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张志坤:加强中俄战略协作,粉碎霸权“先欧后亚”图谋

2022-05-27 11:57:05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张志坤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中俄战略联合究竟是否针对第三方,这个问题理应依据具体的时间、地点与条件为转移。

  一切以时间、地点、条件为转移,这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一个基本原理。中俄战略联合也是这样,也要依据具体情况的变化而变化,而不能预设立场,也不能自我束缚、自我枷锁。所谓中俄战略协作上不封顶、没有止境,也应该涵盖到这个议题上来,即中俄战略联合的针对性上也上不封顶、没有止境,其具体的落脚点就是共同的反霸斗争。

  在新的战略形势下,反霸斗争是中俄两国都必须进行的伟大事业。

  对俄罗斯而言,抗击霸权的打击与围剿,关乎俄罗斯的出路与未来。也就是说,俄罗斯现在只剩下一条生存出路,那就是赢得抗击霸权斗争的胜利。赢得这场胜利,俄罗斯就有光明的前景,如果斗争失败,结果将十分糟糕,不仅没有出路,而且也没有未来,将堕落到谁也不知道向何处去的悲惨地步。

  对中国而言,抗击霸权的压迫与围堵,关乎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关乎中国道路的历史走向,这是意义十分重大的斗争,赢得这场斗争的胜利,则中华民族的发展前进将迈上一个新的历史台阶,进入新的战略境界,反之,如果斗争失败,则中国将失去很多宝贵的东西,严重的话,甚至还有可能失去无数仁人志士浴血奋斗所换来的国家民族独立与自由,中国社会甚至有可能因此倒退到1949年以前的悲惨状态。

  显然,中俄两国面临共同的战略任务,面对共同的战略敌人,这是不争的客观事实。因此,俄罗斯的胜利将极大地有利于中国,将极大增加和增强中国取得胜利的机会与条件,反之,如果俄罗斯败下阵来,则中国的压力与任务将变得更加沉重与艰难;俄罗斯也是这样,中国的胜利也将极大地有利于俄国,将极大增加和增强俄罗斯取得胜利的机会与条件,如果中国败下阵来,则俄罗斯的压力与任务将变得更加沉重与艰难。从这个意义上看,俄罗斯的胜利就是中国的胜利,中国的胜利也是俄罗斯的胜利。至于俄罗斯再度强大,以及中国伟大复兴之后的中俄关系,那将是下一代人甚至下几代人以后的事情,现在不管任何人,无论是拿强大俄罗斯的威胁说事,还是拿复兴崛起的中国威胁说事,都一概是心怀叵测的挑拨离间。

  不得不说的是,除了这些可恶而拙劣的挑拨离间外,无论在中国还是在俄罗斯,还始终都有人对霸权存在严重的幻想,还指望能搞好同霸权的关系。为此,以前有人指望“藏”的办法,搞瞒天过海的把戏,寄希望于不通过斗争而是一夜醒来就能翻身上位,让霸权无可奈何甘拜下风;后来,“藏”的办法不管用了,他们又指望“躲”,即想用辗转腾挪的办法、密切联系的办法、增强互信共识的办法等,躲过霸权的打压,现在看也完全没有躲过去;在“藏”“躲”都基本失灵之后,他们又寄希望于“让”,即妥协退让、温良恭俭让,要通过各种形式的“让步”与“让利”来换取霸权发慈悲开恩,高抬贵手让自己一马。发展到现在,尽管上述诸般幻想依然严重,依然在相当程度上影响和干扰中俄两国各自的战略决心,干扰中俄两国战略联合,但中俄两国大多数人民众都已经看得十分清楚,严酷的现实已将上述这些幻想统统击得粉碎,只不过怀抱幻想的一些还人死硬而不承认自己的失败破产而已。现在,无论是中国还是俄罗斯,面对霸权这个巨大而危险的敌人都只有直视面对、直面之难、迎接大考了。

  在这种战略大形势、大格局之下,中俄高水平的战略联合就显得尤为必要与迫切,两国应从大局出发,抛开彼此之间的任何分歧与不谐,本着求大同存小异的精神,深化中俄协作,完善协作的运行机制,从而构成强大的力量结构。

  实现两国高水平的战略联合并非是1+1=2那么直接,也不是1+1>2那样简单,战略性组合所带来的结构性变化以及由此激发出的潜力远远超过人们的想象。譬如铅笔芯与金刚石,这两个东西各自的基本元素都是“碳”,但分子组合方式不同,结果一个易脆易折,一个却坚硬无比,关键在于内部结构不同。战略上也是这样,战略力量的组合方式历来十分重要,在中国一度盛行的所谓军事同盟无用论、过时论,不过是一些无知之徒的无稽之谈。中俄战略组合也具有这样的效果,这并非是两大战略力量简单的叠加,而是在组合成为新结构之后将绽现惊人的质变和升级。

  要做到这一点,就必须围绕反霸斗争进一步加强中俄战略协作与联合,为此要在以下三个方面做出更大的努力:

  第一,战略联合在实际运行中需要有强大机制

  中俄彼此之间要有高水平的互动,不但互相知根知底、高度信任,而且彼此之间还要协商沟通,共同进行有强烈针对性的谋划设计,针对共同挑战和危险做出强有力的研究与应对;

  第二,战略协作在具体操作上需要有明确分工

  中俄两国都有各自不同的现实任务,战略面向也各有各的朝向,俄罗斯的重点在西面和西南面,中国的重点在东面和东南面,看起来必须得各奔东西,但实际上却是整体联动,为此必须各有分担、各担其责,从反霸斗争的实际需要出发,也理应各有侧重、各司其职。不仅在地缘安全方面是这样,即便是在高新技术开发、打破霸权同盟封锁,实现经济互补、打破西方集团金融垄断等问题上也是这样,这方面可做的文章很多很大;

  第三,战略上要迫敌不得不两面同时作战

  据报道,著名战略人士库尔特•坎贝尔最近声称,美国在二战和冷战期间同时参与“两个战区”的事务,“难度大,代价高,但也完全必要。在此基础上,他进一步表示认为,“在即将到来的这个时期,美国和这一代美国人将再次面临这样的要求”。如此开诚布公的战略表达充分说明,对于战略合并收拾中俄,美国已经开始打明牌了。既然霸权这样愿意同时对付两个主要敌人,浑然不惧战略上搞两线出击作战,那么中俄两国的任务就是迫使其不得实现策略性运作,即使之任何搞“先欧后亚”或者“先亚后欧”的策略企图归于破产失败。须知,无论是二战期间还是二战后的冷战期间,霸权都搞过“先欧后亚”的把戏,这一把戏为美国提供了力量灵活运用巨大的空间和余地,得以从容地将对手各个击破。这样的好事不应该再现于今天,在霸权合并收拾中俄的斗争中不应该使之重演。

  中俄战略联合发展到这个时候和这样的水平上,所谓的“不针对第三方”自然而言地也就归于湮灭了,这将是一件大好事,不但将有力推进全球战略力量更大的新组合、新变化,而且也将为中俄两国各自都打开战略上的新局面。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