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胡懋仁:红色歌曲是否在凋零

2022-09-23 10:04:37  来源: 北航老胡之闲话   作者:胡懋仁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9月3日)已经过去20天了。这一天,虽然也有媒体发表一些文章,但是对大多数中国人来说,似乎也就默默无闻地过去了。这不由得让我想起,每年5月9日,是当初的苏联也是今天的俄罗斯的胜利日。而每年的这一天,除了大阅兵之外,还有胜利进军,就是当天下午的群众游行。另外在当天的夜晚,在俄罗斯各地,甚至在白俄罗斯,都有一场演唱会。演唱会上演唱的歌曲,都是在卫国战争期间创作的爱国歌曲,也有战后创作的同类歌曲,以及表现卫国战争题材影视剧中的插曲。这些歌曲,对于苏联时期,以及今天的俄罗斯、白俄罗斯的民众,也包括年轻一代,都是耳熟能详的。年轻的人们,甚至都能跟着台上的歌唱家们和唱。我自己从网络上下载了三四场不同年份的、在莫斯科举办的这类演唱会的全部视频。

  多年前,我给一位在北京广播电视台的朋友写信,这位朋友当时也是一位广播电视台的负责人。我向她建议,北京的广播电视台能否在这个日子里,也举办一场歌颂抗日战争伟大胜利的演唱会。不过,我的这位朋友连信都没有回一下。这个结果我也预料到了,但仍然很是失望。只是在2015年,中国庆祝抗日战争胜利七十周年之际,国家出面,办了这么一场演唱会。只是自那以后,也再也没有这一类的演唱会了。

  与俄罗斯的演唱会上,几乎所有的年轻人都能跟着台上的歌唱演员和唱当年歌颂英雄歌曲的现象相比较,我们今天的年轻人有多少人还会歌唱当年的抗战歌曲?有多少人会歌唱当年人民解放军英勇战斗的歌曲?或许也有年轻人会唱,但这绝不会是多数。可能还有很多的年轻人,连听都没有听到过这些歌曲。这难道还不是一个严重的问题吗?

  我们常常把今天的俄罗斯人民称为战斗民族。这绝不仅仅因为这个民族英勇战斗,不畏强敌,不怕牺牲,同时还因为这个民族是崇尚英雄的,是热爱英雄的,也是乐于与善于歌颂英雄的。我们自己原来也是不缺乏这种精神和意志的。在新中国的前几十年里,我们的歌曲、音乐、舞蹈、电影、话剧、歌剧、绘画、雕塑,这种歌颂英雄的作品数不胜数。我们的文艺团体,创作和演出了大量的这类作品。

雕塑《艰难岁月》

  然而,现在我们的很多文艺团体都已经市场化了。所谓市场化,就是让这些文艺团体自谋生路,自负盈亏。从某种角度上说,这样的市场化不是没有一点积极意义。毕竟在原来的体制下,有些文艺团体缺乏创作优秀作品的动力。而市场化会促使这些文艺团体为了寻找生路,而不得不让自己行动起来。

  只是,在市场化的过程中,为了市场,为了利润,某些作品不再与革命相联系,不再把我们时代的英雄作为这些作品的主角。市场追求的是票房,是金钱。同时在近些年来历史虚无主义的毒害下,我们的文艺界与革命告别,与英雄告别,甚至成为一种时尚。

  文艺界的这种状态,显然与我们今天这个时代是格格不入的。在中华民族正在崛起,正在从事着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事业的时代,我们的文艺界却远离这个时代的英雄。不仅远离革命时代的英雄,而且还远离当下每天都在产生的今天时代的英雄。我们两弹一星的功勋科学家,有过一首歌曲在歌颂他们吗?我们在汶川抗震时涌现的无数平民英雄,我们有多少文艺作品在歌颂着他们。就连电影《唐山大地震》,中国人民在唐山地震时的英勇抗震斗争,以及后来汶川地震时的抗震斗争,都不过是这部电影的背景,很少有直接和正面地对英雄的讴歌与赞颂。

  在中印边境对峙状态下,我们人民军队的英雄们进行了英勇的斗争,有的还付出了宝贵的生命。对于这些牺牲了的烈士们,至今我们都没有听到一首歌颂他们的歌曲,也没有看到与他们的英雄事迹相关联的其他形式的文艺作品。不知道我们的部队文艺工作者有没有创作这样的作品。如果已经创作出来了,就应该让这些作品尽快与人民群众见面,如果还没有创作出来,那就加快步伐,尽快尽好地创作出来。这是我们部队文艺工作者应该承担的责任。

  现在看起来,文艺团体的市场化,即使有一定的必要性,但也不能将这个必要性绝对化,更不能把市场化直接等同于商品化。特别是在一个伟大的斗争时代,所承担的艰巨的任务和使命,都不是只靠市场就能胜任的。那么在文艺领域,应该组建一批非市场化的文艺团体。这类文艺团体,应该不以市场效益作为自身功能的目的,而是作为宣传革命文艺,践行毛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精神,歌颂我们的时代,歌颂我们的人民,歌颂我们的英雄,歌颂社会主义的劳动者和建设者为主要功能和目的。这是我们国家文艺工作的主力军和主攻部队。

  在当今世界,美国为首的西方帝国主义,正在用各种形式来挑战中国,甚至围剿中国。他们的意识形态,通过美国最擅长的文化形式,在向我们进攻,向我们挑衅。在这种敌对势力的进攻面前,我们难道视若无睹?难道能够无动于衷?这不就等于放下我们手中的武器,任凭敌人的屠杀与宰割?这样的状态当然不能允许它继续存在下去了。所以我们的文艺工作,必须具有战斗的功能,必须承担战斗的使命。越是在这个时候,越需要宏大的英雄精神与英雄气概。我们如果再不尊重我们的英雄,再继续冷落我们的英雄,我们如果再拿不出的优秀的文艺作品来歌颂我们的英雄,怀念我们的英雄,那就是我们这个民族的极大悲哀。过去我们创作出来的歌颂英雄、歌颂英勇战士的歌曲,也一直得不到传承和传唱,我们将来的孩子们甚至也不会唱,甚至也没有听到这些优秀的歌曲。那么我们这个民族还能给孩子们留下什么?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