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张志坤:俄罗斯的新兴资产阶级吃了大亏

2022-04-05 15:27:37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张志坤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乌克兰战争的影响与启示之十八

  乌克兰战争打到现如今这个程度,人们都很关心谁是赢家谁是输家,为此而议论纷纷,但其中却有一个输家不为人们所关注,那是俄罗斯新兴的资产阶级势力。

  俄罗斯新兴资产阶级相当庞大可观。美国国家经济研究所2017年曾发表名为“俄罗斯寡头”的研究报告称,预计俄富人在英国、瑞士、塞浦路斯和其他地区离岸银行拥有高达8000亿美元资产。这一数字,同俄罗斯其余1.44亿人口的财富大致相当,其间的代表人物都是闻名全球的超级大富豪。

  这个势力在乌克兰战争中遭到空前沉重的打击。

  打击首先来自于俄罗斯国内。据报道,俄罗斯新兴资产阶级的标志性人物丘拜斯已经向普京总统辞职并跑路了,此人号称俄罗斯私有化之父,是俄罗斯市场经济的总设计师。当此乌克兰战争如火如荼之际,这等重要的人物黯然退场,具有强烈的昭示意义,也是俄罗斯国内政治变化的风向标(参阅笔者文章《新兴资本势力遭受打击的一个缩影》)。前几天,俄罗斯普京总统已经对俄罗斯新兴资产阶级势力发出了严厉的声讨。据报道,罗斯总统普京3月16日针对俄罗斯的那些移居海外的大富豪们发表了重要讲话,他说,“他们在我们这里赚钱,却在其他地方生活。他们想要的是自己成为高种姓的人,可是他们已经忘记或不明白,他们自身甚至都会被当作耗材,对我们的人民造成巨大伤害”。他进而猛烈地抨击说,“我不想谴责那些拥有迈阿密别墅或法国里维埃拉别墅的俄罗斯人,如果没有鹅肝、牡蛎或所谓的性别自由,他们号称就无法活下去。但这绝对不是问题所在。很多这样的俄罗斯人精神上都在西方那里,而不是和我们的人民在一起、和俄罗斯在一起。在他们看来,与西方在一起,这是属于更高种姓、更高种族的标志”。在此基础上,普京进一步评价称,“像这样的俄罗斯人只要被允许坐在那个西方最高种姓的门厅里,他们甚至可以出卖自己的母亲,但是西方并不会接纳他们,只会利用他们,就像利用工具一样,仅此而已”。这些话是如此严厉,等于在思想舆论上宣判了这些人的政治死刑。因而,遭受打击而黯然退场的就不是丘拜斯一个人了,而是所有这样的一类人,是整个新兴的俄罗斯资本主义势力。

  更惨重的打击来自于西方世界。新兴的资产阶级在自己的国内严重缺少安全感,这是他们的通病;他们都要拼命在海外寻找心目中的避风港与安全岛,这是他们的通例。在这方面,俄罗斯新兴资本势力走得比较快、也比较远,他们中的很大一部分都把自己的财产身家转移到欧美国家,满心指望在那里得到自己的归属,筑牢自己的安乐窝。但他们所没料到的是,一场乌克兰战争却让他们冒大险、投天机所得来的财富顷刻间就化为乌有。在乌克兰战争中,欧美西方国家纷纷宣布没收俄罗斯人的财产,举凡他们的别墅、游艇、投资、存款,一概被冻结或查抄。标志性的几起事件是,在英国,俄罗斯富豪罗曼·阿布拉莫维奇大手笔投资的英超豪门球队“切尔西”,资金活动受到严格限制,已经无法正常开展活动,伦敦市长萨迪克·汗出面呼吁,要没收俄罗斯富豪的房产,认为此举是“诗意的正义”。西班牙当局扣押了三艘俄罗斯顶级富豪的游艇,意大利查封了地中海撒丁岛上俄罗斯富豪价值1.16亿美元的建筑群。美国总统拜登宣布冻结俄罗斯在美资产,将启动“多边跨太平洋工作组”,“和美国的西方盟友们一起,识别、追捕和冻结俄富豪的游艇、私人住宅、奢华飞机”。迄今为止,美国、欧盟、英国等已累计宣布四轮制裁措施,一长串俄富豪被列入制裁名单。资产被冻结、游艇没收、豪宅被查封,富豪们在新的国际形势下成为显眼的靶子,成为西方集团同俄罗斯经济战争中首当其冲的牺牲品,一击之下基本上都被打折了脊梁骨。

  俄罗斯新兴资本势力遭受如此这般重创,表面与直接原因是乌克兰战争,但深层次与根本的原因,在于美俄关系走向全面的破裂与破产。

  乌克兰战争已经引发俄罗斯同西方的广义上的全般战争,这意味着,国际政治大局发生了剧变。在今后相当长的一个历史时期,俄罗斯都将不得不同霸权集团进行生死搏斗,这是俄罗斯国家安全与发展战略的主要矛盾,这一矛盾表现在经济领域就是激烈的经济战,在西方集团同俄罗斯的经济战争中,一切俄罗斯的经济资源与经济活动都要遭到空前沉重的打击,私人与海外资本也不例外,也一概难逃此劫。

  美俄关系走向全面的破裂与破产意味着俄罗斯国内政治也要出现新的面貌。前面所引述普京总统的讲话是一个明确的信号,而私有化总设计师丘拜斯的跑掉则是标志性事件,意味着俄罗斯私有化市场经济改革方案现如今已经完全破产了。因为在私有化市场经济形态下,同西方的联系与纽带是这种经济体系的命根子,现在因为乌克兰战争,这个命根子已经被彻底斩断了,所以今后俄罗斯的方向将是加强国有经济力量,以支撑其国家的战争与军事实力。与此相对应,俄罗斯国内政治生态将发生巨大的变化,在政治上同西方将更加遥远,高度集权化的中央政权将得到进一步加强,国家与民族资本主义将占绝对的主导地位,将越来越没有新兴资本势力的立足之地,那些所谓的“自由化”人士将进一步受到打击,亲美势力将遭到严厉的整肃清洗,总体而言,新兴资本势力的活动空间将越来越逼仄,政治气候将更加凌冽逼人。

  接下来的问题是,如此这般局面,会不会有朝一日也在中国上演呢?这恰恰是无数中国人十分关心的重大问题。

  事实上, 一些中国人之所以不惜代价、不顾一切地维护中美关系,坚持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同美国“脱钩”,都必须同美国死死地扭抱纠缠在一起,原因在于他们不堪承受中美关系的全面破裂,在这些人看来,一旦中美关系走到今天俄美关系的那一步,改革开放的成果就要毁于一旦,俄罗斯富豪海外资产毁于一旦就是例证。

  但是,窃以为,同美国扭抱纠缠而不能“脱钩”,这充其量只是一些中国人的一厢情愿,事实上难以持久。目前全球战略与中美关系的大趋势,是中美两国正朝着关系全面破裂的方向越走越近而不是相反,个中的主要原因,是美国霸权的战略需要以及由此所产生的动能与动力。笔者多次讲过,在中美关系中,起主导作用的是美国;在中美矛盾对立中,主要矛盾方面也是美国。因此,中美关系的走向与未来,主要取决于霸权的战略目标,出于称霸全球确保美国世界领导地位不动摇的强烈诉求,并不取决于中国的主观愿望。中美关系正日益变得具有爆炸性,在美国的推动下,或早或晚终有一天也要出现今天俄美关系那样的局面。

  一旦中美关系出现今日俄美关系的状态,中国新兴资产阶级也将备受打击,也要在内外两个方面遭受俄罗斯新兴资本势力同样的厄运。所不同之处在于,中国新兴资产势力所遭受的损失更加惨重,在国外的损失将远远大于俄罗斯,在国内更将失去他们的立足之地,因为中国毕竟是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而俄罗斯总体上仍然属于资本主义性质,只不过是国家与民族资本主义做大做强。从这点上说,俄罗斯的新兴资本势力也有比较突出的民族性,譬如一些俄罗斯资本家就同普京站在一起,他们更靠近俄罗斯政府、靠近普京,他们支持普京捍卫民族利益的行动,并且从2014年起,很多俄富豪已开始陆续往俄罗斯国内做资产转移了,从国际化转向本土化。当代中国的新兴资本势力能否做到这一点,目前还很难看得出来。也许在民族性上,当代中国的新兴资本势力还不如俄罗斯的同侪,实现民族化还任重而道远。

  【文/张志坤,红歌会网专栏学者】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