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陈先义:夺回我们一度失守的意识形态上甘岭

2022-05-30 16:37:55  来源: 昆仑策网   作者:陈先义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1.jpg

  看了这个题目,有人或许会说:言重了,夸张了!

  言重了吗?夸张了吗?请看事实:

  几天来,连续在全网形成热点、7次在微博上了热搜的“教材插画事件”,几乎引发了全国人民的愤怒。

  小学教材是干什么的?那是给我们心灵纯净的下一代第一次传授民族传统道德的启蒙书,那是给一个新生命教他做人的第一课,同时那又是帝国主义和一切亡我之心不死的内外敌人们争夺的意识形态“上甘岭”。

  但是就在这样纯净圣洁之地,有人却偷偷输入了大量精神鸦片和毒剂,不是吗?

  什么猥亵画面、什么美国星条旗图案、什么日本太阳旗、什么故意倒置的我们的国旗红五星、什么裸露下体的男童女孩,如此等等。更加严重的是,还有在隐秘处画上西方邪教的图案,等等。

  为了不引起间接传播,我就不必把这些极其污浊的图案再展示了。一句话,不要说这些东西给孩子看,就是给大人看也属于丑陋不堪的不宜的东西。但是就是这样一些东西,竟然堂而皇之的登上了我们社会主义共和国的小学教材。

  已经很久了,不知道为什么,我们那些小学课本上的插图变得丑陋起来,一个个孩子长得相貌畸形,如同歪瓜裂枣,这还是在新中国成长起来的共和国的下一代吗?

  五六十年代,那些天真可爱的少年形象,似乎成为遥远的故事和美好的回忆。那时候的课本上的孩子多么美呀!画家们,你们与国家有多大仇恨,居然拿天真的孩子们开刀?你们到底是一群什么样的家伙,居然如此黑心?

  俗话说,再恨不可伤及妻女,你们恨这个国家,恨这个社会,天真无邪的孩子有错吗?

  已经很久了,不知为什么,课本上那些教孩子们走正路,做好人的红色经典忽然不见了,老一辈革命家写的长征回忆的《星火燎原》本来有36篇载入了小学课本,这些内容,曾经影响着几代人的成长进步,教我们做忠于党爱国家的新一代。

  可是不知不觉间,这些内容没有了。

  2005年,《狼牙山五壮士》这样的英雄主义名篇被踢出课本。2006年,被毛主席表扬过的并批示刊于人民日报的魏巍的《谁是最可爱的人》被踢出课本。这是何等优秀的名篇啊,不仅成为孩子成长的精神之钙,而且在文学上影响着我们的下一代。很多充满激情的青年,就是读着这样的课文长大的。所以在之后各次捍卫祖国领土的保卫战中,才有像朝鲜松骨峰那样冒死冲锋的战士。我们英雄主义沃土,这就是最好的成长剂,是孩子们精神之钙。

  紧接着,我们思想和精神的导师、大文豪鲁迅的文章被批量踢出教材。我们那脍炙人口的《为了忘却的纪念》,那《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药》《一件小事》《故乡》等等,那些从灵魂深处叫我们做一个堂堂中国人的名篇,被踢出了我们的教材。

  还有我们的红色家谱似的名篇,诸如《朱德的扁担》《黄继光》《小英雄雨来》《王二小》《为人民服务》等等这样的名篇,一个个被踢出了小儿的教科书。

  这些被中国孩子喜欢、适合中国孩子口味的作品被清除出教材,代之而起的是什么呢?这里不能不说一说,比如《动手做做看》讲英国孩子的求知欲怎么强;《画鸡蛋》讲意大利人多么聪明;《蓝色的树叶》讲中国的小孩子多么小气不懂事;《一分钟》讲孩子们多么爱贪睡迟到,插图全是中国儿童。至于插图,凡中国孩子都是傻头呆脑,反外国孩子都是聪灵秀俊。

  我们的孩子读完这样的六年课后,除了强烈的自卑以外,那就是盲目的崇洋媚外。在幼小的心灵上,从成长期就种下了叛逆祖国的种子。更加恶毒的是,不少这样的画面完全西方意识形态化,替敌人张目。

  朋友们,这还是我们社会主义的教育吗?是的,旗帜没有变,但有人偷换了概念。这几天,有人试图从审美从绘画角度来为这样的行为辩护,我们千万不可上这些人的当,这不是什么美学概念的讨论范畴,人家要从孩子着手,对我们的下一代实行政治转基因。到时候父辈们辛辛苦苦建设的国家,我们却忽然间发现要传给的下一代不是我们所需要的。到了那时候,就悔之晚矣。

  千万不要小看了小学,这是我们跟美国争夺的真正的“上甘岭”,失去了这个阵地,我们的劳动和创造将会变得没有意义。而眼下,我们这个阵地的一部分已经丢失,敌人时时处处都把争夺下一代作为他们的国家战略,培养小娘炮,他们不惜重金投资;在香港培养港独,他们直接撒美金收买。培养贬低英雄和领袖的害群之马,他们花钱在中国国内雇人写稿。

  今天对于小学教材出现的怪异事件,我们丝毫不能低估西方势力和国内第五纵队的特别作用。这些年,我们大批的家长们,不惜用血汗钱把孩子送到国外,那些名校毕业的孩子好像只有到了外国,才是人生价值的完美实现,你能说,这里边没有“西化教育”发挥的特别功能吗?

  争夺孩子的“上甘岭”是不流血的战争。这一点我们千万百姓看的越来越清楚。过去五六十年代,我们家长带着孩子进电影院,我们是要孩子接受人生教育的,因为我们明白,那些内容都是教育孩子学做好人的。

  今天可不一样了,事先我们要问清,要看的那些电影有没有很脏的男女床上戏,如果有千万不能看,孩子会学坏。晚上看电视,家长们互相提醒,可别看那个什么某某卫视,那个是专门培养娘炮和非主流的,孩子如果迷上了那个一辈子就完了。

  但是,无法阻挡的还是手机电脑,那里边说不定被黑心的资本媒体植入了不堪入目肮脏的内容,所以我们发现千千万万的家长如今最为头疼的事情,就是孩子无法抵御西方势力和资本媒体宣扬的那些乌七八糟东西的戕害。因为任何一个家长都是为了孩子啊。所以说,这争夺上甘岭的战斗,我们每一个人都不能置身事外,都是战斗员。

  意识形态上甘岭上我们的部分阵地已经失守,失守了,但不能坐以待毙,我们要坚决地夺回来。怎么夺回来?那就要仔细地看一看那些我们派往意识形态上甘岭的人是不是我们的人。如果我们派出去不是我们的人,站在意识形态上甘岭上,却替我们的敌人卖力,属于里应外合的内奸公知,那就要坚决地把他们拿下。

  俄乌战争,普京已经吃过这样一些人的苦头。如果这些在中国小学教材“植入木马”的家伙本来就是美国人的奸细,却硬要将他们的所作所为归咎于什么“审美误区”,这就是对人民群众的犯罪,对党和国家犯罪。

  那些为问题插画心怀叵测辩护的人,那些硬是利用手中权力把优秀的经典踢出教材的人,已经查实不是腾笼换鸟的问题,而是应该坚决追究责任!什么责任?祸害中国人民的责任。而长期以来,恰恰在这个问题上,我们一次次不了了之。据说那个插画教材的事情7年前就已经有人举报,可是就是没有下文,没有人过问。

  这类问题,美术界的某些人也难逃干系。插画中那些画的作者是有亲西方的意识形态根基的,多少年来,说白了,就是西方思潮大举入侵这些年,有些画家自以为把人画的越丑越是创新。我们的战士,一个个那个脑袋成了不规则的平行四边形,我们的女性,简直比最丑陋的丑八怪还要不堪入目,但是这就是流行的创新,就可以出名挣大钱。不明真相的群众便去追逐这样的一些名家,把个美术界搅得乌烟瘴气。

  前些年,一个美协的什么名人招收什么徒弟,一个拿国家俸禄的文化高官居然接受一大片学员三叩六拜,这种极其荒唐的封建礼仪,被群众公开举报,可就是不见下文。这样的背景下,如果不出现小学教材插图这样的怪事,才真的就是怪事呢!争夺关于下一代的上甘岭,对于今天的每一个中国人来说,绝非危言耸听,这是摆在我们面前的严峻的现实。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