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司马平邦:《谁是最可爱的人》与谁是最可怕的人?

2022-06-03 09:32:19  来源: 司马平邦说   作者:司马平邦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欢迎收看《司马平邦说》。这几天,网络上都在讨论人民教育出版社的中小学“毒教材”事件,说实话,真想不到,现在我们的小学教育已经被一批像吕敬人和吴勇这样的妖魔鬼怪们给搞成这个奶奶样,看来中国的一场教育革命势在必行。今天我并不想重点说这事,因为事实就摆在那儿了,坏人们已经藏不住了,我们今天要聊聊两个藏住了的坏人。

  魏巍先生有一篇极为著名的散文,叫《谁是最可爱的人》,我还上中学时,这篇文章的节选版就在语文课本里,就是那篇文章,把参加抗美援朝战争的中国人民志愿军称为“最可爱的人”,可以说,这个称呼让这场战争成为新中国的立国之战。但是,在21年前的2001年,前语文出版社社长,一个叫王旭明的人,当时他还在教育部任职,主持了中学语文教材的编写,他认为,《谁是最可爱的人》过度渲染战争的血腥和人类互相战争的残酷,与当下的总体形势不合,强调今天的幸福生活与文中的英雄人物没有直接关系,英雄主义已经过时,不利于青少年成长,所以就把这篇文章从初中课本中删掉了。

  王旭明这个人我也认识,好几次一起参加过电视台节目的录制,现在此人已经退休,关于他与《谁是最可爱的人》的这些负向的渊源,我是希望他本人公开出来回应一下。

  你看20多年前,曾有那么一大段时间,抗美援朝被所谓的专家们认定为与我们今天的生活没嘛关系,而又过度渲染血腥,我在上期节目《中国电影为什么配不上中国?》里说过,现在年轻的中国电影人一遇到“中美对抗”“中美敌对”这样的题材的时候,一律麻爪,不会拍电影了,他们为什么会麻爪?你看看他们的中学教育理念是什么就啥都明白了。

  有一句话叫什么呢?叫欲亡其国,必乱其史,说的非常有道理,20多年前那些主张并操作把《谁是最可爱的人》这样的文章从中学教材中删除的那些专家们,我看,他们就像美国人派出来给中国埋雷的,他们埋的地雷当年没炸,拖到现在开始炸了。

  不过,值得欣慰的是,现在在全国统编2021年语文教材里,《谁是最可爱的人》又以精读课文的身份回归,这一来一回20年过去了,所以按历史规律来看,有可能还得再过十几二十年,那时候的中国电影人才能真正拍好抗美援朝电影,你现在着急也没用,因为现在这批人的脑子都被王旭明、夏征农和王元化这些人给洗得透透的了。

  王旭明是谁我们讲过了,那么夏征农和王元化又是谁呢?

  这两个人可是比王旭明更大的瓜,王旭明顶了天儿也就是在中学语文课本里埋个雷什么的,夏征农和王元化的本事大到你不可想像,他们是在《辞海》里埋原子弹的,你听好了,不是埋地雷,人家是埋原子弹的。不过这事说起来,又是跟魏巍有渊源的,事情还真就这么巧。

  魏巍先生是在2008年的8月24日去世的,那时北京正在办奥运会,我作为他的读者,自发到八宝山,和数以千计人一起送了最后一程,魏巍这位在新中国文坛极富传奇色彩的军旅作家,称得上是中国军事作家里的泰山北斗,其实他去世之时,走得可能并不太安详,因为2008年也是右派公知和带路党们最为甚嚣尘上的时期。

  我举个例子,就是上面说的夏征农和王元化,夏征农是2008年的10月4号去世的,而王元化是同一年的5月9日去世的,魏、夏、王这3个人,很巧合地都是在同一年去世的。

  在1999年,上海辞书出版社出版了夏征农作为主编的1999年版《辞海》。这次修订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强烈反响,最主要原因就是这一版《辞海》重新评价毛泽东,删掉了原《辞海》“毛泽东”条中的“伟大”和“马克思列宁主义者”,被称为“为毛泽东摘掉了马列帽”。对此,夏征农曾经发表《公开信》说,中美两国在合编辞书《简明不列颠百科全书》时达成过协议,关于合编辞书的修改原则,是“依国际惯例,按美方所写华盛顿条目”和“按美方的修改意见”来修改,把美方“不接受”的内容、词汇删除。

  夏征农讲出来的这个道理,听着让人脑袋大吧?不相信吧?但在20多年前,这种情况其实是司空见惯,甚至是习以为常的,比如,作为1999年版《辞海》的副主编,也就是夏征农的同事,王元化,就公开发表过一篇文章,叫《对于五四运动的再认识答客问》,他说“毛泽东把中国社会性质定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中国革命的性质(任务),自然也就相应为反帝反封建”了,王元化的文章进而以“解放思想”之名,提出要对长期以来由此形成的“既定观念”作“重新认识”“重新估价”和“重新清理”,所以1999年版的《辞海》,就按这个“理由”和“逻辑”,删改了成百上千的词条,甚至把始于1840年鸦片战争的帝国主义侵华史实、侵华人物和中国投降派代表人物的罪行、罪责都给删掉,给这些人“摘帽子”,恢复名誉,把历史是非搞了个大颠倒。

  夏征农和王元化,这两位都在2008年去世了,你现在再翻看他们的简历,也都有响当当的革命经历,但老来老来,他们在领导1999年版《辞海》的编写修订中犯的错误,也是这么响当当的。

  我们这些年常常听说,要批判一种思潮,叫历史虚无主义,什么是历史虚无主义,简单地说,就是李鸿章是讴心沥血的爱国主义者,狼牙山五壮士被日军打得屁滚尿流,还不忘顺手牵羊,拔老百姓的萝卜,还有就是毛岸英当年是因为给自己做蛋炒饭暴露了目标,而被美军飞机扔炸弹炸死的,等等等等,这些混账王八蛋的历史谣言的根源在哪里呢?今天找到了,1999年由夏征农和王元化任主编和副主编的《辞海》是罪责难逃。

  1999年版《辞海》,一出版就引起了当时作为《中流》杂志主编魏巍的警觉,说起来夏征农还是《中流》杂志的编委,但魏巍和《中流》杂志仍然组织了一系列文章指名道姓批评了《辞海》的“非毛化”的明显政治错误,一直到2008年夏天,即魏巍、夏征农、王元化这3个人去世的那一年,那年4月,陈守礼出版了《革命历史与领袖不容歪曲和否定——评1999年版〈辞海〉对有关词条的删改》一书,这是一个大部头,书中总共评析了483个词条,用大量的事实证明这部词典对我国的政治、经济、文化、军事、历史、人物等方面,全方位地进行了篡改歪曲,不仅是全面否定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而且全面否定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是我们党和国家指导思想与理论基础,例如,“马克思列宁主义”这个词条,就删除了“无产阶级专政的学说是马克思主义的精髓”“马克思主义是无产阶级解放运动的理论”“列宁学说发展了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是帝国主义和无产阶级革命时代的马克思主义”等8个方面的核心内容。

  陈守礼还在2008年11月发表的一篇文章《回顾改革开放30年来的意识形态工作》中披露,《辞海》的删改,与“为了搞好中美关系”“无条件迁就美国”有关。文章说:中美“合编辞书”(《简明不列颠百科全书》)是“依据国际惯例,按美方所写华盛顿条目”和“按美方的修改意见”来修改关于中国的条目。有人甚至说,对于历史人物用不用“颂扬性形容词”,要看美方对此人是否有好感而定。美方对毛泽东没有“好感”,就要求取消“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这个所谓的“颂扬性形容词”,中方就同意删除。

  但令人欣慰的是,关于1999年版《辞海》里出现的这些明显政治错误,在2009年再出版的《辞海》里基本上得到改正,而这时候,该事件的当事者,魏巍、夏征农和王元化,都已经在前一年离开人世了。

  历史的大循环,往往会超乎我们常人的生命周期,什么是正确?什么是错误?往往既要看眼前,但更要学会等待将来,即使你没命等到,那也得等,魏巍先生若泉下有知,到今天应该笑慰了。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