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尹国明:这位高人的高论话音未落,美国的大动作就来了

2022-09-16 18:14:04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尹国明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胡锡进抛出中国要“坚决避免与美国和西方滑向对抗的”“只要我们决心不做谁的敌人,对方就单独完成不了与中国完全敌对关系的塑造”的高论话音未落,美国参议院外交委员会就以17:5通过了台湾政策法案。

  胡锡进选择美国参议院外委会马上就要表决之前,发布这番宏论,对时机的选择应该是很有讲究的,措辞也是精雕细琢过的。

  这部被中国驻美大使秦刚警告为一旦通过中美关系将面临瓦解的法案,在参议院外委会审议之前公布的重点内容是这样的:

  1、规定美国政府不得以任何理由阻挡任何美国官员访问台湾。

  2、美国驻台协会改名为台湾代表处。

  3、美国需要积极协助台湾参加国际组织,拓展国际空间。

  4、将台湾定位为北约外的主要盟友,每年提供45亿美元的军事援助,并且提供进攻性武器。

  5、允许台当局在美国“官方”机构和官网展示所谓“主权”象征。

  如果这些法案内容通过,美国也就差不多把“一中承诺”内容掏空了。

  虽然参议院外委会审议通过的版本,做了几处微调:1、原来的赋予台湾成为美国的“主要非北约盟友”地位,修改为:给予台湾等同于“主要非北约盟友”地位的待遇;2、关于“驻美国台北经济文化代表处”升级改名为“台湾代表处”,从“授权”改为“国会建议”性质,美国国务卿有权不执行。3、不再要求“美国在台协会”台北办事处处长改称“代表”后的任命获得参议院批准(此前法案中的这个做法等效于任命驻外大使),但这些改动也只是文字上的游戏,美国这个法案的基本精神没有调整。

  这是继佩洛西窜访台湾之后,美国在台湾问题上又要向前跨越的一大步,有网友形容说,美国在两岸问题上切香肠已经切到我们的心脏了。

  很多网友表示看不懂胡锡进在这个法案要在美国参议院外委会审议的当口,主张中国“坚决避免滑向与美国和西方的全面对抗”,要表达的真实意思是什么?而且,胡锡进的这个主张是不带限制条件的,等于呼吁中国在(任何情况下)都要避免与美西方的全面对抗。尤其是胡锡进的这番主张选择在这个时候发表,确实很容易被理解为这是在告诉美国人,即使台湾关系法案通过,中美关系也不会因此受到根本性的损害,等于把秦刚大使对美国警告的效果给消解(至少是部分)了。

  网民因此担心,虽然胡不是决策者,但他在中国有很大舆论影响力,又经常容易被人认为是有特殊消息渠道,在这个时候发表这样的声音,会不会让美国政客据此判断中国人捍卫国家主权和核心利益的意志不够解决,产生给美国人吃了一颗定心丸的作用?

  这些网友的担心我认为并不是杞人忧天。至于胡锡进这番言论,实际产生的效果会有多大,可以另外讨论,但至少在中美博弈的这个敏感、微妙的时刻发表这样的坚决不对抗论,对于中国阻止美国通过该法案不会起到积极的作用吧。

  美国对这个法案,并非没有顾虑和争议。因为美国知道这个法案通过之后,中美的关系可能会地动山摇。连这项法案的提出者梅嫩德斯和格雷厄姆都承认,这项法案将是自美国“与台湾关系法”以来,美国在对台政策上展开最全面的调整。

  胡锡进难道不明白美国这个法案的破坏性有多大吗?

  胡锡进主张(无论如何)都不能与美国全面对抗,与他在2018年环时年会上公开说的“与美西方的关系是中国的核心利益”,是一脉相承的,说明胡锡进的主张并非是一时兴起。统一问题事关主权和领土完整,当然是中国的核心利益,谁敢侵犯,就要反击。但如果真如胡氏所言“与美西方的关系”也构成中国的核心利益,那在维护与美西方的关系与实现统一之间,就要衡量以哪个核心利益为重了。

  胡锡进历来被认为是一个民族主义者,但从他上面的主张看,胡锡进的民族主义,是以维护“与美西方的关系”(无论如何)不能破裂为前提的“民族主义”。因为一旦加上了这个前提条件, 就是严重打了折扣的民族主义。虽然不能说胡跟公知那样面对美西方彻底跪着,但确实也不跟我们通常理解的民族主义者那样站着,至少腰是弯着的吧。

  美国近年来越来越咄咄逼人,是因为美国已经把中国定位为最大的战略竞争者,全面遏制中国是美国跨越民主、共和两党派纷争的共同意志。美国近年来在台湾问题上不断出牌,尤其这个台湾政策法案,中国是断然没有让步和退让空间的。美国如此步步紧逼,按照胡锡进的高论,即使美国把“一中承诺”彻底掏空了,赤裸裸地干预中国内政,阻挠中国统一,没有给中国留下任何缓和余地,我们也要弯着腰忍受?因为只有这样,才能避免与美国滑向全面对抗。

  在胡锡进的工具箱里,除了在台湾问题上无底线退让,难道还能找到其他的办法坚决避免与美国的全面对抗吗?难道还能指望美国会因为我们的退让适可而止?用强盗理念治国的国家,素来把别人的忍让当成软弱,我们只要让出一寸,他就敢再进一尺。

  对美国的强盗本质,伟人早就看清楚了:美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对于强盗的特点也告诉我们了:“美帝国主义者很傲慢,凡是可以不讲理的地方就一定不讲理,要是讲一点理的话,那是被逼得不得已了。”

  对付强盗的办法,也给我们了:“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我们爱好和平,但以斗争求和平则和平存,以妥协求和平则和平亡。”

  事实不是一次又一次证明了伟人的前瞻性吗?

  但胡这个习惯于在每年的12月26日大谈伟人错误的人,显然不认同毛主席的策略和方法,他应该是自以为比伟人更高明。

  九十多年前,“九一八”事变爆发之后,蒋介石就是用不抵抗政策避免与日本的全面对抗。结果是中国迎来了和平与发展了吗?

  我早就怀疑胡锡进的思维方式是常凯申式的。比如在美国发起对中国的贸易战之后,也是发表了一番充满蒋氏思维的宏论,“我最大担心不是中国会受多少经济损失,而是中国千万别被 来自外部的压力逼得保守了,逼左了”。这很容易让人想起蒋介石那句话:若中国亡于日本,我们尚可做亡国奴;若亡于&&党,则死无葬身之地。

  他以为自己比毛主席高明得多的的办法,在一层层扒开包装之后,和蒋介石当年的办法能有几分区别?

  按胡锡进的主张,面对日本的侵略,积极抗战,恐怕是不可能了,因为这会导致与日本的全面对抗。建国之后,抗美援朝这样的立国之战更是绝对不会发生,因为这会导致与美国的全面对抗。

  但是胡锡进故意忽略或者淡化一个关键问题:不是中国愿意跟美国对抗,而是美帝国主义者,不给中国和平发展的空间,一再侵害中国的核心利益。他们认为中国人过上和发达国家一样的生活,对地球就是灾难。所以美国要用一切手段限制中国的发展,阻止中华民族的复兴。

  在美国动摇“一个中国”承诺的情况下,依靠胡锡进式的妥协,就能避免与美国的对抗?

  美国总统尼克松在还没有与中国建立外交关系的情况下,来到中国,不是中国妥协来的,而是通过抗美援越逼着美国来的。美国统治者的强盗基因和实用主义决定着,他们只有感受到足够大的压力,要支付足够高的成本,才会选择妥协。

  同样的美国,在胡锡进眼里,是吓死人的真老虎,所以无论美国如何挑战和侵害中国核心利益,无视美国正在选择跟中国以对抗代替合作,也要建议中国无论如何不要跟美国对抗。

  胡锡进是怕美国,是恐美症作祟。

  当年蒋介石怕日本,恐日让他在日本发动“九一八”后,选择不抵抗,还不让别人抵抗,“奢言抗日者,杀无赦。”胡锡进没有蒋介石的那么大的权力,但他有话语权,就呼吁中国不要跟美国抵抗。

  胡锡进的民族主义,就是蒋介石式的民族主义,他虽然没有跟汪精卫那样公开投敌,但他在捍卫中国国家民族利益上,是犹疑的,不坚决的,随时都会动摇的,是在列强面前战战兢兢的民族主义,是依靠讨好列强换取一时苟安的民族主义。这种民族主义,跟投降主义之间并没有太远的距离。面对侵略,不抵抗就是彻底的投降主义,消极抵抗是不彻底的投降主义。

  蒋介石的民族主义没有前途。蒋介石的投降主义给中国带来了什么?是日本帝国主义的局部侵华升级为全面侵华战争,中国也因此陷入了空前的灾难,中华民族面临着亡国灭种的危险。

  对这种蒋介石式的民族主义,历史已经给出了结论,而我们的胡编,却还在抱着不放。

  在中国,不是胡锡进一个人有这种心态,既想维护中国的利益,又害怕与美国的对抗。

  为什么美国人最怕毛泽东化,是因为毛主席在美国的强大外表背后,也看透了美国的纸老虎本质,敢于跟美国进行斗争,所以才能换来美国的主动让步和妥协。

  我不认为美国能够为了台湾跟中国发生大规模军事冲突,不是美国不想,是美国现在没有这样的实力在中国近海取得胜利。在现在的局势下,美国很多时候也是在跟中国打心理战,是一边切香肠一边观察中国人的反应。当美国的手已经伸到我们的核心利益上,只有举国上下,表现出同仇敌忾和坚决斗争的意志,才能让美国有所收敛。

  【文/尹国明,红歌会网专栏学者。原载微信公号“明人明察”】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