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李旭之:拯救“铁链妈妈”,也要解治底层人的婚姻困症

2022-02-10 15:29:29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李旭之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丰县“铁链妈妈”事件,在国家富强的二十一世纪里出现,让人感到十分惊骇,人怎能象动物一样被链子拴住二十多年,每个日日夜夜又是怎样熬过的呢?

  这名女子已被解救送进了医院,而八孩的那名父亲却在事件舆论热中,被某些公司和媒体捧成网红代言人,人性之恶亘古罕有。

  各路媒体都在为这名女子伸张正义,呼吁保护女性权益的民众向妇女部门就《妇女权益保障法草案》提出修改意见达到42万条。当地部门也发布两次通告,无疑这名女子终于脱离了象动物一样的生存状态了。

  放下此事件本身不表,诸多各路媒体和民众都只是停留于如何加重保护妇女权益上,对拐卖妇女的犯罪行为予以义正辞严的谴责和声讨,但罕有一声对中国已经非常严重的男子娶妻难问题进行过关注,中国社会远的不说,近现代以来人们也主要把关爱更多地倾注给女性,一直到今之时代里,男人娶不到老婆是活该,没几人愿为男性的婚姻权利主张过什么——最明显的就是,人们关怀、乐道于城市剩女问题,但从不愿给农村剩男洒去一缕温暖的阳光。

  又是在徐州,有新闻报道说,2月7日的一场相亲大会,五女相百男,还有什么男子相亲五年未脱单,女子一天能“面试”二十个男子,而男子则十天等不来一名女子,这就是广大底层男子残酷的相亲现况,这就是中国农村男光棍们的悲惨场景,再看上层男性,是左抱右拥,新闻曾报道一名贪官,整个小区的楼里都有他的情妇,还有贪官能运用MBA编号管理自己几十上百的情妇。

  农村年轻女性都进城了,因为她们在城里生存和未来婚姻的成本极低,而底层男性承受不起城里的经济压力,只能留在农村,他们的婚姻呢?女性在哪里呢?社会现实看他们,他们不配有婚姻,不配娶妻生子,他们的婚姻权利是被冷酷无情的漠视了。

  他们和他们的父母亲人,没有他法,就只能铤而走险,或者从人贩子手里买女人,或者远娶外国女人,甘愿冒着违法犯罪和人财两空的巨大风险。

  有需求就有市场,有市场就会形成产业链。八孩母亲事件出来后,发现仅徐州此地, 1986-1989年买了48100名被拐妇女,有的村买了200人,占青年媳妇的三分之二。2000年案发的“苏北人口批发市场”,涉案犯罪嫌疑人多达210人,拐卖妇女第一村的“姜集村”,除了两户,家家都有参与拐卖的。在一个媳妇都是买来的地方,还有谁会认为买媳妇是违法的呢?

  造成男女婚姻极度不平衡的原因是什么呢?只呼吁保护女性权益是不够的,过度保护一方就必然漠视另一方,所以就漠视了男性权益,尤其广大无数的底层男性的权益。

  如今已经猖獗的女权主义,女性结婚毫无底线地向男性索要房、车、高价彩礼和多少位数的存款之风,又有谁真正打击过呢?它使得在婚姻问题上,适婚的底层男性已沦到最为弱势的一个群体,拐卖妇女的买卖婚姻也就遍地发生了,这不再仅仅是一个违法犯罪的问题,而是一个极为严重的社会问题,否则答案只有一个,男光棍们是不配拥有婚姻的,就该光棍至死。

  今天看到作家贾平凹2016年在受采访中说了这样一句话:“黑亮这个人物,从法律角度是不对的,但是如果他不买媳妇,就永远没有媳妇,如果这个村子永远不买媳妇,这个村子就消亡了。”那么由一地到全国,推演的可怕结论就是,中国农村几十年后就绝人了,只剩下了城市人口,但城市人一定就能娶到媳妇吗?同样的现象还会再滚压到城市底层男性,他们也是娶不到媳妇的。

  现在已有上海的人口专家给出了中国解决婚姻和人口危机的灵丹妙药——与国际接轨,在中国出现更多的单亲家庭,就是说女性可以跟男性生子而不是婚姻,孩子出生后只有母亲没有父亲。据此专家说这是国际先进的家庭模式。某些女权主义者也声称,自己只需要孩子而不需要丈夫。

  中国当代婚姻上的女强男弱的状况,显示传统的婚姻家庭模式正在走向解体。但在传统与解体过程中,类似贩卖女性的情况还会大量存在,被贩卖的女性只能是更为底层的穷困女性,经济条件稍好的女性则在待价而沽,她们只会向上攀求比自己更好条件的男性,这种攀求所造成的结果,制造出更多的底层男性被剥夺了求偶的机会,但他们对婚姻的渴求,促生了那些穷困女性的被贩卖,这种恶,不仅仅来自是底层男性,也来自向上攀的女性。

  中国现代社会的这种择偶困难症,短时期内不会得以缓解,还有加重的趋势,当走到传统婚姻解体之后,无论任何层级的男性都从其中自由出来以后,也许就不存在贩卖女性的现象了。

  如专家所言,如远古时代只知其母不知其父的母系社会,真正受益的难道一定就是女性吗?孩子从女性身体生下,这是否认不掉的,女性负有天然养育的责任,而男性则不然,养育子女需要花费漫长的十几年,要问的是这样一来所谓的女性独立、自由还有什么意义呢?女性还能继续独立自由下去吗?

  我们在谴责丰县这期摧残女性事件的同时,还必须要追查审问其深刻的社会根源,被摧残的女性也不仅仅是这位八孩母亲一人,否则遍地类似的现象,也不只是孤立的一个违法事件了。(2022-2-9)

  【文/李旭之,红歌会网专栏学者。】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