勒还邪恶的杀人魔鬼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新中国是比纳粹德国更邪恶的法西斯国家,这可比妖魔化了的义和团性质更恶劣——妖魔化了的义和团还只算愚昧落后自己折腾自己,而如果中国出了个“希特勒法西斯”,那问题的性质可就属于祸害世界了。这样一来,中华民族就不仅仅是“劣等”的问题,而是“黄祸”的问题,比纳粹德国法西斯更恶劣——德意志民族虽然出了个杀人魔王希特勒,但出的对世界文明有重大贡献的的名人更多:马克思、恩格斯、爱因斯坦、费尔巴哈、黑格尔、莫扎特、贝多芬、瓦格纳、舒伯特、歌德、海涅、赫兹、高斯、克劳塞维茨、奥托·哈恩…… 而中国呢?妖魔化义和团时“精英”就说了,中华文明对世界现代文明毫无贡献,毫无影响,可见中华文明“劣等”。如今可好,对世界不但没贡献,还出了个比希特勒还厉害的杀人恶魔祸害世界,换句话说中华民族中国人对世界现代文明只有破坏而毫无贡献,不但是不折不扣的“劣等文化劣等人”,而且简直是世界公害。如此“劣等文化劣等人”,那还有什么资格生存于世界民族之林?还有什么理由跟“先进文明”“优秀民族”争夺世界资源?当然应该灭绝,送进“黑砖窑”当奴工都便宜了——只要妖魔化了义和团和毛泽东,就休想躲过这样的结论。

  中国“精英”们为什么要通过妖魔化义和团和毛泽东能让中国人感到“处处不如人”、自己都觉得中华民族“劣等”、中国该垮、该被外国的“先进文明”弄进“黑砖窑”当奴工?因为这是他们的生存需要——作为吸血鬼、寄生虫,“精英”不骑在老百姓头上吃老百姓就活不下去。老百姓的地位低了他们的地位才能高。这是中国 “精英”的生存秘诀和生命线,生死悠关的头等大事。

  普通老百姓往往想当然地以为只要是中国人就自然不希望中国垮,这是不折不扣的“以君子之心,度小人之腹”——对“精英”来说,生死悠关的问题不是中国能不能存在,而是自己能不能高人一等。如果当不成“精英”不能高人一等、不劳而获、专吃老百姓,自己就不能生存。如果自己不能生存,中国再强大对自己又有什么用?只要自己能高人一等当上“精英”吃上老百姓,中国灭亡了又有什么关系?中国越倒霉、老百姓的地位越低,“精英”的地位才越高——中国强大,中国人民站起来了,大家地位都一样,人人平等,大家一般高,平起平坐,自己还怎么把别人踩到脚下、骑到别人头上?还怎么高人一等当“精英”?只有中国灭亡成了殖民地、中国老百姓成了“劣等人种”当了奴隶,才会有“高等华人”、“精英”出来当奴隶总管的需要,自己才能稳稳当当高高在上吃老百姓——鲁迅说:“殖民政策是一定保护,养育流氓的。从帝国主义的眼睛看来,惟有他们是最要紧的奴才,有用的鹰犬,能尽殖民地人民非尽不可的任务:一面靠着帝国主义的暴力,一面利用本国的传统之力,以除去‘害群之马’,不安本分的‘莠民’。所以,这流氓,是殖民地上的洋大人的宠儿,——不,宠犬,其地位虽在主人之下,但总在别的被统治者之上的。”

  明白这就能明白“精英”为什么要拼命妖魔化义和团、妖魔化毛泽东——义和团运动最大最根本的积极意义是什么?“反抗”。毛泽东思想的核心是什么?“反抗”——“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 “造反有理”。中国“精英”的生命线是什么?“压迫有理”——“只许我压迫,不许你反抗”:不杀穷人不富,不宰人民不发,不把别人踩到脚下就没法往上爬,不压迫老百姓就当不了“精英”,当不了“精英”就不能不劳而获,就不能生存。“精英”和百姓的关系是压迫与被压迫、奴役与被奴役、剥削与被剥削的敌对关系,你死我活,势不两立,水火不相容。“精英”要生存就必须欺负老百姓,必须吃老百姓,必须用“优等”“劣等”、“优胜劣汰”、“英雄创造历史”之类似是而非的理论把老百姓打趴下再踩在脚下。既然“精英”不压迫老百姓就不能生存,那岂能容忍任何肯定老百姓反抗的东西?当然见了肯定“反抗”的义和团运动和毛泽东思想要暴跳如雷,当然要拼命妖魔化,当然不斩尽杀绝誓不罢休。这是“精英”的阶级本性——存在决定意识,屁股决定脑袋,阶级地位决定阶级立场。

  “精英”妖魔化义和团和毛泽东不仅是欺负老百姓、镇压老百姓反抗的需要,也是自己当上“精英”的需要——把别人都变成鬼了,自己自然就成了神了。“精英”当上 “精英”的诀窍不是证明自己优秀,而是“证明”别人“低劣”——别以为相对论是自然科学的东西,别以为世界上只有个“爱因斯坦相对论”,中国还有个“精英相对论”——“逆向竞争”:我才不费那个傻力气用实实在在的实干成绩证明自己优等呢。如何证明我“优等”?“证明”别人都“劣等”就行了。我啥也不用干,只要整天专门骂人,专门挑别人毛病,专门“证明”别人都“低劣”。别人都“低劣”了,我不就自然“优等”了吗?如何证明我比别人干净?劈头盖脸给别人都浇上一头大粪水,可不就显出我的“清洁卫生”了吗?与其拼搏攀登,不如“水落石出”——只要让水落下去,石头根本用不着动窝、啥都不干就实现了高高在上。要比别人高,只要把别人都打趴下,自己不就比谁都高了?要高人一等,只要把别人都贬低了,自己不就大功告成了?这才是中国“精英”当上“精英”的真正诀窍 ——不是证明自己比别人强,而是“证明”别人比自己差;不是拼命做出成绩来,而是整天啥也不干,专门挑别人的毛病,专门“证明”别人都“错误”、都“有罪”,专门把别人全按倒打趴下,自己就不费吹灰之力成了“精英”。要当“精英”就得学会“逆向竞争”,绝对不能承认别人有功,必须颠倒黑白专门挑别人的毛病,把别人都妖魔化了,自己就当上“精英”了。把义和团运动和毛泽东领导的中国革命这些群众性运动都妖魔成犯罪行为了,自己自然就“一贯正确”了。

  明白了这些就能明白永远别指望“精英”会摆事实、讲道理、实事求是看待义和团运动和毛泽东——他们的利益需要的是不择手段颠倒黑白妖魔化,绝对容不得任何历史真相。一切成就都必须一笔勾销,一切问题都必须无限放大甚至无中生有凭空捏造。

  处于义和团的时代,中国老百姓不可能知道任何正确的反抗方式,一切都只能从零摸索起,从满清统治者和中国文人“精英”强加于自己的办法试起——说义和团乱杀人,但这是满清统治者“杨州十日”、“嘉定三屠”、疯狂屠杀太平天国起义军等野蛮屠杀政策的产物。说义和团见了用洋物件的人就杀,但这是满清统治者“留头不留发、留发不留头”、根据衣着打扮区分敌我的血腥屠杀的产物。说义和团迷信,但这是满清统治者坚持封建迷信执行愚民政策的产物。罪魁祸首归根到底是满清封建统治者。义和团运动只持续了几个月,只发生在中国北方几省;满清的血腥屠杀血腥统治却持续了几百年,遍及中国全境。“精英”们对只发生在几个省、持续了了几个月的义和团运动口诛笔伐了上百年都没完没了,对遍及全中国持续了几百年、野蛮血腥无以复加的满清统治者却大肆美化,“辫子戏”充斥全国。就凭这一样就可以看出他们假仁假义的虚伪和颠倒黑白的无赖伎俩。

  “精英”们把义和团运动的反抗精神一笔勾销,对义和团运动的历史成果更是概不承认,让中国人以为义和团运动完全是一场灾难。实际上恰恰相反,如果没有义和团运动,对中国人来说才是真正的灾难——没有义和团运动,列强早就把中国瓜分了。甲午战争后,列强在中国人口稠密的要害地带整省整省地瓜分中国,从马关条约起仅仅三年,列强就从中国强行抢去了台湾、东北、山东的主权。对列强的这种明目张胆的瓜分,中国发生唯一的抵抗就是义和团运动。中国没有被瓜分,不是义和团运动的功劳又是谁的?八国联军司令瓦德西给德皇报告中列举的不能瓜分中国的理由全是因为中国的老百姓、因为义和团的反抗,根本没有满清和中国文人“精英” 半点事,这从反面证明了义和团运动的历史作用——正是义和团的反抗使列强发现中国老百姓跟腐朽无能的满清政府不一样,瓜分中国就要直接跟中国老百姓对抗,感到力不从心——西方国家不怕弱国有组织的抵抗,因为有把握一举粉碎;就怕弱国全民抵抗,因为经受不起人民战争持久战。换句话说受不了“人民战争”的潜在威慑。虽然义和团运动本身直接的反抗力量并不大,但西方列强本能地从中感觉到了蕴藏在背后的“人民战争”的战略威慑。没瓜分中国不是不想,而是被义和团运动显示出的“人民战争”的潜在威慑制止了。这才是义和团运动战术上失败、战略上成功的真正原因。没有义和团运动,中国人在列强眼中就跟美洲印地安人、非洲黑人没什么区别,抓就抓了,杀就杀了,丝毫不当回事。中国之所以没有被瓜分,中国人之所以避免了印地安人和黑人的命运,全亏了义和团运动——美洲非洲都没有发生过类似中国的义和团运动,结果轻而易举被殖民主义瓜分了。中国发生了义和团运动,结果没有被瓜分。中国“精英”对此居然公开撒谎,居然硬说中国没被瓜分并不是因为中国人的反抗,而是因为西方国家良心发现——“压力仅仅来自西方列强的国内。毕竟,20世纪了,西方国家的民主人道的思潮今非昔比。对列强落后国家过于放肆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张鸣:《卖国的罪名和太后的面子》http://blog.sina.com.cn/s /blog_4ac7a2f50102e3br.html)——说义和团搞刀枪不入是荒唐,那说列强因为突然良心发现、“民主人道的思想今非昔比”、不再 “对落后国家过于放肆”而不瓜分中国是则更荒唐——圆明园都烧了,台湾、东北、山东都占了,组织八国联军打进北京烧杀抢掠无恶不做,“精英”却说这很文明、很“民主人道的思想今非昔比”、不再“对落后国家过于放肆”,所以没有瓜分中国——证据呢?什么也没有,完全凭“精英”信口开河。这就叫“理性”、 “科学”、“先进文明”?义和团的迷信是战术性的、一次性的,之后就不重复了,而“精英”的迷信则是战略性的、屡教不改,无可救药。

  如果说义和团运动的历史作用还不那么容易直接看出来、还容易被“精英”妖魔化的话,那“精英”妖魔化毛泽东则是赤裸裸的颠倒黑白——用不着一个一个地罗列具体事实,只需问一句:中国在毛泽东手里是变强了还是变弱了?变强了就是历史的功臣;变弱了就是历史的罪人——这个事实不清楚吗?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吗?如此简单明了的问题“精英”们从来不敢明确回答,从来不是兜来兜去拐弯抹角瞎忽悠,就是气急败坏破口大骂当众撒泼。这一点不奇怪,因为他们的私利需要他们瞪着眼说瞎话,需要他们把中国人贬低成“劣等文化劣等人”——谁说“普世价值”都是西方的专利?“为人民服务”难道不是“普世价值”?“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世界历史的动力”难道不是“普世价值”?“世界上怕就怕认真二字”难道不是“普世价值”?“一分为二”难道不是“普世价值”?“人民战争”、“持久战”难道不是“普世价值”?“小国能够打败大国、弱国能够打败强国”难道不是“普世价值”?——超级大国美国在阿富汗打了十一年,终于撑不下去了,决心撤退,这是不是“小国能够打败大国、弱国能够打败强国”?是不是“普世价值”?就凭这,谁说中国人对当代世界文明没贡献?毛泽东思想就是贡献。妖魔化了毛泽东,自然就可以把这一切中国人创造“普世价值”一笔勾销,自然就可以让中国人毫无民族自尊可言,自然面对“中国人是劣等文化劣等人”的诽谤无法辩驳。所有这一切恰恰是只有让中国人自认劣等才能实现自己“高人一等”的“精英”的利益需要。

  “精英”靠压迫老百姓生存,最不能容忍老百姓反抗压迫,拼命妖魔化义和团运动和毛泽东说到底就是不准反抗。他们总是说反抗如何如何不好,但绝对不告诉人们这个事实:不反抗的命运更悲惨——“九.一八”的“绝对不抵抗”怎么来的?大骂义和团骂出来的。中国文人“精英”们不遗余力地制造出来的。没有他们从1900 年起几十年如一日喋碟不休地大骂“义和团式爱国”、“爱国贼”、“暴民暴乱假爱国真祸国”、“民粹爱国是害国”、“民族主义最危险”、大肆鼓吹“洋人代表先进文明”、反抗洋人就是“用愚昧对抗科学”、“用野蛮对抗文明”、“程序正义”、“理性抗争”、“非暴力”、“国际裁决解决问题”……就没有“九.一八”的“绝对不抵抗”:推行“精英治国”的“蒋委员长”“从善如流”,对中国文人“精英”从义和团运动中总结出来的一切“历史教训”、“学术研究成果”言听计从照单全收,具体化成战略决策,就是“绝对不抵抗”——“不准抵抗,不准动,把枪放到库房里,挺着死,大家成仁,为国牺牲”、“先以公理对强权,以和平对野蛮,忍怒含愤,暂持逆来顺受态度,以待国际公理之判断。”、“如果不发一枪,那么就可以绝对证明中国人没错,是日本人侵略,国际社会就会站在他一边,谴责日本”……结果呢?中国文人“精英”的目标倒是全达到了:“绝对证明中国人没错,是日本人侵略,国际社会就会站在他一边,谴责日本”、“义和团式的爱国”的种种“弊端”倒是避免了,得到的却是空前的民族浩劫:“国际社会谴责日本”屁用没有。由于没遭到任何抵抗就轻松获得了出意料的成果,日本立即修改战略,把本来由几个疯狂的少壮派日军军官擅自发动的孤注一掷变成了国策。轻而易举获得了东北的全部人力物力资源使日本侵略实力空前增长,侵略野心极端膨胀,决心全面侵华,一口把整个中国吃掉,从此得寸进尺变本加厉:“九.一八”、“一.二八”、“七.七”、“八.一三”、东北、华北、华东、华南、中原、南京大屠杀……追本溯源,所有这一切都起源于“九.一八”的“绝对不抵抗”的战略决策。如果不是“九.一八”的“绝对不抵抗”,南京大屠杀的牺牲、八年抗战的牺牲都可能避免——“打得一拳开,防得百拳来”。所有这一切空前的灾难浩劫都是“九.一八”时“绝对不抵抗”的战略决策的后果。然而“九.一八”的 “绝对不抵抗”的战略决策又来自哪里?来自中国文人“精英”几十年如一日的妖魔化义和团运动。

  妖魔化义和团运动的后果决不仅仅是“九.一八”的“绝对不抵抗”。为什么南京大屠杀时几个日本兵就能看押上千中国人走向屠场?为什么南京那么多中国军民会如此驯服地被屠杀而不敢反抗?为什么抗日战争时一个日本兵能让一个县的中国老百姓“跑反”?中国人的血性都到哪里去了?被妖魔化义和团运动的软刀子杀光了。抗战前几十年中国文人“精英”们整天不厌其烦地告诉中国老百姓外国人如何“文明”、中国人如何“野蛮”、反抗如何如何不好、“义和团式爱国”如何如何可恶……中国老百姓整天听到的就是不要反抗、要“听话”、“守规矩”,从来都被告诉这不能干那不能干,从来不告诉他们什么能干,最后的实际效果只能是得出结论:什么也别干,在日本鬼子的屠刀面前仍然以为逆来顺受就可以活命,等日本鬼子的屠刀砍到头上才明白一条真理:“千错万错,不反抗是最大的错”,然而为时已晚。南京大屠杀、平顶山大屠杀……无数大屠杀,无数受害者不仅是被日本鬼子用硬刀子杀死的,更是被中国文人“精英”用软刀子杀死的——受害者的反抗精神和意志被中国文人“精英”用妖魔化义和团、宣扬绝对不抵抗的软刀子杀死在先,肉体被日本鬼子的屠刀杀死在后。没有丧失反抗意志、面对屠刀逆来顺受的精神崩溃,日本鬼子岂能轻而易举用那么点的力量杀死那么多毫不反抗的中国人?妖魔化义和团运动的中国文人“精英”实际是日本鬼子的帮凶。

  把 “绝对不抵抗”的帐全算在“蒋委员长”头上不够公平,因为真正的发明权属於中国文人“精英”,“九.一八”的“绝对不抵抗”不过是他们妖魔化义和团运动的 “学术研究成果”之一(也是“不做不出错,但不做本身就是最大的错”、“不抵抗是最大的罪恶”的具体实例之一)。把“抗日战争时一个日本兵能让一个县的中国老百姓‘跑反’”之类窝囊归咎于“中国人素质低劣”更是污蔑。真正的罪魁祸首是拼命妖魔化义和团的中国文人“精英”。是他们混帐透顶的妖魔化义和团的 “学术研究”和“理性判断”导致了给中华民族带来了无穷灾难的“绝对不抵抗”。他们的双手蘸满了无数无辜中国人民的鲜血和生命。

  关于义和团运动的评价决不是没事找事、可有可无的遥远的具体历史细节扯皮、笔墨官司、“学术争论”,而是在中国人是否“劣等”、有无民族自尊的权利、有无反侵略斗争的权利和正义性等生死悠关的原则问题上的殊死搏斗。中国人一旦认同妖魔化义和团,就认同西方列强的侵略不是侵略而是“先进文明”、反抗侵略不是反抗侵略而是“落后文明抗拒先进文明”、“野蛮抗拒先进”、“迷信抗拒科学”,就自己否定了自己反抗侵略的正义性,就自己剥夺了自己反抗侵略的权利,就等于自己认同自己是“劣等人种”,就等于自己承认自己该被送进“黑砖窑”当奴隶——“绝对不抵抗”和“南京大屠杀”就是例子。

  妖魔化毛泽东的后果更恶劣——不仅要把中国人变成“劣等文化劣等人”,而且根本否定了中国的存在资格——“精英”既然定性“毛泽东是比希特勒还邪恶的杀人魔鬼”、“中国是比纳粹德国更邪恶的法西斯国家”,那还有什么可说的,当然铁了心要按处置法西斯德国的方式处置中国——纳粹德国是被外部敌人击败后不得不投降、不得不接受惩罚的,而中国的“精英”通过妖魔化毛泽东则要中国在没有受到外来攻击、没有被击败的情况下不攻自垮、争当战败国、自动要获得战败国的待遇:彻底击败,由外国军队占领,由外国军队分割,彻底解除武装,所有的核武器必须销毁,所有的国防工业必须铲除,象严禁信奉宣扬纳粹思想一样严禁信奉宣扬毛泽东思想,象取缔纳粹党一样取缔共产党……换句话说中国必须被消灭征服——“精英”们对任何认同毛泽东的言论都暴跳如雷,但对“一分钱把中国卖给美国当第五十一州”、“中国必须分裂”之类叫嚣从来不反驳不谴责,因为他们心有共鸣,虽然嘴上不说,但却“能做不能说”地朝这个方向一步一步迈进:先否定文革打开突破口,再扩大战果否定毛泽东,再进而否定中国共产党,再进而否定整个中国革命,再进而否定整个共产主义运动——吴敬琏毫无忌讳地宣布整个共产主义运动都必须彻底否定:“不管立意多么真诚美好,沿着1789年(法国大革命)——1871年(巴黎公社)——1917年(十月革命)的道路,能够获得的决不会是人们曾经许诺过的地上天国,而只能是大灾难和大倒退”“‘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我们带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更确切地说,给我们带来了顾准所说的 ‘1789-1870-1917这股潮流’。人们以烈士的名义,把革命的理想主义转变为保守的反动的专制主义”(吴敬琏:中国经济社会矛盾几乎到了临界点)。既然共产主义带来的只有灾难,那中国要摆脱灾难自然只有回到出现共产党之前的状况中去,——人们已经看到“精英”是如何全面彻底反攻倒算、彻底清算中国革命的:清算文革,清算反右,清算公私合营,清算公有制,清算土改,清算镇反,清算建立新中国,清算毛泽东,清算共产党,清算共产主义运动……已经清算到一百多年前了,共产主义从根上都被刨掉了,那共产党的一切自然都必须消灭——所以要解散人民公社取消农业集体化,所以取消公有制全面私有化,共产党搞出来的核武器、国防工业当然也不能例外,难怪“精英”要鼓吹“主动销毁核武器、向美国买安全”、要以“国企私有化”的方式一步一步予以消灭——国有企业一旦变成私有制,轻而易举就能借外资之手消灭掉,杀人不见血,杀人不用刀。

  妖魔化毛泽东只不过是肢解中国的开头,只要走上了这条道就必然历史大倒退,想止步也止不住,最终发展的结果必然是中国彻底解除武装、重新回到没有工业化、没有国防工业、没有核武器、随便谁都可以打进来的一盘散沙状态。那时中国可不久只有分崩离析任人宰割的份了吗?所以关于毛泽东的评价不是学术之争,不是个人意气、个人恩怨之争,不是仅仅对一个历史人物的评价,不是左右扯皮,不是无足轻重事不关己,而是涉及整个中华民族是否有权生存的生死存亡的大是大非。

  妖魔化义和团运动和妖魔化毛泽东把“精英”的无耻无赖展现得淋漓尽致——义和团运动挽救了中国,改变了历史,毛泽东彻底改变了中国落后挨打的命运,使中国转变为强大。中国“精英”对这两次历史大转折无尺寸之功,无举手之劳,没有丝毫贡献,什么都没做,唯一做的就是破口大骂为改变中国命运作出了真正贡献的人,不折不扣的“逆向淘汰”——你整天骂别人这错那错,你做了什么?什么都没做,光骂人了,专门诽谤污蔑改变了历史的人,把真正干事的人都贬成罪犯,自己不劳而获就成了“一贯正确”的“精英”,这不叫无赖叫什么?

  “精英论”、“妖魔化义和团运动”和“妖魔化毛泽东”是灭亡中国的三把刀。只要这三把刀肆无忌惮,中国崩溃战乱只是时间问题。其中“妖魔化义和团运动”和“妖魔化毛泽东”是手段,罪魁祸首万恶之源是“精英论”。任何人只要坚持“精英论”就必然抄起“妖魔化义和团运动”和“妖魔化毛泽东”这两把刀来对中国老百姓下毒手。对中国老百姓来说,今后这三把刀尤其是“精英论”将是识别敌我的根本标准——谁坚持“精英论”、坚持“妖魔化义和团运动”和“妖魔化毛泽东”,谁就必然被证明为中国老百姓的死敌,绝无例外。


 

点击进入【学者专栏】黎阳

黎阳,著名时评人。文章犀利,一针见血,直击要害,被誉为“当代鲁迅”。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